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三集埃塞俄比亞共產黨政權的罪孽 ]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案刑事上诉状
·谢某受贿案刑事申诉状
·张春“双规”屈打成召刑事申诉状
***(7)经典商事合同民事案
·一起重大善意取得争议案重审代理词
·网络电子邮件名誉侵权争议案
·外观专利设计争议案代理词
·福建省首例著作权争议案代理词
·果园承包合同纠纷案代理词
·借贷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借款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天下第一剑”商标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析产争议案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起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一审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重审案代理词
·出租车乘客伤害应向谁索赔?
·服务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权利质押借款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涉外商品房屋买卖合同质品争议案代理词
·抚恤金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劳动争议(运钞车被劫)争议仲裁代理词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答辩状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之二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运输费争议案代理词
·租赁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房屋预售合同(债权转让)争议案代理词
***(8)海事海商名案要案
·“国鸿”轮光船租赁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
·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Ocean Glory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代位权)争议案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上诉案情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正)
·翻船货损代位追偿案初步法律意见
·扣押船舶申请书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状 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船舶买卖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造船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无单放货争议案上诉代理词/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船舶碰撞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货损代位追偿案代理词/郭国汀
·越权放行提单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放行提单侵权争议听证代理意见书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渔业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8•5”油污染事故损害赔偿的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关于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纠纷上诉案代理词之二
·强制执行令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诉前海事强制令听证代理意见书/郭国汀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沉船货损索赔争议案重审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进口货物货方要求签发两套提单有何风险的法律意见/郭国汀
·进口鱼粉自燃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起诉状/郭国汀
·清风洲轮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不服行政行为纠纷案代理词/郭国汀
·货代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状/郭国汀
·涉外航空运输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苏东台渔02051与苏赣鱼02981船舶碰撞案情分析/郭国汀
·华亭进出口公司无单放货案代理词/郭国汀
·提单丢失应如何处理?郭国汀
·无单放货(记名提单)案评析/郭国汀
·五矿国际货运福建公司与厦门外轮代理有限公司保函争议再审案/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修船作业火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重大船舶保险合同(告知义务)争议案之代理词/郭国汀
·浙江金纺诉日本川崎汽船株式会社无单放货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中钢轮沉船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中钢轮沉船货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郭国汀
***(9)财产保险,船舶保险,海上保险经典名案
·建达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补充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争议案仲裁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货损争议案代理词
·驾驶员意外伤害保险争议案代理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三集埃塞俄比亞共產黨政權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三集埃塞俄比亞共產黨政權的罪孽
   
   聽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各位回到郭國汀評論。
   
   今天我們接著講共產黨政權罪惡實錄第八講:埃塞俄比亞共產黨政權的罪惡。共運史告訴我們一個事實,凡是共產黨政權無一例外,全部都以血腥、暴力、恐怖、欺騙、極權、獨裁、專制、大饑荒、宗教信仰迫害、經濟落後、文化毀滅、社會動盪不安、國民普遍道德淪喪、精神人格分裂密切相關。

   
   換句話說,從前面的七講,我們已經可以歸納出共產政權上述特徵,共產黨國家沒有一例是因為其自身的政治改良而變成自由憲政民主國家,全部都是經過了革命才獲得成功。不管這個革命是天鵝絨革命、還是橙色革命、或者黃色革命,或綠色革命,都是屬於政治民主大革命,儘管有個別共產黨政權,先由共產黨改革派自動改革,最後演變成革命。例如蘇聯、尼加拉瓜和東歐的匈牙利共產黨政權,甚至捷克.斯洛伐克,最早均由共產黨改革派提出改革主張,後演變成全民參與的政治民主大革命。但是無論是共產黨內部的官員主動提出改革,還是由於外部壓力下被迫改革,它根本的性質都屬於政治大革命,而不是政治改良。
   
   全世界迄今所有的共產黨國家,沒有一個是政治成功轉型成為自由憲政民主國家,全部都是經歷了革命,包括前蘇聯的十五個加盟共和國,東歐的七個共產黨國家,以及非洲的共產黨國家,索馬裡、安哥拉、莫桑比克和埃塞俄比亞,還有南也門。拉丁美洲的古巴、秘魯、智利和尼加拉瓜,全部都是如此。目前亞洲還存在的四個共產黨暴政國家即中國、越南、朝鮮和老撾。
   
   今天我們介紹非洲最後一個共產黨國家埃塞俄比亞。非洲共產主義運動主要受馬克思主義和列寧主義影響,它們受蘇聯模式的影響較大。
   
   但是自從1914年到1991年整個期間,一直到1930年代,整個非洲大陸廣大的地區,只有五千名左右的共產黨人;到1970年代,共產黨人在非洲大陸增加到約六萬人左右。早期的共產國際設立了一項絕對義務:支持國際共產主義運動,所以每個共產黨國家,都有義務支持國際無產階級。
   
