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春秋时代之十大令人头痛分子]
小龙女
·在中国信仰
·伊朗巴列维国王改革失败的教训
·毛主席与毛远新同志谈批孔
·两次阵痛:民族问题,抑或民主问题?
·耶鲁大学校长的批评发人深省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中国十大名画欣赏
·从老照片看汪精卫 令人唏嘘不已
·难得一见的一战时期火炮
·中国人的生死观
·由“臣”到奴仆:漫谈古代君臣礼节的变化
·“问天下谁是英雄?”第三只眼睛看《三国》
·有一种历史,仅在记忆中播种
·那一年你打马西去
·昨夜话凄凉,今晚说妓女
·历代开国公主们的最终结局
·历代开国驸马们的最终结局
·桃花江上美人窝---细说西藏历史一百年
·民主是理性包容的生活方式——纪念「五四运动」八十五周年
·还是村长的强奸比较好
·《作爱的经济分析》---为性爱算一笔经济账
·二战时日本掠夺亚洲的黄金能买下整个世界
·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新千字文 --- 一诺千金
·“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汪晖教授访谈
·中国正在崛起 美国尚未衰落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从来历史非钦定 自有实践验伪真
·研究文革就是研究今天
·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薄熙来缺乏变通 不该和胡锦涛对着干
·孔庆东:人民起义,先占何处?
·中国需要十三亿个尊重
·中国人为什么爱说谎?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母亲——本文献给政治运动中苦难的母亲们
·叶维丽:好故事未必是好历史——我看卞仲耘之死
·韩寒:散文一篇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
·一篇在国内被禁,在国外却火了的文章
·李吉明:袁腾飞“下课”,谁为教育示范?谁为教师楷模?
·麦田:警惕韩寒
·五岳散人:我们需要警惕韩寒吗?
·雪珥:被误读的晚清改革
·李普:还要走很长的路——一个老共产党人的真心话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刘青松:你爱国家,国家爱你吗
·雷颐:三十年前如此“批邓”
·告别“斯大林版”的十月革命史
·朱正:十月革命与中国
·方绍伟:独裁政府为何长命百岁?
·让人绝望的“政治正确”——温家宝“五四”北大行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关于堕落
·十月革命:反思是最好的纪念
·阵痛与震荡——“十月革命”必须弄清楚的几个问题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这一次,资本主义失败了
·可疑的80后政治意识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渴望堕落
·闾丘露薇:世博留下什么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假如朝鲜政权突然崩溃,中国怎么办?[原创]
·改变世界的十张地图
·“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
·韩寒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元末红巾之乱
·仗义每多屠狗辈
·阿斗的前半生
·向南、向南、再向南——定庵情事并“丁香花案”
·春秋时代之十大令人头痛分子
·中国历史上最深藏不露的8位绝世高手
·可怕的是为什么我们害怕民主
·民主能分东西方吗?
·浮士德与西方
·点燃国民精神之灯---六四之际谈民主[原创]
·宁死不降的文天祥为何对弟弟降敌体谅认可?
·胡德平:读《耀邦同志给毛泽东主席的建言信》
·民主才能真正创造奇迹
·中国国体的政治学解释
·看看古代是如何处理上访的
·朱学勤:改革开放的经验总结
·中国会不会发生动荡?
·中国人抗争是要“权益”,不是“权力”
·刘原:一夫一妻制危机
·有一种特别的牵挂,缠绕着我们的心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共和国战争史的政治哲学解读
·天地会:一个江湖中国的形成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革命不是一种原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春秋时代之十大令人头痛分子

春秋时代之十大令人头痛分子
   
   文章来源:故乡 >> 历史 >> 故史新编  发布日期: 2006年6月27日
   
   照理来说人越古品行就越好,时代越古社会风气就越好。这句话确实不错,不过至于后面为何人的品行会败坏,社会风气会邪恶,理由也很多。我这儿就先抓几个春秋时代败坏社会风气的分子出来亮亮相。其实我也没有要求人人的品德都要尽善尽美,十全大补类型的我不喜欢,像大“圣人”孔子这样的更加吃不消,不过以下几位在我看来都相当可恨,不知道众位是否都跟我意见相同。

