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郭少坤文集
·致一位美籍华人朋友程建伟的感谢信
·“自治”、“台独”及其他──兼致香港同胞
·农民如何被作贱、如何学会依法斗争
·中秋幽思
2004
《北京之春》
·民选村长为何被中共支部书记雇凶杀害
·怀念王永瑞老人
·我为中国警察汗颜
《民主论坛》
·再致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故事──究竟是谁“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上)
·二盘录相带的故事──究竟是谁“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下)
·任长霞现象的思考
·人不如狗
·衷心的祝贺
·多么幸运的赵燕
·乡下奇闻轶事
·贺洪哲胜寿辰
·是“公务员”还是“共误员”
·谈“扩建烈士陵园“的意义
·从“魏基金奖”想到的王金波
·我投案、我自首
·又是“民主选举”时
·漫漫上访路、处处闻民情
·元旦有感
2005
《北京之春》
·我的一尊偶像
·我怎么“可能有危害国家利益和安全的行为”?
·说说“地主”和“贫农”的故事
·贺于浩成先生八十诞辰
·走进许良英
·是谁绑架了我?
《人与人权》
·悼念赵紫阳先生
·警察也是人
·从刘贤彬想到欧阳修的“纵囚论”
·啼笑皆非话民间
·是谁在挑战太阳
·令人心酸的真实故事
·“土匪,都是土匪!”
·我为什么不提倡“上诉”
《民主论坛》
·悼念赵紫阳先生
·鲍彤先生,您在哪?
·郭国汀先生又为斯民唤良心!
·也谈《反分裂法》
·我的“中日情结”
·只觉得吵闹
·谁来替他们维权
·有感于王金波的出狱归来
·民主的天敌
·贺《民主论坛》创刊七周年
·王泽臣出狱有感
·令人耳目一新的“民主论坛”
·关注刘飞跃
·我看“全运会”
·被劫持了的共和国法律和人间道义
·“与时俱进”的李大进
·谁来替共产党的干部还170年的“吃饭钱”
《议报》
·我为什么两次入狱坐牢——一个大陆警察的自述
·从“中国人权事件”说开去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党组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
·是谁在诱导我“将去天安门广场自焚”?
·共产党在为谁而“买单”?
·我对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看法
·坐牢心得几则
·清明祭
·就这样的“保先”?
·“海外民运与本土相结合”之我见
·致留任“中国人权”理事们的公开信
·“八问”连战先生
·如何处置刘青
·“风波”过后是瘟疫
·他们都疯了
·警察,民主的卫士
·维权难、难于上青天
·民主的血腥与火
·并非戏言谶语
·“邪灵”是如何附上我的肉体的
·谁知道会“研究”到什么时候
·和张林先生说几句话
·第三次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人民在呼唤“中国人权”
·可怜的我们
·母亲啊,我用什么来安慰您!
·猫不抓鼠也能当“先进”
·腥风血雨见真情——纪念于浩成先生八十寿辰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不得不说的话
·从“人托”所想到
·村支部书记之死
·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
·俺和共和国说几句话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自由圣火》
·走到今天的我——我的自述
·暴政猛于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郭少坤

   朋友为我在国内《网易》网站开了个“博客”,想在上边随便写点东西。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写的,该说的话都说了,面对着这么一个高度丧失文明、人性匮乏和法治观念淡薄的官僚主义们统治的政权,面对这么一个无能为力而整体麻木不仁的社会群体,我感觉所有的话都是多余的。但是,为了证实生命的存在并打发时间,还是要说点什么。

   没想到的是我在发表日记时,竟然有几篇不成功。从表面上看是发表出去了,但打开日记却看不到。我想,这里面肯定是有敏感字样触犯网络管制的神经了。后来,为了使日记成功发表,我不得不修改里面的字,结果,发表果然成功。

   其中二篇日记是经过修改得以发表的。

   第一篇的日记如下:

   “刚才在<雅虎>网页看到有关对温家宝总理讲话的评论,在对温家宝总理的评论中,众说纷纭,我也想借此说几句。

   我在登陆后是这样写的:“论功德不如恩来,论能力不如紫阳,论魄力不如熔基,以上诸公皆对中国历史上的许多根本问题无能为力,何况温公仅仅只是一个会引经据典的文人,实在不敢看好。‘

   可是,在我点击‘提交’网络提示‘有敏感禁止词’,并使我发送失败。

   我想来想去,根据我的政治经验,我判断‘紫阳’是敏感禁字,于是,我把紫阳该为‘X阳“’,然后再发送,果然发出,我的评论也就成了‘论功德不如恩来,论能力不如紫阳,论魄力不如熔基。以上诸公在执政时皆对当时的根本问题无法解决,何况温公仅仅是一个只会引经据典的的文人,指望他来解决当今社会千疮百孔的问题,实在不敢看好。’

   这像话吗?我们口口声声说公民有言论自由,对世界说网络自由,可在刚刚发生的事情中连一个完整的中国人人名字(赵紫阳,而且曾经是国家领导人)都禁止出现,这又说明了什么呢?

