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桑傑嘉和他的心事 ]
藏人主张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共间谍组织无孔不入
·面孔识别技术迅速发展 利弊各有评说
·美国会听证 揭中共学术间谍不择手段
北京情势
·中共派系斗争的共同目的是维系中共统治
·新版中国护照引发外交风波
·温氏家族与平安崛起
·西方对薄熙来案新解
·部分汉人被强拆户自焚名单
·复邓路凸显中共已陷绝境
·外媒和微博夹击中共腐败
·《南方周末》得道多助
·一张中国财富秘密流动的路线图
·《南方周末》抗议结束,愤怒未了
·中共根本不可能进行政治改革
·《人類大劫難——關於世界末日的再思考》
·魔鬼對當代中國的詛咒
·中國即將進入萬年歷史中最黑暗的時期
·袁红冰谈“中国梦”
·习近平比薄熙来左吗?
·中国军方黑客卷土重来
·李克强的要求被印度总理当面拒绝
·西人评美中高峰會
·中美在网络安全方面仍有分歧
·伍凡展望2016年中國
·何清涟谈中国经济将硬着陆问题
·日本为什么侵略中国?
·中共如何回應索羅斯的挑戰?
·滑世代當道自己的視力自己救
·红色基因不能免除中共最大風险
·全世界下個獨立的國家?
·南海和朝核局勢加速中美關係惡化
·帝国晚期的传播失灵
·伍凡短評中美軍事對壘升級
·朝核和南海局勢嚴峻
·日本军事复兴以及美日同盟的未来
·伍凡評中共經濟重大危機
·伍凡評川習會
·川普的中国政策与基辛格
·美国人讨论中国社会的断层线
金色革命
· 喇嘛接连自焚学者吁关注
·西藏殉道抗议令人担忧
·金色革命从东藏点燃
·阿坝格尔登寺的僧人绝望已极
·让我们见证绛红袈裟上腾起的火焰
·藏胞自焚乃中共罪孽
·悼念自焚藏胞,谴责中共暴政
·我们对西藏局势的声明和呼吁
·燃身奉起自由的今天
·西藏昌都大楼被炸疑点重重!
·达赖喇嘛对藏僧殉道表态
·西藏民选总理访问美国
·西藏问题说到底是共产党搞出来的
·从藏僧自焚看中共的“宗教自由”政策
·藏美互动—美国呼吁中共
·格爾登仁波切在美國國會發表演說
·万名藏人抗议中国西藏高压政策
·中国政府的镇压导致藏人的自焚
·只許自由不許獨立、、.暨語言問題
·美国务卿关注西藏和陈光诚
·噶玛巴呼吁“北京承担起对西藏的责任”
·黔驢技窮的中共治藏政策
·追求自由意愿似烈火般熊熊燃烧
·格尔登寺主持将自焚归咎于中国当局
·燃身抗议从西藏延伸到北京
·他们在诉说什么?
·格尔登仁波切向汉藏介绍西藏现状
·尼姑自焚视频场面震惊
·为焚身的藏民而作
·无德无以成大国-专访洛桑森格
·燃烧的西藏燃烧的自由
·西藏不相信眼泪
·阿坝自焚事件的背景
·澳洲各地藏人在中共使馆前举行集会纪念世界人权日
·短评“汉藏学生打群架事件”
·谨献给西藏佛国自焚的圣僧
·藏人焚身迎得一名中国人的同情
·藏人自焚,朱维群罪责难逃
·境内藏人是西藏真正的主人
·美国务院严重关切西藏暴力事件
·西藏问题特别协调员声明
·英国对藏区暴力冲突深表关切
·噶伦赤巴洛桑森格发布公开声明
·索巴仁波切自焚前录音的遗嘱
·写在藏人频繁自焚时
·藏汉交流及关注西藏局势
·中国无法避免阿拉伯之春
·雪域血红自由火
·西藏为何压不下去?
·世界对中共已深切愤怒与失望
·从藏人的反抗看中共的绝望
·未知死,焉知生?
·《一个藏族党员的公开信》
·懸在各民族頭上的一把刀
·西藏发生两起藏人自焚事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桑傑嘉和他的心事 )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桑傑嘉更令我感嘆的,是他對達賴喇嘛的深厚情感。
   
