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熊飞骏的博客
·毛时代中国没有腐败吗?
·加强学校治安能制止刺向儿童的尖刀吗?
·中国教育问题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国民劣根性是特权专制体质结出的恶之花
·“文革式大民主”的实质是红太阳为人民做主。
·我们为何要旗帜鲜明“否定”民主?
·别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无法收拾的烂摊子
·做大蛋糕靠经济建设,切好蛋糕靠民主法治
·贪官也是旧体制的受害者
·“中国难道没优点吗?哪个国家没问题?”
·必须把屈打成招的“司法凶手”绳之以法
·我们不能对概率很低的“民主贿选”杯弓蛇影
·封杀袁腾飞打响了“二次文革”第一枪
·我们要象纪念伟大成就一样纪念民族的悲剧
·“人民群众”是如何被文革毛痞“绑架代表”的?
·我们不能忘记文革
·文革毛痞恐吓袁腾飞家人已成为潜在杀童凶手
·设置文革禁区等于为文革招魂
·基督教与义和团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的最大恶果是毁灭社会良心
·毛太阳与水利工程
·揣着“绿卡”骂美国的分裂人格
·“公仆”犯错,纳税人买单?
·“有森林无植被”是我国极端气候的制度祸首
·知识青年正气的丢失
·文革时代我们曾经制度化屠杀孩童?
·骂杨恒均“变脸”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
·“稳定”与“公道”哪个更重要?
·中国基层政权的十大怪状
·“问心无愧”离“无耻”还有多远?
·“二次文革”离我们还有多远?
·胡耀邦的超人政治胸襟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我们凭啥在印度面前自豪?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裸体做官”等于趁火打劫
·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中国不能再次被金家王朝绑架?
·谁在真正崇洋媚外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中国官场的“红包文化”
·中国官场的“特色幽默”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中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
·国有企业内部的悲剧景观
·无孔不入的“官本位”病菌
·流氓丈夫是怎样绑架淑女妻子的?
·“把错误坚持到底”与权力变态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威胁中国社会的三大瘟疫
·中国的深层悲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熊飞骏
   大转型前的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正争斗得如火如荼。
   左右两派争执的焦点问题:
   1、 对毛太阳的评价

   左派多是崇毛派,认为毛是中国的大救星,毛在世时的所有政治活动都是英明伟大的;同时不切实际地粉饰毛时代,把毛中国美化成没有贪污腐败,消灭了失业,社会公平,人民安居乐业的太平盛世,根本不承认毛中国饿死几千万人的大饥荒;至于近亿人受到迫害,死人千万的文化大革命,毛左则认为是英明且必要的,误认为文革那样急风暴雨式的群体运动,才是惩治贪污腐败的唯一出路;就连毛太阳在全国取消文化人稿费的背景下,自己独享近亿元巨额稿费等超级特权腐败现象,毛左要么矢口否认要么认为毛拥有这个资格……
   右派则多是反毛派,这部分人因为教育程度稍高,阅历较为丰富,拥有较多的知情权,知道很多被官方努力掩盖起来的毛中国苦难和毛本人的诸多反文明行径,对毛太阳本人有较为清醒的认识,所以一直努力在公众面前揭开“毛真相”,防止中国走向反动回归毛时代,防止历史的悲剧在中国再度重演……
   2、 对改革开放的认识
   左派全盘否定改革开放,认为邓政府是中国历史的罪人,为四人帮鸣冤叫屈;认为改革开放三十年是中国历史的大倒退,官场贪污腐败,社会黑恶横行,贫富悬殊,特权肆虐,民不聊生……
