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熊飞骏的博客
·大国国民小国胸怀
·接受普世价值就意味着动乱流血吗?
·毛时代中国没有腐败吗?
·加强学校治安能制止刺向儿童的尖刀吗?
·中国教育问题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国民劣根性是特权专制体质结出的恶之花
·“文革式大民主”的实质是红太阳为人民做主。
·我们为何要旗帜鲜明“否定”民主?
·别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无法收拾的烂摊子
·做大蛋糕靠经济建设,切好蛋糕靠民主法治
·贪官也是旧体制的受害者
·“中国难道没优点吗?哪个国家没问题?”
·必须把屈打成招的“司法凶手”绳之以法
·我们不能对概率很低的“民主贿选”杯弓蛇影
·封杀袁腾飞打响了“二次文革”第一枪
·我们要象纪念伟大成就一样纪念民族的悲剧
·“人民群众”是如何被文革毛痞“绑架代表”的?
·我们不能忘记文革
·文革毛痞恐吓袁腾飞家人已成为潜在杀童凶手
·设置文革禁区等于为文革招魂
·基督教与义和团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的最大恶果是毁灭社会良心
·毛太阳与水利工程
·揣着“绿卡”骂美国的分裂人格
·“公仆”犯错,纳税人买单?
·“有森林无植被”是我国极端气候的制度祸首
·知识青年正气的丢失
·文革时代我们曾经制度化屠杀孩童?
·骂杨恒均“变脸”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
·“稳定”与“公道”哪个更重要?
·中国基层政权的十大怪状
·“问心无愧”离“无耻”还有多远?
·“二次文革”离我们还有多远?
·胡耀邦的超人政治胸襟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我们凭啥在印度面前自豪?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裸体做官”等于趁火打劫
·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中国不能再次被金家王朝绑架?
·谁在真正崇洋媚外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中国官场的“红包文化”
·中国官场的“特色幽默”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中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
·国有企业内部的悲剧景观
·无孔不入的“官本位”病菌
·流氓丈夫是怎样绑架淑女妻子的?
·“把错误坚持到底”与权力变态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罗马军团的征服与自残)
   ——熊飞骏
   
