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难道只有第一把手才有资格改革吗?——从叶利钦终结苏联看温家宝的不作为]
余杰文集
*
*
27、台湾不是殖民地(2010年完成)
·李敖对决李肇星
·大陆媒体上的台湾人
·马英九背负历史之重
·马英九如何充当两岸的“牵线人”?
·视港澳台记者若家奴
·从北高市长选举看台湾政局走向
·港台唇亡齿寒
·台湾究竟有多乱?
·蒋毛后代两重天
·反认他乡是故乡——评李敖的大陆之旅
·龙应台为何不批评大陆?
·蒋经国与殷海光:台湾解严的枢纽人物
·谁把台湾当敌人看待?
·台湾:走在民主的光明之路上
·不义之财赠不义之人——评中国富豪“台湾炒楼团”赠李敖三千万巨款之“佳话”
·用“野火”融化“冰点”----读龙应台《请用文明来说服我》
·台湾允许大陆电视进入之危害
·以民主机制遏制人性之恶——陈水扁海外洗钱弊案的启示
·魏京生不必替陈水扁辩护
·连吴以共压马
·泼皮式的爱国可休矣——评薛义向李登辉掷瓶事件
*
*
28、卑贱的中国人(2010年完成)
·奉旨吃人余秋雨
·二月河:谁比我更爱皇帝?
·王朔:永远的愤青,永远的痞子
·仿余秋雨原韵,含泪劝告北大清华教授勿上访书
·钱钟书:中国人文化心理上的一道花边
·中国人都是“会做戏的虚无党”——“优伶中国”之一
·宫廷和皇帝的“优伶化”——优伶中国之二
·朝廷和官场的“优伶化”
·儒林和文苑的“优伶化”——优伶中国之四
·贾平凹:废都里的废人
·余秋雨:你的眼泪随风而飞
·民间和江湖的“优伶化”
·冷眼旁观季羡林的“祝寿大会”
·贾樟柯:一个并不独立的“独立导演”
·谁是“反动人士”?——杨澜如何为丈夫吴征的假学历辩护
·张艺谋选了胡锦涛最爱的歌曲
·劣马方吃回头草——评刘再复访谈《又见故国、古都与故人
·中国人,你的厕所有多脏?
·谁将魔鬼当偶像?
*
*
29、香港沉没(2010年完成)
·香港基督徒怎样活出丰盛的生命?
·温家宝先生,你没有资格让中国的孩子充当“杜鹃”和“精卫”
·梁家麟院长为何“变脸”?
·毛泽东陈永贵才是真汉奸
·香港科技大学的“自我检查”
·穿布鞋的陈日君枢机
·从马力到叶刘淑仪
·香港成为大陆维权者的“出气筒”
·永远的梅艳芳
·陈方安生与叶刘淑仪:两个女人的战争
·“有容乃大”的“香港经验”
·“自由行”何以自由?
·反贪局与廉政公署
·港人也上访
·因为无知,所以无畏
·爱国港胞不可放过习近平的卖国行径
·剥开香港“爱国贼”的画皮
·李柱铭与胡锦涛,谁在“卖国”?
·投给叶太的十三万张票
·叶刘淑仪综合症
·香港与深圳水火不容
·谁之香港,何谓主权?
·“港台腔”与“北京腔”
·香港成为大陆维权者的“出气筒”
·香港是华人世界的灯台
·中共能活在二○一七年吗?
·奴隶主与奴隶的“沟通”
·自由港变成大监狱
·没有李柱铭的香港
·向香港新闻界的“巾帼英雄”致敬
·新华社如何报道香港立法会选举?
*
*
其他新作
·谁是亚洲最美丽的女性?——写给缅甸民主运动领袖昂山素姬
·新官场现行记
·中国人还没有走出义和团的阴影
·谁毁灭了我们的家园?
·两朵金花耀中华
·习近平以北韩为师?
