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夜狼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夜狼文集]->[那坟前,开满鲜花……]
夜狼文集
· 李元龙 [刑事起诉书]
·关于李元龙采写报道及资助贫困生的情况简介
· 李元龙 [刑事判决书]
· 李元龙——[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
·我的惭愧和荣幸
·正反两个李元龙有感
·在夜郎被捕
·但愿,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蒙受耻辱
·侃侃杨利伟的"最高"党支部
·我所经历的八个记者节
·冤上加冤的六天冤狱——出狱前后”系列之一
· 国安对我的特殊关照——“出狱前后”系列之二
·提前八九个小时,我被撵出了监狱
·“再就业”仅半天,我第二次失业
·连新任猴王也对“猴妃”悼念先王视而不见
·被单独囚禁的四十六天
·“李元龙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辩护词
·都来争取毫无顾忌地说出“1+1=2”的权利
·且说夜“狼”归元“龙”
·别指望党报记者的良知
·爱如青山——李元龙案辩护散记(上)
·爱如青山——李元龙案件辩护散记(下)
·善良人的不同“政见”
·原告审判被告的荒诞剧
·辱人者,必将自辱
·法院的即兴“立法权”——我的申诉之二
·南辕北辙抓胡佳
·法院的即兴“立法权”——我的申诉之二
·不打自招:社会主义制度就是独裁专制 ——我的申诉之三
·重念国民党反革命罪邪咒——我的申诉之四
·硕鼠当春又新年
·你可以强迫我上床……
·无钱六十逞英雄——贵州毕节老年苦力大背箩写真(上)
·无钱六十逞英雄——贵州毕节老年苦力大背箩写真(上)
·中国,岂只这样一位人大代表
·监狱好胜敬老院——反丁玲笔法,书狱中奇事
· 我的“蜕化变质”——兼作退团声明
·因为,我是一只弹簧
·若为爱情故……——我的狱中日记之一
·清明时节泪纷纷
·究竟谁在造谣、诽谤——我的申诉之五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前期病兆——我的狱中日记之二
·“无论怎样,我都等你回来” ——我的狱中日记之四
·祈祷声中,中秋节晴转阴雨 ——我的狱中日记之三
·令人费解的释放和监视居住——我的狱中日记之五
· 判我为敌的九大悖论——我的申诉之六
·“买身契”成了卖身契——我的狱中日记之六
·写在5.12大地震的第五天
·我想把中国的“普金”们塞进地震废墟下面……
·为三赢的降半旗叫声好
·《灾难铸就伟大的中国》的九大悖论
·悲情小麻雀
·永不熄灭的烛光
·落荒成都城
·将奥运会办成无国旗奥运会,如何?
·将2008年奥运会办成首届无国旗奥运会,如何?
·求其友声
·螳螂之死
·“男女人”与民主集中制
·“神圣”的使命,何以只能做贼般地干? ——我的申诉之七
·不要再玷污蒋晓娟的母爱了
·不仅仅是写给国安某某的公开信
·党报如此"人咬狗"
·悲戚的“探监”——我的狱中日记之七
·我在狱中当“管教”
·伟大领袖打倒马寅初,是冤假错案吗?
·幸好我不喜欢奥运会
·我不是冲北京那鸟巢去的
·时钟可以倒拨,时间却永远前进——我的申诉之八
·冷眼看奥运
·汶川地震幸存学生应该如此感恩吗?
·如此“国嘴”韩乔生
·911发生的第二天
·沾胡总书记的光
·毒奶事件,还有谁该“下柜”
·我为什么要为杨佳能够保住性命祈祷
·蹉跎岁月的老房东
·为富不仁的发生、发展和登峰造极
·好意思“法定”11月8日为记者节
·万古知音只有天?——罗德远其人其诗
·从成年公象不“猥亵”未成年母象说开去
·从日攘一鸡到月攘一鸡的“进步”——我读新华网世界人权日网评
·没有平等,只有“更平等”的国度
·弃善从恶,重新做人?——一个文字狱受害者的狱中诗歌
·含泪泣问:到哪里起诉离弃子女的国母亲、党妈妈?
