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三回 ]
艾鸽文集
·艾鸽诗歌《我质疑》
·《踏莎行》挽林希翎
·艾鸽诗歌:感觉秋天
·艾鸽诗歌:我郁闷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3)
·艾鸽诗歌《我奢望》
·短篇小说《重建现场》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42---449
·艾鸽诗歌:致冰川
·艾鸽诗歌《致自由之神》
·艾鸽诗歌:致巴士底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曹曦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潮女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一:权力的悲哀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二:权力的由来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三:权力的变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四:百年迷惘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五:权力的梦魇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六:思想的贫瘠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七:世袭族的皇道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八:选择的权力
·长篇七言古体诗《自由祭》题记1989年6月4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十九回
·致读者
·诗歌《那夕那人那影》
·感谢帮助恢复《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四回
·艾鸽诗歌《涓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隽秀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八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九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二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四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五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六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九回 (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二回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集(4)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西贡清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五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夏季清幽(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八回
·艾鸽 七律 中秋感怀
·《水调歌头·中秋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鲍菲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一回
·艾鸽诗歌《自由 一个传说》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二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寨版“范冰冰”(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青玉案•花扫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凤(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三回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纵身咽》)(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菩萨蛮:自焚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鹭》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五回(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水仙子•桂林山水(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六回(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七回
·强烈抗议天涯"紊枫""忌燎"盗版艾鸽的长篇小说《后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族少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八回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四块玉•九寨沟(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踏莎行》
·艾鸽油画:巴黎圣母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蝶恋花》(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印度第一美女达尔维(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祭刘宾雁)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双调蟾宫曲:西双版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九回
·转载《诗韵新编》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潘晓婷(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鹧鸪天》(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满庭芳(香格里拉)(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虞美人》(图)
·艾鸽诗歌:《最后的冬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一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鸰(图)
·艾鸽新语丝集锦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5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二回
·《辛亥启示录》---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柯彤(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吴玉涵(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三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骄娃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河满子》
·《自由备忘录》—2011年新春贺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三回

   艾鸽64历史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73回
   
    (全球第一部心灵感应长篇文学屏幕)
    我之所以来到这个世上,是受到自由的诱惑。
    -----艾鸽

   
    第73回:路遇乡女蹙眉长叹 不知所措扶娇寄语
   
    自由苑 秀山孤影
   
    春将尽,多少眷恋无凭。
    谁记得心上人,绝壁处命倾。
    可怜河滨女,接踪觅情应。
    但无奈,他人难以替顶。
    爱本是私怀萦盈。
   
    (活灵:光)
    仿佛是从蚌里取出的珍珠层,缀成了这个水淋淋的岺山。
    我采访来到这通海县远近闻名的秀山,在竹子水槽流出,见有一古人题诗。是迴文诗。诗日:
    “秀山轻雨青山秀,香泌古柏故泌香。”
    反过来读也意境一样。我不禁暗暗叫绝。幽山如梦,催人欲睡。忽听耳边传来一女子的声音:“先生是读书人吗?”
   
    我回头一看,竟是一妙龄女子,约莫18、9岁,两眼滢然,秋水明媚;唇含桃红,身姿婀娜。便道:“算是吧!”那女人道:“我名为兰,兰花的兰。今见先生面善,有一事相求。”我不知何事,忙随她而去。她把我带到一山涧僻静处,突然跪下来了起来。我便扶她起来:“小妹,有话好说,何必悲伤?”那女子欲言又止,羞涩萦面。她突然拉住我的衣袖:“你来看这岩石上,还有一联呢?”我好生稀罕,便随她而来。果然,见一石壁上刻着:
    情缘心痴新缘情,
    爱逢香怜相逢爱。
   
    我心中思忖:这也是迴文诗吧,就反念一遍,到也通顺。就问道:“是谁写的?”她见我面露欣赏之意,就道:“是我所作。”看她蹙眉微耸,满脸含春的样子,我越发不解:“为何作此诗?”她方款款道来:原来,她读书时与一男子相爱,在征求父母亲意见之前,他们曾来到这秀山之巅,均表示:若父母亲反对,他们宁愿跳悬崖自杀。谁知,男方父母同意,而女方父母坚决反对。双方闻讯后就相约来此自杀。但女方在路上被父母追回,第二天才有机会来到这里,而那男青年已经跳崖自杀。并留下一纸条:“兰:夜已深,我先走了。在翡翠处等你。” 兰悲痛欲绝,本想立刻跳崖,但有一念,觉得对不起男朋友。原因是他们原来是约好先做爱后自杀,由于兰来晚了,未遂。兰也算是文学青年,读书比较用功,故看过不少艳情故事,对男女之欢还是觉得颇神秘诱人。可惜来这世上走一遭,尚未尝试过,就将化为鬼魂,心有不甘。竟遂生一念:为男朋友找一个“替身”,名义上是实践了对他的承诺,而事实上或许也了了自己的神秘私念。尽管在外人看来是如何荒诞不经,而她在死之前要真心实施,以了俗愿。
   
