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達蘭薩拉,進行中的故事]
藏人主张
·假活佛
·古钟【藏人诗抄(一)】
·最後的阿措家族
自我解剖
·藏区十大骗子
·
·
·
藏东玉树地震
·玉樹,我魂牽夢縈的家鄉
·藏东玉树地震引发的思考
·玉树震后救灾 空气有点紧张
·疗伤,从玉树开始
·地震後,藏人不信任中國的援助
·当代西藏名家联名哀悼玉树地震
·同胞啊,请祥和地离开!
·玉树地震 中共恐惧信仰感召力
·中共军队“救灾”真相
·玉树灾区僧人朝拜哀悼地震遇难同胞的一天
·东赛谈学懂事件和救灾去向
·香萨仁波切的呼吁书
·國際記者聯盟要求釋放西藏作家學
·逮捕扎加是自绝于藏民族
·学懂(东)親屬收到中共逮捕通知
·
从第三视角看西藏问题
·艾略特·史伯嶺:自治?請三思!
·“西藏问题”和两种自治
·独立:西藏人民的梦想
·“梵蒂冈模式解决西藏问题”与统战部回应
·四条新闻能否说明西藏近况?
·论西藏独立再访西姆拉
·西藏问题包括环境问题
·《金色的圣山》电影剧本出炉
·阿沛.阿旺晉美的悲劇
·中国人是否比西方人更了解西藏
·统战学者看西藏问题
·西藏流亡民主挑戰中國
·俄學者出書見證西藏獨立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公告
·加专家呼吁各国联手规范网络行为
·俄羅斯願調解中國與西藏之間
·草原遭鼠害危及黃河生態
·外媒熱議中國在西藏大修水利
·達蘭薩拉,進行中的故事
·西藏流亡社會的新力量
·美印结为战略伙伴使中国难堪?
·舟曲县洪水泥石流灾害原因初探
·流亡名家论西藏自治
·西藏青年的力量
·维基解密西藏问题在美中交往中的砝码
·雪域天路
·北明《藏土出中国》读后感
纪念零八抗争二周年
·众论西藏著名学者学懂(东)被拘捕
·零八抗争—记念我远去的兄弟姐妹们
·記甘南州城南派出所毆打藏人
·达赖接受和承认的东西及时地文件化
·西藏境内外的决心探讨会
·西藏无处不在的恐惧
·嘎玛桑珠爱人的博客日记
·中共對藏統治徹底特務化
·西藏一杰出青年终生监禁案引关注
·《人民日报》藏文版欲覆盖藏区
·藏传佛教寺院不受境外干涉
·
藏中交流
·藏中交流一瞥
·西藏將是我筆下永遠的體裁
·達賴喇嘛與華人學者交流觀點
·中國流亡人士致函達賴喇嘛
·达赖喇嘛会北美各界华人的讲话
·中国民间研究揭密西藏危机真相
·达萨和北京互相指责谈判诚意
·达赖喇嘛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
·从达赖喇嘛“窜访”说起
·《寻找共同点》—国际藏汉讨论会
·贡噶扎西谈“国际藏汉会议”
·藏中专家在国际藏汉会议
·民运健将知多少?—兼评藏汉对话
·参加藏汉会议的高兴和悲哀
·对比为何西人支持西藏的视角
·藏人代表在“中共60年悼念”集会上的发言
·“中美应在西藏问题上建沟通交流机制”
·北京向西藏实施“大外宣”
·西藏问题是藏汉两族之责
·未來藏中會談已無讓步餘地
·達賴喇嘛特使談中藏對話
·青海“循化事件”始末
·藏人向你告诉西藏的地位
·中国对西藏的入侵与统治
·中国对西藏的移民和控制藏人人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達蘭薩拉,進行中的故事

    達蘭薩拉,進行中的故事
   
   
   
    李江琳

   
   
   
    2010/06/08 西藏之頁
   
    有關達蘭薩拉的敘述,實在不太容易。
   
    本來早就有機會去達蘭薩拉的,可是我推遲了三年。 雖然早就知道達蘭薩拉這個地方,但是,我對它的全部瞭解,只限於大眾傳媒中反覆提起的那些:它是西藏流亡政府的所在地,西藏人民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的駐錫地。這些似乎都與我無關。 我與達蘭薩拉,尚未建立起一種個人聯繫。
   
