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熊飞骏的博客
·智利、玉树大地震的启示?
·执政集团实行民主改革是“革自己的命”吗?
·民主是刺向毛左谎言要害的杀手锏
·从企业管理误区想到官僚专制的危害
·大国国民小国胸怀
·接受普世价值就意味着动乱流血吗?
·毛时代中国没有腐败吗?
·加强学校治安能制止刺向儿童的尖刀吗?
·中国教育问题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国民劣根性是特权专制体质结出的恶之花
·“文革式大民主”的实质是红太阳为人民做主。
·我们为何要旗帜鲜明“否定”民主?
·别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无法收拾的烂摊子
·做大蛋糕靠经济建设,切好蛋糕靠民主法治
·贪官也是旧体制的受害者
·“中国难道没优点吗?哪个国家没问题?”
·必须把屈打成招的“司法凶手”绳之以法
·我们不能对概率很低的“民主贿选”杯弓蛇影
·封杀袁腾飞打响了“二次文革”第一枪
·我们要象纪念伟大成就一样纪念民族的悲剧
·“人民群众”是如何被文革毛痞“绑架代表”的?
·我们不能忘记文革
·文革毛痞恐吓袁腾飞家人已成为潜在杀童凶手
·设置文革禁区等于为文革招魂
·基督教与义和团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的最大恶果是毁灭社会良心
·毛太阳与水利工程
·揣着“绿卡”骂美国的分裂人格
·“公仆”犯错,纳税人买单?
·“有森林无植被”是我国极端气候的制度祸首
·知识青年正气的丢失
·文革时代我们曾经制度化屠杀孩童?
·骂杨恒均“变脸”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
·“稳定”与“公道”哪个更重要?
·中国基层政权的十大怪状
·“问心无愧”离“无耻”还有多远?
·“二次文革”离我们还有多远?
·胡耀邦的超人政治胸襟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我们凭啥在印度面前自豪?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裸体做官”等于趁火打劫
·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中国不能再次被金家王朝绑架?
·谁在真正崇洋媚外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中国官场的“红包文化”
·中国官场的“特色幽默”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中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
·国有企业内部的悲剧景观
·无孔不入的“官本位”病菌
·流氓丈夫是怎样绑架淑女妻子的?
·“把错误坚持到底”与权力变态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熊飞骏
   
   (一)
   部分国民认为象中国这样幅员辽阔的大国,只有建立高度中央集权的威权政府,才能有效地监督地方依法行政,防范地方势力胡作非为,确保国家的统一。民主政府则会出现弱干强枝,中央对地方失控,地方出现分离倾向……

   有这一思维误区的国民认为民主政府各地权力机构和政府一把手都是当地选民通过公平竞选选出来的,这些地方权力机构和行政一把手只对当地选民负责而不对上一级行政官员负责,会不会只顾及狭隘的地方利益而无视国家民族的整体利益,在国家大政方政上不服从中央政府甚至和中央政府对着干?结果造成弱干强支,助长地方分离倾向?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各位不妨看看美国的情况,美国是标准的民选政府,地方政府都是当地选民选出来的,地方官员只对当地选民负责而不对总统负责,可你听说过美国中央政府对地方失控了吗?美国有哪个州闹独立了吗?有哪个州拒不服从中央政府的命令抵制伊拉克战争吗?有哪个州独立于华盛顿与北京建立外交关系了吗?与美国类似的还有英国、法国、、德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国,你听说过这些国家发生过类似情况吗?
   没有!
   也许有人会说,美、英、法等国国民素质高,自然不会没有全局意识和长远观念。中国人的整体素质比那些国家低得多,说不准会干出那样的的蠢事。有这一忧虑的人不妨看一下印度和台湾,印度的国民素质也不高,经济也很落后,可你听说过印度有哪个地方政权和中央政府对着干吗?台湾的情况则更具典型意义,因为台湾人是标准的中国人,走上民主之路的时间才十年多一点。台湾民进党执掌中央政府后,很多地方县市的选民选举国民党人担任地方政府一把手,首府台北市选民选出的市长竟然是国民党主席马英九?国民党和民进党是台湾主要的政权竞争对手,可你听说过国民党控制的地方政权在大政方针上和民进党控制的中央政府对着干吗?他们建立独立于民进党政府之外的地方武装了吗?独立和哪个国家建立外交关系了吗?台北市长马英九除了履行一个普通公民的职责率民众在总统府前静坐市威表达正当诉求外,台北市政府避开陈水扁政府和大陆搞“三通”了吗?
   没有!
