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天地会:一个江湖中国的形成]
小龙女
·卧虎---丢了《孙子》的中国正面临美国这个《孙子》的考验
·太平天国被洪秀全点天灯的几个女性
·历史上为一个朝代开国的“狐狸精”
·陈寅恪:踽踽独行的国学大师
·2009文坛那些破事儿:大师遭质疑金庸当主席
·被历代文人追忆最多的败军之将
·不可不知的六个史记人物
·盛世不盛世 看看邻居们怎么说
·重读百年中国人的国家观
·你是人间四月天:才女林徽因珍藏老照片(图集)
·二战美丽的后勤支前女工的老照片,别有一番风韵
·美媒评史上十大狙击手
·朝鲜最漂亮女间谍靓照
·复活的军团:中国历史上的秦军
·旧连环画:孔子罪恶的一生(巴金配文)
·《宋代词人轶事》作者:晃晃忧忧
·《帝国政界往事:公元1127年大宋实录》
·中日文化历史的吊诡
·中国近百年的汉奸排行榜
·1989年我们曾经相爱
·图说1911:一组常人从未见过的武昌起义老照片(组图)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下)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中)
·日本海军司令给丁汝昌的劝降书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上)
·余英时:戊戌政变今读
·夏佑至:顾维钧和他的1919
·王海光:反「文革」檄文——《给全体共产党员的紧急呼吁》解读和考辨
·余英时:中国知识份子的边缘化
·毛泽东:“没有我们这几十万条破枪……”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十:60年中国人民族自信心的重建
·[历史学家眼中60年中国]之九:60年姓社姓资争论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八:60年中国土地与农民问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七:大国外交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六:中日关系关键在互信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五:中美60年,从未停止的试探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四:60年人口迁移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三:60年知识分子命运沉浮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二:60年阶层演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一:大学教育传统裂变
·唐小兵:文化大国的价值焦虑
·唐小兵:知士论世的史学
·辛若水:在颠倒中前进的历史
·王福湘:陈独秀对苏俄经验的接受、反思与超越
·沟口雄三:辛亥革命新论
·毛泽东谈蒋介石:说他坚决反革命 我看不见得
·抗战中日本人的反蒋介石宣传
·拥有世界最强大炮 淮军为何在日军面前一败涂地
·陈智胜:对国共内战的新省思
·蒋公:何谓自由?如何争取自由!
·经典情诗100首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
·香港的另一面:50年前震撼影像
·联军占领以后的平壤
·二战期间,日军为何没大量配备冲锋枪?
·昔年邓丽君慰劳国军旧照
·奇文共赏——林语堂酷译《美国独立宣言》
·“罪己诏”:帝王的自我批评文本
·希特勒报考维也纳艺术学院时的绘画作品(图)
·中国最牛的十个汉字:最色的汉字“姦”念什么
·中国醒来---我辈才是卑劣的罪人
·民国屐痕
·韩寒: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却是人民的地狱
·关于宽容:陈独秀与胡适、毛泽东的故事
·硫酸不能烤蛋糕——如何教孩子再相信
·大学,如果没有人文
·文化,是什么?
·中国历代职官词典
·惊曝:毛新宇根本不是毛泽东亲孙子
·最后一任克格勃主席给中国的忠告
·鲁迅路口
·我看那些令人唏嘘不已的历史片断
·卧虎:新千字文---少些内耗,多些宽容
·在中国信仰
·伊朗巴列维国王改革失败的教训
·毛主席与毛远新同志谈批孔
·两次阵痛:民族问题,抑或民主问题?
·耶鲁大学校长的批评发人深省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中国十大名画欣赏
·从老照片看汪精卫 令人唏嘘不已
·难得一见的一战时期火炮
·中国人的生死观
·由“臣”到奴仆:漫谈古代君臣礼节的变化
·“问天下谁是英雄?”第三只眼睛看《三国》
·有一种历史,仅在记忆中播种
·那一年你打马西去
·昨夜话凄凉,今晚说妓女
·历代开国公主们的最终结局
·历代开国驸马们的最终结局
·桃花江上美人窝---细说西藏历史一百年
·民主是理性包容的生活方式——纪念「五四运动」八十五周年
·还是村长的强奸比较好
·《作爱的经济分析》---为性爱算一笔经济账
·二战时日本掠夺亚洲的黄金能买下整个世界
·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新千字文 --- 一诺千金
·“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汪晖教授访谈
·中国正在崛起 美国尚未衰落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地会:一个江湖中国的形成

