[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六回]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99手机被打爆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0手机被打爆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1落花春去也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2落花春去也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3生死两不认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4生死两不认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5海边遇秋芸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6海边遇秋芸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7海边遇秋芸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8草民去无还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9草民去无还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0草民去无还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1《小救星》停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2《小救星》停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3又现案中案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4又现案中案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5女狱霸升堂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6女狱霸升堂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7听涛阁吟词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8听涛阁吟词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9听涛阁吟词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0初审李亚静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1初审李亚静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3初审李亚静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4粉黛接班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5粉黛接班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6小毛头一家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7小毛头一家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1破村姑命案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2破村姑命案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3破村姑命案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4秋芸过生日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5秋芸过生日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6秋芸过生日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7月夜话幽情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8月夜话幽情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9老A换血记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0老A换血记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1老A换血记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2有心无缘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3 有心无缘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4李亚静出庭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5李亚静出庭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6老D显神通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7老D显神通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8社会边缘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9社会边缘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0老E卖乌纱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1老E卖乌纱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2老E卖乌纱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3特殊材料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4特殊材料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5何处觅芳草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6何处觅芳草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7终审李亚静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8终审李亚静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9隐形人老G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0隐形人老G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1以人的名义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2以人的名义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3以人的名义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3交锋白热化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4交锋白热化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5巨额封口费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6巨额封口费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7孤魂俏佳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8孤魂俏佳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9孤魂俏佳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0处决李亚静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1处决李亚静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2处决李亚静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3苏海被软禁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4苏海被软禁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5百里追围堵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6百里追围堵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7发现郁金香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8发现郁金香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9发现郁金香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0最后一文钱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1最后一文钱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2情真梦难圆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3情真梦难圆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4丧钟已奏响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5丧钟已奏响2(剧终)
·《后宫》被盗版及出售“正版”
·《后宫》等点击率突破一千万
·艾鸽关于《后宫》被人侵权及盗版的声明
·油画地平线
·遗爱(清明节为祭民族魂)
·诡谲派短篇小说《躲避天堂》
·诡谲派短篇小说《那块面包》
·诡谲派短篇小说《短期进修》
·诡谲派短篇小说《先富起来》
·诡谲派短篇小说《土皇帝的棺材》
·诡谲派短篇小说《绝非虚构》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视频(第一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显欣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恩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菡萏菲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秋波芳痕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蔷薇吐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六回

   
   艾鸽六四历史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76回
    (全球第一部心灵感应长篇文学屏幕)
    我之所以来到这个世上,是受到自由的诱惑。
    -----艾鸽

   
    第76回:村姑被拐骇人听闻 少女逃生赤裸求救
   
    自由苑:漂泊命
   
    何人泣野?闻之知劫。
    一身娇瓣,两栖日月。
    路人无不叹息,
    可怜宿风悲切。
    春色拖过,一抹伤痕欲绝。
    更有那白眼恨别。
   
    (生灵:光)
    炎凉的烟霖常年笼罩着这山之国。省内山之多,不胜枚数。悬着云堆,这山呼那山闻。见面却要走上一两天。山中多栈道,有的就是铁索一条,系着腰身,滑翔而过。信息不通,村民们孤陋寡闻。对外又深以为罕,特别是一些村姑们以为跳出这沟沟坎坎,就能享福。一些外来的人贩子,有机可乘,就大做起倒卖妇女的生意。以帮找工作为名,将之骗出,一路暴虐,后又拐卖给河南、山东等地的穷汉做老婆。有些还成批拐卖“批发兼零售”。牟取暴利。我闻讯后来山道探秘,了解了不少第一手材料。
   
    一天, 在返县城的途中,忽见一女子在路边赤身乞讨。她年龄也不过十六、七岁,却身无片缕。那无可奈何的眼神,包含着无语的辛酸。她的眸子是苦水中捞起的珍珠,虽然莹润,却没有逸波。一侧两个粗鄙之人正在那里调戏她。一个面露垂涎之意:“捡回去洗一洗做老婆如何?”另一个摇头咂嘴:“瞧她一身的污浊,那里洗得干净!除非在河里泡上三五天。”我见状忙把外衣脱下来给她遮挡女性身体的重要部位。外衣里有150元钱和记者证,我把记者证收好,钱就留给她了。那俩男人觉得无趣便走开了。我觉得那女孩行动还是不方便。可我如果把长裤也送她,那我穿着短裤如何回县城?于是,我躲到一无人的僻静之处,把短裤解下来,自己只穿长裤。回到女孩那里,把短裤递给她:“快穿上,别让人笑话你!”并背过脸去让她方便。
   
