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中国人逻辑思维能力低下吗?]
徐水良文集
·给朋友的信
·中国异议人士,请学会自重!
·国内和坐牢不是保护伞
·动不动攻击别人心智不健全的人自己心智最不健全
·讲个狗咬狗、人变狗打架的故事
·再谈无罪推定并驳北京小左
·为高官维护特权还是为小民维护人权?
·如果中共各派永远共存共治共荣,何来民主派收拾残局?
·关于薄左签名信起草人的初步鉴识
·海外版公开信系大幅改写刘金华公开信而成
·再谈取缔惩罚罪恶滔天的共产党和毛左问题
·惩治中共罪犯也是避免二次革命的需要
·“协商民主”是理论上的胡说八道
·不走老路、不走“邪路”、只走死路
·18大评论2:抛掉幻想,准备革命
·当代中国,改旗易帜是正道
·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在国内发《大骂大帮忙的张千帆教授》,被删除
·网帖汇编1: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恋旧路、走邪路、拒正路
·对茉莉关于民族自治一文的不同意见
·网帖汇编:占海特事件,制度决定论的典型案例
·再谈现代国家农奴制度
·再谈汉语汉字是优秀语言和文字
·为民运人士一辩
·关于极权专制
·关于“共济会大阴谋”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2013年
2013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再谈“摸石头”
·互联网时代如何发起革命
·悼念王来棣先生
·人民起义道路和小圈子策略
·ZT化解专制暴力的战略:以民意赢得军心
·许良英,不同凡响的理想主义者,中国一代知识分子的良心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二)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三)
·许良英,中国的良心和傲骨(汇编四)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五)
·我眼中的圣者——悼许良英先生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六)
·重视许良英先生的这些意见
·悼念许良英先生文章两篇
·当代中国,改良代价远比革命大
·批判素质论的几个帖子
·中国改良(“改革”)成本巨大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驳赛昆彭基磐造谣
·共产主义来自基督教
·中国人素质低不配民主理论来自江三代
·驳朱学勤“拥抱革命是危险的”谬论
·关于秦晖文章的简单批评
·与神棍等素质论者辩论
·对顾肃文章及一些网上观点的评论
·再谈基督教问题
·关于宗教问题的三篇旧文
·也谈经济危机
·圣经反人类的屠杀教义
·郑酋午:凡是痴迷一种学说之人其脑必有毛病
·为郑酋午文章一辩
·幻想复活死的改革,不如准备活的革命
·再谈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简谈一个单相思幻想
·谈意识形态和宣传等问题
·宗教问题三则
·中国的右派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信仰坏又不宽容,比没有信仰坏百倍千倍万倍
·同城饭醉与小圈子运动的根本区别
·习近平反腐,必然越反越腐
·驳《南方周末》自由主义伪右派的数据
·在左右划分辩论中的意见
·专制主义代表作—评茅于轼文章
·茅于轼事件,毛左伪右演双簧
·驳内因论和素质论
·看茅于轼长沙演讲有感
·对内因论和素质论的哲学思考
·革命,左右派和枪杆子杂谈
·对马克思人是社会关系总和学说的简要批判
·答王希哲等网友
·解决宗教等信仰问题要有全盘战略
·澄清早期民运历史
·对当前中国保守主义的批判
·点评刘军宁《撒切尔夫人的保守主义治国之道》
·关于保守主义等问题补充意见
·也谈傅萍,论讲真话原则
·也谈极权专制的本质和来源
·再谈实践标准等问题
·不赞成“台版茉莉花”提法
·宗教、科学、实践和检验
·评中共对薄熙来案的审判
·薄案分析二:称赞薄熙来说薄熙来赢了辩论的,实在太愚蠢
·薄案分析三:薄掌握高层腐败材料,是中共对薄案大幅放水的原因之一
·薄案分析四:中共为何掩盖薄家杀海伍德真实原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逻辑思维能力低下吗?

客观事实与吾丁“中国人逻辑思维能力低下”结论完全相反


   

徐水良


   

2010-06-17


   
   
   对吾丁兄帖子,本该好好写个评论。但因病痛,这段时间没有上帖。这里简单写几句。
   
   吾丁帖子与类似的贬低一般中国人的其他帖子一样,都是把社会制度的罪恶,尤其是共产党极权专制的罪恶,强加到一般中国人的头上。
   
   吾丁用中国抽象思维的现有成果和水平不如西方,来论证中国人的逻辑思维能力不如西方,论证方法和结论完全错误。其结论,违反客观事实,与华裔人士华人学生在美国等自由民主国家及其学校中,逻辑思维能力、尤其数学能力水平一流这种客观事实,完全不相符合。
   
   决定抽象思维现有成果和水平的,尤其是决定现有理论成果的,不仅有人的逻辑思维能力这个因素的作用,而且还有其他客观因素的作用,尤其是历史和社会条件的作用,极大地影响抽象思维的现有成果和水平、影响理论成果的产生。这种水平和成果,是逻辑思维能力和客观社会条件交互作用的结果。把其他客观因素撇开,把它一律归结为仅仅是抽象思维能力的高低问题,完全不对。牛顿、爱因斯坦,以及他们的理论成果,在自由民主社会产生,在专制社会,在烧死布鲁诺的社会条件下,尤其在共产党极权专制条件下,就比较难以难产生。
   