·飞出牢笼的"反动梦"
·一个刑满释放人员看“躲猫猫”事件
·囚徒党员如此“效忠”党
·6月4日,泣问苍天
·纪念六四,何用“乱串”
·贵州毕节纪念六四20周年剪影
·朝圣石门坎
·假如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有底线的政权……
·围上“爱心颈巾”,我将招摇过市
·“跪谢警察年”折射出的警察特权思想
·“暴力袭警”获得巨额赔偿的特色启示
·美国的月亮,它为什么比中国的圆?
·特务政治:催生反动思想的沃土
·与曹长青商榷:《零八宪章》是“谏言”吗?
·假如主人不想吃王八
·且看看守所如何以书为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那坟前,开满鲜花……

http://upload.peacehall.com/blog/temp/201006210214241.jpg
   
   我们都多次取笑过小艳林:小艳林,你声音好听,但无五音严重不全,即使一首红歌,给你一唱出来,就变成典型的“黄歌”了。
   可是,这却不影响小艳林听歌、听音乐的酷好。
   虽然同为60后,但小艳林还真有资格在这方面笑话我:网络都唱红,唱“罢脚”了,你却连《丁香花》也还不知道啊?李老者,你真是太老普,太落伍了。

   于是,小艳林搜索出《丁香花》,一边让我欣赏,一边向我恶补有关植物丁香花和歌曲《丁香花》的时尚知识。其间,还停下来自言自语般地说:假如,有一天,我走了,我的坟上,就该是开满鲜花的,我也希望有人为我唱:那坟前,开满鲜花……
   相识总溪河,相别总溪河。昨天下午,在前往总溪河,为小艳林奔丧的路上,我为同往的好友们介绍了我和小艳林相识的过程。
   是的,在2004年之前,我只知道有个叫吴艳林的,生长于总溪河畔,嫁到毕节城,写了不少文章。当然,人们讲得最多的,是她这个病西施,前后动了十来次手术,多少年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起码有三百天抱着药罐子过。
   可是,小艳林第一次给我的印象很不一般。那是2004年的元宵节头一天,在小凤幺的邀约下,我,小艳林,龙猫儿等,我们一起来到总溪河。第二天,我们即在冰雪封山的总溪河周边徒步暴走。没想到,作为这次活动主持,病西施很好地起到了领头羊的作用,一路上,从头到尾,连我这个体力不错,身形灵巧的男子,也得奋力向前,才跟得上她的步伐。我心里暗暗吃惊而佩服:难怪,这家伙还一个人外出,去什么梅岭雪山当驴友。
   除了喜欢听音乐,小艳林确实还喜欢花花草草。她的家里,除了厨房和卫生间,都有盆栽花草,于不同的季节,开出不同的花朵。她服侍花儿,就像服侍会向她撒娇的宠物小猫,一边浇花,一边还要和花儿们呢呢喃喃。如果要出远门,她还要把钥匙交给亲友,请亲友代她照看她的“花姑娘”们。她的要求是不打折扣的:我回来要是看见花宝宝们黄了蔫了,我可不饶人!
   2005年油菜花开的季节,我们去我知青的鱼洞村水库踏青。那时节,正是百花争艳,百鸟争鸣的大好时光。三十老几的小艳林见到漂亮花朵,就惊呼,就要下车观赏,甚至乐癫癫的,要弄几支装饰在头顶,衣服上。我们故意笑话她人老簪花不自羞,小艳林的反应往往是杏眼圆睁作愤怒状,但花,人家照簪不误。
   回来之后,小艳林写了篇《去看花开》发在报纸上。“老乡指着满园子的花,他说:这是李子树花,这是梨子树花,这是花红树花;那是菜籽花,还有刚开过的樱桃花、桃花,还有对面山坡上的映山红,好多好多的花,数不完的。”这,其实不是老乡的眼光,是小艳林贪花的眼光。文中的题图,就是我给她拍摄的,她俯身无边无际的油菜花中,用眼睛观赏花容,用鼻子品味花香。