   埃塞俄比亞、安哥拉和莫桑比克三個共產黨國家都是由蘇聯提供軍事援助,及得益於其他共產黨國家大力支持奪取政權。蘇聯除了提供軍事援助以外,還提供了八千多名專家援助。古巴提供給埃塞俄比亞五萬三千九百名僱用軍。東德在1980年代也介入了埃塞俄比亞共產黨,主要是幫助埃塞俄比亞建立它的秘密政治警察組織。
   
   實際上共產極權主義,與1914年到1945年流行歐洲的戰爭文化,存在著密切關係;非洲共產主義的歷史,與非洲大陸長期的暴力歷史有關;非洲共產黨與所有的共產黨相似,也時常利用飢餓作為一種武器,也進行黨內清洗和血腥屠殺,不擇手段消滅任何政治對手,推行極左國家政策,或者說極左的國有化的政策,強制農業集體化,均導致大饑荒。提倡民族主義,也像現在中國共產黨提倡民族主義一樣,實行國家暴力、恐怖,對黨派、宗教,以及群體屠殺,實施大規模暴行。
   
   1974年9月12日,Haile Selassie,22歲的國王,因內外交困導致王國跨台,軍人奪權篡政,由108位官員組閣。新元首,戰爭英雄Aman Andon將軍於1974年11月22-23日夜,因抗拒政變逮捕被殺,另59名軍官在隨後數小時亦被殺。隨後在7月民選副主席曼吉斯塔(Mengista Haile Mariam)於1974年12月21日,公開宣佈國家將成為社會主義,他並不是真正的信仰共產主義,他主要是拉一個靠山後台,以便獲得蘇聯和其它共產黨國家的支持,使他個人的權力得到保障。他樂於伴演被社會遺棄的角色,以黑人奴隸的身份反對精英層階。儘管伴演受欺負的角色,他通其母親(貴族)與上流社會保持聯繫。他是個私生子,其父親是個文盲下士。他通過保護其叔父(Selassie政權的部長),得以在軍中飛黃騰達。由於所受教育十分有限,根本不夠格進入一所專為社會條件極差者保留的Holetta軍事學院。作為一個機械化部隊的指揮官,他的領導才能為他兩度贏得在Kansas Fort Leavenworth受訓計劃。
   
   然而曼吉斯塔實際上是個野心家,他並沒有意識型態方面的專長,也就是說馬列主義他根本一竅不通,但是他對權力卻有極大的愛好,所有的野心家都極重權力。他用了三年時間來清除所有的競爭對手,第一步消滅 1976年左傾的Jamor Sisay Habte少校,更中立的Teferi Bante將軍與之發生衝突,他下令安全部隊於1977年2月3日,在一次Dergue會議上,用機槍射殺了Bante將軍和他的七名支持者,然後開始清除政治對手。
   
   1974年12月日曼吉斯塔提出「埃塞俄比亞道路」,由1975年1月設立的臨時委員會執行;強制銀行、保險及大多數製造業國有化。1975年3月,廢除土地私人所有制,引入每一家庭限制財產所有制。為加速農村土改,當局派出五萬名中學生和大學生設立農民協會,協助農村改革成為「合作計劃」。由於Dergue反對學生們試圖創立毛式農村公社,大多數學生迅速變成敵視軍政府,並鼓動農民反對之。學生們創設了兩個馬列組織,一是埃塞俄比亞人民革命黨,二是全埃塞俄比亞社會主義運動,雖然兩者意識形態高度一致,許多重大政策也相似,但兩者卻相互內鬥不 已。
   
   曼吉斯塔成功地消滅了這兩個運動,先於1977年4月 17日宣佈前者是革命的敵人,Meison支持之;隨後曼吉斯塔轉過來消滅Meison,首先處死Atnafu Abate上校(他鎮壓革命時極殘暴),所有其他領導人皆被安全部隊消滅。他是採取先打一派,拉一派打一派的方式,等到這一派消滅以後,再把另一派也全部幹掉,這一點可以說門吉斯塔學會了毛澤東的手法,就說把這個拉一派打一派都是權宜之計。沒有一個是有原則的,完全是看你誰對我有用,今天要消滅誰,我就拉另外一派打這一派,而這兩個組織的領導人,基本上全部被他幹掉。1977年4月日埃塞俄比亞斷絕與美國軍事聯繫,古巴、蘇聯對埃塞俄比亞曼吉斯塔政權大力援助,對擊敗Eritrean獨立運動和索馬裡1977年的侵犯起了決定性作用。索馬裡實際上也是一個共產黨國家,只不過它在爭奪蘇聯支持的過程中,後來蘇聯放棄索馬裡,而支持埃塞俄比亞。所以索馬裡入侵埃塞俄比亞,埃塞俄比亞在蘇聯、古巴和東德的支持下,打敗了索馬裡的共產黨政權。實際上就是共產黨國家之間互相的血鬥,血腥的爭鬥。直到1979年,才成立組建埃塞俄比亞工人黨(即埃塞俄比亞共產黨)其組織委員會,黨員工人占1/4,軍人,民事人員佔有3 /4;農民佔全國人口的87%,僅3%是黨員。絕大多數黨的領導人是軍人,知識分子僅佔極小部分。
   