   
   No.10
   
   入闱者: 陈灵公讳
   
   入闱理由:
   
   一个国君,从来不把朝堂当作朝堂,而是当作妓院,这就是陈灵公讳。一个昏君加色狼加无赖的角色,他的故事伴随着一位国色天香的超级淫妇夏姬而登场。美女夏姬,只要男人见了她就会爱上她。早就把陈灵公的两位志趣相同的大臣孔宁和仪行父拐到了手,这两个家伙呢,有美不敢自专,一起上报领导,向国君陈灵公推荐夏姬这个性感尤物。陈灵公一听就来劲,急不可待地找了个借口去夏姬家民访,后面的事情我不用说地球人都知道。
   
   反正自从那次以后,君臣三个每天上朝都穿着一件夏姬赠的内衣,一边乱蹦乱跳,一边讲黄色笑话,气得下面的其他大臣都直翻白眼,最可恨的是要是有谁敢劝戒他就杀谁。
   
   之后君臣三个几乎天天去找夏姬,三个人整天天昏地暗,大战群英,再没有一点儿治理国家的意思了。有一次,他们看见夏姬的儿子,也不害臊,孔宁还开玩笑说:“这小伙子长得跟主公好象呀,该不会是您和她生的吧,哈哈哈。” 夏姬的儿子气得当场炸了庙,把陈灵公干脆杀了。陈灵公的所作所为遭来这样的报应实在是活该,不过他死了倒也痛快,可是陈国却被因此灭了国。
   
   国君到底是不能随便乱杀的,国际宪兵楚庄王闻讯,立刻来兴师问罪,把夏姬的儿子就地正法,顺道也把陈国灭了(几年后还是复了国)。有这样的国君,想不被灭国都难!
   
   欠扁指数:★
   
   No.9
   
   入闱者:楚穆王商臣
   
   入闱理由:
   
   长得丑不是你的错,可是品行不端就是你的问题了。被令尹子上誉为“狼子野心”也没冤枉你。因为令尹子上反对楚成王把王位传位给他,他就到父亲面前污蔑令尹子上,结果楚成王信以为真,就把令尹子上以通敌罪宰了。宰完以后想想后悔呀,子上其实是冤枉的。从此以后楚成王对商臣产生成见,想改立小老婆生的王子职当太子。商臣急得乱跳:“我才是太子呀!他小样的算什么东西!”
   
   楚成王在城濮之战被晋军打败,老人家很受伤很受伤,半天也缓不过气来。这时候做儿子的不是应该尽尽孝心吗?可商臣却在天天等着他老爸早点死,自己好早点登基。可是最后他等不及了,趁着老爸病重的时候,一天晚上,打开武器库,把自己的狗腿子武装起来,神不知鬼不觉地冲进楚成王寝宫。一进门就把绳子扔在楚成王脚前,说:“爹,我们给您送终来了。您岁数实在够大的了。”老人家一听,老泪纵横,心里全明白了,儿子是嫌自己活得太长。但他还不想死,要求死前叫人煮一只熊掌吃,好拖延时间,等待救兵。
   
   可商臣不吃这套,说道:“老爸,您老就留着点肚子到天上再吃吧。”万念俱灰的楚成王自己拿起绳,抛到房梁上,系了个扣,跳上去。一代霸主,就这么老来横死了。楚成王一生两大败笔,一是在城濮之战中战败而失霸权;第二,就是生了那么一个禽兽不如的儿子。
   
   为了自己,连亲生父亲也能忍心逼死,可以说是人性丧失,完全达到了外表丑,心灵更丑的境界。念在其子楚庄王才德兼备,再展荆楚雄风,(若是真把他废了,不就轮不到楚庄王了吗?),所以占且给他排在第九。
   
   欠扁指数:★★
   
   No.8
   
   入闱者:卫懿公
   
   入闱理由:
   
