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银波文集]->[底层民众维权的困境]
杨银波文集
·致《静水流深》作者的第二封信
·2004年中国大陆知识群体的维权抗争
·二○○四年两会议政:官方两会与弱势群体
·亲人访谈录──重庆氯气事故
·2004年1月~4月:中国民间人权记录
·我们的八九“六四”
·九天外──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纪念杨建利被捕两周年——来自中国大陆民间的30个回答
·给家乡新岸山村村长的一封信
·正道的未来:杨银波日记摘录
·丁子霖等"六四"难属被捕事件报告
·杨天水访谈录
·《百年斗志周刊》刊词
·致信杜导斌之子杜文玉
·【杨银波诗存】
·捍卫新闻自由,反对强权报复——为《南方都市报》事件签名呼吁
·诗与刀:我依旧胆怯——答杨银波兄
·刘水之被捕与当局之阴险
·中国民间自由撰稿人与政论媒体
·杨银波谈中国对虐囚事件的反应
·敢于面对真相的人永远是胜利者
·剖析杨银波
·底层民工生活录:刘昌莲与郑兴华
·惊闻友人杨春光之母刘素芳去世,即此致哀!
·底层民工纪实--叶飞的29年
·2004年“南都事件”民间记录报告
·与希望之声电台共议「美军虐囚事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父亲杨庆华》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梁如均》
·毋忘六四(摇滚歌词,中英文双版)
·1993年~2003年:六四周年档案简编
·大陆政论作家:余樟法与郑贻春——附:当代大陆持不同政见之部分知名政论作家
·杨银波:与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继续谈心
·中国农民工研究提纲
·中国农民工调查:打破「农民不能进城」
·杜导斌被捕之前的文章历程
·血泪筑成的万里长城──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潮突然爆发
·采访捡破烂者王秋喜一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罗金太
·贺《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
·最危险的反歧视──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
·专访大陆政论作家郑贻春──《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特别纪念──
·国际人权互动很有必要──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农民·农民工·城市人
·中国农民工调查:四川竹镇的民工历史
·广东"城中村"现象
·中国农民工调查:北京民工子女学校的生与死
·訪談楊銀波:腳踏實地,努力幫助農民工
·一个弱势者的热情和理想
·中国农民工调查:同是天涯沦落人
·不灭的理想(摇滚歌词)
·当前民工状况的特别数字
·孔灵犀小档案
·资料集:关于武汉优秀青年孔灵犀
·中国农民工调查:物价上涨·炎炎夏日·涛涛洪水
·中国农民工调查:涉及全体国民的2004年民工热点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荒·独立工会·乞讨的男孩
·希望之声电台:不灭的理想——杨银波
·《民主论坛》六年统计报告(上)
·《民主论坛》六年统计报告(下)
·《不灭的理想》:闷雷般的激情之歌
·民告官:推进人民主权运动
·工伤,远甚往昔的体会
·谈民营企业与合同工的困境
·紧急求助:杨春光被诊断为多处脑梗塞
·中国农民工调查:成本·教育·再教育
·我们曾教过这样一个学生──杨银波
·王怡作品集(80万字网络版)目录索引
·从为母校创作校歌《公民教育》说开去
·历史文化季刊《黄花岗》印象
·不灭的理想——杨银波的人生故事和写作经历
·杨春光资料简编(1956年~2004年)
·反思[民工粮]等四个特别事件..
·政论作家:一种重量级的人物
·问卷调查:面向中国大陆知识分子
·寻人启事:寻找我的外婆朱云富──暨撰述梁家简史(1922~2004)
·中国农民工调查:成本.教育.再教育
·中国农民工调查:我的四个制度建议
·杨银波答记者、读者:关于中国青年问题
·简评“十.一八”重庆万州事件
·问卷调查:面向中国大陆知识公民
·访谈:我的五个交流建议──兼谈工会
·底层调查--透视民工梁如均
·杨春光之妻蔡东梅访谈录..
·2004年秋 《中国劳工研究》杂志创刊号 《档案:关注农民工的大陆非政府力量》
·酒后杀人──学生教育的恐怖暗角
·19岁民工孙家利工伤调查记录
·假如我是一个普通的村委会主任
·刑事实论--兼谈高难度的实干精神
·关注中国少年犯
·《中国农民工调查》最后总结
·童工 禁而不绝的群体
·为师涛呐喊,为师涛助威
·共同关注风雨中的涨谷村──中央电视台首次到我家乡采访险情
·公布:救助自由诗人杨春光事迹报告
·■上苍保佑说真话的诗人——来自杨银波的一些感慨
·论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文章者,乃千古之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底层民众维权的困境

