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马克思确认共产主义是“可怕的妖精”和“鬼魂”及“幽灵”]
郭国汀律师专栏
·房屋预售合同(债权转让)争议案代理词
***(8)海事海商名案要案
·“国鸿”轮光船租赁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
·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Ocean Glory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代位权)争议案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上诉案情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正)
·翻船货损代位追偿案初步法律意见
·扣押船舶申请书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状 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船舶买卖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造船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无单放货争议案上诉代理词/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船舶碰撞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货损代位追偿案代理词/郭国汀
·越权放行提单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放行提单侵权争议听证代理意见书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渔业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8•5”油污染事故损害赔偿的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关于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纠纷上诉案代理词之二
·强制执行令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诉前海事强制令听证代理意见书/郭国汀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沉船货损索赔争议案重审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进口货物货方要求签发两套提单有何风险的法律意见/郭国汀
·进口鱼粉自燃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起诉状/郭国汀
·清风洲轮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不服行政行为纠纷案代理词/郭国汀
·货代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状/郭国汀
·涉外航空运输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苏东台渔02051与苏赣鱼02981船舶碰撞案情分析/郭国汀
·华亭进出口公司无单放货案代理词/郭国汀
·提单丢失应如何处理?郭国汀
·无单放货(记名提单)案评析/郭国汀
·五矿国际货运福建公司与厦门外轮代理有限公司保函争议再审案/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修船作业火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重大船舶保险合同(告知义务)争议案之代理词/郭国汀
·浙江金纺诉日本川崎汽船株式会社无单放货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中钢轮沉船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中钢轮沉船货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郭国汀
***(9)财产保险,船舶保险,海上保险经典名案
·建达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补充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争议案仲裁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货损争议案代理词
·驾驶员意外伤害保险争议案代理词
·保险代理合同答辩状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
·住房按揭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答辩状
·住房按揭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答辩状
·保险代理合同答辩状
·运输货运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驾驶员意外伤害保险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答辩状
·股权转让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代理词(修正)
·商品房按揭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代理词
·信托货款合同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关于所谓“酒后驾车险”的法律分折/郭国汀
***(60)郭国汀律师论文案析与评论
·论FOB合同下承运人签发提单的义务
· 论海上火灾免责
· 论海上火灾免责
·论承运人单位责任限制
·论提单适用法律条款与首要条款
·无正本提单放货若干法律问题
·从1906年英国海上保险法起草者说开去
·集装箱保险合同争议举证责任规则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
·船舶保险合同(保证条款)争议案析
·记名提单若干问题研究
·集装箱保险合同若干法律问题
·船舶保险合同“船舶出租”应指光船出租
·试论船舶保险合同项下“碰撞、触碰”的法律含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克思确认共产主义是“可怕的妖精”和“鬼魂”及“幽灵”

    马克思确认共产主义是“可怕的妖精”和“鬼魂”及“幽灵”

   

   

   南郭点评:共产主义本质上是一种无神宗教,不过是邪教!

   

   马克思确认共产主义是“可怕的妖精”和“鬼魂”及“幽灵”

   

   郭国汀

   

   有关共产党的宗教性质爱因斯坦曾论及:“那些怨恨传统的 ‘人民的鸦片’(马克思语)的可怜的人,无法忍受音乐优美的韵律。自然的神奇并不因为某人无法用人类的道德和目标的标准衡量而变得平淡无奇”.[1] 他明确指出:"共产主义体制的一个优势在于它具有某些煽动起宗教的强烈情感的宗教性质"。[2]最高法院原大法官冯立奇先生曾亲口对我说:“马克思主义本质上是一种宗教,因而中共容不得任何异议,不会允许任何不同的思想观念,中共仅需要听话的奴才,对有独立思想者历来视为敌人”[3]。然而不幸的是共产主义本质上是一种无神论邪教。其魔鬼性与妖孽性其实早在1848年便由马克思和恩格斯本人公开确认。

   

   《共产党宣言》是由恩格斯起草由马克思修定的最着名的马恩政论文。1847年6月恩格斯在他草拟的共产党宣言中写道:问题3“如何实现共产主义?”答:通过消灭私有财产,代之以财产公有;问题22, “共产主义是否反对既存的宗教?”答:共产主义使所有既存的宗教成为多馀,并取代之。[4]并提出废除所有的继承权,全部土地国有化。正式发表的共产党宣言彻底改掉了恩格斯原稿的风格,马克思的文彩显然要高出恩格斯不少。

   

   《共产党宣言》第一版是1848年的德文版,1850年英文版首次发表于英语《红色共和报》(Red Republican)是由 Helen Macfarlane翻译的,其首句“一个可怕的妖精—共产主义正在欧洲作崇”(A frightful hobgoblin stalk trough Europe…communism);后来1888年Samuel Moore的译本成为国际通译。其首句改译为“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正在欧洲游荡” (A spectre is haunting Europe-the spectre of communism)。[5]因此,马克思和恩格斯本人视共产主义为“可怕的妖精”和“鬼魂”及“幽灵”。尽管马克思和恩格斯有可能仅是出于华众取宠吸引读者眼球之需而作惊人之语,然而不幸的是,他们却一语成谵,全球各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实践充分证明了共产主义的妖孽性与魔鬼性。

   

   2010年6月20日第225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1]郭国汀译《爱因斯坦宗教上帝相关言论第一集》

   

   [2]郭国汀译《爱因斯坦宗教上帝相关言论第二集》One strength of the Communist system ... is that it has some of the characteristics of a religion and inspires the emotions of a religion.(Albert Einstein, Out Of My Later Years, 1950) )

   

   [3] 郭国汀“悼念前最高法院大法官冯立奇教授逝世四周年”,《博讯》2004年10月。

   

   [4] Francis Wheen, Karl Marx, (Fourth Estate London, 1999) p.115.

   

   [5] Francis Wheen, Karl Marx, (Fourth Estate London, 1999) p.124.

(2010/06/2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