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西藏流亡社會的新力量]
藏人主张
·嘉央諾布:用更廣闊的視野看待自焚
·为何藏人不敢苟同地方自治?
·解决西部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死结的唯一出路
·美國議員羅何巴克致洛桑僧格總理
·西藏復國—太多的血淚、白骨和苦難為之獻祭的深情
·讓「自由亞洲電台」得自由!
·保護袞頓,RFA得自由
·青海数千藏人师生连署要求中共停止汉化政策
·美议员为阿沛事件再次致信外交委员会
·羅何巴克致眾議院撥款委員會羅杰斯主席
(下)
·藏區土鼠年和平革命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因言获罪的新学派作家上诉状被曝光
·寻找班禅喇嘛转世灵童
·历史赋予我们的重任:独立!
·网上流传藏人焚身抗议者的遗嘱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平汪入狱(连载21)
·平汪单独囚禁(连载22)
·平汪立誓沉默(连载23)
·平汪出狱(连载24)
·平汪再次陷入新的斗争(连载25)
·平汪争取少数民族权益(连载26)
·平汪传记的尾声
·
·《平汪同 志与旅外藏胞的談話紀要》
·八十年代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時對有關民族方面的 几点意见
·回憶扎喜旺徐同志
·平汪致中共中央领导的四封信
·平汪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的信(附录六)
国际新格局已启动
·美国战略重心转亚太对台湾的影响
·中国在东亚陷入全面战略被动
·美国正在重返亚太地区
·后金正日时期朝鲜何去何从?
·中国为何怕政改
·中共內鬥加劇看中共面臨解體
·《中国联邦革命党》组建《网络特别行动委员会》的公告
·蒙古国否认中国各朝控制过蒙古
·伍凡評川普對華政策大幅度轉變
·曹长青先生谈法国新总统
·印度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
论理论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的网络发行预告
·改良,还是革命
·《中国民主大革命政治行动纲要》
·中国联邦革命党成立公告
·解析《中国联邦革命党》原则任务和使命
·中国过渡政府》成立宣言
·《中国联邦革命党》政治意志宣示(征求意见稿)
·论民主革命的合法政治强制力——暨“非暴力”论分析
·民主革命意味着什么?
·中国的维权运动和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
论行动l
·【郭文貴效應與台灣的機遇】
·台灣與郭文貴保衛戰有何關係?
·台灣人為何不能忽視郭文貴現象?
·袁红冰教授的敬告
中国民主大革命(特别推荐二)
·论革命和改良
·改良還是革命
·改良还是革命完整版
·必由之路(罕见评论)
·中国呼唤大政变
·中国民主大革命政治行动纲要
· 中共少數民族和香港政策的失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藏流亡社會的新力量

   西藏流亡社會的新力量 .紀碩鳴
   
    亞洲週刊
   
   西藏流亡社會的新力量


    李科先(Lukar Sham)在印度住宅
   
    一九五九年達賴喇嘛率領一些藏人離開西藏來到印度後,每年都會有西藏人來到達蘭薩拉,投奔達賴喇嘛。改革開放以來,雖然中國邊防嚴加防衛,但這樣的投奔數量卻在增加。流亡藏人在印度落腳,又經過學習培訓,有的學了英語、電腦等生存技能後又回到家鄉,有的則轉投西方社會,成為流亡社會的新力量。
   
    據悉,現在歐美等各地流亡藏人非政府組織的領袖,不少都是近年從中國流亡出去的年輕一代,在歐美接受教育後留在當地。不少人在當地參加政治活動,成立政治組織,在日本、法國、瑞典等地的西藏社會組織領導人,都是來自中國藏區的年輕藏人。
   
   
    李科先是七零後的西藏人,一九九八年離開藏區逃亡印度,他對亞洲週刊表示,在少年時期就形成了獨立的觀點,那時中國有「民運」,拉薩八七、八九年連續發生動亂事件,「那時我就認為,西藏獨立才有希望」。來到印度,李科先沒有放棄自己的理念,開始他以獨立人士的身份不斷宣揚他的獨立理念,還融和流亡西藏社會的藏獨勢力共同尋找獨立的出路。最近,李科先不僅以安多地區的高民調參選明年舉行的新一屆議會,還正籌備成立獨立西藏的「憲法起草小組」,他自然就是這個小組的負責人。
   
    二零零七年,李科先以個人身份參加在達蘭薩拉首次召開的藏獨領袖討論會議,那次會議以流亡西藏社會的本土派領袖為主,各年齡層次的代表都有,大都是知識分子,但如李科先那樣近年來流亡西藏社會的獨派領袖只有四個人。去年,李科先組織了一次西藏獨立研討會,中國七、八十年代出生、流亡的西藏人士佔了一半。今年下半年的八月,各地流亡的西藏獨派人士將再次聚集印度南方,參會人數將超過三十人,李科先正參與會議籌備工作。李科先說,就是在流亡議會中,近年流亡的藏人的比例約佔一成,他認為,「這個數字會慢慢多起來」。
   
    一些流亡藏人衝擊中國使館、激進抗議,李科先都沒有去參與,他認為,西藏首先要證明自己,獨立是偉大神聖的象徵,他通過演講、寫作、組織國內外的活動來表達、宣傳獨立理念。「這是理性的表達,是為理念而奮鬥。」李科先認為,過去藏人對達賴喇嘛是服從,現在年輕一代「以自己的信念和想法為首要追求,這樣的趨向越來越明顯」。李科先的叔叔在印度南部做生意,有優越的生活條件,他希望李科先可以去南部,為了自己的理念,李科先謝絕了。
   
   
   西藏流亡社會的新力量

   
    周加才讓台湾
   
    周加才讓住在李科先的隔壁,兩個人一人租一間小屋,他們是好朋友,卻有不同的價值觀,周加才讓絕對不贊同西藏獨立。二零零零年,周加才讓翻山越嶺來到達蘭薩拉,不為尋求獨立,而是為找到精神的力量。這位上海華東師範大學的高材生,還是培養對象,他在青海師專從教,父親還是當地的一位高官。周加才讓表示,當年在北京遇到一位藏人,宣傳達蘭薩拉的自由、保存完好的西藏文化等,就想來了。「當然還想見一見達賴喇嘛這位傳奇人物,裏面說他分裂,到了這裏、看他的自傳,才知道不是這麼回事。」
   
    周加才讓當過雜誌的總編,又到台灣達賴喇嘛基金會,在台灣找到了另一半。現在他是作家,在台灣寫專欄、出書,將流亡西藏和真實的西藏介紹給讀者。為了寫作的靈感,他一半時間在台灣,一半時間在達蘭薩拉。他說﹕「在印度過窮日子很過癮,沒有物慾,活得低調,人生觀變了。」
   
    旦增德丹曾經在政府部門工作,現在以翻譯為生。最近剛從台灣淡江大學大陸研究所交流回到達蘭薩拉。旦增德丹指解決西藏問題沒有進展,而且喪失了最好時機。他不贊同獨立,因為「沒有條件」,但他認為,近些年從中國西藏境內來的、主張獨立的藏人敢說敢做,他們有使命感,有理想,有歷史責任。「而這裏(達蘭薩拉)出生的藏人,接受的是印度的教育,見到有錢有勢的人就失去了正義感。」旦增德丹認為,對流亡西藏來說,不是要急著去談判,而是要改革,改變流亡社會資源不合理集中,要加快政教分離,要培養人才,從長遠考慮後達賴喇嘛時代的傳承。■
(2010/06/1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