   极力贬低中国人、说中国人逻辑思维能力低的有些人,自己往往恰恰不懂历史、不懂逻辑。例如启明(民愤),就颇为可笑。他把中国的一切问题,都说成由汉字和汉语思维造成,都说成是汉字汉语问题。他论证拼音的优点,就是把与汉字一样,恰恰不是拼音符号、而是表意符号的拉伯数字、数理化公式等等,说成拼音,从而把与汉字一样的表意符号的优点,说成拼音的优点,然后反过来论证和贬低汉字等表意文字,说他们远远不如拼音文字。他一天到晚称赞拼音文字,要人家去学历史,但自己却对英语的历史根本不通,因为字母与发音不同,就说英语一(ONE)等数字不是拼音。其实,几百年前,这些英语文字字母和发音完全一致,英语一(ONE)等数字,纯粹是拼音,英语字母写法与发音不同的现象,是后来才产生的,这种语言历史知识,他不知道。这一次,他大约以为爱因斯坦产生于纳粹德国,说别人不懂历史,“难道你认为纳粹是民主国家?”。实际上,爱因斯坦入瑞士国籍,其理论形成和产生于自由民主社会,纳粹德国即第三帝国专制复辟后,爱因斯坦避往美国定居。
   
   比较某一个方面的问题,应该在相同条件下比较,排除其他因素的干扰,才有比较意义。这是科学上的常识。你要比较不同国家和民族的智力水平和逻辑思维能力,只有把它们放到相同的社会条件下,才能做出比较。在不同的社会条件下,你根本没有办法比较。
   
   吾丁论证的错误,恰恰是在这一点上违反了科学研究的常识和基本准则。
   
   把禁锢和束缚思想自由,压制人们自由思想的专制制度下,人们的思想和逻辑思维的现有水平,尤其是把共产党极权专制制度下的人们的现有水平,与自由民主制度下提倡自由思想的人们相比,因为前者现有水平低,就得出专制制度下的人们逻辑思维能力低于自由民主制度下自由思想的人们逻辑思维能力的结论,排除社会制度思想禁锢等因素的影响,这种结论就完全错误。
   
   尤其是当代中国,在共产党极力封锁信息、压制自由思想,搞思想禁锢的条件下,人们的思想和逻辑思维水平,自然会显得不如自由民主制度下的人们。但这不是人们本身的思维能力问题。
   
   看看朝鲜人目前的状况,回想比现在朝鲜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毛时代,那种可笑的、毫无逻辑、认识水平极度低下的状况,就可以知道专制制度对人们认识思维能力,包括对逻辑思维能力的极度压制和破坏。
   
   即使中国春秋时期,是一个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时代,但与自由民主的古希腊相比,社会条件仍然远远不如希腊。
   
   你要比较中国人或者华人,与西方人及其他民族的逻辑思维能力,你必须把他们放到几乎完全相同的条件下,例如放到美国和其他民主国家的学校中比较,才能得出结论。而且还得排除其他影响,例如共产党及其地下势力对留学生和华侨的影响,才会得到正确的结论。
   
   在这里,条件最相近的就是自由民主国家中,同一个学校华人移民学生和其他族裔学生的比较。这种比较非常明显,就是大家都知道的结论,就是华裔学生的逻辑思维和数学能力,包括福建偷渡移民学生的逻辑思维和数学能力,远超过大多数其他族裔,与犹太人不相上下。这是华裔学生、教师和家长都普遍知道的事实,很多非华裔美国老师和学生也知道。我自己在学校的经验,也完全一样。在逻辑思维和数学能力方面,很多其他族裔和华裔没法比。这种很大的差距,我们经历过的人,有时也感到不可思议。
   
   所以,在条件相同或相近的情况下的比较结果,实际结论与吾丁结论完全相反。中国人的逻辑思维能力,不是低下,而是世界一流。
   
   实际上,当代中国的问题,包括信息和思想禁锢的问题,恰恰不是中国人自己的思想和理论造成的,而是西方的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洋垃圾造成的。共产极权专制,恰恰不是中国的土产,而是崇拜西方洋垃圾的人们从西方包括俄国搬到中国来的。完全不能说成是中国人的思维能力和土产理论的问题。用中国文化和中国人思维能力问题来做替罪羊,客观上完全是包庇共产党和马列主义的罪恶。
   
   总之,现有水平和本身能力并不是一回事,人们的现有水平虽然受固有能力的限制,固有能力低,当然会造成现有水平低。但反过来,逆定律却并不成立,现有水平较低,却并不一定是固有能力低,有可能是其他客观条件,例如专制制度,压制或限制了人们固有能力的发挥。
   
   打个比喻,假设人的能力是x,社会条件是y,现实水平与两者是乘积关系,等于两者乘积,z=xy。如果z=xy=0,有可能是因为x=0,但也有可能是因为y=0,不能因为xy=0,就贸然断定x=0。当然,这只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比喻,实际上三者关系要复杂的多。
   