   总溪河的花也很多,最富盛名,也最为小艳林所称道的,就是那里成片成片的樱桃花。“樱桃花是伴着春一齐走近的,春光初露,黄鹂乍歌,即已凝艳照日;古诗韵其‘万木皆未秀,一株先含春’, 自古即有了‘万果第一枝’的美誉。”这,就是小艳林在《故乡.樱桃花》里为家乡的樱桃花所写下的优美文字。
   2009年的春天来得早,2月中旬,樱桃花就白遍黄遍红遍了总溪河的东西南北。在小艳林邀请之下,我们来到了她在总溪河修建的樱桃小屋,来到了蜂鸣蝶舞的樱桃花树丛里。
   那时,对小艳林来说,还是她生命中较为健康的季节。没想到,与小艳林一起流连于樱桃花间,这是最后一次。
   不久,传来了小艳林因为一顿火锅,就吐血,就住院,就动手术,就卧床不起的,一个又一个的坏消息。
   我们多次到病榻上探望小艳林。白色,在樱桃花上绽放出来,多么的令人赏心悦目,在病弱的她的脸上发散出来,却是那样的令人不忍目睹……
   我们看望她,当然往往投其所好,不送她吃的喝的,给她鲜花。她看了,本来绷紧的面颊,就会绽放出一个个如花的笑靥。还不完,她还会欠身,抚抚花篮,嗅嗅花香。
   最后这次离开家乡毕节赴京做手术,不是你的身子恢复到可以接受换肝那样的大手术的程度了,真是你不能够再等了,我们都知道。离开毕节的头天晚上,我们去和你道别,去给你鼓劲时,你反倒安慰我们:没事的,你们别太为我担心,从北京回来了,我又可以和你们一道爬山,去看花开了!
   我们也都想着,你会如每次手术前那样,虽然让我们担惊受怕,但最终,你又会给我们带回一个会说笑,会走路,会皮翻我们的小艳林的……
   个把月前,凤幺说,你的普山先生打电话说,你又出血了,等不起了,很快就会进行换肝手术。在过了三四天,什么消息也没有。凤幺沉不住气,说想打电话问询。我说,你的这种情况,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最起码说明,我们的小艳林,她还活着,还有希望!
   6月17日晚上,我的电话响了。凤幺打来的,在电话里,她忧戚地说,艳林走了,还是走了,就在昨天!
   你说什么,艳林走了?
   是的,普三刚刚发来的短信,说是自己的肝,还是没能保住艳林的性命。
   大脑空白了好几秒钟,我才不知是对凤幺,还是自言自语地说:我们,再也看不见小艳林了,再也看不见!
   小艳林赴京手术之前有交代,假如自己一旦走了,那么,要好多好多的鲜花装饰她的坟茔。昨天去总溪河最后“陪伴”小艳林之前,我们就商量好,我们就不随俗送什么钱财,烧什么纸烛,我们凑钱,买上一篮又一篮鲜花,满足小艳林这最后的,美好的心愿。
   早上,正在网上散闷步,凤幺发话过来了:“我梦见她复活了。我说给她坟墓摆满鲜花,她笑而不语,却接过别人送的绢花,且喜笑颜开。”“要不我们真的再整点花去栽在她的坟边,等这些鲜花枯了时那些花正好能开放,年年开放。”很好啊,我说。
   凤幺在上班,于是我到花鸟市场,为小艳林选花。
   可是,我对花很外行,我想,只要美丽,小艳林都会喜欢的。于是,我定下了能过冬,年年都能开花的大立菊,月季。啊,那一盆盆黄色的菊花,虽然小珠,但它不就是小艳林博客视频《雏菊.遗忘》里的小雏菊吗。很好,要十盆。
   “清新潮湿的空气里,有樱桃花瓣最后的香味,到院子里一望,一树树的花瓣,在这夜里,一片一片的白,铺了满地。泥土是湿润的,很快,花瓣就化在土里,作了春泥。”这是小艳林生前在文章里对樱桃花的歌咏,如今,这却成了已经化作花仙子的她的真实写照。是的,星期二,这些花去到通往小艳林坟头的山间小道时,小艳林会以如花的笑靥迎接这些美丽的花儿的;这些花栽种在小艳林坟茔之上后,其他人看不见,小艳林的好朋友如我们都看得见,小艳林还会欠身抚抚、嗅嗅这些属于她的,谁也不许动的花儿的。