   迄今無法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成為共產政權恐怖的受害者。1995年在阿迪斯阿巴巴審判中,判決書引證1977年2月 一1978年6月,僅首都一地便發生政治謀殺10000餘起。Dergue殺害和埋葬任何人時,均用「反動派,反革命,反人民」標籤。群體屠殺墳墓持續發現。大量失蹤者家屬被責令向國家交納槍決費用。在文革期間上海有一個工人右派英雄名字叫劉文輝,1967年7月被中共上海市當局槍決,按照公安六條惡攻罪槍決,處死他以後,中共當局命令他的家屬補交五毛錢的子彈費。北大右派學生英雄林昭,她的母親同樣被中共上海當局責令補交子彈費五毛。)埃塞俄比亞共產黨政權,同樣責令家屬補交子彈費,只有共產黨暴政才有可能出現這種情況,不是所有的共產黨國家都出現,只有那些特別野蠻的國家。尼龍繩是該政權普遍使用的殺人工具。Teka Tulu是上校國安頭子,1975年8月 國王和其子孫女Ijegayehu Asfa公主,便是被用此方法殺害。東德國安和蘇聯克格勃(KGB)均協助該共產黨政權,蘇聯克格勃將在莫斯科的埃塞俄比亞學生直接交給埃塞俄比亞共產黨政權國安處置。秘密警察通過在各個單位,及大都市設立分支機構,控制全社會。因為共產黨國家,都把自由媒體消滅了,它們要獲得民情瞭解社會的訊息,只能通過秘密警察組織。而秘密警察本身的人員遠遠不夠,所以它又聘用大量的線人,用這種方式對整個社會進行無孔不入的恐怖統治。1977年5月17日,瑞典《搶救兒童基金會》秘書長悲歎道:1000名12至13歲的兒童被殺害,暴屍街頭,被餓狗吃掉。當你駕車驅出首都阿迪斯阿巴巴後,隨處可見。
   
   1991年在新總理設立的司法體制下一共審判了一千八百二十三起有關共產黨犯罪的案件,它們絕大數案發於城市。但是共產黨暴政恐怖,遍佈該國一百二十二萬平方公里的所有領域,涉及三千多萬受害者,但是真正審判案件只有一千多起。
   
   1977年初共產黨的政權還將二十四名埃塞俄比亞人民革命黨員用毒氣謀殺,用毒氣殺人是希特勒的發明,埃塞俄比亞共產黨也這樣幹。
   
   1988年在在Tigre省的Howzen市有2500名居民被炸死。實際上索馬裡、埃塞俄比亞,南也門都信奉馬列主義。蘇聯曾經試圖將這三個國家組建成聯邦、但是沒有成功。後來蘇聯才全力以赴支持埃塞俄比亞,所以南也門、索馬裡就聽之認之了,這三個國家之間發生的戰爭,實質上是共產黨內部的戰爭。中國和越南打過仗;中國與蘇聯也差點開打;南斯拉夫、阿爾巴尼亞之間實際上也是爭議不斷;非洲的三個共產黨國家之間,互相也是勢不兩立。
   
   與此同時在二戰後,自由資本主義國家之間幾乎沒有發生過戰爭,自由資本主義國家的戰爭,只是發生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此後發生的戰爭絕大多數都是共產黨國家之間的戰爭,埃塞俄比亞共產黨暴政,還將一群人關入教堂,然後點燃教堂把這些人燒死。其中在一個村莊有一百一十人被屠殺於天主教堂。
   
   曼吉斯塔1977年8月他宣佈以一個分離主義者組織全面開戰,這是曼吉斯塔共產黨政權以這個所謂的分離主義者組織開戰以後,造成了八萬多人死於內戰。1982年到1985年,埃塞俄比亞發生了三年大饑荒,造成了五十二萬五千人逃亡。饑荒表面上是由乾旱引起的,但實質上是共產黨政權強行在農村推行農業集體化導致的,加上共產黨政權禁止農民貿易,打擊迫害貿易商,也就是所謂投機倒把。以及由於內戰引起了廣泛的不安全感,農民都無心種田了,所以導致國家的大饑荒。而且埃塞俄比亞當局,還利用饑荒做武器,控制援助和分佈人口,同時讓所有的異議者閉嘴。這種做法實際上是從列寧時代開始的,列寧在奪取政權後,馬上發動了三年內戰,內戰期間造成烏克蘭地區和伏爾加流域大量農民餓死。蘇共利用饑荒作為武器,使農民餓得沒有能力反抗,最後才把農民的反抗鎮壓下去。而中共在1958年到1961年四年大饑荒期間,同樣利用饑荒作武器,中共派大量的民兵,把守各個饑荒地區所有道路的路口,阻止農民外出逃荒。安徽發生過中共用機槍掃射屠殺八百多名逃荒農民事件。由此可見大饑荒不僅是共產黨暴政的特色,而且共產黨都是用饑荒做為政策,來控制或消滅農民的一種武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