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熊飞骏的博客
·目标高尚就能不择手段吗?
·骆家辉是中国人民的真朋友
·“公有制”的本质就是“官有制”
·走火入魔的主流媒体
·中国没有真正的左派
·同样的专制为何一个常胜一个常败?
·拒绝政治变革才会导致国家分裂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5)
·“新闻自由”是中华民主变革第一步。
·特色中国谈“事业”真的很搞笑
·中国人只有“立场”没有“是非”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6)(整理版)
·“印第安式”与“日本式”爱国主义
·如果我们学习美国?
·美国把盟友当伙伴,俄国把盟友当奴才
·请别沦为子女成长的第一凶手
·真正推动社会进步的革命多是贵族革命
·从僵化的计生政策看中国的行业利益集团
·中国大国民为何期盼“无根之福”?
·中俄联手是弱智还是搞笑?
·我为什邡说句良心话
·一个爱好制造“假想敌”又敌友不分的民族?
·与炎黄春秋读友会关于“中国向何处去”的问答
·印度是穷人说了算的国家
·母亲高呼“中国又得了一块金牌了!”
·捍卫南沙、钓鱼岛领土要剑走偏锋
·百年中国一直没有走出义和团阴影
·文革中国的影视文化
·别把红五类出身当成滥杀无辜的执照
·权力与知识分子合谋必结出苦果
·“狭隘民族主义”是民主宪政的大敌
·中国多文痞而少思想者
·“知名人士”莫要误撞“名声陷阱”
·民主之路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把“真话”当“偏激”的特色理论
·先政治后经济的日本体制改革模式
·皇权中国基层社会的民主因素
·毛泽东的真正功绩是什么?
·毛泽东的天下被贪官毁了吗?
·中国人的英雄情结和清官情结
·钓鱼岛的“命门”在哪里?
·“中国国情”已沦为对抗文明进步的遮羞布
·现代中国为何不再有直言敢谏的良心官宦?
·钓鱼岛还未开打,我们先乱了?
·汉唐大帝国为何气吞山河
·没有任何“公平”的中国司法
·韩德强是中国式教授的形象大使吗?
·谁才是真正的“汉奸”?
·“中国式制度”为腐败大开方便之门
·中华民主几个常见的认识误区
·美国宪法为何保护人民持枪的自由?
·民主政治的十大要素
·“我那里没听说饿死一个人”的毛左逻辑
·  抗美援朝我们取得了哪几个伟大胜利?
·中国体制变革的“破冰”之旅
·我国“集团性腐败”的制度成因
·从“好人总统”的犯错看“司法独立”的重要性
·民主的境界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  毛中国的权色交易
·华盛顿总统的领导作风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3)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2)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1)
·《中国在这里反思》内容简介
·关于北朝鲜核爆的问答
·饥饿不是激发平民大革命的主要原因
·从查韦斯癌症说新闻自由地方自治
·体制内“智囊”是怎样炼成的?
·“申纪兰现象”折射出的时代困局
·中国人的“道德至高点”综合症
·贪官裸官是最大的反华集团和境外敌对势力
·宪政与专制的根本区别是程序正义与不择手段
·斯大林希特勒是如何走上独裁神坛的?
·中华大国民为何喜欢玩抢购?
·地方自治是防范国家分裂的最有效武器
·大明崇祯皇上的悲剧启示
·我们进入了伟大的“宇宙真理”时代
·从大学生的聊天记录看教育逻辑的缺失
·从大清帝国的漕运危机说“临时工”
·人“贫穷”不可怕,就怕没“脑子”!
·关于宪政是非的对话
·谁才是最大的谣言批发商?
·官官相护走火入魔了?
·雷锋和遇罗克折射出的中国悲剧
·清末的宪政改革为何加速了大清国的覆亡?
·从“父女练摊”说城管制度与司法进步?
·美国总统的权力只相当于“国务院办公厅主任”
·请别把爱特权当成爱国!
·社会主义是穿西装的封建专制
·共产主义与君主专制哪个更操蛋?
