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中国国体的政治学解释]
小龙女
·没底的杯子
·我们为什么要躲在网络后控诉、发泄和撒泼?
·一毫米的诚意
·生活是什么?
·永恒的东西只在回忆里!
·西藏行
·希望 回憶
·爱人的心
·无题
·我希望
·爱人
·佛经中的人生哲理
·什么是禅?
·懂了泪水,就懂了人生
·天空
·清茶一杯,前世因果终是了
·不留平常心
·莲语
·在路口,才发现我是你的过客
·其实
·一个可以气死日本人的北大学生
·揣摩两个皈依佛门的女子
·无声
·不是天生爱孤独
·落花飞舞
·梦里不知情无奈
·女人如画
·三十以后才明白
·无奈的国学
·落花飞舞
·等待
·堕落 北大
·爱国主义
·杂谈
·吸完二十根烟找不到离开你的理由!
·我是这么看奥运会的
·沉默也是一种抗议
·反袁支草的理由
·为何豆腐渣工程屡禁不止?
·谁能从不说错话?
·杂谈旧事
·七夕感言
·点评(非九评)
·五指争大
·哪里没有佛?
·熟视无睹、全民参与的腐败才更可怕
·来路 归路
·繁华过后是简单
·弯腰
·我们离民主有多远?
·谈谈知识分子
·由新成立的国家预防腐败局想到的
·清平乐.中秋
·眼儿媚.忆旧友
·七律.中秋
·七律.中秋
·有关中华合众国的几点疑问------请教陈泱潮先生
·决定台湾前途的究竟是谁?
·不可以原谅,更不可以忘却---纪念南京大屠杀70周年
·美国为什么怕伊朗拥有核技术?
·关于西藏问题和圣火传递的思考
·贺小羽文报论坛开张
·做人不应当丧尽天良
·汶川
·送给天堂的孩子
·《孩子快抓紧妈妈的手》——为地震死去的孩子们而作
·子弟兵、白衣天使、志愿者、救援队员、炎黄子孙万岁!!!
·需要赞扬,需要质疑,需要惩处,需要批评,更需要反思
·美国真正的可怕之处在哪儿?(摘自刘亚洲文)
·闲坐
·七律 端午有感
·一篇机会主义的檄文,有感于《中国过渡政府继续降半旗直至中共解体的公告》
·什么是民主?
·再谈民主
·三谈民主
·你是刁民吗?
·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
·戏说“君子不器”
·再论让百姓说话天不会塌下来
·十五望月
·十五感怀
·十五感怀
·学会欣赏
·中国人的矛盾历史观
·谈谈诗词
·中华文明与其他文明比较:谁更有凝聚力?
·论复兴汉文化
·文人误国八十年
·说英雄谁是英雄
·请问候劳鹤
·永远的白玫瑰
·中国性格
·中国性格
·马克思其实就在楼上
·怯懦在折磨着我们
·汉族以前我们是什么民族
·《明朝那些事》58句感悟
·我们不需要别人代言---纪念六四二十周年
·卢武铉--------有骨气的贪官
·读史杂感:李登辉、毛泽东、江青和蒋介石
·为什么华夏文化造极于两宋之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国体的政治学解释

中国国体的政治学解释
   
   时间:2010-06-07 09:52
   作者:王人博
   来源: 中国研究 > 宪政民主

   
   非常感谢何兵教授,也感谢燕山大讲堂,能来到这个讲堂,就中国的某些问题跟大家进行面对面的交流,我感到很荣幸,也非常高兴。我今天要跟大家聊的话题就是关于中国的国体问题,我试图想给咱们的国体做一个解释,这个解释我把它称作为正确的解释,实际上要来燕山大讲堂做一个讲座,跟大家做些交流,我是感到非常伤脑筋的事情,因为我本人感兴趣的领域是历史,具体的说可能是有关中国的历史,宪政问题的思考、思想的历史。
   
   但是来燕山大讲堂做一个纯粹的交流,它的学术性太强了,学术性强了不是个坏事,但是学术性强了就缺了一种现实感。所以考虑这样的话,我还是选择了一个当代中国的话题。在这里我要说明的是这样一个话题不是我本人最擅长、最感兴趣的问题,我认为像我这样的一个教师,最好的思考方式就是远离现实、远离当代。但是我想到燕山大讲堂来,我想脱离现实来讲也不是我所愿,也不是大家所愿。
   