   这家伙其实出生背景还有点倒霉,老爸卫惠公犯有前科,是杀死急子、公子寿而篡位的,这个账还一直没人算,所以老百姓都等着看他的笑话。既然条件不好,那就应该发奋途强,定国安邦,建立威信呀,可是他偏偏不懂得。他没有其他爱好,专喜欢养鹤,而且喜欢到“上人不好,下人不要”的地步,一辈子只跟鹤做好朋友。更加搞笑的是,他养的鹤还有品位爵禄之分,每次出游,他前前后后的跟班不是人而是鹤,领头的被称为:鹤将军。自然,朝廷里还有什么“鹤臣相”“鹤大夫”“鹤娘娘”之类的,全都是他的最爱。
   
   养鹤的人俸禄拿得比朝廷重臣的俸禄还高,鹤的生活待遇也比百姓优越,国家的钱宁可全部用来养鹤也不用来养人。结果搞得百姓怨声载道,苦不堪言。
   
   后来,北狄异族从北面攻入卫境,杀得老百姓鸡飞狗跳。卫懿公慌了,连忙从兵器库里取出衣甲戈矛,发给老百姓去打仗。结果他瞎折腾了半天,也没人响应,自己心里觉得很委屈,一副无辜的样子问道求求你们告诉我我哪里得罪你们了。此时老百姓们都恶狠狠地朝他瞟白眼,吐口水,骂道:“你不是有你的‘鹤将军’吗,让它们来御敌足够了,干吗还要动用我们?!……你既然知道养了他们没用,干吗还要去养?”
   
   卫懿公无计可施,连忙把鹤撒掉。百姓才答应他去打野战。可结果,整个卫国军队被狄人掐得羽毛乱飞,牙齿四掉。连卫懿公自己最后都不明不白被狄人捉住,活剥了皮,当成烧烤吃了。他的那些可爱的鹤们,估计也被狄人杀进城后用来在庆功宴上下酒了。事后他的儿子和大臣们去战场上找他的尸体,可是唯一发现的,是他老人家剩下的——一个肝脏。
   
   欠扁指数:★★★
   
   No.7
   
   入闱者:晋灵公夷皋
   
   入闱理由:
   
   前面提到的那几个是老不死的,现在来说一个小不死的。这个娃儿的爷爷晋文公和爸爸晋襄公都是曾经的中原霸主,不过可惜应证了咱们古人一句老话 “富贵不过三代”。前两位辛苦创建的霸业,到了这个败家子手里可谓彻底拱手让人。可能是爷爷晋文公活的岁数太长,把爸爸晋襄公的寿命给折短了,晋襄公死的时候这娃儿还不会说人话,晋国当时是霸主,一个婴儿如何主持的了全天下的局面?
   
   况且当时跟晋文公出亡的老一辈革命家,都已经基本挂完,晋国出现了政坛人才真空局面。不过当时执政的还好有一位能干的大臣赵盾(既赵衰的儿子),于是赵盾理所当然的就被指认为托孤大臣。在执政的几年中,他在当时各国中也有较高名望,有一定的政绩可称。
   
   一转眼,那个刚刚继位时还在牙牙学语的小晋灵公已经二十岁了,可却是一个昏君,虽然说小孩皇帝一般都比较昏,可是昏到他那个级别也是要有一定水平的。他喜欢玩弹弓子,于是让人在市曹旁修了一座院子,称之为“桃园”。他总是喜欢居高临下,向着人多的地方猛射,热衷于欣赏百姓哭爹喊娘、抱头鼠窜的惨样。
   
   他的厨师给他煮熊掌,结果没煮熟,他一气之下就让人把这个厨师活生生的肢解了。自己欣赏完解剖后还不忘让宫人用筐子抬着尸体经过朝堂,让赵盾也看看。晋灵公从此对杀人的兴趣越来越浓,先是用人杀人,后来觉得不够过瘾就改用狗杀了。他专门养了一条巨无霸恶狗,叫作灵獒。从此只要他身边的人,稍看不顺眼,就被狗当场扑倒咬死。一小孩居然达到如此之残忍暴虐之境界,实在让人侧目!
   
   晋灵公的种种令人发指行为,使得国人痛苦不堪都捂着脑袋上的紫包向赵盾告状。赵盾顶着国内强大舆论压力去进谏。可这娃儿玩劣不堪,赵盾只好“骤谏”,最后把他谏闹了,恨不得挤破赵盾的肚皮把他的肠子扯出来再用他的肠子勒住他的脖子用力一拉,整条舌头都伸出来,再手起刀落哗——断气了了事!
   