·美国政府为何宽容“民谣”严防“官谣”?
·美国中央政府关门为何国家不乱?
·中国人为何沦落为最不爱阅读的民族?
·贪官是丧权辱国的始作甬者!
·从夏俊峰遗孤的画作说“抄袭”
·太监文人为何“哪壶不开提哪壶”?
·特色天朝那些事儿(一)
·和澳籍华人关于“陪审员”制度的对话
·从太监宰相赵高话说“正能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熊飞骏
   大转型前的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正争斗得如火如荼。
   左右两派争执的焦点问题:
   1、 对毛太阳的评价

   左派多是崇毛派,认为毛是中国的大救星,毛在世时的所有政治活动都是英明伟大的;同时不切实际地粉饰毛时代,把毛中国美化成没有贪污腐败,消灭了失业,社会公平,人民安居乐业的太平盛世,根本不承认毛中国饿死几千万人的大饥荒;至于近亿人受到迫害,死人千万的文化大革命,毛左则认为是英明且必要的,误认为文革那样急风暴雨式的群体运动,才是惩治贪污腐败的唯一出路;就连毛太阳在全国取消文化人稿费的背景下,自己独享近亿元巨额稿费等超级特权腐败现象,毛左要么矢口否认要么认为毛拥有这个资格……
   右派则多是反毛派,这部分人因为教育程度稍高,阅历较为丰富,拥有较多的知情权,知道很多被官方努力掩盖起来的毛中国苦难和毛本人的诸多反文明行径,对毛太阳本人有较为清醒的认识,所以一直努力在公众面前揭开“毛真相”,防止中国走向反动回归毛时代,防止历史的悲剧在中国再度重演……
   2、 对改革开放的认识
   左派全盘否定改革开放,认为邓政府是中国历史的罪人,为四人帮鸣冤叫屈;认为改革开放三十年是中国历史的大倒退,官场贪污腐败,社会黑恶横行,贫富悬殊,特权肆虐,民不聊生……
   右派在承认改革开放经济成就的同时,一样对“跛足改革”造成的特权腐败忧心如焚。右派虽然对腐败不公痛心疾首,对人民在“住房、医疗、教育”等新三座大山的压迫下日益陷入实质性贫困印象深刻,但承认今天的中国毕竟比毛中国要进步一些,就算今天的中国病菌丛生也绝不能倒退回毛时代。
   3、 对西方法治国家的态度 
   鸦片战争后的百年间中国一直在国际上扮演“受迫害角色”,造成上世纪初的多数中国人普遍患有“国际受害者心理”,认为中国的落后腐败全是西方列强造成的,认识不到中国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今天的多数左派依旧没有从“国际受迫害心理”中走出来,认识不到西方列强在民主体制强大自我纠错能力的鞭策下,经过百年痛定思痛的反思反省,已经从唯我独尊强打恶要的国际强盗进化成“尊重人类共同利益”的国际绅士了。他们依旧认定“西方亡我之心不死”,美帝国主义是中国最凶恶的敌人;尤其是大量贪官政客把亲属和利用职权聚敛的民脂民膏转移到美、澳、加等民主国家,更坚定了英、美等法治国家与中国的贪官政客同穿一条裤子,从内外双方共同颠覆中国的认识……