   一、国体的政治学解释
   中国国体的一个政治学解释,首先我解释一下政治学,我认为以西方政治原理阐发出来的一种实体的政治学。从亚里士多德到近代、到现代、到当代,他们有他们自己的政治学。我们中国从古典的中国到当代的中国,可能我们的政治学和西方的差别比较大的。首先要跟大家交流的是,我本人的一个思考,就是我们对我们中国的政治国体应该有一个什么样的政治学原理进行解释。如果完全按照西方的原理解释,毫无疑问这个国体,中国这样的现代中国是解释不清楚的。最重要的是我认为给中国的解释,特别是当代中国,时下中国的解释,可能我们要寻找一种不同于西方政治思维、政治学原理的方法。
   
   当然这样来讲大家不要误解,好象我就不赞同西方的那些政治学原理的解释,这个赞同与不赞同与否是没关系的,肯定中国的解释是别样的,中国时下的政治、时下的中国、时下的国体也是别样的。这就是为什么说在美国的宪法里面,你永远找不到一个像我们中国宪法相类似的描述。我从来没有发现说美国的国体被定义为美利坚合众国,是资产阶级领导的,以大资产阶级和小资产联盟为基础的,资产阶级专政的资本主义国家。所以在美国的宪法文本里面,你就找不到像我们中国宪法相类似的这样一个描述。我们认为美国是联邦的,是一个联邦的、复合体的共和国。再一个解释因为我们坚守的是亚里士多德以来的西方政治学原理的解释,这是没问题的。但是用这样一种政治学原理、这样一种方式能不能来解决中国的国体,或者当代的中国概念?这本身是个问题,所以与我赞同与不赞同无关。
   
   所以我愚认为、误认为咱们当代的中国概念,它需要一种解释的方法。当然这个解释方法是什么我还不知道,所以说我就挂着一个政治学这样的概念。比如我们的现行宪法有一个规定,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利属于人民,这句话作如何解释?如果按照西方的政治学原理解释的话,可能解释程人民主权,因为一切权利都属于人民,那是人民主权。但是你要是再去解释说为什么说人民主权?恐怕用西方的政治学原理或者西方的政治学可能解释不通,或者你的解释驴唇不对马嘴。我们中国宪法里面有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一切权利属于人民,红色的俄国曾经有一句话叫一切权利属于苏维埃,这样一个政治学原理来自列宁主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利属于人民,它到底来自于哪?是来自于西方的意义上的人民主权还是来自于别的地方?这本身是值得思考的。
   
   为什么要人民主权?因为人民是签约的主要一方,政府是得到了人民的授权,你只是人民权利的托管者而已,权利所有者还是人民,所以人民主权。但是如果用这样一个话来解释的话是解释不通的。首先我们是哪些人民之间的契约?如果说是人民与人民之间的契约,那遇到一个问题,党怎么办?你不经过党这个契约是有效的吗?如果是人民和党之间的一种契约,请问咱们党什么时候给你签过这个契约?所以用西方的理论没办法解释中国的宪法的这句话。这句话看起来很简单,实际上理解起来是非常复杂的。我误认为这句话更多的带有中国的含义,如果说的远一点,可能带有儒家意义上的判断。
   
   大家都知道儒家有一个非常成熟的政治理论叫水舟理论“民可以载舟,亦可以覆舟。”这样一种关系的交融化,统治者离不开人民,人民也离不开统治者。人民离开了统治者人们找不到北,你不知道往哪走。统治者离开了人民,那就没有了统治对象,他就没有喝彩者、鼓掌者。如果把这句话放到今天,在一个新的领域下进行阐述的话,大是儒家思想在当代的一个变通。人民是水,党是舟也是开舟的人,如果党离开了人民,党就没有了生命,人民如果没有了党,你的生活、你的人生的路线就找不到北。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咱们的立宪者说人民是一切权利的来源,就像鱼儿离不开水一样,离开了人民不行。
   
   昨天晚上我上网的时候看到了一篇文章,是中国统战部副部长接受德国某家媒体的采访,这是到目前为止我所看到的有关西藏问题、达赖问题是咱们官方一个最全面、最合情合理的解释,所以你看下面的帖子,说这个人不应该当统战部副部长,应该当外交部长。这里面我发现围绕着问题的核心,实际上就是西方和中国对某些政治原理的理解的不一样。比如什么叫自治?像西藏地区,按照我们的宪法规定,它是一个民族局域自治的地区,德国这个媒体的记者就问了,你怎么理解自治这个概念?当然他这个文法的本身就包含了他不赞同中国的自治概念,像西藏、新疆、内蒙、广西、宁夏这样的一种自治概念,他请中方解释咱们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我认为中戏对这些问题判断的不一样,就是这个概念理解的分歧。在西方自治学看来,你要死守这个自治概念,就意味着所有的西藏的事务都必须有西藏人,准确的说用藏族人来做出决定。但是我们中国的官方用自治的概念,首先是摒弃了西方的这样一个概念,统战部副部长如何回答的呢:这个理解我们不一样,首先西藏地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管怎样形容自治这个概念,首先不能脱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在这个大前提下,才有西藏、藏族和其他少数民族来做出。
   