    女孩子受窘多时,方有笑容。她不好意思地:“是你的裤子吧?你给了我,你会不舒服的。”我便道:“我不舒服,但我可以忍受。可我不希望你落人耻笑。”
    她泪眼模糊:“我其实也能忍受,都流落街头了,还要脸干吗?”
    我目视着她:“不。你还那么年轻,必须把脸捡起来。”
    “从哪里捡起来?”
    “从街头捡起来。”
    她泪落了下来。
    我又问道:“你是何人?为何流落到此?”她敛容低首,长嘘短吁,泪眼沮丧,悲悲切切。原来,她果然是被人贩子拐卖过的,好不容易半途赤身逃脱。家在哪里,也说不明白,只知叫大箐沟。看她很虚弱,估计已经几天没吃没睡了,我就堵下一辆马车,让车夫载她到当地乡卫生院。车夫一开始不想载,见我出示了记者证,只好点头答应。马车上有一些货,刚够她坐下。我对车夫说:“你们先去,我随后就到。”
   
    约二十多分钟,我赶到卫生院,见那女孩萎缩在墙角里,瑟瑟发抖。一院长模样的人正在破口大骂:“你丫别在这里挺尸了好不好?别说你没有钱,你就是有钱,也不会给你看!瞧你这身脏肉,别沾污了我们白衣天使的地盘!还不快滚!”我就当着众人,向他出示了记者证,厉声道:“你必须救她!否则,我现在就给你们县长打电话,若县里不管。我就告到省里,省里不管,我就告到中央,中央不管,我就告到联合国去!”那院长大夫一听傻了,便换了一种口吻:“记者同志,别生气!我刚才那话,纯粹是逗她玩的。救死扶伤,是革命的人道主义嘛。别说她还那么年青,她就是老太婆只要还剩一口气,我们也要救的嘛!”接着,他便指挥护士开始给那女孩子输液。我又用卫生院的坐机,给当地公安部门及民政部门打了电话,请他们联合关注和破案。方放心离去。
   
    我急匆匆到了长途汽车站才知,由于山洪暴发,交通中断,正在组织民工抢修道路,回县城的汽车明天才能出发。可我已经身无分文,换洗衣物和钱包都寄放在县委招待所,如何是好?我因为忙,也是一天没吃东西了,肚子里的肠胃们正联合提出抗议。说我不顾它们的疲软。我心想:今生今世料定要体验做一次乞丐了!我是搞创作出身的,可体验做乞丐还真没想过。不管如何,眼下很现实是要乞讨了,否则无法安慰亲爱的肚皮。刚救活一个乞丐,没想到自己也沦为乞丐了。
   
    拿出记者证到餐馆里,让人施舍一顿,自然是可能的。但那太掉价了,绝对不行。咱做乞丐也得做得文雅一点,体面一点,好看一点。可今晚天下注定是不会掉下馅饼来的!有人在我身边走过,有的提着点心,有的提着水果,有的提着香肠,有的提着烧鸡。我也只能闻闻香味,装出若无其事的表情,无法开口。心想,就我这死活不肯开口,饿死也怨不得谁。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好不容易见到一老汉推着板车在卖西瓜。这西瓜既能解渴又能充饥,真是绝物。我轻轻抚摸着西瓜,就象抚摸着女朋友的脸蛋,那么迷人,那么光滑,那么秀色可餐。忽听得老汉喝道:“我的瓜又香又甜!”我急中生智:“不甜不要钱!”他眼睛一直:“是的,不甜不要钱!”他接着拿起一个:“这个如何?”我心想你挑的还会有错,就道:“不。我自己来挑。”亏我还懂得一点挑西瓜,就挑了一个最生涩的。请他一划四瓣,急不可待地啃起来。老汉看呆了,他也知道这瓜不好,便试探性地问:“好吗?”我一边搽嘴一边说:“我这一辈子也没吃过那么生的西瓜。”老汉只好说:“我说话算数,这瓜我就不收你的钱了!”我听了简直就如音乐一般悦耳。
   
    夜色清瑟,垂暮入乡。可晚上住哪里呢?这乞丐还真不好当!看着那街头的泥石路似乎在呼唤我:来体验一下露宿街头吧!我在夜光下游走着,世间昏昏睡去,没人会在乎这世界上有一个男人没地方睡觉。不知不觉来到一商店门口,恰好有一辆货车正在停车,我心想:就睡在驾驶室里也不错。就去与司机商量。司机看过记者证后,以为是旅馆住满了,就答应了。他说:“车钥匙在我手中,你明早离开时把门带上就行了!”这一夜自然是睡得不可言状。
   
    有诗为证:
    峰峦做巢栖他乡,
    忍为花蕾披月光。
    只缘伸手托落英,
    一身凄凉伴夕寒。
   
    (共120回,未完待续)
(2010/07/1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