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姜维平文集
·王家瑞不帮冯正虎是中国的悲哀
·大学生提问造假,奥巴马假中求真
·杨白劳去见黄世仁,能和中国讲人权?
·薄熙来其人(连载一)
·奥巴马接受《南方周末》采访寓意深刻
·重庆“涉黑”官员乌小青自杀是一个骗局
·薄熙来反贪认定了上限?
·哈珀别被严寒冻僵了思想
·辽宁省全面实行注射死亡引人关注
·割喉与封口,记者何去何从?
·温总理不要再流泪
·切莫剥夺人们的知情权
·薄熙来在亚洲影响了什么?
·如果每个公民都象杨立才
·中国进入了“准”军阀割据时代
·辽宁足坛扫黑,薄熙来是黑老大
·李长春真的要善待记者吗?
·叶挺之子去重庆,为何没有悟性?
·笑看上海官员的精彩表演
·李庄被判刑的惨痛教训
·拘押赵达功表明北京的严冬进一步降温?
·狱中长诗节选(第一至第九节)
·关于刘晓波坐牢的几个问题
·薄熙来贪腐大智慧
·从李鹏寄贺卡看中共高层新动向
·中南海叫薄熙来走丢了?
·盲人坐牢,令人发指
·汪洋的中式服装与薄熙来的生活照
·胡锦涛的微博能起什么作用?
·温家宝,请转告你的妈妈
·重新解读薄熙来的“十大新语”
·从廖亦武出境受阻谈起
·薄熙来有女家不安
·薄熙来夫人急流勇退了吗?
·中纪委忽然抄了重庆的老巢?
·重庆发生天灾,薄熙来在做什麽?
·中国作家对薄熙来应当保持警惕
·矿难不断的中国,滑向何处?
·薄家父子骗钱追记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们的孩子?
·杨佳,胡佳,哪个人佳?
·但愿高智晟很快将获准离境
·作协与记者,谁应当道歉?
·文强判死求生的路径在哪?
·亦谈薄熙来的“五子登科”
·面对孩子的遭遇,我们夜里怎能安眠?
·温家宝挂起了风向标?
·戳穿薄熙来“为穷人造房”的骗局
·薄熙来传
·《薄熙来传》之二
·姜维平自传《欲加之罪》即将出版/诗泰丽
·薄熙来其人(二)
·薄熙来其人(三)
·薄熙来其人(四)
·薄熙来其人(五)
·薄熙来其人(六)
·薄熙来其人(七)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一、二
·《文汇报》记者与中共高官——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三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四:哭天抹泪,真是省委书记二奶?
·《文汇报》内幕之五:张浚生与四家左报
·薄熙来大搞形象工程广受指责
·小乔受到冷遇和中国外交官挨打
·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姜维平: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六四,必须要打开的中国“死结”
·怀念一个死去的人:宋美香
·深圳卫视事件的思考与分析
·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薄熙来公开对抗李克强
·胡锦涛向加拿大应当学习什么?
·胡锦涛到访,加拿大发生了地震
·胡锦涛,请你建立反腐海外调查中心
·骗了我父亲,别想再骗我们
·多伦多骚乱使胡锦涛沾沾自喜吗?
·重庆女骑警,薄熙来的秘密武器?
·邓朴方下重庆,薄熙来与其冰释前嫌?
·文强的今天是薄熙来的明天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
·黄奇帆揭了共产党的老底
·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
·中国走错了方向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报道(二)
·从济州岛购房热看中国高官被抢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薄熙来国防动员用意何在?
·胡锦涛为何匆忙授军衔?
·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
·中国的变局已不可避免
·“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大骗子”养的“小骗子”
·从美国人脱裤子看中共官员审报财产
·梁洁华痛斥薄熙来
·李长春下重庆,薄熙来攻关大决战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来源:观察
   正当上海世博会有力地证明中国繁荣富强之际,一批投诉无门的访民则走上了绝路,据海外媒体报道,自6月7日凌晨两点,他们爬上了位于北京南二环路附近的一座无线电发射塔,其目地是使人们关注的目光,从类似世博会的灿烂场面转到冤民身上,几位来自外地的访民,已经在这座距离地面一百多米高的空中度过了48个小时,到9日凌晨,还没有一点点下来的迹象。政府花公款派出的考察团还在继续向上海进发,胡温高唱的“和谐社会”的歌声依然响亮,音犹在耳。只有几辆曾经抓捕过访民的警车在8日晚间赶到了塔下,但9日便悄然离去,可能官方打了电话,黑龙江、贵州等地的警车都已陆续到达现场,尽管如此,如同当地的政府不能解决访民的冤情一样,警方用于解救塔上人员的高架云梯也无计可施,故其渐次撤离了现场,只余下多辆救护车依然在附近待命。假如他们梦想破灭,飞身跳下,这些车辆只能用于收尸,中共“和谐社会”的假面具将再次溅满鲜血!
   早在去年初,笔者就通过美国自由亚洲电台“不同的声音”节目,以《中国处于撕裂状态》为题发声,提醒胡温关注社会群体性事件的暴力化倾向,并预言中国在走向动乱,但中共官方并不予以理睬,今年以来,不仅公权力日益暴力化,而且民间的抗争也以暴以暴,变成燎原烈火。像上述类似成都唐福珍的自杀行为,已不能感化或唤醒中共各级官员的良知,她们在高塔上挂起的布条和标语则告诫天下:中国的社会动荡如同箭在弦上,已在所难免,如果不果断地立即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实行宪政民主,改革开放30年来的伟大成果,连同上海世博会光彩夺目的楼群在内的一切,都将一夜间化为灰烬,动荡过后是分裂,必定不是民主,因为道理非常简单:建立在铁塔上的“和谐社会”没有民意作为根基,它尽管是用铁器制成,但终日摇摇欲坠,总有一天将坍塌!而塔的底座是建立在古老的中华民族的土地上,5000年的海风吹皱了思想,封建意识早已背离了人类文明社会的普世价值!
