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熊飞骏的博客
·从雷锋事迹看典型人物的分裂人格
·当辉煌目标遇上落后体制?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地震天谴说”的中日反差
·非洲独裁强人的黑色幽默
·由卡扎菲的“美女敢死队”想到的
·“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卡扎菲才是利比亚“主权”的最大侵害者!
·“霸权主义者”为何能冻结反霸旗手卡扎菲的“资产”?
·如果卡扎菲拥有核武器?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香港人与台湾人的素质沉浮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和思想者探讨启蒙的艺术
·毛泽东把斯大林专政推向极致
·王子大婚于圣女受难之日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骂美国政府没事;玩美国人民找死!
·“人民公诉团”又强行“代表人民”了?
·不可以盗用“人民”的名义祸国殃民!
·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毛中国的“移河造田”往事
·文化大革命不是人民群众的盛宴
·利比亚危机考验国际理性
·索马里-卢旺达-利比亚见证人类良心的回归
·“中国式招标”魂断波兰
·苏联的分裂是失败民族政策惹的祸
·苏共在俄罗斯的华丽转身
·欺善媚恶的中国精英?
·“光棍”和“不公”才是平民大革命的火药桶
·他信妹妹当选泰国总理的启示
·既得利益阶层的“智慧”与“脑残”
·一个大规模“指鹿为马”的时代
·砸墓碑者有胆量去和贪官较真试试?
·请别把“爱国”当成“生意”来做?
·层出不穷的“天价捞尸”见证了公权力的麻木
·用良心呐喊来塑造自身形象有错吗?
·伦敦骚乱是英国文明跃进的契机
·当今中国哪些人在呼唤文革?
·走火入魔的谎言教育还能倒退到哪里去?
·真相不能拘泥于“亲眼所见”
·“外国也有贪官”的公仆逻辑
·“红色肃反”谁是主凶?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民主国家的中国移民为何素质也低?
·现代极权专制政权没有真正的“忠臣”
·毛泽东没给后代留下财产吗?
·毛中国的“低价医疗”真相
·中国裸官的N大特征
·“孔庆东现象”是特色中国结出的“无耻怪胎”。
·  孔庆东才是最大的汉奸卖国贼!
·美国政府只能把美国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义和团式“自残爱国”是中国挥之不去的政治噩梦
·大汉中国也曾象美国政府一样拯救大兵瑞恩
·真实的文革“造反派”和“五七右派”命运很相似?
·百年前后的中国悲剧史惊人相似?
·中国教育的“南辕北辙”
·风险中国需要勇气和大智慧
·中国的小知识分子多是资深吸毒犯
·民众一“游行”,西方就“阴谋”?
·职业道德与公民自由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和尚尼姑也成郭美美了?
·专制国家的经济成就普遍好景不长
·三十年间那些不如我们的邻居为何都后来居上了?
·“韩寒远光灯”与民主是啥关系?
·官僚政客“掩盖真相”已达走火入魔地步
·马英九连任给大中国带来希望之光
·《点亮午夜的烛光》(《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五卷)目录
·熊飞骏思想启蒙论著《中国在这里反思》前 言
·中国人的“动机论”是反文明糟粕!
·  韩寒无辜!方舟子哗众取宠!
·  “反美唱红”英雄王立军去美国领事馆干吗?
·社会的进步是从“一个人的坚守”开始的
·叙利亚独裁者又要“全民公决”了?
·这是什么特色逻辑?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1)
·中国民主改革的突破口在哪里?
·中俄联手能制止战争吗?