·连运钞车一起贪污的贪官
·赖斯访华,我失自由
·世界公园变动物庄园?
·你从古拉格归来——致索尔仁尼琴
·人之子——再致索尔仁尼琴
·致万科董事长王石的公开信
·写在奥运边上
·献媚中共的西方左派政客终将自食其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难道只有第一把手才有资格改革吗?——从叶利钦终结苏联看温家宝的不作为

   来源:观察
   我们的国家一直饱受诘难。施行马克思主义的任务落在我们头上。最后证明,马克思主义无立足之地——这一理论使我们偏离了成为世界文明国家的道路。
   ——叶利钦
   在中国的媒体上,俄罗斯前总统叶利钦几乎是一个娱乐化的人物。关于叶利钦生前事迹的报道,多半集中在他如何醉酒,如何贪吃,如何打盹,如何唱歌跳舞等等琐事上。许多中国人提及叶利钦,都会颇带蔑视地说,哦,那个酒鬼啊。似乎中国人的命运比俄国人幸运得多,毕竟中国的核按钮没有交到一个酒鬼的手上。其实,中国人对真实的叶利钦的了解实在是太少太少了。
   要了解叶利钦,以及叶利钦所推动的苏俄的社会转型,就得了解俄国近一个世纪以来的历史,波兰作家、记者卡普钦斯基的《帝国》一书无疑是关于这个主题的最好读物。《华尔街日报》评论说:“当我们的孩子想要学习二十世纪晚期的历史……当他们想知道,为何革命总是一次又一次背叛了它前行革命者的初衷,他们应当阅读卡普钦斯基。”作为波兰通讯社唯一的国外特派员,卡普钦斯基从一九三九年起便一直在观察和研究苏联的体制及变化。尤其是在苏联解体前后,他在这片熟悉的土地上,捕捉一个民族与时间对抗的惊人经历,以及人们对未来的恐惧与希望。

   
   叶利钦最大的政治遗产是面向自由
   叶利钦的政治遗产,至今在俄国和在世界范围内,仍然饱受争议。在位期间,叶利钦为了捍卫总统的权威,甚至动用军队炮轰由保守派把持的议会,行政分支与立法分支兵戎相见,这在现代西方社会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而在刚刚踏入两千年的时候,叶利钦没有任完法定的任期,突然宣布辞职,让位给选定的接班人普京,漂亮地走下权力宝座,得以安享晚年。但是,叶利钦未能为俄罗斯建构起稳定的民主宪政的制度框架,也未能从根本上扭转经济滑坡的困境,使其历史地位大打折扣。对此,卡普钦斯基的分析是:“叶利钦和他的专家顾问们对于改革的预估都太过乐观,忘记了改革就是意味着改变现实,而现实就是一块用血和钢铁琢磨七十年而成的花岗岩大圆石!必须花费多少时间、精力和金钱,才能弄碎这颗政治大顽石!我认为这个国家的倒退、贫困、疏忽与毁灭是如此严重,以至于期望在一年内就有明显的进步,时间实在太短了,让我们再等个十年、二十年吧!”