    唯她男朋友的替身难觅。因为是可为之一死的人,她从外表到内秀制定了重重苛刻的条件,她觉得只有能满足她种种条件的人,才可不负爱情。由于觅不到合适人,故她也又多苟活了一年。她突然抬起长睫:“先生,你能理解我吗?”我不知所措:“难道她看上了我?”又见她粉唇微启:“你肯吗?先生。我是平生第一次对一个男人主动开口。你如果肯和我做,我虽死无憾了。”这做什么?我方听明白了,她竟然是求一男人做爱,而且居然是锁定了我。我方觉得这世上男女间的关系是如此复杂,一方面她已经决定要为男友去死,另一方面竟然想出个为男友找个“替身”的主意。见我在深思,她以为我答应了,又说希望在做爱时,允许她不停地呼唤她男朋友的名字,而且我最好能答应。我听了忍不住一笑。
   
    可我这一笑笑得不是时候,她几乎完全以为我愿意了,突然间抱住我的腰。而其实我有难处,并不同意。首要的,我刚和一个女孩子建立了恋爱关系,哪有那么忘情的?其次,这女孩子的做爱目的,是为死。我如果答应了她,岂不害了她?!我本想推开她,却见她越抱越紧,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量。我只好用语言刺激她:“天下的男人有的是,也不缺我一个,你干嘛非缠我呢。”闻得此言,她似乎伤了自尊心,放开了我,呜咽起来:“你以为我是随便找个男人就可以献身的吗?凭我这容貌、身材,那个男人不想多看我几眼!或许你计较我是乡间民女?我又不希求你贴一辈子。不过想逐我尘心而已。”我听了又如坠烟谷,迷茫一片。
   
    见她抽抽涕涕地一直在哭,我便走近她好言宽慰:“姑娘,听我一言:无论你碰到什么挫折,都不要轻生。”她抬起泪眼:“可活着有什么意思?献给人家人家都不要。”我道:“你想过没有?怀孕了怎么办?”她翘着嘴:“你若真有本事这瞬间让我怀上孕,我就不死了!”这女孩还真拿她没办法。可不管怎么说,我是难以允应的。当初在神龙架,我不想当天下名人,也唯愿那野女人活下去。可此时,我宁放弃与美女做爱,也是唯求她能活下去。我分明看见她的眸子里有绝望的愁云。没准前一分种做完爱,她后一分钟就跳下去了。
   
    兰依然一副觅死觅活的神态,而我还是不知所措。她见天幕将落,长叹一声:“原以为遇到了逸男了,没想到虚有外表,无肺无肝。我还是忍了这想体验一次的俗念吧!”接着,看见她朝着绝壁走去。我突然醒悟道她要跳岩!忙追过去,一把拽住她:“千万不可!”她顺势倒在我的怀中,竟昏迷了过去。我怎么叫她都没有反应。就如一条棉絮。我抱着她,也神志不清起来。晚风拂来,她的连衣裙漂浮起来,玉腿外露,煞是迷人。有一瞬间,我几乎难以自控。她此时的身躯可以说是绝对百依百顺的,可越是觉得她美,越是觉得如此荒唐的占有她,有违人道。甚至是趁人之危。见她一直醒不过来,天又黑了下来,如把她放在草地上,一旦她醒过来,无疑跳岩了。我试了一下,亏得她身姿轻巧,还抱得动。就抱着她往山下走,想送她到医院或救助处。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她抱下山来。刚下山,碰巧她父母亲寻她而来。原来,她父母亲也知这女孩子有自杀的念头,见她天黑未归,便寻觅而来。我除了未好意思说她想为男朋友找“替身”外,把过程也告诉了她父母,并说明自己是记者,请他们放心,虽然将她女儿抱下山来,始终未动过非份之念。又望她父母吸取教训,以后莫再干涉儿女婚恋,以免再酿悲剧。离开他们后,我独自一人走在街上,天下起了濛濛雨,宇宙间又是昏暗一片,我则不胜唏嘘。
    有诗为证:
    幽枝未绽竟思毁,缠绵乞求心欲碎。
    花瓣焉能落荒谬,轻撑芳馨送香归。
   
    (共120回,未完待续)
(2010/07/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