·还原毛泽东真相(一)(整理版)
·打黑、民生、反贪的另类解读
·还原毛泽东真相(二)(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三)(整理版)
·关于“毛主席两弹一星”的辩论
·还愿毛泽东真相(四)(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五)(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六)(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七)(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一)(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二)(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三)(整理版)
·由临沂的灭狗运动想起的?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四)(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五)(整理版)
·官僚专制才是特色中国的万恶之源?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六)(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七)(整理版)
·关于“唱红打黑”的对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熊飞骏
   
   2009年10月24日,长江大学15名新生“接梯救人”的英雄壮举感动了十亿中华儿女;同时也击碎了灾难面前惯性冷漠的“看客心态”,暴露出远远超越人类道德底线的“挟尸捞钱”丑剧……
   我们感动于英雄大学生的舍身取义!之所以“感动”,不仅仅是他们置自身安危于不顾的救人壮举;还因为他们“用生命打破了社会长期冷漠的死水,颠覆了人们冷淡漠然的消极心态,让那些自己长期伪装在世俗的空间里,对人怀有戒心甚至敌对情绪,既不与他人交流思想感情,又对他人的不幸冷眼旁观、无动于衷的群体感到无地自容。”这个在西方文明国家多数人都能自发从事的“善良本能”;在我们国家则成为只有极少数“泣血英雄”才能实现的孤独事业。

   英雄大学生在全民成为“冷漠看客”的世道接梯救人伟大;在明知自己不会游泳的前提下仍然义无反顾走向危险的长江更伟大!那是真正的直面死亡舍己救人啊!那些胡言“大学生走得不值得,不会游泳还逞能”的“精明人”,你们的良心哪里去了?
   陈及时、何东旭、方招三位“真英雄”把自己年轻悲壮的一生永远交给了长江。数以万计的国民为之伤心落泪,那是从心灵深处自发涌出的泪水,比三十年前某“伟光正”的追悼会全民嚎哭刺激出来的“制度泪水”不可同日而语。他们赚出的国民眼泪比中国二十年来流出的“感动眼泪”的总和还要多?本人在撰写此文时眼眶就一直溢满了泪水。
   10月28日那天,数万市民自发参加了为英雄送别的队伍,花圈连成了一条望不到头的长龙。那些花圈多是市民自己掏钱买来的,与某领导的追悼会各单位用公款买来的花圈一样不可同日而语!
   我们一样感动于韩德元等冬泳队员的救人壮举!他们虽然没有献出生命,但灵魂和三位大学生英灵一样高大。尤其是韩德元的作为令我感动且深思。他一人就救起了三名大学生,事后给他金钱奖励时,他断然拒绝,回答说“他只是作了份内的事,不值得奖励”。他只是一个卖早点的小摊贩,生计并不宽裕,可他的灵魂比某些权贵富豪无疑要高大一千倍!
   在感动于英雄大学生的同时,我们同时也愤怒于渔民的见死不救(后确认为施救不积极);愤怒于上百名围观者的冷漠麻木;愤怒于某些“部门”和“公仆”的不作为;更愤怒于捞尸船的“挟尸诈财”……
   这些天网民写出数以百计的文章谴责“见死不救”和“挟己捞财”的丑恶行径,但大多限于“个人品德”层面;“制度层面”的原因还没有得到必要的揭示。
   一个国家民族的“社会道德水准”主要是社会体制的产物。极少数人的缺德属个人原因;但多数人缺少必要的正直善良则一定是社会体制出了大问题。
   好的体制抑恶扬善,使魔鬼进化成天使;坏的体制奖恶惩善,使天使异化成魔鬼。
   如果一个国家的政治体制是“劣胜优汰、奖恶惩善”,那么这个国家在多数情况下“善良正直”举步为艰,“邪恶卑劣”如鱼得水。在邪恶体制的长期作用下,多数国民就会习惯“邪恶”和“无耻”。
   今天中国很多基层政权已经“山寨化”,内部运转机制就是“奖恶惩善、劣胜优汰”。最突出的表现就是相当多的党政机关和公务员履行公务的潜规则竟然是“捞油水推责任”。
   首先看看我们人民警察的表现和说辞:
   在离大学生溺水地不远处,就是荆州公安局沙市水上派出所。事发当天,也有警员赶到现场。据当时在场的大学生回忆,在长江大学师生与陈波谈价格时,多名警察在现场,有学生要求警察去干预一下和渔船老板的谈判,“有警察说你们把钱给他,让他们打捞就行了。”
   人民警察不但不参与营救行动,竟然还不干涉打捞船“挟英雄尸体敲诈黑财”的罪恶行径?甚至于站在罪恶方说话?这是什么人民警察?