   于是这个小子就派出了杀手鉏麑夜闯赵府,行刺赵盾。结果鉏麑临阵被赵盾忠公亲国,兢兢业业,鞠躬尽瘁的精神感动,干脆触槐而死了。因为杀人未遂,晋灵公又布下鸿门宴,在期间突然关门放狗,让那条灵獒直扑赵盾。幸亏赵盾的保镖以及以为曾经受过他救助的义士舍命相救,才使赵盾逃过此劫。
   
   赵盾出奔至西郊,遇上了族人赵穿。赵穿回头见晋灵公,二话不说,三下五除二就把这个可恨又可笑、可悲又可怜的小昏君杀了,他死的时候身边的甲士也没去救他,他死了以后国人也不埋怨赵盾和赵穿,可见这小子有多失败了,这个小恶魔实在也是一个欠揍的角色!
   
   后来晋国史官董狐以赵盾出逃没有处境为由,在国家档案里写道:“秋七月己丑,赵盾弑其君。”悲哀呀!孔子都为赵盾感到悲哀。对于晋灵公这样的小昏君,我无语,只能感叹不爽,不爽!所谓的人性,原则,在他的面前是毫无存在的概念的,史官为何拘泥于伦理法则,而不兼顾人情,却为赵氏埋下日后的血光之灾呢?
   
   晋灵公和赵盾,让人不由得想起三国时期的阿斗和诸葛亮,阿斗跟晋灵公相比实在是个乖巧听话的好孩子。后人为何总怪阿斗昏庸?其实他只是比较平庸罢了。同样是忠臣,后人给诸葛亮和赵盾的待遇实在是天差地别。曾经也为阿斗感到可耻,为武侯感到悲哀,可如今想想诸葛亮其实也是幸运的,至少他辅佐的对象,不是一个残忍无比时时刻刻处心积虑要杀他,给他带来千古骂名的小恶魔。
   
   欠扁指数:★★★★
   
   No.6
   
   入闱者:齐襄公诸儿
   
   入闱理由:
   
   据说这位长身伟干,粉面朱唇倒还算是个帅哥,可是作风问题实在不怕说出来让大家笑话。先是跟他那位美若天仙,风华绝代的文姜妹妹大搞兄妹恋。文姜妹妹因为遭到郑庄公那位不解风月的愣儿子的拒婚而大病一场,做哥哥的去看望也没什么错,可这家伙居然还“便体抚摩”,搞得他们老爸齐僖公也吃不消,于是干脆就把文姜嫁给了鲁国国君鲁桓公。
   
   本来还以为事情就可以解决了,可没想到诸儿当上齐国国君一看自己跟妹夫鲁桓公平起平坐了,就立刻邀请后者来齐国进行访问,并且要带文姜。可就在当天晚上发生了谁都没有想到的事情,这对久别重缝的兄妹再一次昏天黑地缠绵在了一起,把鲁桓公凉一边喝西北风差点没气死,也光荣地成为了春秋时代被戴最大绿帽子的国君。
   
   可是人家被带绿帽子的还没找他算帐,造事者齐襄公诸儿倒先下手为强找了个力士公子彭生把人家先干掉了,而且是“拉肋而死”,具体怎样操作本人不知道,反正从“血流满车”的情景看应该是相当残忍的。他这么一搞,可把鲁国人都变成了武大郎,鲁国人心里那个恨呀,恨不得马上起倾国之兵把这个缺德的给干掉。可齐襄公倒好,把公子彭生作替罪羊杀掉,算是惩办凶手,真是够做得出。而文姜妹妹克死了丈夫鲁桓公,不敢回鲁国也不敢回齐国,只能跑到两国边境上的一个小城邑躲着。
   
   齐国这边,刚好齐襄公自己的老婆这个时候挂掉了,没了夫人,又自由了,齐襄公就跑到边境上找妹妹文姜幽会,气得鲁国人敢怒而不敢言(想想鲁国也真是没出息,把周公老祖那套陈词滥调《周礼》亲亲尊尊的贯彻执行的那么好,结果最初的一个大国最后也就只有挨打的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