    覲見達賴喇嘛那天,我們步行前往。抄近路,穿越一棟門,走過一片私人或流亡政府宅區。桑傑嘉就在這時不見了。達賴喇嘛辦公室的才嘉是尊者的隨身翻譯,今天桑 傑嘉沒有工作任務。我猜想他今日必定要給自己放一天假了。不料走到達賴喇嘛官邸檢查登記站,他又出現了,換了裝:穿上了鑲有絲綢寬領邊的咖啡色新藏袍,腰 間結結實實系上了紅色的圍帶,腳下登了一雙黑色皮鞋擦得很亮。桑傑嘉平時穿著隨意,今日他穿了最好的衣服。在此之前,因為他流暢的漢語和同車出入,我差不 多把他錯當漢人並理所當然認為他會與我們同行。但事實是,他換裝之前,沒有人通知說,作為一個藏人,他可以與專程來訪的漢人一起去覲見藏人日日供奉在心的 活著的觀世音菩薩。他穿的藏服可能是臨時借來的,也可能是日前準備好的,因為經過與門衛甚至辦公室的一番口舌,他終於被應允與我們一起覲見。消息傳來,他 激動十分。我們坐在來客登記室填表登記、等候安檢,他陷於緊張而十分沈默。後來當我們魚貫而入,一一與尊者握手,我注意到,他躬身走進尊者會客室,彎腰九 十度合十祝福,再躬身退著離來,隱身於距達賴喇嘛最遠的沙發背後的角落。他的動作舉止一如面對聖威無比的活佛。整個會談接近兩個小時,他像一個謙卑的影子 一言不發。我們所有人在與尊者對談的時候,自然而然把他忘記了。
   
    就談話結束,達賴喇嘛為我等一一簽字時,我突然發現一束目光,悲苦而專 注,正從沙發背後越過前排座席和寬闊的空間,直射達賴喇嘛。這是桑傑嘉!他的眼睛像源遠流長的兩條河流,如飢似渴奔湧到尊者面前,即刻戛然而止,全神貫 注,凝然不動。那是一個透明的橫截面,伏在他荒原一般蒼涼的面頰上,裡面凝固的微微顫動的淚流,稍微一碰,就會決堤而出。他整個人的坐姿如一尊雕像,身子 微微躬屈向前,伸著脖頸,舉著頭,似乎在用盡力托舉那過於沈重的目光。
   
    我心裏一驚。感到心中有什麼東西被突然觸動。我確信我將永遠不會忘記那目光。
   
    桑傑嘉沒有帶念珠讓尊者加持,沒有買名片讓尊者簽字,甚至沒有主動走上前來加入我們與達賴喇嘛合影。當我站在人群裡呼喚他的名字時,他看上去很猶豫,直到達 賴喇嘛向他伸手招呼,他才快步走來,站在了最後一排。在道別的時刻,他始終站在一旁,保持躬腰的姿勢,默默地、旁若無人地視著尊者。他始終把自己當成一個 局外人。
   
    當我們步出會客室,在走廊裏收拾行裝,並為今日僅見的圓滿感謝江琳時,達賴喇嘛握著桑傑嘉的手,說了幾句藏語。他雙手合十,倒步躬身退出客廳,一直退到門外。當他轉過身來,我注意到他的臉上布滿了飛動的神采、幸福的喜悅。事後我好奇地問他:“尊者都跟你說什麼了?”
   
    他回答說:尊者叫我要好好為你們做翻譯,把真相告訴你們。
   
    再後來我又問,“會談結束前,我發現你特別悲傷,那是為什麼?”
   
