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二回]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6男女哭错坟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7记者打官司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8记者打官司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9女尸溺死案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0女尸溺死案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1舌战政法委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2舌战政法委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3红楼消费圈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4红楼消费圈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5菲菲夜惊魂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6菲菲夜惊魂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7上流社会层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8上流社会层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9海滨香茶夜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0海滨香茶夜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1火葬场奇闻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2火葬场奇闻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3官官护官官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4官官护官官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5牢房花烛夜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6牢房花烛夜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7死老板上任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8死老板上任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89苏海会白露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90苏海会白露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91喜从悲中来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92喜从悲中来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93诗心醉芳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94诗心醉芳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95诗心醉芳苑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96诗心醉芳苑4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97平步迈青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98平步迈青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99手机被打爆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0手机被打爆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1落花春去也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2落花春去也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3生死两不认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4生死两不认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5海边遇秋芸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6海边遇秋芸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7海边遇秋芸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8草民去无还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9草民去无还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0草民去无还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1《小救星》停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2《小救星》停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3又现案中案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4又现案中案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5女狱霸升堂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6女狱霸升堂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7听涛阁吟词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8听涛阁吟词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9听涛阁吟词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0初审李亚静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1初审李亚静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3初审李亚静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4粉黛接班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5粉黛接班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6小毛头一家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7小毛头一家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1破村姑命案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2破村姑命案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3破村姑命案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4秋芸过生日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5秋芸过生日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6秋芸过生日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7月夜话幽情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8月夜话幽情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9老A换血记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0老A换血记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1老A换血记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2有心无缘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3 有心无缘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4李亚静出庭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5李亚静出庭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6老D显神通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7老D显神通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8社会边缘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9社会边缘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0老E卖乌纱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1老E卖乌纱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2老E卖乌纱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3特殊材料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4特殊材料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5何处觅芳草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6何处觅芳草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7终审李亚静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8终审李亚静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9隐形人老G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0隐形人老G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1以人的名义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2以人的名义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3以人的名义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3交锋白热化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4交锋白热化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5巨额封口费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6巨额封口费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7孤魂俏佳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8孤魂俏佳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9孤魂俏佳人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二回


   
    艾鸽64历史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72回
    (全球第一部心灵感应长篇文学屏幕)
    我之所以来到这个世上,是受到自由的诱惑。

    -----艾鸽
   
   第72回:知音书店觅得知音 艺术社团纵谈艺术
   
   自由苑:情殿
   
   踌躇之久,魂魄失守,醉入云婕芝秀。
   心悠悠,梦悠悠,不到隽逸难甘休。
   娇嗔满面未语,
   眉目传声含羞。
   款段妩媚,缘在翠雨涵秋。
   
   (生灵:光)
   黯然泪下的雨云,象被拽断的竹竿东倒西外,仍难掩一愁绪。我象躺在席箔上,心神却漂移着,不是枷锁可以禁锢。美,总是难忘的,无论是瞬间或永恒。生活是太不公平。禁闭的总是芬芳,消逝的却是美丽。
   
   事业上的春风化雨,不等于感情上的花蕾吐馨。在第一次的生命之春,总在记忆中多少保留着美好的回忆。那是一种经历梦的缠绵,幻感骤变成现实。与一美女相处数年,爱情的失败,才知道男女之间相爱容易相处难。美与爱并不代表一切。人的个性是不易改变的。古贤道:“万事只可怨己,不可尤人。”我发现自己的弱点与自私之处:总把自己放在被环绕的位置上,总以为别人会顺从自己,而其实你事业心强,别人可能比你还强。你试图改变别人是不可能的。但也发现最适合自己的是温柔第一,美貌第二的普通女孩,这年头,温柔如水的女孩是不是要到河里去找?我有时候觉得爱情竟然是那样虚无缥缈。
   
   一天,来到春城的知音书店。这知音书店其实也是我一手创办的,但当时的体制对记者站或中青报办事处是否可以拥有一家书店争议很大,我只好忍痛割爱,转给别人经营。可我还是时不时地来看有没有新书?忽然见到一女子,似曾相识。妩媚之态非同一般,藏于一瞥一笑之中。安谧之柔不在非常,隐于一举一动之中。我欣赏的可能就是这种类型,温馨惊奇仅在别致的发现。她嫣然一笑:“不记得了吗?”我想起来了,她是霓,在一次全国性的夏令营青少年活动中认识的,隔年不见,她越发出落得清逸迷人了。她的那种女儿风度是鲜有的,韵味多在微微一笑中。自见到霓以后,我有些神智恍惚了。发现内心深处的爱情正悄悄走来。交往一段时间后,我题了一首诗给她,以作试探:
   忆否当年日全食,曾是少艾翩翩时。
   如今觅得芳犹在,不知可否惜春痴?
   
   隔了几天,她也竟然回了几句,单纯似有心:
   凤愿未改君不知,香泪飘洒闺心湿。
   一念之差成路人,如今芬芳可俯拾?
   