   右派在承认改革开放经济成就的同时,一样对“跛足改革”造成的特权腐败忧心如焚。右派虽然对腐败不公痛心疾首,对人民在“住房、医疗、教育”等新三座大山的压迫下日益陷入实质性贫困印象深刻,但承认今天的中国毕竟比毛中国要进步一些,就算今天的中国病菌丛生也绝不能倒退回毛时代。
   3、 对西方法治国家的态度 
   鸦片战争后的百年间中国一直在国际上扮演“受迫害角色”,造成上世纪初的多数中国人普遍患有“国际受害者心理”,认为中国的落后腐败全是西方列强造成的,认识不到中国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今天的多数左派依旧没有从“国际受迫害心理”中走出来,认识不到西方列强在民主体制强大自我纠错能力的鞭策下,经过百年痛定思痛的反思反省,已经从唯我独尊强打恶要的国际强盗进化成“尊重人类共同利益”的国际绅士了。他们依旧认定“西方亡我之心不死”,美帝国主义是中国最凶恶的敌人;尤其是大量贪官政客把亲属和利用职权聚敛的民脂民膏转移到美、澳、加等民主国家,更坚定了英、美等法治国家与中国的贪官政客同穿一条裤子,从内外双方共同颠覆中国的认识……
   右派基本上都是亲美的,认为美国是历史上唯一帮助过中国走出艰险危难的国家。一是上世纪初美国的“门户开放”政策使中国避免了被列强瓜分的苦刑;二是“庚子事变”期间美国率先倡导并实践“退还庚子赔款用于中国办教育”,大大推进了中国的教育事业,促进了中华民族的文明进步;三是美国和中国并肩作战打败了亚洲第一强国日本,把中国从亡国奴的深渊里拯救出来。如果没有美国的帮助,单靠中国人自己是不可能打赢抗日战争的。美国在历史上没有侵占过中国一寸领土,今天对中国领土也没有一丝一毫的野心;虽然经常批评中国的人权现状,但多数是基于政见认识上的分歧,对中华民族来说并非完全出于恶意。右派还认识到中国在近代遭受列强侵略的事实,列强虽然是首恶,但中国人自己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一个幅员辽阔自然资源配套齐全的大国,如果自己不贪污腐败自相残杀,而是励精图治上下一心,怎么可能衰弱到任人宰割的地步呢?他们认为中国要想强大首先得自己文明进步,不能只祈求列强的善心,自我反思反省学习进取才是赶超列强富强发达的唯一出路……
   4、 打击贪污腐败的途径
   左派主张用急风暴雨式的群众运动,以毛太阳在文革时采用的方式,人民群众团结在某位强有力的领袖人物旗帜下,把贪官污吏赶尽杀绝,“批倒批臭,再踏上一只脚,叫他永世不得翻身”,同时把贪官政客的亲人划为贱民阶层,任广大民众欺侮凌辱,让他们为长辈的罪恶买单……
   右派反对任何形式的暴力运动,认为贪官政客也是人,可以审判他们的罪行但不能侮辱他们的人格,更不能殃及无辜的亲属。由某强人发动的急风暴雨式群众运动治标不治本,只能遏制贪腐于一时,运动一过贪腐会变本加励。同时这种反腐运动成本高代价巨大,民众品质也会受到空前毒害,堕落成酷爱暴力、仇恨、报复、破坏、不计后果、无视未来的暴民团伙。右派主张学习引进西方的民主法治政体,把官吏的任免升降监督权交给民众手中,惩治腐败遵循法律有序的方式。一旦取消了上司任免下级行政一把手的权力,各级政府的钱袋交给民选议会手中,政府没有财政支配权,官场行贿跑关系就会自动失效,腐败也就无以生根。虽然仍难免贿选现象,但对于一个幅员辽阔的大国来说也是局部、暂时和底层的,且结果远没有确定性,试想一个省长候选人怎能贿赂几千万选民投自己的票而不被发觉?民主法治政体是从根子上一劳永逸铲除腐败的手段,由此派生的“强大自我纠错机制”也能及时发现错误并很快根正……
   中国的左右两派在那里唇枪舌剑不依不饶时,中国的既得利益阶层——特权集团则在暗处偷着乐。当左右两派争斗得不可调和时,他们就不会成为公众的“不愉快焦点目标”;因此他们希望左右两派斗得越起劲越好,那样他们就越安全。他们在左右两派间玩平衡术,力争不让其中的一方大获全胜,因为全胜一方的下一个目标就会轮到特权集团了。当部分有远见顾全局的右派人士意识到他们的“厚黑学”试图退出争斗时,他们就鼓动不爱思考少阅历又容易冲动的左愤们对试图退却的右派穷追猛打,退却者为了自保只好又回过身来自卫还击……
   其实左右两派的多数在今天的中国都是利益受损者,他们的自身权益没有受到法律的保障,被特权阶层粗暴践踏剥夺。尤其是左派年轻人,他们大多生活在社会的底层,自身权益每天都在受到特权阶层的侵害,不是房奴就是无家可归者,还经常受到失业的威胁,甚至于被贪官政客戴上一顶绿帽子……因为共同的受迫害地位,左右两派无论如何也不应该成为不可调和的敌人,他们的共同敌人应该是特权阶层中的腐败渎职者!现在左右两派不顾大局不识大体,放过主要的敌人而限入不可调和的内斗,真是今天中国的莫大悲哀!