天地会:一个江湖中国的形成
   
   来源:共识网转自作者博客
   作者:庄秋水
   时间:2010-06-03

   
   天地会:一个江湖中国的形成

   
   (刊于《看历史》6月号封面故事“红与黑:1949江湖的末日”。最近的屠杀事件和跳楼事件,都说明大概我们今日所处也是一个“受困社会”。在此社会中,“冤冤相报”是最普遍的社会侵略方式。强者向弱者开刀,弱者向更弱者开刀,而更弱者只能向自己开刀。)
   
   18世纪的中国,外表看起来是一个生机蓬勃的和谐社会。然而,就在这样一个所谓的“盛世”下,史无前例的人口爆炸和商业扩展渐渐引致一个游民社会诞生。帝国的城镇到处是四处游荡的陌生人。
   
   1786年,乾隆五十一年。皇帝接到了一份奏折。
   
   福建陆路提督任承恩奏请,他要亲自赴台湾镇压新近发生的民变。之前,闵浙总督已经调福建水师提督黄仕简率三千人马渡海平乱。此时,乾隆已经平定大小金川、准噶尔和回部等内乱,这位皇帝正处于一个帝王所能达到的“顶峰”,对台湾小小的叛乱,他颇不以为然,“岂有两提督往办一匪类之理!若不诚是巧诈,若诚是至愚!”1因此,当福建巡抚徐嗣曾未同闵浙总督咨商,便命令闵安协副将徐鼎士率兵度台,这种“越制”行为受到乾隆严厉斥训。
   
   然而,他未曾想到,水陆两路提督同时抵台平乱,竟然持续经年,任承恩和黄仕简因贻误军机被革职拿问。最终,他不得不调陕甘总督福康安以“钦差协办大学士”身份,统领湖广、四川、广西、贵州等省号称十万(实际上为六万)大军,登台作战。这场耗费了一千万两白银军饷的战争方告终结。只是,乾隆更不曾想到的是,在平乱过程中,官员们从被擒获的民变首领杨振国、林爽文和庄大田等人的供状里,第一次发现了“天地会”──如此这般的镀金时代,居然存在着一个不为官府所知的秘密社会,且已有二十多年之久!
   
   一、案情初现
   
   台湾林爽文事变发生在乾隆五十一年的十一月,副元帅杨振国十二月便被俘获。他的交待让天地会浮出水面。“听得严烟说及天地会的根源,是广东有个姓洪的和尚,叫洪二房同一个姓朱的起的。洪二房和尚居住后溪风花亭,不知何府何县地方。那姓朱的年才十五、六岁,不知叫什么名字,也不知住在那里。”2官员们不敢怠慢,赶紧上报,于是,清政府拉开了全国范围内持续数年的追捕天地会行动。
   
   此时,离满清刚刚入主中原那些血腥的日子已经远了,怀抱亡国之痛的士大夫早已凋谢,大一统帝国看起来平静和谐。钟情汉族文化的满族统治者认为自身的政治合法性早已毫无异议,难到他们不是凭藉优秀的儒家德性赢得了上天的护佑了吗?然而征服者对于任何反对声音和谋叛力量仍然极为敏感。就在1768年,乾隆王朝才处理了发轫于江南的妖术大恐慌。二十年前庞大帝国的政治与社会生活曾被一股剪辫风波搅得天昏地暗。对于盛行于民间、异性结拜这种汉族文化习俗,征服者更是一直严加防范,“国初定凡异姓人结拜弟兄者,鞭一百”,此后惩罚更进一步,“凡歃血盟誓,焚表结拜弟兄者,著即正法。”3
   
   如今发觉天地会这民间秘密结社的存在,乾隆自然非常重视,严谕两广总督查办。在嘉应州海阳县,还真查到有洪和尚和姓朱之人,只不过,经过审讯,发现这两人并非天地会众,也无不法行迹,而那个“凤花亭”也毫无下落。但谁让他们生在大清国,而且倒霉地姓洪和朱呢,终究还是被发送伊犁为奴。不过,案子很快有了转机。
   