来源:民主中国

谁缓解了社会矛盾?


   夜间正待入睡,突然接到民工的求助电话:“哎呀,杨先生,终于联系到你了,谢天谢地。半个月前,我从工地的七楼摔了下来。一起摔下来的,还有另外六个人。我大难不死,但已经毁容了。你能不能帮我们讨个公道?求你了!”这是近日接到的求助电话当中极普通的一个。此前,有工程款被拖欠40余万、20余万的,有修建高速铁路从桥上摔下来成为永久残疾的,有被人关在项目经理办公室“黑打”十多分钟的,有因讨薪被连捅三刀捅断命根子的,有手臂被砍掉长三厘0米、宽二厘米的骨头的,有受工伤后靠捡垃圾存钱与资方打一年多官司的,有派出所把人拉进去以后吓得13天都不敢说一句话的……
   若非万般无奈、忍无可忍,这些人不会打电话给我,不会熟人托熟人,把电话从各地打到重庆,从重庆打到广东,又从广东打到福建。绕了很大一圈,费尽周折,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得到一个希望,盼可摆平所有赔偿之事。不上网的民工们,仅凭口耳相传,或从诸多工人、农民那里拿到我的名片,才联系到我,实属偶然中的偶然。然而此种偶然在我的生活中却又如此密集,足见中国底层的灾难频发到了何等程度。我深知,这当中饱含的急切之情,浓烈而焦灼,不可忽视。但若创立“杨银波底层维权中心”之类,估计开张不到一月,就要被迫关门。
   我没有创立维权NGO,也无任何助手。精通此道的朋友倒是不少,但他们活得比我还苦,遭遇比我更惨。两年多以前,“打工者中心”负责人黄庆南,仅仅是在广东向民工宣讲法律,做劳动权利启蒙之事,并不涉及更具体的个案追踪,结果该NGO的玻璃门、卷闸门数次被砸烂,黄庆南左腿的筋骨、血管、肌腱与神经全被砍断。我在黄琦家作客时,广东一家劳工NGO的成员肖春与我相遇,这位同龄人就曾声嘶力竭地控诉政府及黑道。所谓“维权者”,最后皆成为权贵资本者严厉打压和百般诬陷的对象,成了必须被压倒的“对着干的人”。

   虽如此,中国却必须存在大量NGO。无论是工人还是农民,不遇事则无碍,能忍则忍,诸多绝不合法但又普遍流行的现象,他们不去追究。就算遇到了事情,也多是通过亲人、朋友的非法律途径解决问题。如果解决不了,胆大的人会找记者,但能帮上忙的记者不多。报社要生存,若揭露性的报道做多了,政府不满意,企业不满意。如果对方势力够大,足可搅黄你的广告生意,乃至找你某篇报道的麻烦,轻则法律解决,告你损害名誉,要求巨额赔偿,重则联手宣传部门,让你停报停刊,且挖你根底,拿个放大镜来找你麻烦,把你送到监狱去。
   中国向来不乏充满理想主义和战斗精神的仁人志士,但在这些仁人志士面前,是早已将整人手段修炼得炉火纯青的强大对手,这些对手彼此形成利益链条,紧密结盟。弱势的人们,不准游行,不准示威,不准越级上访。政府又不是慈善机构,他们将压倒一切的“社会稳定”视为第一要务。司法系统里的所谓“法律援助中心”,条件苛刻,名额有限。企业延长审理时间,拖死你,让你不因他们过分强大而畏惧,却因你过分弱小而退缩。原本老实本份的人,最后要么被逼成诉苦连连的祥林嫂,要么被逼成怒不可挡的杨佳。如果没有NGO在中间起缓解作用,简直不可想象每天将有多少社会矛盾将如山洪爆发,席卷天下。

谁真正介入到维权?