   在我看来,这些访民爬上铁塔已足以证明,他们至少有两个特点:一是他们是在共产党教育下的良民,从小她们就不知不觉地丧失了民主人权的意识,长大成人之后,又小康知足,只是到了本身生存权,生命权受到了践踏才起来反抗,但为时已晚,而且更可悲的是,她们至今依然相信,小贪官的问题可以通过其越级投诉,被大贪官所合理解决,他们年复一年,无休无止地上访,虽然耗费了全部家当和身体健康,也没有打消她们对“共青天”的梦想与奢望;二是,不论她们叙述怎样的故事情节,不论她们控告的官员身在何处,有什麽样的显赫地位和肆意枉为的恶行,都不必怀疑她们提供文字内容的真伪。因为很显然,假如她们的冤情不是真凭实据,痛彻骨髓,她们怎能爬上危险的高塔,以死抗争?冷漠无情的各级官员,无视访民的疾苦,不是把这些弱者逼成杨佳或朱军,就是变成登塔的温和可怜的呐喊者和自杀者,这充分说明了“和谐社会”并非歌舞升平的戏台,而是贫富不均两极对立的屠宰场!中国走上了一条可怕的随时溃败的道路!
   我不否认有一些官员致力于解决民间疾苦,并略有成效,他们的个人品质尤为可贵,但面对庞大而僵化的官僚体系,他们身单力薄,已是无力回天。或许温家宝的所谓“要让人民活得有尊严”已成体制内官员最后的良心发现和绝响!现在,从地方村镇到中南海高层,贪腐如同瘟疫吞掉了社会前进的仅有的一点点动力,各级政府已形同虚设,法律法规和公平正义荡然无存,亿万国民已裂变成了水火不相容的两极阵营:一方面有大多数的赤贫群体生不如死,类似“富士康13跳”那样地苟活与挣扎;另一方面,官员,企业老板,知识精英等一小部份人,完成资本的原始积累,正贪婪地吃喝玩乐,醉生梦死,或将“富二代”和巨额财产转移海外,其穷奢极欲与前者的民不聊生形成天壤之别,似乎根本不理会他们的人多势众,但社会一旦动荡,他们必将被愤怒的穷人送上断头台,其财富便成了可怜祭品。上述访民的登塔行动,正是这种社会情绪焦虑不堪,濒临崩溃的反应,它释放的是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危险信号!

   但中国很是不幸,历史上每个朝代垮台之前,知识份子由于敏感和善意,发出的奉劝与谏言,既便是再中肯深刻,也很少会得到统治者的善意回应,正好相反,他们大都因言获罪,身陷囹圄,以致有的死无葬身之地,刘晓波,谭作人,高智晟,是也!故古人言:“先知者不祥”,“察见渊鱼者不祥”。但当一个朝代被另一个朝廷取代之时,更惨烈的还有最高统治者的身首异处,这是因为,中国的古老的文化传统阻挡了西方民主与自由理念的登陆,我们的国民大都如同登塔的访民一样,不知道怎样才能建立一种制度,用它把官员关在牢笼里,加以制衡和监督,逼迫他们如履薄冰地为人民服务,相反,重压之下的国民,一代又一代地把民族和国家走出困境背运之希望,寄托在不断换装的“包青天”身上,过去是黄袍马褂,现在是西装革履,如果没有,他们也会精心塑造一个,这样的闹剧正在重庆,广东等地重演,殊不知,正是这种愚昧的封建皇权思想,孕育了历代贪官污吏,延缓了民主进程,断送了美好生活,而那些不能通过科举制度或其它途径当官的百姓,只能任它人践踏蹂躏。上述访民登塔抗议的声音之所以显得微弱,不能激起古老长城的回响,也不能推动一党执政社会制度的崩溃,其深刻的原因即在这里。但尽管如此,它毕竟吸引了媒体和部分民众的注意,至少它有力地粉碎了胡温所谓的构建“和谐社会”的梦呓!它使我们发热的头脑变得清醒。
   据报道,6月8日,北京警方把围塔的警戒线向外扩张了许多,在立交桥下也布置了不少的警察。据说,塔下有许多警车和消防车及设备,这5个访民牵扯了大约50多名警力。与此同时,陆续有许多全国各地闻讯赶来的访民,前去现场声援,其中还有上海的访民陈国治等人,他们是由于世博会拆迁而多年上访无门的民众。这进一步说明了,中国经济繁荣背后的社会不稳定情况是多麽严重!“和谐社会”已变成“喝血社会”。连现场的警察们也一筹莫展,都带上了望远镜,成了观赏塔上人间浓缩悲剧的看客。说不定明天他们也是其中的某几个角色。
   另据媒体披露,一个叫张洁的访民通过手机告诉记者,她们5人凌晨2点就赶到了现场,4点多钟爬上了塔顶。年纪最大的刘淑兰已76岁,她们是抱着不解决问题就跳下去的念头做这一切的。张洁说,如果不解决她们的问题,反道来硬的,他们就坚决地跳下去。她说,上来后就像做噩梦一样,下面有警察和消防队员,围观的人群不断地被驱散散去,但又有很多新人聚拢观看。我认为,实际上,这里变成了依据宪法,公开示威抗议的场所。政府的违宪不作为由来已久,登峰造极!我坚信,塔上的“和谐社会”支撑不会太久。不论她们最终的结果如何,不论是围观群众,还是待命的警察,他们都会有一天,亲眼看到目前的僵化的专制政体在人民的怒火中灰飞烟灭!
   2010年6月9日于多伦多
(2010/06/1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