   我想问问刚刚还在侃侃而谈的温家宝总理!“

   不论怎么样,我还是把“紫阳”改为“XX”后,这第一篇日记得以发表成功并被保存。

   第二篇日记是我经过多次修改才得以发表并被保存在日记里的。

   这篇日记是从过去的文集中摘录下来的,内容是《随感二首》。

   “一、为鲍彤先生题照——

   元旦前夕,收到了鲍彤先生(1)寄来的贺年卡。同往年一样,鲍先生的特殊贺卡都是用他本人或者和他夫人的合照制成,就是很简单地在照片上题上“拜年”二字后寄送给朋友们。今年,鲍彤先生又给我寄来了一张照片以示贺年。这张照片显示:鲍先生站在蔚篮色的海岸边,头戴草帽,双手倒背,身躯挺拔,面部严峻,两眼深情地望着远方。看到此照片,不仅有感而发:

   茫茫沧海屹鲍翁,

   形似松柏气如虹。

   他年回首望此树,

   笑煞人间小毛虫。

   二、读高耀洁女士文有感——

   从邮件中收阅了远离祖国的高耀洁(1)女士的文章,文中谈到她是如何迫不得已离开中国的细节。读后,为这为良心老人的行为倍受感动,感慨如下:

   高寿离国迫无奈,

   耀星须脱地阴霾。

   洁质岂容混浊污,

   天感地动青史载。

   注一、鲍彤先生——原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赵紫阳先生的政治秘书,中央委员,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委员会主任。

   注二、高耀杰女士——河南省郑州市医科大学教授,现已80多岁,多年来亲自深入上蔡等艾滋病地区调查研究,并亲自收留艾滋病孤儿多名“。

   可这篇日记同样第一次没有成功保存。我以为再次改动题目便可,便在第二次发表时把题目写为《希望有人性的人学会尊重别人》,可是仍然失败。我联想到前篇日记因为有“紫阳”二字没有发表成功,便把“赵紫阳总书记”改为“XXX总书记”,然后点击发表,仍然是没有被保存。这时,我感到有些奇怪,难道文中的“鲍彤”二字也是在被禁之例?于是,便第三次把文章中的“鲍彤先生”修改为“鲍X先生”,然后把题目又改写为《如果我把这篇文章改写如下》再次发表。结果发表并成功保存。

   总算没有白折腾,日记终于得以发表并被保存下来。但我又从反复修改以上二篇日记中感到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悲哀,同时也感到自己的“卑鄙”。

   悲哀,是因为自己作为一个中国人却不能够在自己的国内传媒上自由表达自己的语言及其思想感情。

   “卑鄙”,是因为自己作为一个中国人却不能够自由地按照个人的思想感情表达对自己的同胞朋友所需要表达的尊重,而且要为他们改名换姓,甚至不得不用“XXX”来替代才能以求得发表。

   尽管是悲哀和“卑鄙”,但利用“卑鄙”的方法却使得日记发表和被保存了。至于文中的“X”字不是那么雅观,有失中华文明,甚至是对自己爱戴的朋友人格的侮辱,但却得到了“通行”。

   这是否就真正的意味着“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这句名言正在自己和管理自己生存的空间里得到畅通无阻?!

   其实,生活在今天的中国人,要想不屈尊辱格,委曲求全,是很难堂堂正正做人并活得下去的。我们可以随便问问:有几个当官的是民主选举的?他们不都是通过最卑鄙的手段(请客送礼、阿谀奉承、拉靠关系)爬到官位上去的吗?有几个中国公民敢于行使自己的权利去监督政府和参政议政呢?有几个下岗工人敢于问问自己的单位是如何亏损并破产的吗?有几个农民是通过法律选举出自己的村干部的?有几个上访者在首都的各大衙门口得到了领导人的接见和批示?我想,对这些问题完全可以不加思索就能够回答出。尽管如此,我们中国人不都还是这样不得不放弃应有的权利活着吗?甚至不是有的人通过卑鄙活得更加潇洒吗?

   高尚者都到哪里去了?那就让我们看看那生死不明的高智晟,那在狱中顽强挣扎的郭飞雄、郭泉、胡佳、陈光诚、吕耿松、杨天水等人的现状也就知道了,知道了他们,也就懂得了争取自由所付出的代价是什么样子,明白了说真话和实话是多么的危险。既然如此,又有几个傻瓜放着好日子不好过去为之坐牢呢?谁又不愿意去享受中国特色的和谐社会所带来的“幸福”生活呢?至于高尚与卑鄙,能不能活出作为人的应有尊严和价值,也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在今年结束的“两会”上,温家宝总理答应“让人民活得有尊严”。别说请温总理来彻底解决当今社会的各种矛盾使人民活得有尊严了,现实生活中连一个完整的名字(而且这名字是过去的温总理所敬重的国家最高领导人)都不能够出现在自己国家的传媒上,公民想发表一篇完整的文章都被限制,且不说有悖于文明,这又如何让自己的人民活得有尊严呢——我们还是不能不问?!

   2010年3月29日星期一

   于徐州家中

   《议报》2010/4/3


此文于2010年06月0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