   作为人民警察这个特殊的岗位,见义勇为应该是他们的义务!就象在外敌入侵时牺牲自己抗击侵略者是军人的义务一样。
   任何一名人民警察无论在何时何地,都有义务站出来制止“正在进行”的罪恶伤害。就算不在自己的辖区,也有保护公民不受正在进行的罪恶伤害义务。这样做不但不会与辖地的警务机关发生职能冲突,相反对方还应真诚感谢配合。如果在辖区外“见义勇为”的警察得到的不是同道的感谢配合而是刁难敌意,恰恰就证明我们的公安体制出了大问题。
   你能想象一名警察看到暴徒正在欺凌一名弱女子,因为那里不属自己的辖区而作“壁上观”?当警察勇敢站出来擒住歹徒并通知当地公安机关,却迟迟不见对方回应或“人一走就把罪犯放出来”?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体制吗?
   据记者调查:水上派出所官员认为水上搜救方面的工作是由海事部门负责,“水上派出所主要是负责长江堤岸的治安和渔民的户政管理,水面的治安我们管不了”。
   长江航运公安局荆州分局的一位民警也对记者说,航运公安局只负责长江航线的治安与安全。
   海事局的官员则推脱说他们的职责是“抢救沉船”,而不是救人捞尸的?荆州海事局新闻发言人熊新文介绍,海事局的职责主要是负责长江水上交通事故以及水上船只的安全事故,游泳溺水这种水上非交通事故并非职责所在。
   “我们所有的搜救主要还是围绕船只,而不是溺沉水底的人。”熊新文说,“所以我们遇见落水的,先营救。沉入水底的,救不出来了,就直接建议家属去找打捞公司来打捞。”
   垄断荆州段长江打捞业务的天价捞尸总经理是当地有黑社会背景的陈波。
   我们再来看知情人是怎样说的:
   “陈波自己没有渔船,他在派出所或许多渔民中都有线人,提供打捞消息。渔民提供线索后,能获得200元酬劳。”曾多次帮陈波打捞尸体的渔民陈凯(化名)说。
   接到消息后,陈波再联系渔船实施打捞。
   陈凯说,“捞到人,我们每船每次能得500元,捞不到就是200元,甚至有时给包烟,陈波说这些钱还得用来打点公安、海事的人”。
   …………
   我们的责任部门和公务人员在遇上需要付出代价的问题时,总能找到各种貌似冠冕堂皇的理由把应该由己方承担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山寨化”的地方政权通常不是根据社会需要和民众利益来执行公务;而是依据能否捞到“部门利益”或“个人好处”来权衡公务的轻重缓急。对于那些能罚款捞钱玩享受的差事,就是和自己的职能八杆子够不着也要想方设法插上一杠。这就是一家建房有几十个部门上门要钱的主要原因;也是部分行政执法部门之间长期陷于职权争执的内在根源。对于那些不能捞好处玩享受的职责,大家能推则推,实在推不掉就虚张声势磨洋工。
   为了能捞到更多的“钱和享受”,某些执法部门不但不打黑除恶,相反还和黑社会成员互通声气狼狈为奸,成为黑社会成员称霸一方的地下保护伞。因为黑社会成员欺行霸市无恶不作,能轻松捞到很多黑钱,有条件给司法败类提供更多的贿赂好处。所以当黑社会与守法公民发生冲突时,这些司法败类多选择站在黑社会那一边。
   难怪人们常说:黑社会团体若没有官方背景,就根本不可能混出气候来?