    達蘭薩拉是個很特別的地方,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她是西藏文化的濃縮版和精華版。 因為,假如沒有西藏,就不會有達蘭薩拉。
   
    說起西藏, 作為同時代人,你知道,在我們的成長過程中,西藏基本上就是一個傳說。 在我有限的知識版圖裡,“西藏”只是一個地理名詞而已,而“達蘭薩拉”這個名詞,以及它所代表的一切,根本不存在。 我對西藏的全部瞭解,來自於一部電影和幾首歌。 電影是我們這代人差不多都看過的《農奴》,歌是《逛新城》,《在北京的金山上》,還有文革期間廣為流傳的《洗衣歌》。
   
    官方話語中有兩個西藏,一個“舊西藏”,一個“新西藏”。 “舊西藏”的一切都被妖魔化,“新西藏”的一切都被浪漫化。 可是,“舊西藏”和“新西藏”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其實一點都不知道。 當我被老師們帶領著,去看電影《農奴》的時候,我不知道那裡曾經發生過什麼;當我們看著一群女紅衛兵穿著藏服在舞臺上跳舞,唱著歡快的《洗衣歌》的時候, 也不知道那裡正在發生什麼。 如果說,那時候的中國是個藏在鐵幕後面的國家,西藏則被掩藏在雙重鐵幕之後。 我對那片土地和那個民族,以及在那裡發生的一切一無所知。
   
    直到現在,去拉薩的火車一票難求時,坐在供氧車廂裡欣賞高原風光的人們,未必知道,有些人正用最原始的交通方式,一步一步地走向另一個方向,前去朝拜他們 心中的觀音菩薩。 對於許多西藏人來說,香格里拉不在喜馬拉雅山北,而是在山南,一個叫做達蘭薩拉的地方。 從文化而非地理的意義上來看,以達蘭薩拉為中心的西藏流亡社會可以說是第三個西藏。
   
    我是到了美國之後才開始接觸西藏文化的。 不消說,我經歷了強烈的震撼,我所瞭解的一切顛覆了官方話語中的新舊兩個西藏。 然而,在美國,有關西藏的一切又被推到另一個極端。 對於物質過於充足,生活過度優裕的美國人,這個被封閉在雙重鐵幕之後的民族已經成了一個當代神話。 你想想,成天看著電視上西裝革履,談吐無味的各國政治家,實在是很容易令人膩煩的。 可是,一群形象單調的政治家中間出現一位裹著絳紅袈裟的喇嘛,臉上帶著親切誠摯的微笑,向心浮氣躁的西方人宣講古老的東方宗教哲學,傳播有關和平,非暴 力,物質與精神平衡的理念,這個強烈反差本身就能引起大眾的興趣。
   
    很長時間裡,我對宗教相當困惑。 我們是在一個所有宗教信仰都被妖魔化的社會裏長大的。 如果說五四運動為古老的中國帶來現代的曙光,但是五四那一代的知識分子們卻有鮮明的反宗教傾向。 他們認為,中國需要的只是“德先生”和“賽先生”,宗教屬於一個落後的時代,中國不需要宗教。
   
    1949年以來,宗教信仰遭到一次次打擊。 文革初期的“破四舊”活動中,宗教遭到毀滅性打擊。 在那場對文化本身的“革命”之後,我們民族所剩無幾的傳統,包括傳統的信仰,以及建立在信仰之上的道德觀,倫理觀和生命觀,乃至許多風俗習慣幾乎被摧殘殆 盡。 我對文革最初的記憶,就是一堆被砸爛的佛像。
   
    以佛教信仰為文化基礎的西藏,宗教文化所受到的打擊,可想而知。 就在歡快的《洗衣歌》唱遍大江南北的同時,西藏有無數的寺院被摧毀, 佛像被砸爛,價值連城的宗教文物被破壞。 然而,當破壞者在聖殿的廢墟中歡呼的時候,他們不知道,當聖地成為廢墟之後,他們自己也將失去生命中最值得珍惜的一切。 如今我們的民族正是如此:物質的豐裕並不能帶來精神的充實,除了錢我們一無所有。 我們有了高樓大廈,卻失去了靈魂。
   
    不管願意不願意承認,西藏將是我們民族不得不面對的傷口和恥辱。 就像德國的歷史繞不開奧斯維辛,中國的歷史也繞不開西藏。 遲早會有一天,我們將不得不面對西藏,以及西藏文明的核心價值觀,低下充滿傲慢與偏見的頭。
   