    他呻吟了片刻,回答了四個字。那四個字,比一切任何直接的描述都能夠讓我頓悟一個事實。這個事實就是,藏人對達賴喇嘛的愛和崇仰無與倫比。那四個字極為簡單,桑傑嘉說:
   
    “他太累了”。
   
    會談期間,我確實注意到達賴喇嘛有兩次用手捂住嘴打哈欠,還有一次,乾脆把疲倦的哈欠忍回去了。年過七旬有半,每天清晨四點起床做佛教功課。他已經連續工作 了將近12小時,下午為我們延長的會談時間,本來是他的午休時間。這個事實在我看來尚屬正常,對於藏人,卻導致難以克制的憂心和焦慮。針對這種特殊的感 情,桑傑嘉回答我說,達賴喇嘛在他心中,就像是自己的父親。
   
    父親為家族免於滅絕而奔走世界50載,從少年青絲到耄耋白發,把家族的悲慘命 運昭示給世界,把家族優秀的傳統播撒到世界,把世界的一切獎賞、支援、贊助回饋給家族。父親是流亡西藏的締造者。父子之情有血緣維繫,加上達賴喇嘛對世界 接納西藏的的絕無僅有的貢獻,是人之常情容易理解,可是遠遠不夠。兒女是可以對父親撒歡撒嬌的,藏人對達賴喇嘛卻見之彎腰低首,退之躬身倒步,拜時五體投 地,言時虔敬恭順,他們對他的感情,在父子之愛一層之上還有更多。
   
    桑傑嘉是長大的單巴。單巴小時候在托養所見過達賴喇嘛三次。第三次是和 其他一百多名孩去第一所流亡學校就讀之前,他們步行去見達賴喇嘛。當坐在門廊上的尊者親切地囑告他們要努力學習,以便未來能為沒有獲得學習機會的人們服務 之後,單巴按照事先的準備領誦『十四世達賴喇嘛長壽詞』。但是他緊張得渾身發抖,十一節詞被他整段整段地忘記了。但是關鍵詞語他沒有忘記:“雪域的保護神 丹增嘉措,佛祖佑護您。祝您長生萬壽,祝您如願以償”。
   
    達賴喇嘛之於藏人也許像是先知之於上帝,子民之於帝王。擁有這種情感,需要心中擁有信仰,體驗這種情感,則需要心中擁有神聖的能力。世上舉凡虔誠的情感都應當獲得尊重,即便既無信仰,亦無神聖,也應當以起碼的理性,予以尊重和理解。
   
    我從桑傑嘉那憂慮悲苦的眼神中,讀出一種自己不能完全瞭解的神秘資訊,並窺見一個自己不能進入的神秘世界。唯其如此,深受觸動。我猜想他肯定渴望擁有來自這位尊者的信物。
   
    於是,一串達賴喇嘛加持過的念珠,一幀達賴喇嘛親筆簽名的圖片,代表我們全體感謝的心意,贈與桑傑嘉。桑傑嘉接受我們的禮物不推不讓,不卑不亢。一神之下, 漢藏無別,眾生平等。不過席間他又恢復了活潑的笑意。隔天我們就要啟程下山,大家說起了感謝的話,他一一笑納,同時也把謝意回贈我們。略微的羞澀中,他把 一席答謝餐宴變得跟他的語言一樣平實質樸,不過只是在這即將離去的前夕,我才發現他不只是一個說漢語的西藏問題專家,更是一個說漢語的雪域藏人。他的生 命,不僅因為西藏的苦難而厚重,而且因為心中的神聖而深沈。
   
   記於2009年6月11日達蘭薩拉
   補記修正於2010年5月21日華盛頓
   本文是《出中國‧流亡西藏紀行》一書“紀行”部分的一節
   ──《觀察》首發 轉載請注明出處
(桑傑嘉和他的心事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0/06/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