   一个崇拜军人的国家是危险的。

   罗马帝国的衰亡史就是最生动的例证。
   罗马帝国曾经是我们这个星球上无与伦比的世界帝国。
   这个世界帝国最终灭亡了,是帝国的军队把它送上了末路。
   我们的世界史教材把西罗马帝国的灭亡归因于外族的入侵,这是一个历史认识误区。促成西罗马帝国灭亡的主要因素是罗马军团,是军队把罗马折腾成了一具摇摇欲坠的空架子,只差外力的“最后一推”。外族入侵刚好起到了“最后一推”的作用。
   一个国家的军队应该是“保家卫国”的,罗马军团最后何以远远偏离自己的正当职守,堕落成了国家崩溃的罪魁祸首,根源就在于罗马“崇拜军人情结”种下的恶果。
   罗马崇拜军人是可以理解的,因为罗马军团曾创立了光芒万丈的武功。
   罗马立国时只是台伯河畔的一个村落群体,周围全是力量远大于自己的强邦劲旅。北边的山南高卢在心情不爽时就常来罗马找“消遣”,用暴力强抢罗马男人的妻女就像牵自家畜栏里的羊一样随心所欲。
   是战无不胜的罗马军团改写了罗马的屈辱历史。
   罗马军团早期承担了反抗外族入侵的光辉使命。在力量居于绝对劣势的逆境下,罗马军团坚忍不拔勇敢顽强,一再击败力量远超自己的强敌,先后击败了山南高卢、居鲁士象军和军事天才汉尼拔的百战劲旅,消除了迫在眉睫的威胁,统一了意大利半岛,使罗马跃升到不再任人欺凌宰割的大国行列。
   在取得卫国战争的决定性胜利后,罗马军团并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而是踏上了开疆拓土的伟大历程,马不停蹄四面出击,先后征服了地中海强国迦太基,向东击败了希腊联军,把北非、伊比利亚半岛、希腊半岛、色雷斯、小亚细亚、美索不达美亚等所有西方“开化地域”的富庶肥沃领土全部纳入罗马的版图,被誉为国际贸易黄金商道的辽阔地中海成为罗马的内湖……罗马疆土北达阿尔卑斯山、多瑙河、黑海;东界底格里斯河波斯湾;南连撒哈拉大沙漠;西接大西洋。罗马军团再度使罗马跃升为当时世界上仅次于中华帝国的超级强国。
   在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胜利面前,罗马军人的形象越来越高大,民众的“崇军情结”也与日俱增。罗马将军则是最受人敬重的英雄,为得胜将军举行的一连串“凯旋式”成为首都居民最为兴高采烈的盛大节日。
   在古代那种落后的通讯交通条件下,国家的控制力是有极限的,超过了探制力极限的开疆拓土往往得不偿失,很容易为有军事独裁倾向的军人领袖培植割剧称雄的资本。罗马在凯撒时代越过阿尔卑斯山进军山北高卢(法兰西、比利时、卢森保、荷兰、莱茵河流域);越过英吉利海峡征服英伦三岛;越过多瑙河占领日耳曼人狩猎的森林地带……就被证明是画蛇添足之举。
   知道什么时候使用武力很容易;可知道什么时候停止使用武力则很难。
   当军队的对外扩张力达到极限时,军队前进的步伐就被迫停止下来,但帝国的军事力量并没有因此削减,相反因防守漫长边境线需要和满足军事将领的个人动机而不但加强。那些帝国控制力鞭长莫及的遥远边疆地区,军事将领的个人意志就是法律和是非标准,将军就会在驻守地培植起不可动摇的政治资本,把国家边防军改造成拥护个人利益的亲军。等一切布置成熟后,军事将领就会带着这支亲军掉转枪口挑战国家权威,把本应用于对外的军事力量用于对付自己的人民。
   一个国家的军队在对外征战中,残酷无情的手段在本国人民眼中是正常且必要的,烧杀抢掠甚至强奸等邪恶手段因为是用来对付敌人,在本国人心中也不算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恶行。所以军人的品格很容易在对外战争中被毒化,一支品格被毒化的军队是危险且不可靠的,迟早要用同样邪恶的手段来对付自己的国民。所以美国人自己揭露驻伊美军的虐囚暴行不但不是卖国,相反是很有远见的爱国行为。
   当罗马将军率领已异化为亲军的边防军向国内进军时,对待自己国民的手段一样残酷无情。罗马人终于沦落到和当初的外敌一样的境地,被自己的军队深深伤害。
   罗马在军人当政前是一个精英阶层民主的法治国家,正是民主和法治给罗马造就了以弱胜强无往不胜的无限动力。
   军事将领终于率领被人民无限崇拜的军队来摧毁这个国家的民主和法治了。从马略、苏拉、克拉苏到凯撒、庞培、安东尼,每个军事将领都给罗马带来了远超外敌入侵的巨大伤害,甚至于用亲者痛仇者快的方式,解放政敌的奴隶,并鼓励他们向主人残酷复仇。斯巴达克斯如果在阴间有知,一定会笑得很开心,因为打败他的敌人现在正在为他的事业复仇。罗马的民主和法治终于在军人的刀剑下被淹没在血泊之中。
   最后的胜利者是虚伪谎言大师屋大维。这个连和自己的妻子谈话也要事先列出提纲的“精明人”,最终埋藏了罗马的民主和法治,企图用一人独尊的帝制来治理一个幅员辽阔的大国。
   屋大维用帝制这把钥匙打开了自己覆亡的墓门。
   就算在帝制时代,罗马军队也一直没有消停过。和中华帝国“皇位血缘继承制”不同,罗马皇帝就算有血缘继承现象也是少数,多数皇帝都是被军队拥立的。每一个新皇帝多是和前任皇帝八杆子够不着的非血亲强人。军人拥立皇帝的依据是对自己那个小集团有利而不是对国家有利。历任皇帝为了赢得军人的支持也无条件满足军人的不合理欲望,不顾国家财力一而三再而三给军人加薪。
   当武装部队内部出现裂痕,在拥立皇帝上就不容易形成一致意见,结果各军区纷纷拥立自己的利益代理人,形成一个国家多个皇帝的局面。为了争夺帝国的最高统治权,各军区在自己拥立皇帝的统领下打起了内战,国内成为血腥的战场。军人在屠杀自己人时一点也不含糊手软,比起当初征讨外敌时的残酷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个曾经战无不胜的军队就这样堕落了,堕落成为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土匪武装,堕落成不知对外只知自残的兵痞。
   帝国的墙基就这样被军队掏空了,这个曾经所向无敌的庞然大物就这样被自己的军队折腾成了一具虚弱不堪的空架子。
   军队在罗马帝国扮演的角色,用一句中国成语“成也萧何败也何”来形容再贴切不过。
   帝国的虚弱对曾经被罗马征服并受尽罗马人欺凌的蛮族是一个难以抗拒的诱惑。他们开始向罗马军团挑战,起初小心翼翼,当发现对手貌似强大实则不堪一击时,就大着胆子乘胜前进,从四面八方潮水般涌入帝国边境。帝国的边防崩溃了。
   当蛮族向罗马军团发起挑战时,罗马军队无论在数量还是武器装备上都占有压倒优势。蛮族武装充其量也是装备低劣的“乌合之众”。可人数和武器不是战争胜负的决定因素,一支被高度腐化的军队就算拥有再先进的武器也只能起反作用,只能用来对付自己人。军队的对外战斗力并不因为“加薪”就能相应提高,对于一支失去正当目标且日益腐败的武装部队来说,“加薪”甚至只能起到削弱对外战斗力的作用。结果罗马军团“加薪”的结果是在对曾经不堪一击的乌合之众的战争中,以绝对优势的兵力和武器一败再败。
   与其说西罗马灭亡在外族手里,还不如说灭亡在自己的军队手里。
   
   罗马军团就这样完成了征服与自残的恶性循环,在付出巨大的牺牲之后又回到了当初的起点,甚至连起点都不如。
   这都是崇拜军人情结惹的祸!
   军队是一柄双刃剑。一个国家如何发展控制自己的武装力量,使之始终如一用于对国家民族有益的目标,在强化对外战斗力的同时又能避免内伤,是一门需要高深智慧的学问。
   现代战争最重要的是防范自己的军队在对外战争中“野蛮化”。一支习惯对外敌胡作非为的军队,最终也会对自己人胡作非为。
   
   
   二00九年十月十八日
(2010/06/0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