   打捞公司业务负责人陈波提到,他当时得到这个信息是有个叫“蓝色家园”的餐厅人员打电话告诉他,这个地方发生事故请他来打捞。在途中,水上派出所的所长也打了一个电话给他,让他马上到现场打捞。依此推断,公安其实是知道这个公司长期存在,从事捞尸业务。为什么这个时候,公安部门没有进行打捞,却主动求援于个体公司?还劝说大学生屈从捞尸船主的天价勒索?按常识推理,任何一个情感思维正常的人在那种情形下都会对捞尸船主的所作所为义愤填膺,水上派出所的警员为何能不为所动,在大学生下跪哀求时仍拒绝履行自己“制止罪恶”的职能,反而劝说受害英雄给钱?如果他们没从天价捞尸业务中得到“好处”,他们会那么“冷血”吗?如果碰巧在场警员个个天性“冷血”,为何公安机关会有那么多的“冷血”警员呢?
   天价捞尸悲剧发生后,屈于舆论的压力,荆州政府对此事进行调查。11月7日荆州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对“10.24”长江大学学生救人事发现场调查情况进行了通报。调查认定整个事件不存在“见死不救”情况,至于公众关注的“天价捞尸”,调查组认定“荆州市八凌打捞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波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但不存在垄断霸市的黑社会背景?此人曾因抢劫罪劳教三年,以后没有犯案记录?目前公安机关已依法对其拘留15天,并处1000元罚款。
   陈波垄断霸市的黑社会背景是显而易见的:
   陈波经营的“荆州市八凌打捞有限公司”是荆州唯一一家打捞公司。该公司并未取得“长江流域人员死亡打捞业务”。
   据知情者透露,该公司几乎垄断当地所有打捞尸体业务,估计年收入有百万元。
   宝塔湾附近居民介绍,陈波与许多闲散的人员关系密切,结识许多劳教刑满人员,多次称自己是“混社会”的,“如果有人在宝塔湾替人捞尸,就会有人过来砸船打人,并告知这块地已被‘波儿’(即陈波)承包了”。
   “他垄断了这一片的打捞尸体的业务。”一名渔民说。
   这名渔民说,以前长江边也有做打捞生意的,价格都是几百元,后来有了打捞公司,价格就高了。“现在一般都在一万元以上。”
   陈波名片上将公司业务描述为“24小时服务,专业人员打捞”。
   夏兵和陈波是一起的,陈波类似于业务员或者主管经理。若有人查他,或者警方干涉其打捞,就由夏兵出面协调。
   “夏兵在荆州市认识很多官员,关系广。”这位与夏兵和陈波均关系密切的人士对记者说。
   “在当地,像陈波这样给夏兵打工的还有很多。”这名知情者说,他们基本垄断了整个长江荆州段的民间打捞。
   救人英雄韩德元称,陈波曾威胁冬泳队员,“你们断我财路,小心点”。
   很多冬泳队员也收到了陈波的“报料”名片。
   有一名冬泳队员说,冬泳队与陈波的打捞组织已达成私下口头约定,“水面上的活的,我们肯定救,沉水者我们就不管了。”
   …………
   如果没有黑社会暴力垄断背景,如此暴利的捞尸业务(成本才区区几百元)自然招来很多竞争者。可那么长时间就只有陈波一家打捞公司?“不存在暴力垄断的黑社会背景”一说不是侮辱民众的智商是什么?有关人员如此包庇陈波等人,要么就是超级白痴不配从事公务;要么就是陈波的帮凶怕对方逼急了把他们也扯出来?
   那些被陈波威胁甚至殴打过的替人捞尸者和冬泳队员应该向水上派出所报告过,水上派出所为何不出面制止陈波明显属黑社会性质的行为?为何还要怂恿甚至于暗地保护他在自己的辖区长期敲诈勒索发死人财?
   人民警察不出面制止和惩处黑社会的罪恶,在黑社会恃强凌弱欺行霸市时不作为,在本质上就是黑社会的帮凶!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