   为什么会没有?根本原因不是国民素质的高低问题,而是民主政治体制杜绝了这类悲剧的发生。民主政府的第一要素是有一部全民必须遵从的宪法,每个公民,无论你属国内哪一地哪一级的行政机构管辖,都不能违背国家的宪法,任何地方政府制定的地方法必须在宪法的框架之内,违背宪法的任何地方法条款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法律效力。所以任何一级地方政府虽然只对辖地选民负责,但也必须遵守国家的宪法,对代表国家的中央政府行使宪法规定的责任和义务,不能行使超出宪法之外的权力搞狭隘地方主义,否则你就会因为违宪而受到法律审判。你一旦因为违宪的原因受到法律审判,就算你的选民仍然拥护你,但他们也保护不了你免受法律制裁。因为民主政治下司法是独立的,不但独立于中央政府,也一样独立于地方政府,作出的法律裁决不受任何一级政府机构的干扰。在民主制度下,地方行政官员可以不理睬来访的省长甚至总统,更不用出于公务以外的原因去给省长总统送礼拜年套近乎,因为那样做对你的职务安全没有任何帮助,省长、总统升不了你的官也降不了你的官,只有你辖区的选民能决定你的政治命运。但你不能违宪,一旦触犯宪法你就会自然丢官,并且你的选民也保不了你。国家宪法通常都会规定中央政府统领军事、外交,主管征收关税,印花税、版税,主管跨地域工贸公司(如铁路、航运、航空、邮政、电信、电力……)的管理和税收,地方政府不能侵犯中央政府的这些法定权限,不能建立独立于中央政府之外的地方武装,不能号召当地青壮年拒服兵役,不能在交通干线上设立进出口的收费关卡,不能征收关税、印花税和跨地域工贸公司的经营税,哪怕海关建在你的地域上或跨地域公司在此地设有办事机构也不能够!否则海关或跨地域公司上诉到最高法院,这个地方政府一把手就会成为触犯宪法者,其政治生命也跟着完完。
   下面列举几条与此有关的常见疑虑:
   疑虑一:地方政府不能违宪对抗中央政府的合法权力,但地方与地方干起来,如某地对另一地过往该地的车辆征收通行费等,影响国家的协调统一并进而伤害国家的整体利益怎么办?发生这样的悲剧,一样可在宪法的框架内解决,当地方与地方发生损害国家整体利益的冲突时,冲突的双方可上诉到对双方都有管辖权的上一级法院,上一级法院作出的裁决双方必须服从,否则就会付出违宪的可怕代价。
   疑虑二:地方政府连最高法院的裁决都不理睬,照样行使超越宪法之外的权力,地方选民因为狭隘短视的缘故,也支持其继续行使这一权力,并拒绝宪法要求重新选举新的地方政府。一旦发生这样的悲剧,最高法院就会通过议会授权中央政府采取各种可行手段甚至于派遣武装力量去此地恢复宪法的权威。因为中央政府是唯一能掌握并动用武装力量的权力机构,地方没有相应的对抗措施,所以地方的违宪分离势力会很快瓦解。美国在十八世纪六十年代就发生过类似的悲剧,南部十三州的地方政权因为不服从全民直选产生的林肯政府,在南部各州闹独立。林肯政府就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力派军队去南方平叛,用军事手段来维护宪法的权威和国家的统一。南部各州临时组建的民兵武装不是中央正规军的对手,最终战败向宪法屈服,重新回到国家的宪法框架里来。
   疑虑三:中央政府统领军事、外交需要大笔的钱,地方政府为了迎合当地民意又容易垄断地方税收,这一笔钱从哪里来?
   我在上文已经说过:民主国家的宪法通常都会规定由中央政府统一征收关税、印花税、版税和跨地域工贸公司的税收,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国税”。这一笔税收的数量是很庞大的,甚至于比地方税收的总和还要多。我国仅关税收入一项每年就达七千亿人民币,跨地域工贸公司大多是财力雄厚的集团公司,提供的工商税收也一样很可观。
   疑虑四:如果地方政府不违背宪法对抗中央政府的法定权力,但在宪法框架以内的辖地强奸民意胡作非为,使当地人民不能享受民主的果实咋办?