   我的武林好友颇多。某日,其中一位武友前来家中探望我,当时正有一群民工向我倾诉在市政府集会之后被警察拘捕、工头逃离的事情。这位武友听罢说道:“银波,以后有这种事,立即通知我,我帮这些民工摆平。”我婉言谢绝,他却极认真:“动嘴、动笔,我不行,但动拳脚、动兵器,这是我的长项。”武友神情笃定,“我算是彻底明白政府为什么恐惧真武术的传播了,老把军事性的武术变成体育化的花招表演,原来是怕底层反抗啊。”此言不虚,美国公民就有持枪权,既能自卫,又震慑暴政。
   民工朋友对武友说:“你的情,我们领了。其实,我们一开始也是在等老板发话,可这个老板根本就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我们去找劳动局,可他们推皮球。我们剩下的钱,连基本的生活都过不下去了,实在等不得,只能去政府闹。只有把事情闹大了,他们才会重视,但没想到我们会被抓。总不能打警察啊,一打就是袭警罪,他们才不管你为什么要闹,总之你在政府门前聚众闹事,就是扰乱秩序,就得抓起来。太厉害了,他们太厉害了。”武友对此颇为不屑:“警察算什么?顶多有一支枪,卸了就是。你们啊,不懂功夫,把对手的威力想象得过大,其实他们也是噤若寒蝉的人。只要你道理在,就算到了拘留所,你该怎么做还怎么做,要是对你严刑拷打,你就拼了。凭什么?凭你也是人,他们这些国家机器迫害你,你都快奄奄一息了,还不反抗?”
   虽说如今80、90后渐成劳工主体,但他们接受的教育,多是浅加工的纯技术,法律维权及对各种实体组织机构的运转流程了解甚少。60后、70后的劳工,更如“埋头拉车”的苦牛,“任劳”是常态,“任怨”更是常态。工资被拖欠,他们把希望交给工头,工头就找项目经理,摆酒吃饭、唱卡拉OK、找小姐、送红包,即使被欺负得再惨,都一个劲儿地跟奴才似地巴结讨好,其目的就是让这些建筑公司的基层干部给他们一条活路,打发打发。甚至为了能够得到工程款,甘愿当替罪羊,把违规操作的罪名揽给自己。民工受了工伤,工头既要安定民工情绪,又不能给公司添麻烦,一般都是私了,既不上报政府,又要对社会封锁消息。再大的事情,就算一次性死二三十个人,只要拿一点钱去捂住他们的嘴,他们就服了,尽管这点钱也许仅有法定赔偿的三分之一。
   这些年,我没有见到任何一个民工能够清楚地计算出自己究竟应获赔多少钱的。譬如,你在贵阳受工伤,你能报出上年度贵阳城镇居民的平均月收入是多少钱吗?你知道九级伤残与十级伤残的具体区别所在吗?这的确是无知,但这种无知有谁去改变过?如果政府能够像劳工NGO那样,印刷大量的维权册子,公布各种维权途径的联系方式和办事流程,将之发放给民工,让民工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或者即使不知道也能找到帮他们代理维权的人,那么事情就会简单许多。当一个普通的民工遭遇劳动问题,这已经是“事发之后”,要么人在住院,要么身上已经没多少钱,可是能帮他们的人却太少太少。他们迫于时间上的无法等待,迫于援助力量的严重匮乏,迫于企业的漠视拖延和政府的人浮于事,结果只能无奈地接受少许赔偿,甚至还感激给钱的人。
   广州番禺的打工族文书处理部主任曾飞洋就曾透露,他以前在律师事务所上班,一位五级伤残的民工要求公司赔十万,结果公司委托曾飞洋,要他逼着民工接受五万元赔偿,他的确这么做了,民工也接受了,甚至感谢曾飞洋。但曾飞洋的内心不堪折磨,负罪至今,与其违背良心,不如跳出来,为民工撑腰。他与廖晓峰联手合作的打工族文书处理部,就是中国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劳工维权NGO。这些NGO,何其艰难啊。一旦他们介入到民工维权,独立调查、搜集证据、写成报告,乃至联系媒体,代理非诉谈判或诉讼官司,这整个过程,任何人都清楚,既要花钱也要时间。但众人有所不知,这些NGO很难在民政局注册,唯有以企业形式在工商局注册,一注册就要上税。诸多NGO的运行,多是自掏腰包。运气好,又不怕政治风险的,到境外申请经费,但仍是杯水车薪。