    革命是一場集體狂歡,但也是一場假面舞會。 假面拆下之後,你還得面對自己, 並且面對一個可怕的事實:在狂歡的過程中, 人生中最寶貴的一切不是被粉碎,就是被抽離。 革命是集體的,革命之後的心靈重建卻是個人的。 你不得不獨自去尋找通往精神家園的路。
   
    我想我還是相當幸運的。 命運把我從中國帶到耶路撒冷,又從耶路撒冷帶到達蘭薩拉,讓我有機會在神聖與世俗,出世與入世的兩極之間,尋找自己的中道。 說到底,有關彼岸的追求本是為了此岸,有關去處的追問原是為了當下。 頭頂的星空和腳下的草地,都是生命中不可缺少的風景。
   
    心靈重建是一個漫長而且艱苦的過程。 那是條孤獨寂寞的路,你只能千山獨行。 出發的時候,你並不知道有沒有終點,也不知道終點在哪裡。 你得擺脫理性的傲慢與偏見,學會聆聽來自自己內心的聲音,讓冥冥中的神秘力量帶領你,走向你的精神家園。 沿途你得一次次俯下腰,以謙卑的姿勢,一片一片地拾起破碎遺失的靈魂,一點一點地重新拼接。 很多固定的觀念將被顛覆,很多習慣的行為將會改變,你不得不在懷疑,恐懼,迷茫中掙札。 路的盡頭就是你的聖殿,它可能是一片森林,一條河流,一朵沾著晨露的花;也許是羅馬,耶路撒冷,當然也有可能是達蘭薩拉。
   
    我該怎樣形容達蘭薩拉呢? 藏傳佛教中的當世聖者,藏民族的精神領袖,第十四世達賴喇嘛駐錫的小鎮,“官方地名”叫馬克利奧德甘吉(基金會註:一般稱梅洛甘津)。 這個小鎮很特別,不是一個我能夠“一言以蔽之”的地方。 以前的那些旅行回來後,我只消跟你說:“噢,那是座歐洲式的小鎮。”你就會明白“那座小鎮”的大概面貌,因為我們都熟知歐洲小鎮典型的“文化符號”:一條 主街,鋪著石塊的窄巷,維護良好的老房子,路邊咖啡館,古老但不駭人的墓園,石頭教堂,尖頂或鐘樓杵在一片屋頂上。
   
    可是,馬克利奧德甘吉雖然在印度,我卻不能用“一座印度小鎮”來形容它。城很小,管它叫“城”實在有點兒誇張。 一座小廣場,幾條窄街,兩邊擠滿了高高低低的房子,有低矮的破舊木板房,也有三、四層樓高的磚石建築,無聲地告訴你這座小鎮的獨特歷史。 房子以實用為主,式樣毫無特色,用途不是餐館,旅社就是禮品店,店名通常與西藏有關。 各種簡陋的小攤子,賣藏式披肩,廉價首飾,蒸的或者煎的“饃饃”(包子或餃子),甜茶,藏式麵餅,糌粑。 廣場邊新蓋了一座好幾層高的旅館, 緊挨著旅館的破舊小樓看上去搖搖欲墜。
   
    不管從世界哪個地方出發,去達蘭薩拉都相當困難。 你得先飛到新德里,從那裡坐一整夜火車,再坐幾小時汽車。 直接從新德里坐長途汽車也行,不過你得在印度北方年久失修的山間公路上顛簸一夜,約十三小時。 這是最簡單,最便宜,最直接的方式,也是最常用的方式。 夜間上山至少有一個好處:印度司機開著你乘坐的破舊客車飛馳,在不合規範的雙行道狹窄公路上翻山越嶺, 你呢,眼不見,心不顫。
   
    可是,藏在深山裏的達蘭薩拉卻是一座名滿天下的小鎮。 在中國之外的世界裡,她聲名顯赫,不亞於西藏本土。 事實上,它名聲太大,已經變成了一個旅遊勝地,反而讓人忘記,這座小鎮實質上是座難民營。 我在馬克利奧德甘吉的小街上漫步時,看著街上來來往往的各國遊客,常常覺得不可思議:這是一座難民營啊!
   
(2010/06/0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