   我们经常讲,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三者是高度统一的,如果用细分的政治学原理没法解释这个东西,但是中国有中国的思维方式,它就是统一的,如果你撇开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那不叫自治,叫独立。中西方的分歧就在这,他身为你只要是共产党领导,不是西藏人自己来决定自己的事务,那已经不是自治了。统战部副部长说我告诉你,我们不赞同这个概念,在这个大前提下,西藏地区90%的干部都是藏族人,而且副部长拿了一大串数字出来,说西藏的干部并不是在西藏地区的汉族的干部的傀儡,相反他们在各个行业都担任主要领导职务。比如说西藏自治区的人大常委会的主任是藏族人,西藏自治区的区政府主席是藏族人,在西藏地区的各个部门、各个行业主要的领导岗位都是藏族干部担任的。当然对“傀儡”这个词的理解,这种情况肯定不属于傀儡,因为他是一把手,主要领导干部。德国记者对这个解释表示赞同,但是最后两个也没达到关于自治概念的共识。
   
   我讲这个意思就是方法论,到底我们今天在座的各位,对中国的认识,关于自治的问题持一个什么样的概念。我不是说西方的那个就是错的,中国的就是对的,我只是提出这个解释的问题的现状,这里面有分歧,不是你赞同哪一个概念,而是它为什么会有差异。所以说我认为政治学原理不是一个原理,它可能本身就包含着中西方一个不同的政治理解。换句话说政治学也是多元化的,不止由美国政治学的讲,也不止有中国儒家中国共产党政治学来讲。对政治学的不同理解我认为还是一个大家能够对话,能够互相交流,所以说这个采访对统战部副部长的观点和看法我未必赞同,咱们我赞同这种方式,大家开诚布公的,可以面对面的就那些不同的问题进行对话。
   
   第三个我一直坚守的不敢对我们的国体是赞成还是不赞成,这是一个政治鉴定,它不是一个学术判断。我们作为一个教书得,说大了作为个学者,我们只能对这样一个东西进行解释,我没办法或者不愿意对他做出一个正常的判断,好还是不好。因为我自己不是一个自己的一个理念,就是学者只能解释这个世界,无法改变这个世界。改变这个世界是政治家的事情。如果要为奥巴马总统,为胡锦涛主席更好的解决改变这个世界出谋划策,这也不是我的角色,那是智囊,那也不是学者。特别是中国的语境下,如果要对中国的国体到底是赞成还是不赞成,这样一个判断我认为不是学术观点,那是个政治观点。一谈到政治问题就比较复杂了,所以我也是想把今天的话题拉到一个学术的层面,拉倒学术层面的标志就是我不回答好还是不好,我赞成还是不赞成,我去一个学术中立的立场来面对这个问题。所以今天我来这个讲座并不是来表达我的政治观点,实际上作为一个政治学的解释,但不是政治解释,谁是我首先要给大家声明的。
   
   二、中国的国体
   不管你是学中国宪法的,还是你不是学中国宪法的,说大点也不管你是否是法学专业的,大家都清楚中国国体的表达,在我们中国是深入人心。我们都知道我们的国家跟美国不一样,如果你连这都不知道,那只能说你愚蠢。我经常跟美国朋友说,我们中国人的幸福感你是体会不到的,我们有党领导,你有吗。这种差异性很大,你问美国的国体,老百姓未必知道,但是一问中国的国体,只要是中国人都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这就是我们现行宪法第一条的表述。问题是我们如何来解释这样一个表达,特别是如何把这四个关键词放在时下的中国语境下进行解读,这是个问题。
   
   我们这样一个国家,五千年的文明,十三亿人口的大国,而且越来越对这个世界发挥重大影响力的,正在上升的一个大国。为什么要工人阶级领导。工人阶级怎么理解?我们的国体为什么这样表达?谁领导不好,非要他领导,这是我们遇到的第一个需要自己理解的问题。第二个关键词就是工农联盟。第三个关键词是人民民主专政。第四个的这个概念可能是更令人费解的一个概念,我经常说二十一世纪如果还有哪个概念最不用解释的话,那就是社会主义这个概念。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