   右派基本上都是亲美的,认为美国是历史上唯一帮助过中国走出艰险危难的国家。一是上世纪初美国的“门户开放”政策使中国避免了被列强瓜分的苦刑;二是“庚子事变”期间美国率先倡导并实践“退还庚子赔款用于中国办教育”,大大推进了中国的教育事业,促进了中华民族的文明进步;三是美国和中国并肩作战打败了亚洲第一强国日本,把中国从亡国奴的深渊里拯救出来。如果没有美国的帮助,单靠中国人自己是不可能打赢抗日战争的。美国在历史上没有侵占过中国一寸领土,今天对中国领土也没有一丝一毫的野心;虽然经常批评中国的人权现状,但多数是基于政见认识上的分歧,对中华民族来说并非完全出于恶意。右派还认识到中国在近代遭受列强侵略的事实,列强虽然是首恶,但中国人自己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一个幅员辽阔自然资源配套齐全的大国,如果自己不贪污腐败自相残杀,而是励精图治上下一心,怎么可能衰弱到任人宰割的地步呢?他们认为中国要想强大首先得自己文明进步,不能只祈求列强的善心,自我反思反省学习进取才是赶超列强富强发达的唯一出路……
   4、 打击贪污腐败的途径
   左派主张用急风暴雨式的群众运动,以毛太阳在文革时采用的方式,人民群众团结在某位强有力的领袖人物旗帜下,把贪官污吏赶尽杀绝,“批倒批臭,再踏上一只脚,叫他永世不得翻身”,同时把贪官政客的亲人划为贱民阶层,任广大民众欺侮凌辱,让他们为长辈的罪恶买单……
   右派反对任何形式的暴力运动,认为贪官政客也是人,可以审判他们的罪行但不能侮辱他们的人格,更不能殃及无辜的亲属。由某强人发动的急风暴雨式群众运动治标不治本,只能遏制贪腐于一时,运动一过贪腐会变本加励。同时这种反腐运动成本高代价巨大,民众品质也会受到空前毒害,堕落成酷爱暴力、仇恨、报复、破坏、不计后果、无视未来的暴民团伙。右派主张学习引进西方的民主法治政体,把官吏的任免升降监督权交给民众手中,惩治腐败遵循法律有序的方式。一旦取消了上司任免下级行政一把手的权力,各级政府的钱袋交给民选议会手中,政府没有财政支配权,官场行贿跑关系就会自动失效,腐败也就无以生根。虽然仍难免贿选现象,但对于一个幅员辽阔的大国来说也是局部、暂时和底层的,且结果远没有确定性,试想一个省长候选人怎能贿赂几千万选民投自己的票而不被发觉?民主法治政体是从根子上一劳永逸铲除腐败的手段,由此派生的“强大自我纠错机制”也能及时发现错误并很快根正……
   中国的左右两派在那里唇枪舌剑不依不饶时,中国的既得利益阶层——特权集团则在暗处偷着乐。当左右两派争斗得不可调和时,他们就不会成为公众的“不愉快焦点目标”;因此他们希望左右两派斗得越起劲越好,那样他们就越安全。他们在左右两派间玩平衡术,力争不让其中的一方大获全胜,因为全胜一方的下一个目标就会轮到特权集团了。当部分有远见顾全局的右派人士意识到他们的“厚黑学”试图退出争斗时,他们就鼓动不爱思考少阅历又容易冲动的左愤们对试图退却的右派穷追猛打,退却者为了自保只好又回过身来自卫还击……
   其实左右两派的多数在今天的中国都是利益受损者,他们的自身权益没有受到法律的保障,被特权阶层粗暴践踏剥夺。尤其是左派年轻人,他们大多生活在社会的底层,自身权益每天都在受到特权阶层的侵害,不是房奴就是无家可归者,还经常受到失业的威胁,甚至于被贪官政客戴上一顶绿帽子……因为共同的受迫害地位,左右两派无论如何也不应该成为不可调和的敌人,他们的共同敌人应该是特权阶层中的腐败渎职者!现在左右两派不顾大局不识大体,放过主要的敌人而限入不可调和的内斗,真是今天中国的莫大悲哀!
   统观左右两派的焦点分歧,就会发现只有对毛太阳和美国的认识是不可调和的;而对改革开放的态度和打击腐败的方式则异中有同,完全可以通过理性的协商妥协求同存异赢得共识。至于对毛太阳和美国认识上的尖锐分歧,完全可以暂时搁置一边。毛太阳是故人,美国是外国,我们为何要为一个死去的人和一个八杆子够不着的外国尖锐对立不依不饶呢?