   叶利钦没有取得更大的成功,主要是因为他的敌人并没有随着苏联的解体和苏共被宣布为非法组织而消失。卡普钦斯基指出,叶利钦上台之后,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耗费到与旧体制作斗争上面,而无暇在建立新制度上做得更多。首先,是原封不动存留下来的庞大的管理系统,尤其是政府机关、经济事业、军事机构和警察单位。他们大都是旧制度的获利者,因而也是变革的阻力。其次,是延续数十年的具有大灭绝特征的迫害和屠杀,以及由此造成的人们的麻木和恐惧的心态。人口统计学家塞尔吉•马桑杜瓦的数据相对较低,即便如此,他亦认为在一九一八年到一九五三年间,有五千四百万苏联公民非正常死亡。第三,是社会上普遍的贫穷,住房的贫乏、生活的贫乏,“生活中没有什么能给予他们欢愉,让他们欢喜,和感受热情的了”。第四,是社会上惊人的道德败坏的程度,人们对腐败和犯罪采取熟视无睹的态度。第五,是生态的蹂躏,受污染的河川和湖泊,核废料到处倾倒,使得相当一部分民众每时每刻都生活在危险之中。这些情况在今天的中国都存在着,而且因为中共当局竭力延宕政治体制改革,使得状况愈加恶化。
   那么,中国人如何看待叶利钦呢?叶利钦逝世之后,在中国的媒体上,惟一发出独立见解的,是《南方都市报》。该报发表的社评题为《叶利钦最大的政治遗产是面向自由》。这也是许多中国改革派知识分子对叶利钦具有相当好感的根本原因。作为苏共体制内的高级官员,本来已经进入政治局,还可更上层楼,为了自由,他却反戈一击,直至被开除出党。由此,他走向民间,以选举撼动原有的庞大的官僚机制。如今,虽然俄国仍然在民主化的道路上艰苦跋涉,普京这样的强人颇具威权主义风格,但民众有如此之共识:任何人都无法将俄国拖回到斯大林时代去了。叶利钦带给俄国人民的自由的滋味,人们尝过之后,那美好的味道再也不会忘记,正如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在自传中所说:“苏联存在了七十四年,对亿万人民来说,这段时期就是他们的整整一生。无论是生还是死,他们都处在压迫之下。同样,对于那些能够活着看到一九八九年的‘丝绒革命’和一九九一年流产的苏联政变的人来说,重新获得自由是一段永远不可能从他们那里夺走的经历。”
   
   出于功利主义的考量,中共暂不批判叶利钦
   苏联解体之后,中共政权从中吸取的教训却是绝对不能搞公开化、新思维和政治体制改革。从江泽民到胡锦涛,对前苏共总书记、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一直充满恶评。胡锦涛在一次内部讲话中将戈尔巴乔夫定位为“共产主义事业的叛徒”,警告党内必须防止出现戈尔巴乔夫式人物,就好像当年毛泽东害怕党内出现赫鲁晓夫式的人物一样。其实,戈尔巴乔夫一直都试图保存苏联和苏共,力图在体制内推动改革;而真正下决心终结苏联和苏共的却是叶利钦,叶利钦对保持旧制度和苏联毫无兴趣。但是,中共从来没有像攻击戈尔巴乔夫那样攻击叶利钦,即便是在叶利钦下台之后也没有发动宣传机器对其妖魔化。这是什么原因呢?
   中共暂时没有抨击叶利钦,不是胡温对叶利钦的改革心有戚戚焉,而是出于功利主义的考量。首先,叶利钦与俄罗斯实权派的关系远比戈尔巴乔夫更为紧密。戈尔巴乔夫下台后,对政坛的影响力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而近十年来掌握俄国实权的普京则是叶利钦亲自选择的接班人。叶利钦固然不会垂帘听政,但普京等人对其仍然相当尊重。所以,批判作为明日黄花的戈尔巴乔夫,俄罗斯方面不会太在意;而批判叶利钦,将会直接影响到中俄关系。而中国虽然受苏俄之害颇多,却仍然寄希望于“联俄抗美”。在此背景下,中共批戈捧叶乃是其一惯的作派——“柿子专拣软的捏”。
   其次,叶利钦在其任内大大改善了苏联时代尖锐对峙的中俄关系。叶利钦曾经四次访问中国,与江泽民把酒言欢,建立起相当良好的个人关系。这恰恰表明俄罗斯几个世纪以来一以贯之的实用主义外交传统。一九九一年苏联解体之后,中俄之间的政治制度不再相同,在中国仍然被尊为“四项基本原则”的那些内容,如共产主义、列宁主义和斯大林主义等,在俄罗斯已经成为臭名昭著的历史名词。但是,俄罗斯与中共之间却保持着比昔日意识形态相同的时期更为正常甚至密切的关系,俄罗斯成为近年来对华军售数额最大的国家。这是短期的国家利益对意识形态的差异的超越。
   所以,在叶利钦生前,中共尽管不喜欢他,但为了实际利益考量,还是尽量拉拢之。另一方面,在叶利钦去世之后,中国媒体大都不敢正面评价他当年挑战苏共当权派、终结共产党一党独裁体制的历史性贡献,而只能“顾左右而言他”地报道一些关于他的花边新闻。
   
   温家宝为什么成不了叶利钦?