   因此,专制制度尤其是中共共产专制思想禁锢摧残中国逻辑思维,造成现实理论和认识水平偏低的问题,和中国人本身逻辑思维能力是否低下的问题,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问题和概念,绝不可以混为一谈。
   
   
   
   附:
   
          论中国人逻辑思维能力之低下
   
              吾丁
   
   
   1.两个群体的文化性格对比
   
   
   中国传统社会里没有“知识分子”这个词汇,读书人属于“农工仕商”四大社会阶层的“仕”。近代碰到英文词“Intellectual”,便发明了一个“知识分子”这个词来对应,其实,Intellectual这个词汇在欧洲文化里所指的人群,在中国历史上并没有完全对应的群体。相类似的是,中国人习惯于说秦汉以降到清朝为止叫作“封建社会”,进而把这一段历史时期用“feudalism”来对应,则是完全驴唇不对马嘴。马克思所使用和指称的欧洲的“feudalism”和秦汉以后的各王朝的社会形态,是根本不同的。中共这个乡村文盲团体,压根就没能理解这些东西,所以到现在意识形态才弄得一塌糊涂,连自己都解释不清楚,只好摸着石头过河——恐怕他们永远也过不去。这里不谈封建社会,只说知识分子和思辨。
   
   Intellectual这个社会阶层,从古希腊开始,首先是一群生活无忧,为了追求学问而脱离实际的人群。他们既不用学习和考试来作为谋生的手段,也没有“学而优则仕”的功利目的,对于“治国平天下”也没有参与的欲望或兴趣。他们生活在完全属于自己的一个独立无依的虚无缥缈的世界里,他们为了学问而学问,学而不致用,喜欢追问对与错,喜欢思考概念和逻辑,等等,用中国人的革命语言说,这是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脱离劳动人民,既没有“社会责任感”又不“爱国”的落后分子们的团体。
   
   从这些人开始,确切地说从苏格拉底,柏拉图,亚利斯多德开始,整个欧洲的哲学体系开始形成,并逐渐发展成为一个蔚为大观的庞大体系。以后的欧洲哲学的各大流派,以及名闻遐迩的一代代的哲学家们,都是按照这个风格来追求学问的。我们现在去看欧洲的古典哲学,就会发现他们所醉心所热衷,倾其一生所钻研的,都是中国人看起来“没有用”的虚空的概念和空洞的逻辑,完全不给研究者带来任何实际的好处和利益。哲学研究的最高目的,就是追求“终极真理”,为了这个目的,各大流派的哲学家们,虽然各持己见,但是总体来看,整个学术研究的风格完全是脱离实际利益和好处,单纯地为了学问而学问的方式。在这一点上,所有的学者和流派都是一样的。什么是“是”,什么是“是什么”,什么是“存在”,“存在物”与“存在本身”的区别,什么是“普遍原则”等等这些概念,从亚利斯多德开始,到近代的尼采,托斯妥耶夫斯基,每个人的思考都精彩纷呈,引人入胜。从形而上学占据主导地位到近代对形而上学的反思和批判,进而提出针锋相对的“个体的生存困境”,“生存的绝望”,加上对“上帝即善”的反思,回响着舍斯托夫对古代贤哲的质问和批判;而对于“存在”的思索,则贯穿了从亚里斯多德到海德格尔的2000年间的历史跨越。
   
   这种超然自在的,以思考为乐趣,以思辨为最终目的的学术风格,是欧美人文研究者的基本性格。从西欧的intellectual到东欧的intelligentsia,都属于这样一个精神贵族的世界。这是一个与远东古老神秘文化完全异质的阶层。从衣食无忧风流倜傥的罗素,到贫困潦倒矢志不渝的史宾格勒;从听到“普遍规律”就要脱帽敬礼的康德,到对形而上学毫不留情深刻批判的尼采和舍斯托夫,每个哲学家都给后人留下一笔丰厚的精神遗产,还有他们各自精彩的人生故事。20世纪最伟大的哲学家之一的维特根斯坦,家境殷实,父亲是大企业家,是维也纳富甲一方的望族。但是醉心于哲学思考的维特根斯坦,对于父亲的遗产完全没有兴趣,分文不取,一生过着清贫的单身生活,甚至连外出开会的路费都没有,还要请罗素变卖他在剑桥的家具来筹措路费。他给自己的得意门生的毕业赠言竟然是:去找个体力劳动的工作!那里才能体会真正的人生。而才华横溢的维特根斯坦本人,除了在剑桥教哲学以外,当过煤矿工人,小学教师,战地护士,还曾做过设计师,每一样工作他都取得了出色的成绩。他那高迈强健自由自在的灵魂里,没有功利,没有实用主义,没有现实利益和好处。他是“知行合一”人生准则的最高典范。
   
   
   面对这样的真正的哲人,我无法不肃然起敬。偶尔拜读他们的著作,虽然很晦涩难懂,边读边思考,有时还要反复地读好几遍,往往读了半天才读了两页,但是这样的阅读往往是令人甘之如饴的深度精神享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