   1787年正月,两广总督孙士毅奏报,在饶平县拿获了许阿协、赖阿思、林阿俊等天地会会犯。许阿协供认自己是被赖阿边勾引入会,赖并告诉他头人姓名为“洪李桃”,还传了他两首诗,其中有两句“木立斗世知天下,顺天行道合和同”。据许阿协说,“木立斗世”是隐语,木字系指顺治十八年,立字系指康熙六十一年,斗字系指雍正十三年,世字系因天地会起于乾隆三十二年。二月,孙士毅再次奏报,拿获了一名新会犯林功裕,供出赖阿德,洪李桃、朱洪德等七人,这些人都是福建天地会会众。
   
   二、严烟被抓
   
   于是,乾隆和官员们的办案方向转向了福建。可能,福建才是天地会的老巢,乾隆甚至大胆猜测,之前杨振国所供的后溪凤花亭洪二和尚和朱姓之人,会不会便是洪李桃和朱洪德二犯?
   
   闽浙总督李侍尧于次年一月奏报,漳浦县天地会起事,焚抢盐场,烧毁营房,被拿获的首领张妈求供认:“天地会流传已久,漳州各地均有结会之事,小的张妈求父亲叔子在日,原是会内之人。”4这再次证明福建是天地会源发之地。
   
   在台湾平乱的福康安适时奏报,重要人犯、杨振国提到的严烟在台湾被抓获。这可是一个重大收获。严烟是把天地会从福建传到台湾的始作俑者。他是福建平和县人,在乾隆四十八年渡海到台湾谋生,其公开职业是彰化布铺老板。正在台湾和清军开战的叛军首领林爽文和庄大田也是福建平和县人。只不过他们两人的父亲比严烟更早移民台湾。
   
   从康熙年间收复台湾之后,大陆移民不断踏上这块湿润的宝岛。台湾的田业水利设施在乾隆时已经基本完成,旱地改作水田,稻田产量大幅提高。台湾稻米不仅在岛内消费,还运输至漳州泉州一代。邻省福建则山岩崎岖,人口稠密。尽管政府不鼓励甚至禁止大陆人移民到台湾,还是有很多福建农民渡海讨生活。“只要有福建农工前往的地方,通常会有一些福建贸易商跟进前往,以提供同乡农工零售商品(包括和他们口味的米、辛辣调味品、乃至鸦片)、信贷,协助他们汇款回家”5
   
   严烟大概便是这样一位小贸易商人。他在供词里首次交待出“涂喜和尚”:“这天地会闻说是朱姓,李姓起的,传自川内,年分已远。有马九龙纠集和尚四十八人,演就驱遣阴兵法术,分投传教。后来,四十八人死亡不全,只有十三人四处起会,那在广东起会的是万和尚,俗名涂喜。如今在那里,实不知道。”6他还供认出三个天地会高层,“有赵明德、陈丕、陈彪三人,从广东惠州至漳州府云霄地方传会,住在张姓绰号破脸狗家内。其取烟吃茶,俱用三指,及木立斗世等暗号。”
   
   被作为“钦犯”押送到北京后,严烟在刑部吐露了更多天地会秘密。他自己是在乾隆四十七年被陈彪劝入会内,天地会的根由、暗号都是陈彪所告。他听陈彪说,此教年代久远,朱姓叫朱鼎元,李姓实不知名字。陈彪曾教他两句口语:“三姓结万李桃红,九龙生天李朱洪。”据他说,朱姓李姓在四川,万和尚在广东。而之前被抓的同会众人所供的洪二房和尚,或许是处于保护会内秘密,严烟供认并未实有其人,不过是朱、李二姓和万和尚的总称。
   
   作为要犯,严烟的供词很受重视,他为追查案件提供了两条线索。乾隆一面让闽粤追查陈彪、陈丕和张破脸狗等要犯,一面严令四川总督在省内严密查办。
   
   尽管福康安等人奏说并未听闻四川有天地会名目,乾隆对此并不掉以轻心。四川本为天府之国,经过明清之际持续数十年的战乱,人口剧减。在他的祖父康熙当政之际,四川人口从明末的六十八万余丁降到一万八千五百丁。而东南八省,从康熙二十年到咸丰初年,人口却增加了一亿八千万。为了寻求生存空间,外省人口涌入四川盆地,是为长达半个世纪多的西迁移民潮。官方亦以“开垦耕种,永准为业”、“四川荒地,官给牛种,听兵民开垦”,起科年限延长为五年等优惠政策招民垦荒。于是,闽粤、江西、湖广等地之人,纷纷前往川陕楚云贵等地谋生。至乾隆八年,四川已无地可耕,朝廷不得不劝阻外省人口入川。
   