   温家宝自称喜欢读书,我就推荐他读一读卡普钦斯基的《帝国》,以及叶利钦的自传《午夜日记》。在一九九一年的“八•一九”政变当中,叶利钦不顾生命危险,挺身而出,站在一辆坦克上发表演讲,最终挫败了苏共保守派拉倒车的政变。当时,那充满戏剧性的一幕,给刚刚经历了天安门屠杀的中国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此前,叶利钦挑战戈尔巴乔夫,遭到苏共一致围剿的时候,即便选择自杀也拒绝屈服,这与胡耀邦被非法罢黜之后痛哭流涕并写检查形成鲜明之对比。胡耀邦和赵紫阳等中共党内改革派,均不具备叶利钦的气魄和果敢。更不用说赵紫阳最后一次出现在天安门广场的时候,站在其背后、紧闭着嘴巴、神情紧张的温家宝了。当然,这里面既有他们的个性及文化北京的差异,也有国情与政治模式的不同。
   温家宝上台以来,说了不少好听的话,但在政治体制改革方面无所作为。许多观察家对温家宝不无“同情的理解”,他们说,温家宝不是第一把手,不掌握最高权力,因此不具备推动政治体制改革的可能性。然而,我们看一看叶利钦的履历就一清二楚:叶利钦挑战戈尔巴乔夫的时候,只是一名新晋的政治局委员和莫斯科市委书记,在党内的排名只有七八位左右。那时,叶利钦所拥有的民意支持和能够动用的体制内的资源相当有限,他却敢于放弃党内的地位和特权,向民间沉潜,终于脱颖而出,成就伟大事业。与之相比,今天的温家宝是党内第二号人物,在国务院系统可以调动不少资源,拥有不少的民意支持,如果推动政治体制改革,条件比当年的叶利钦好得多,他并非不能也,乃是不为也。
   另外一个差异就是,当时作为高级官员的叶利钦,尽管在共产制度下享有“超级共产主义”的优越生活,但他和家人并未深陷到腐败体系之中。这就使得叶利钦在倡导改革的时候理直气壮,有充裕的回应政敌攻击的回旋余地。而温家宝家族早已参与了瓜分国有资产的竞技比赛,他的妻子和儿子都已经腰缠万贯,比起政治局其他同僚家族的腐败来毫不逊色。贪腐也是一种中共特色的“投名状”,如果不贪腐,在高位上是不可能坐稳的。故而,温家宝与政治局的同僚们在利益上有着更大的纠缠,甚至已经“同质化”了,遂使得其推动政治改革的动力不复存在。
   那个不可一世的苏联帝国一夜之间便像纸房子一样坍塌了。在《帝国》这本“多声部”的作品中,卡普钦斯基通过此种写作方式精确地描述出苏联帝国最大的特征乃是“溃散”。那么,中国呢?杜牧在《阿房宫赋》中说:“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温家宝有没有听到历史冷峻的回音?中共内部至今看不到出现一个叶利钦式的人物的可能性。由于优败劣胜的人才选拔方式,政治局的“九个小矮人”当中,不会出现像叶利钦这样的、以超越个人利益得失的气度和胸襟完结共产党体制的卓越人物。温家宝成不了叶利钦,他不敢面对叶利钦的遗产。这既说明温家宝缺乏基本的民主素养和历史眼光,亦说明中共的制度比苏共更为僵化和没有人性。
(2010/06/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