   统观左右两派的焦点分歧,就会发现只有对毛太阳和美国的认识是不可调和的;而对改革开放的态度和打击腐败的方式则异中有同,完全可以通过理性的协商妥协求同存异赢得共识。至于对毛太阳和美国认识上的尖锐分歧,完全可以暂时搁置一边。毛太阳是故人,美国是外国,我们为何要为一个死去的人和一个八杆子够不着的外国尖锐对立不依不饶呢?
   冷静分析一下,就会发现左右两派的政治观点有很多共同之处。无论是极左还是极右势力,在关于下述政治诉求上则是高度一致的:
   反腐败;反特权;反权钱结盟;社会公平;提升民权;关注弱势群体;争取言论出版自由;铲除黑恶势力;政府切实履行公共服务职能;彻底整治三公挥霍;大力精简党政机构;大幅缩减行政开支(缩减90%以上)……
   左右两派的上述共识恰恰是今天的中国面临的最紧迫最重要的社会问题,也是政府不容回避且必须花大气力尽快解决的政治任务。如果不能及时快速彻底解决上述社会问题,中国就会面临极大的社会风险,就会再度陷入治乱兴衰暴力革命的恶性循环。
   至于对毛太阳和美国的认识,并非中国面临的最紧迫问题,我们完全可以把关于此问题的认识分歧暂时搁置一边,等到政府从谎言政治里走出来,切实履行宪法第三十五条的承诺,还公民完全知情权,把毛时代的档案解密,还公民历史真相,公民能了解真正的毛太阳时,再对毛太阳做出评价也不迟。只有知晓历史的真相,才能对历史人物做出全面客观公正的评判。现在毛真相还被官方捂得严严实实,多数年轻人心中的毛太阳不过是唐国强扮演的那位指点江山战无不胜爱民如子的舞台角色,与真实的毛太阳相去十万八千里。在多数公民还不了解毛真相时,怎么可能对毛做出客观公正且能服众的评价。左右两派在这个问题上认死理较劲显然是浪费口舌不切实际的,谁也不可能说服谁,只能徒增怨恨和敌意。因此理性明智的做法应该是把毛太阳暂时搁置不论,不为毛歌功颂德也不对毛口诛笔伐,只客观务实地寻找揭示毛中国的历史真相,不无中生有,不刻意遮掩……
   至于美国是个什么国家?它充其量不过是个远隔重洋的外国,离中国的紧迫问题更遥远更无关痛痒,因此更应暂时搁置一边。
   如果左右两派放过中国面临的最紧迫社会问题于不顾,偏要把目标锁定在无关现实痛痒的一个死人和一个外国?那才是特权阶层最乐意看到的,也是今天中国左右两派的真正悲哀。
   中国的左派多数为年轻人,尤以青年学生为主体。三十岁以上的成年人虽然有一些,但在比率上无疑是少数。
   西方文明国家有这样一种共识:一个人30岁以前是左派,说明他心智发育正常还有良知(尽管是单纯不成熟非理性的),但如果30岁以后还是左派,则可以断定此人不是脑子有问题就是别有用心。
   此共识说明中国的多数左派年轻人都是有良知的热血青年,部分人的言论虽然不符合历史事实,所追求的目标偏离中华民族文明进步的轨道,但这些不是他们的过错,而是专制体制长期谎言教育的结果,是特权阶层垄断话语权,剥夺了他们的知情权,使他们无法了解事实和真相造成的。说白了他们也是受害者?寒窗苦读十几年在堆积如山的试卷里废寝忘食,结果学来的多是假知识和伪理论,对他们来说这是多么深重的悲剧啊?年长的右派应该理解他们,同情他们;憎恨和反感则是非理性不成熟的表现。
   笔者在此郑重声明,本人三十岁之前也是一个狂热的毛左愤青!对美帝国主义恨之入骨,奋斗目标就是解放台湾,整天潜心钻研打过台湾海峡的可行军事谋略……
   至于三十岁以上的成年左愤,他们的动机当然远没有多数年轻左派那样率直纯真,但他们毕竟是少数。一块稻田里总难免会有裨子的,我们不能因为少数成年左愤的“别有用心”而否定多数聚集在左派旗帜下赤诚爱国的热血青年。
   我强烈呼吁中国左右两派的良知人士暂时搁置对毛太阳和美国的认识分歧,在共同的政治诉求上团结起来,共同推进中国政治文明的进步开化。你们中的多数都是权益受损者,共同敌人应该是践踏剥夺你们合法权益的特权集团,尤其是公权私用的贪官政客!而不是你们平时口诛笔伐的文字对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