   冷静分析一下,就会发现左右两派的政治观点有很多共同之处。无论是极左还是极右势力,在关于下述政治诉求上则是高度一致的:
   反腐败;反特权;反权钱结盟;社会公平;提升民权;关注弱势群体;争取言论出版自由;铲除黑恶势力;政府切实履行公共服务职能;彻底整治三公挥霍;大力精简党政机构;大幅缩减行政开支(缩减90%以上)……
   左右两派的上述共识恰恰是今天的中国面临的最紧迫最重要的社会问题,也是政府不容回避且必须花大气力尽快解决的政治任务。如果不能及时快速彻底解决上述社会问题,中国就会面临极大的社会风险,就会再度陷入治乱兴衰暴力革命的恶性循环。
   至于对毛太阳和美国的认识,并非中国面临的最紧迫问题,我们完全可以把关于此问题的认识分歧暂时搁置一边,等到政府从谎言政治里走出来,切实履行宪法第三十五条的承诺,还公民完全知情权,把毛时代的档案解密,还公民历史真相,公民能了解真正的毛太阳时,再对毛太阳做出评价也不迟。只有知晓历史的真相,才能对历史人物做出全面客观公正的评判。现在毛真相还被官方捂得严严实实,多数年轻人心中的毛太阳不过是唐国强扮演的那位指点江山战无不胜爱民如子的舞台角色,与真实的毛太阳相去十万八千里。在多数公民还不了解毛真相时,怎么可能对毛做出客观公正且能服众的评价。左右两派在这个问题上认死理较劲显然是浪费口舌不切实际的,谁也不可能说服谁,只能徒增怨恨和敌意。因此理性明智的做法应该是把毛太阳暂时搁置不论,不为毛歌功颂德也不对毛口诛笔伐,只客观务实地寻找揭示毛中国的历史真相,不无中生有,不刻意遮掩……
   至于美国是个什么国家?它充其量不过是个远隔重洋的外国,离中国的紧迫问题更遥远更无关痛痒,因此更应暂时搁置一边。
   如果左右两派放过中国面临的最紧迫社会问题于不顾,偏要把目标锁定在无关现实痛痒的一个死人和一个外国?那才是特权阶层最乐意看到的,也是今天中国左右两派的真正悲哀。
   中国的左派多数为年轻人,尤以青年学生为主体。三十岁以上的成年人虽然有一些,但在比率上无疑是少数。
   西方文明国家有这样一种共识:一个人30岁以前是左派,说明他心智发育正常还有良知(尽管是单纯不成熟非理性的),但如果30岁以后还是左派,则可以断定此人不是脑子有问题就是别有用心。
   此共识说明中国的多数左派年轻人都是有良知的热血青年,部分人的言论虽然不符合历史事实,所追求的目标偏离中华民族文明进步的轨道,但这些不是他们的过错,而是专制体制长期谎言教育的结果,是特权阶层垄断话语权,剥夺了他们的知情权,使他们无法了解事实和真相造成的。说白了他们也是受害者?寒窗苦读十几年在堆积如山的试卷里废寝忘食,结果学来的多是假知识和伪理论,对他们来说这是多么深重的悲剧啊?年长的右派应该理解他们,同情他们;憎恨和反感则是非理性不成熟的表现。
   笔者在此郑重声明,本人三十岁之前也是一个狂热的毛左愤青!对美帝国主义恨之入骨,奋斗目标就是解放台湾,整天潜心钻研打过台湾海峡的可行军事谋略……
   至于三十岁以上的成年左愤,他们的动机当然远没有多数年轻左派那样率直纯真,但他们毕竟是少数。一块稻田里总难免会有裨子的,我们不能因为少数成年左愤的“别有用心”而否定多数聚集在左派旗帜下赤诚爱国的热血青年。
   我强烈呼吁中国左右两派的良知人士暂时搁置对毛太阳和美国的认识分歧,在共同的政治诉求上团结起来,共同推进中国政治文明的进步开化。你们中的多数都是权益受损者,共同敌人应该是践踏剥夺你们合法权益的特权集团,尤其是公权私用的贪官政客!而不是你们平时口诛笔伐的文字对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