   好久好久的思考。森林,原野,花园,碧泉,云彩,人环。男女之间一进入那特别的两性园地,就费思量。不是东流永不回旋,而是情感的峰巅。风情宝鉴,古今多少痴魂在此昏厥。轻易动不得,如何能轻易?爱不是友谊,不是那只在乎痛痒的愧疚。那是生与死的呼吸。
   
   终于有一个应约共舞的机会。她娇嗔道:“你若每一舞曲结束,能吟出一首情诗来,就有机会结芳缘。” 我虽不是特别有把握,但口中却先答应了下来:“试试看。”第一曲是慢四步。我一边跳一边思考,灯光若明若暗,色彩似淡似浓,在结束时苦吟出一首:
   有缘未必有情缘,
   月下何处无幽怨。
   千古难偿风月债,
   谁知玉盘为谁圆?
   
   她听后娇喘一声:“唉,天下有情人难有情缘命。”我随着快三步舞曲,又蕴涵思绪一番,吟出:
   落花无意惹相思,
   一片嫣红两处痴。
   咀嚼秋水惊是泪,
   忍看叶莺往北去。
   
   她眸波一转:“谁跟你‘两处痴’?你独自痴还差不多。”我知道和恋爱中的女孩子是没有真理可言的,只是自讨没趣。还得小心陪不是。慢三步又开始了,我望着她娇羞若霞的面容,紧急动员思维,又吟出一首:
   枝头玉珂何处觅,
   情无独钟不敢啼。
   今时距离虽不远,
   眸中深海意难知。
   
   她磨蹭了半天才回了一句:“没有信心耶?”
   我还不敢抱紧她,生恐她以为我不稳重。我没得到她明确的暗示,也只是轻柔地缠绵着。但我力图给她一些来自生命的音频。我最后旋转着她的时候,一圈套出一句诗:
   犹自梦寐意中人,
   白昼凭香识缤纷。
   心扉无门可透视,
   波澜有情出天真。
   
   关系的突破在有一次,我要去给她卖衣服。她脸红着说:“顺便帮我带件胸衣。”我去买时,售货员却问我要多大尺寸?我哪里知道?!就回来问她。她用眸光笼罩着我的惊慌,消声地说:“你真是傻到家了!难道还要我量好尺寸告诉你吗?”女孩子就是聪明,一句话就正好撞到你的心口上了。而她依然是那样羞涩,好象纯粹无意之语。好在我悟出了潜台词。那种进展是温馨而毫不勉强的,好像是云霄出海时的那种倒影中的浪漫,奔腾而柔润,激烈而安谧。人的体脉也流畅着,跳跃着,鼓舞着,好像走过了草原雪山,又度过了飞瀑火山,最后来到了月舟上幽游。
   
   另有缘事叙说。中青报云南办事处成立后,除了出面组织拍摄了一部上下集电视剧《血的回答》,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外,还成立了云南省青年艺术家联谊会,吸收了全省200多青年艺术人才。初衷是想联络青年艺术人才,相互交流,多创作出一些好作品。曾召开过成立大会,我被推选为主席,还见了报。红火过一阵。我在成立大会上说:“须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们要怀天地浩瀚之胸襟,集古往今来之史憾,秉人寰自然之幽绝,抒忧凄不尽之情怀。不求观点一致,唯希言表所思。”
   
   联谊会内部,草木怒生,如火如荼。一天,一部分人在一起探讨《红楼梦》。作家杜叹了一口气:“我看《红楼梦》不下十来遍,在我看来:作者是凭菩萨之心,秉刀斧之笔,撰成此书,一字不可改也!千古奇书!”我沉思默想了一阵,却与之商榷。我道:“《红楼梦》乃千古奇书不假,恐现在还无人能超过。但在我看来,《红楼梦》有四大硬伤:一是太神话僧道和尚。书中的若干重要情节,均是僧道和尚一出现,就扭转乾坤或导致福祸。书中最重要的情节之一:宝玉在未知贾母定他娶宝钗之前,竟然因为“宝玉丢失”而疯癫起来。僧道和尚不施救,导致宝玉终日颠颠傻傻,酿成悲剧。其它情节如凤姐濒死而复活、贾瑞妖镜淫死、宝玉昏死复生、黛玉为“降珠仙子”、宝玉出家迷失,甚至连宝钗“金玉配合”也是由僧道和尚命中注定,大大降低了作品的真实性。其二,家庭是社会的细胞,由家庭来透视社会未尝不可。但究其矛盾的比重来说,揭露封建体制的本质而言,社会矛盾表现的深度很不够。书中凡提到帝王宫廷,无不圣明‘称功颂德,眷眷无穷。’其三,婆婆妈妈的流水账叙事风格,让人烦不胜烦。弄个针,换个线;端个杯,倒个茶;打个喷嚏咳个嗽,也要大费笔墨,写个半天。而精彩之处又未展开写。写贾宝玉喝茶、漱口、小解就写了一百多次,有这个必要吗?而那些生活琐事并无多少封建社会的本质特点。其四,诗歌虽多,多是风花雪月,从形式到内容都缺乏新意。当然,我的一家之见,不勉强别人接受。”有人道:“曹雪芹如此写,可能是为逃避审查。”我摇摇头:“此言差也!书中并未标明朝代,而不少宫廷编制和官位,均是出自宋代或前。既然未标明是清朝,何如此美化朝廷?‘沐皇恩’处居多。恕我直言:作者想补之天,乃封建社会之天。连甚至暴君都对《红楼梦》赞不绝口。”
   