   《红楼梦》里的林黛玉怜香惜玉,是以葬花,垒砌地面下的花冢的形式来表达;总溪河的小艳林惜玉怜香,是以栽花,营造地面上的花茔的形式来抒发。花冢下的花瓣,只能腐化成让人掩鼻而过的污泥浊流;花茔上的花朵,则会绽放成令人驻足观赏的春色美景。
   最后一次和小艳林上山拍摄花朵,正如魏“摄鬼”所说,也是去年初春,到灵峰寺,拍摄玉兰花。
   小艳林的博客名为“米迦莱”,博客主页四周,也是为花儿所围绕。她的为人为文,也与花儿有不少相似之处:笑对病魔,如梅花,风刀剑霜不低头;信手文章,如樱花,素净而颇具风雅;待人接物,如月季,如玉兰花,笑靥相迎,主雅客勤。
   只是,有一件关于小艳林,关于小凤幺,关于我,关于我们三人之间的花的轶事,星期二,我将在小艳林你的坟前向你竹筒倒豆子:大约是2004年盛夏的一天吧,我和凤幺提着一大篮鲜花,去到你家,说是我们发了笔小财,买篮花,和你分享快乐来了。“无缘无故”得到一篮子五彩缤纷的鲜花,你快活得小鸟似的嘁嘁喳喳,蹦蹦跳跳。我和凤幺则偷着乐:那是单位在花店定给我这个浊臭男人的生日礼物,我怕自己糟蹋了这些花,说明了属于“二番手”转送给你,又觉得达不到逗你开心的目的,所以,只好编造了个自认为美丽的谎言,将花提到了你的家里……!
   哈哈,真是太好玩了!过后,我们一提起这事就乐不可支:撒谎虽然不好,但是,看把个小艳林哄得孩子似的开心,这蓝花,才叫得其所归呢!
   看,地下的你假装娇嗔,但最后还是憋不住,笑了。小艳林,我们就知道,你不会怪我们的。
   是的,2005年,我们“五锅桩”都倒霉了。你和凤幺都动了个不小的手术,“仙秀”住院多天,龙猫儿生意亏本,我,更是倒霉透顶,落入了现代文字大狱。
   你和凤幺是巾帼,但是,与声援我的敏感人士合影,到法庭为我鼓劲,甚至到关押我的监狱外面呼唤我,为我痛哭失声……那些须眉,如果能在你们面前感到惭愧,那,真是他们自己的福分呢。
   “一些花儿还开着,另一些花儿已经不在”,这是你的《故乡.樱桃花》里的句子。是的,我们再不敢相信,也不得不面对无情的事实:今后,这个世界,会为我落泪的人,会担忧凤幺的人,又少了一个。
   艳林,你不是答应,还要回来和我们爬山,野营,去看花开吗……?唉,和你约会,你总是晚点。可是,以往,再晚,你都会来的,这次,我们可等不来你了,等不来了!
   不过,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不过,这对在病榻上躺了一年多,吃喝拉撒都要人服侍的你,完全就是一种解脱;不过,英年早逝,不也是急流勇退、见好就收吗;不过……
   “假如,有一天,我走了,我的坟上,就该是开满鲜花的,我也希望有人为我唱:那坟前,开满鲜花……”当年,我们只是把这当作顽皮的你没个正经的话来对待,没想到,后天,公元2010年6月22日,星期二,那坟前,真要开满鲜花了。
   割肝救妻的普山还在家中养伤,我也还是唱不全《丁香花》,也还是羞于在众目睽睽之下唱歌。但是,别人听不见,成了花仙子的你听得见,此时此刻,即2010年6月20日下午六时许,我请唐磊正在为你唱《丁香花》;星期二,我会为你在心里反复哼唱《丁香花》的:
   ……………………
   当花儿枯萎的时候,
   当画面定格的时候,
   多么娇嫩的花,
   却躲不过风吹雨打,
   飘啊摇啊的一生,
   多少美丽编织的梦啊
   就这样匆匆你走啦,
   留给我一生牵挂
   那坟前,开满鲜花
   是你多么渴望的美啊,
   你看那漫山遍野,
   你还觉得孤单吗……?
   
   那坟前,开满鲜花……

   2006年5月,戴着墨镜的吴艳林与敏感人士廖双元(左一)、陈西(左二)李建强(右三)、吴玉琴(右一)到法院声援我时的合影。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