   东来的移民们重新恢复了四川的活力,在雍正年间,四川已然是全国最大的余粮产区。然而持续涌入的移民很快发现已经无地可耕,于是不断进入川、陕、楚、云、贵的深山高岭。高山上稻米菽麦无法生长,来自于美洲的玉米耐旱耐寒,适于在高山陡坡上生长,很快成了西南山地的主要农作物。山区人口因之骤然增加,于是只好继续垦荒,如是则砍伐森林,寸土必争。生态破坏又造成移民们迁移不定,生活颠沛流离。白莲教、啯噜(即哥老会前身)这些秘密教门和秘密会党既能给困苦中的移民们物质上的互助,也能提供精神慰籍。
   
   对这样一个动荡不已的地区,乾隆怎能不抱有警惕之心。在他统治晚年,直至咸丰初年,湘黔苗民起义、川楚白莲教起义与太平天国,都将先后起于东经110度附近的中南山区。
   
   三、闽粤查案
   
   案情进展很快。
   
   李侍尧报告,张破脸狗被抓获,供认来自广东的赵明德、陈丕、陈栋在他家赌博,被赵劝入天地会。突破性进展是广东巡抚图萨布抓到了陈丕,查明此人“籍隶福建漳浦县,三十三年与张破脸狗同入天地会,俱拜从提喜和尚为师”7。据陈丕说,师父提喜住在漳浦高溪乡观音亭,他还供出同会的陈彪,住在平和县,赵明德亦在漳浦云霄城北门内仓边巷。
   
   此时,起事失败被俘的林爽文亦在审讯中供认,“时常听见漳泉两府设有天地会,邀集多人,立誓结盟,患难相救”8,故此,当严烟赴台一年后,他们相熟之后,便提出入会。入会之后,其他林氏子弟和彰化等几处地方之人亦随之相继加入,天地会在台湾声势大振。此次举事,便因诸罗县天地会杨姓首领兄弟,为争家产欲行械斗,引致官府大行搜捕所致。
   
   提喜-陈彪-严烟-林爽文,这样一条传会线索便完整了。提喜成了天地会最重要的会犯。乾隆下旨严令大学士福康安和务必拿获传会僧人提喜。福康安很快抓获了陈彪和僧人行义。在福建漳浦被抓获的行义供认,他的师父提喜也是他的亲生父亲;提喜“因乳名洪,排行第二,故多称洪二和尚,已于四十四年身故。”9父亲在日,也曾经教给他三指诀。不过,行义说,那只是用来诓骗银钱。陈彪则坚称,并不晓得天地会是洪二和尚传自何人。
   
   乾隆则保持着他一贯的精明和谨慎。他提醒他的大臣们:“即或实系病故,亦须得有实据,不可因行义有业有病故之供,迩不行深究,以致要犯得以漏网。”10负责的官员们严刑审问行义,最终找到了提喜墓地,开馆验了骨殖,这桩持续数年的案子才算了结。
   
   在乾隆五十四年六月十二日以前,闽浙总督伍拉纳与福建巡抚徐嗣曾多次提审行义和陈彪,最终,这秘密会党才得以显露大致轮廓。
   
   查明天地会是起源于提喜,该犯俗家名字是郑开,僧名提喜,又名涂喜,又号洪二和尚。在给乾隆的奏折里,伍拉纳写道。而这个洪二和尚便是天地会犯口中的万和尚。他继续汇报说,当初陈彪传给严烟的诗句,据说是传承自提喜之口,实际上“结万”,便是指结交万和尚。因为在漳浦土话里,“万”和“洪”是同音。至于天地会的创会元老们,“朱、李、桃实只见过李少敏一人,其朱鼎元、桃元及马九龙和尚,提喜传法时只说他们都是远省有法术的人”11。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