谁承受来自生存的折磨?


   有人天真地想,如果大陆政府也能像港台政府一样,向NGO发包维权项目并付费,那该多好。有的NGO迫于无奈,决定向民工收费,但这些NGO又不是律师事务所,不忍心像律师那样写个诉状收800元、出个庭收4000元。民工们的表示一般是:“事成以后,我们知道该怎么做。”这多是一句空话,因为“事成”的含义,必定有一个特定的预期目标。但是通过谈判或诉讼,实际拿到手里的钱,一般与这个预期目标的距离颇大。即使最终民工获赔,但他们皆已身心疲惫,这时你虽然是曾经帮助过他们的人,但要在这些可怜人身上收点“帮忙费”,一是难于启齿,二是他们的口袋会捂得更紧。民工们曾经信誓旦旦的许诺,最终变成泡影。这是NGO极其尴尬的生存处境,收不收费?如何收费?如果收不到,怎么办?这些都是问题。我的朋友,同时也是知名劳工维权律师的周立太,名头响亮,但他就曾忍无可忍,状告民工要求拿回双方协议中的律师费,却不被大众理解。
   NGO是公民社会的中流砥柱,是与政府强权、资本强势相独立、相抗衡的力量,因此也就具备某种道义感。但道义在利益面前,通常被置后。NGO虽伟大,但这些英雄们也要吃饭、交房租、坐车、印资料,不能没有经济支撑。可是,当周立太状告民工,被民工拿尿泼在脸上,这位老兄在摄影记者的镜头里,再也忍不住对民工咆哮起来:“如果老子不是律师,砍都砍得下你!”这句话引起轩然大波,那一个个不知维权者何其艰辛的人,纷纷在道德层面指责周立太。我深知立太兄的不易,对那些从来只会站在一旁当看客的冷漠之辈,以及惯用大帽子扣在他人身上的不知江湖深浅的人,我是极度鄙视的。民工有民工的艰难,维权者有维权者的痛楚。《民主论坛》主编洪哲胜就曾致信给我:“运动家为了让自己的运动得以持续推动,让自己的运动得以扩大、升级,往往需要在帮人维权时,拿些合理的费用。当年在研究美国社会运动的时候,我们就注意到,有些社会运动家正式成立了咨询、服务公司(incorporation),红红火火地搞其‘帮助推动运动的’生意”。运动应该取财,而且取之以道;运动可以——也应当——正当取财。”
   朋友们,你们可能无法想象,去年7月,当求助于我的民工拿到被拖欠的工资,那时我身上却只有三元多人民币。有的民工在拿到工资之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围坐在一起,打100元封顶的“诈金花”,而我连下一顿饭究竟允许吃什么都要认真考虑。人活到这个份上,算不算悲哀?有人说,你帮了他们这么大的忙,你可以找他们要一点钱,他们又不是不懂社会常识。于是,迫于生存,我把自己变得不那么“道德”,向负责几十号人的工头索要200元以度难关。结果出人意料,工头接了电话,敷衍几句,然后一直关机,再也不接我的电话。我用公用电话打过去,让旁人把电话递给工头,你想都想不到,此位工头是这样答复的:“我们应该得到的拖欠工资是46万,但最后到手里的,只有43万,少了三万,我们赔得很惨啊。看来你还是没把事情做到家啊。”如果你是我,你气,还是不气?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