   这点更不用担心,当地选民会用手中的选票惩罚他们,两次换届之间还有强有力的民众监督机构制约他们。他们就算用尽谎言和骗人伎俩,但民众只可蒙骗于一时,在这个问题上要相信人民的智慧和判断力。
   所以民选的地方政府虽然可以对上级官员视而不见,但不能为所欲为。不理睬行政上司是你的权力,但不能对抗宪法规定的上级政府权威。前一种情况斩断了贪污腐化的源头,没必要为了政治生命向上司行贿自己也就缺少拼命受贿的动力。后一种情况则斩断了地方的分离倾向,消除了各自为政不顾大局的悲剧。
   最后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民主的中央政府和地方利益不是对立的,首先中央政府的行政首脑是全民直选产生,他是人民利益的最高代表;国会议员也是全民选举产生,也代表这个国家全民的根本利益,所以总统和国会议员的代表性无疑大于地方一把手和地方议员的代表性。其次民主中央政府的利益是全国地方利益的理性综合,和地方利益的关系不是敌对互损而是相辅相成的。既然是这样的关系,地方政府也没有必要愚蠢到对地方分离主义情有独衷,不幸发生了那样的悲剧,此地的人民也不会步调一致地响应,在这个问题上一样要相信人民的智慧!通过公平竞选产生能代表民意的议员大多不是维护既得利益的现职或退职官员,也不是只知感恩而没有独立思维和责任心的恩赐代表,而是有一定政治知识和经验的职业政治家,他们的综合素质比普通民众无疑要高一层,通常情况下不会做出上述疑虑中的那类狭隘愚蠢行为。
   
   (二)
   我的文章《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在天涯发表以后,部分网友认为中国当前的主要问题不是没有民主,而是中央权威消弱地方权力膨胀;认为现在中国应该加强中央集权以监管地方政府;加强法制化建设以破除地方政府、腐败官员和腐败学者的“铁三角”,绝对不可贸然试行西式民选政府制度,因为这样各级政府会迅速被“铁三角”的利益集团所控制,国家陷入无穷尽的灾难之中。他们认为民主政府并不能有效地防止腐败,象民主的印度、俄罗斯和巴西的腐败现象依旧很严重。要想有效地防止腐败只有通过建立威权政府,加强法治,法治比民主能更有效地防止腐败,并举亚洲的香港和新加坡为例,因为法制化相对健全的威权新加坡和香港的清廉程度比民主但是法制化相对滞后的台湾和韩国高……
   中国目前的状况确然是中央权威削弱地方势力膨胀,尤其是地方特权集团无视中央政府的各项禁令,在自己的小王朝疯狂贪污受贿、买官卖官、圈地拆迁、大兴土木、肆意掠夺国家财富,利用职权侵占平民百姓利益,甚至于在辖地交通干线上设立收费关卡对过往车辆征收通行费……中央每下达一个廉政文件,到了地方都因“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成了一纸空文。大不了组织地方官员象征性学习一下,在网上抄几句谈认识感受之类的学习笔记,在台上说几句连自己都不相信的空话套话,然后继续变本加励地腐败渎职瞎折腾。因此目前的中国确然存在弱干强枝现象……
   各位别忘了这样一个事实,目前的中国并不是民主政体,如果存在弱干强枝现象也不是民主的过错。专制政府不一定都是强势政府;民主政府也不一定都是弱势政府;美国中央政府的力量相信各位能够感受得到。民主政府是“强势”还是“弱势”,与国家的大小有很大的关系,大国的民主政府多半是强势政府;小国的民主政府则容易走向“弱势”。所以美、英、法、德、日都是强势政府;而菲律宾之流的亚、非、拉小国的民主政府有很多是弱势政府。中国是众所周知的大国,如果走向民主,强势政府的概率应该比弱势政府大得多。 中国一旦成立民主的强势政府,地方搞贪污腐化独立王国的可能性就很小。因为民主政府在官吏任免上“还政于民”,地方官的命运掌握在当地老百姓手中,如果地方官在辖地贪污腐化瞎折腾,老百姓还会继续选他吗?独立于地方政府之外的民意监督机构会放过他吗?民主政府的钱袋掌握在代表民众的地方议会手中,政府每动用一分钱的公款都得请求议会拔款并在事后详细汇报每分钱用于何处和怎么用?地方官能用公款大吃大喝公费旅游开着公车到处瞎跑吗?因为民主政体把任免和监督地方政府的权力交给了当地百姓,根本不用中央操心就能自发防范腐败。至于各级政府会迅速被地方政府、腐败官员和腐败学者“铁三角”利益集团所控制的问题也许会一定范围内存在,但绝对是个别现象,并且是短期的。因为人民一旦掌握地方官员的任免升降权,“铁三角”就根本不可能长期操控各级政府。各地的“铁三角”利益集团只是上面不知道,在当地根本不是什么秘密,当地选民会选举并长期容忍被“铁三角”操控的地方政府侵害他们的权益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