   又一日,省内青年诗人汇集了一族人,有何可吟?我目视着众人,笑道:“自古花卉易吟,人物难咏。今天大家可否来吟历史人物?每诗的最后一字限休。”大家点头。
   闫是女诗人,生的风骨飘羽,双眸含滋。只听她丹唇微启,琳声弹出:“本小姐自大学毕业后,专业研究古诗词,我特别欣赏李世民,一个罕见的才子,把唐朝建成当时世界上最强盛的国家。” 闫闲云野鹤般地伸了伸脖子,然后吟道:“
   唐王吟
   万载缥缈阁皇楼,
   唯君消遣百姓愁。
   何时更有千古贤,
   怅望长夜情难休。
   
   另一女诗人名孜,眉蹙青山,眼滨秋痕。娇喘息息,柔打一躬:“千年盼一贤,确实太悲观了!我来大胆吟一首:“
   秦皇吟
   百世一梦化沙丘,
   焚书坑儒恶名留。
   岁暮天朝人衰微,
   暴君淫威恨不休。
   
   众人闻之,无不啧啧称羡。又有一女诗人名鄢,双眸晶莹,雪肤春色,口齿伶俐。她站起来度着步吟道:
    楚宫吟
   楚王偏好细腰悠,
   宫女饿死剩耻羞。
   龙颜一悦宠臣欢,
   阿谀奉迎几时休?
   
   其间有人插话:一家有影响的文化部门,1958年因揪“右派”干净,得了一面红旗。在1980年给“右派”平反时,又因平反彻底,又得了一面红旗。我笑了笑:“下次运动来时,保证还因贯彻积极,再夺一面红旗。”大家捧腹而笑。
   
   始见一男诗人柏崭露头角,吟了一首:
   武后吟
   世人常言贬武后,
   骆宾讨之却宽厚。
   责怪宰相眼无珠,
   思才心切恨已休。
   
   吟罢,又一身材丰润的女诗人姓白的面露欣喜:“各位的诗都有点放肆,我也放肆一回。听众们都撑不住笑了。只听她吟到:“
   慈禧吟
   昏瘴不开落百忧,
   垂帘听政令诸侯。
   太上怏然变颜时,
   便是政改止而休。
   
   我听后称赞道:“不得了了,我省的男儿要让黛眉了。”
   这时怫然一男子名斐的急道:“且慢下结论,我还没发情呢!”听到‘发情’二字,多人掩口而笑。斐把桌子一拍:
   隋帝吟
   荒淫无度醉酒肉,
   玉体可烹香熏透。
   莫道草菅人命停,
   暴虐天珍恐无休。
   
   我觉得也不错,出神地问道:“还有谁要发情?”耳闻得一女孩子笑道:“别说那么粗鄙好不好,听道‘发情’二字,我都不敢讲话了。”我自知失言了,好在我不是发明人,忙怪罪斐:“你来解释,我也受牵连了!” 斐抽着烟,不慌不忙地说道:“本人本意是‘发出真实的情感’,不要想歪了!”我也打圆场:“我也是这个意思。”大家听了更是笑不动了。
   
   那叫冉的女孩站了起来,竟也生得面容俊俏,款段妩媚,百韵萦身,莺声燕语,她方吟道:
   朱元章吟
   无数征鞍荒岭留,
   赢得草寇宫中朽。
   一朝更比一朝昏,
   专制沿袭总无休。
   
   言笑声鼎沸不绝,我始觉得这些诗都太政治了,恐如此下去青年艺术家联谊会长不了,就道:“今天吟帝王,以后咏点山川水秀,多样化。”我最后吟了一首:
   洪秀全吟
   空怀大同蓬莱楼,
   跻身天子欠心酬。
   千古帝王同一梦,
   只知恋栈不思休。
   
   我随后又打量了众人一眼,见一个个都是魂魄飘逸,神采奕奕,我淳淳奉承道:“我们这是人才荟萃之处,下回呢,我先出个题目:咏梅。具体分为惹梅、盼梅、思梅、梦梅、吻美、醉梅、泣梅、残梅、拾梅、怀梅、问梅、惜梅共12项。愿意吟梅的,领了题目去。好好斟酌一番,吟得千古梅花风韵在!”会员们听了欣然应诺,自有一些人感兴趣。隔日又聚集时,果然有人们带来了11首咏梅诗,加上我的一首,共12首。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