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东海一枭(余樟法)
·教主和教师
·最大的国耻
·最大的国耻
·存在主义微论
·杂时代微论四则
·今日微言(儒家的一大特色和小人的重要特征)
·瑞典事件微论
·云飞风起看秋潮
·儒群和马族微论
·中国梦微论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歌功颂德礼所当然,歌罪颂恶天理不容
·我的一点态度
·佛学亦可破唯物
·抓住这头大象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汉武帝微论
·文化品质微论
·仁本位、人本位和集体本位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马恩批判
·天性微论
·鲍鹏山先生有点迂
·关于民主与专制
·马家教育在培养伪恶之徒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自由主义国家
·这段话对儒家不公平
·关于自爱和爱人
·谁是儒家高级黑
·季羡林的一个论断
·东海微言(现中国四大派)
·时代呼唤灭绝师太
·关于大一统
·马学之用大矣哉
·关于言、气、志、心
·关于采生折割
·造神和真神
·养不教,父之过
·名德微论
·冬成:开卷余东海,寻根孔圣人(东海附言)
·颂贼颂恶其罪大
·坚守高地与影响主流
·下跪与奴性
·中美年年讲人权
·关于宗教极端主义
·关于制度
·佛说和儒说
·定业和不定业
·猪瘟和马族
·《文化决定论漫谈》前言
·黎红雷一语三错
·民族自救唯一的法门
·儒家文化大革命
·与纳粹主义和种族主义毫不相干
·维权和维稳
·理论、实践和理想
·恶制的建设、维持和改革
·呼吁言论自由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关于革命
·击蒙易中天
·儒学与科学
·借用叶利钦的话
·美德的基础是正常
·伊斯兰恐惧症
·为什么恶人特易遭厄运
·格物致知兼内外
·马帮不可能守信,圣贤不可能上位
·上下有别而不二
·人类的希望在儒家
·正义和文明
·何光顺先生过虑了
·原谅自己
·邪恶群体易灭绝
·为善不足为恶有余
·文明最高形态,历史最佳道路
·中美预测
·文化问题文化解决
·花千芳、王思聪和英语
·互害型社会
·关于税负痛苦指数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小布什、张维为都错了
·不学无术李泽厚
·儒家的自信
·对孟晓路的一点认同和两点异议
·关于轴心时代、轴心文明之我见
·关于群己关系
·关于儒群不如自由派的一点感觉
·期待张祥平先生赐教
·简答张祥平先生的三点批评
·民本微论
·中华王朝的天命
·现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源
·关于道统和清朝
·孔孟之言,民国之实
·虚尊道统亦何益
·自勉联:做真君子,亮真面目;得大自在,放大光明
·人世间最大的善和功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一东海从王阳明的良知学中发展出大良知主义,以此为旨归,融佛道之精华,摄西学之先进,形成了独具一格、自成一体的东海儒学,有述有作,可谓儒家与时俱进的升级版与融今汲古的集大成。

   《大良知学》揭示的各种良知主义定律如道德不虚律、圣徳不退律、德智统一律、体用不二律、本性至善律、良知平等律、良知不灭律等等定律(详见《良知主义十八定律》),会经得起实践和时间的考验。同时,东海站在儒家立场上,对中西文化中的哲学、道德、政治、宗教、教育等诸多问题进行了广泛、深入、确切、圆融的论述,可谓“牛毛茧丝,无不辨析”。

   东海“毫不客气”地自信,《大良知学》是一本大真大美、大雅、大智、大善、大成的书,一本值得流通、值得传播、值得有识有志之士阅读和收藏的书。偈曰:人等百千金,持用行布施,不如一善心,广传大良知。又如拙作《无相大光明论》所自许:

   “不读孔子,不知儒家之广大;不读孟子,不知儒家之庄严;不读程朱,不知儒家之高明;不读陆王,不知儒家之精微;不读东海,不知儒家之豪华圆融无量光明也。”

   当然,《大良知学》很难成为畅销书,因为这是一个把财富和权力视为品位的下流时代,一个以反儒为风尚、骂孔为时髦、读经为耻辱、送书为忌讳的时代。加上其它种种不足为外人道的原因,它一时或许还难以进入市民大众的视眼。

   但我相信,它会成为一本长销书,其影响会随着社会的发展、文明的进步而不断递增,借助良知学而皈儒家、养浩气、致良知、明自性的志士和智者也会不断递增。

   借此机会,让我对那些阅读、流通拙著的旧雨新朋表示诚挚的感谢和祝福。

   二因对“原始”版本不太满意,《大良知学》一书出版后,仅主动通报了“一小撮”儒友及故人。其中有两个是搞企业的,一个与东海十余年前相识,也算故人了,曾多次表示要襄助“酒资”,皆婉言谢绝。久未来往了,这次便建议他购百十冊作为礼品送送朋友,并提供了本书责任编辑的联系方式(可以特惠)。

   当他得知书的销量多少与个人收入并不挂钩之后,拒绝了我的建议,表示不如直接给钱,并哈哈告诉我,送什么也别送书,书与输同音,送书是现代人一大忌讳云云。这样的反应让我啼笑皆非,既感谢他的直言,又深悔自己冒昧和“失言”,忽略了对方的“身份”。

   但我真想告诉他,学术性质的书籍能出来就不错了,编者出版者慧眼相赏且没让我个人掏一分钱,已值得东海铭感,岂能另有奢望?

   我更想告诉他,《大良知学》的销量多少,与我的收入固然不挂钩,与儒家文化的复兴、与东海思想的影响却是挂钩的,某种意义上说,与我的“利益”也是挂钩的。因为儒家的利益、中华的利益,也是我东海的利益所在。购阅、流通东海之书,协助传播儒学和良知学,所费无多而利人益世,是对儒家也是对东海最好的关心和帮助。

   今人往往“唯物”主义和唯钱主义,送礼大多送钱送物,不知这种方式最是庸俗。如果送之不当,即轻贱了自己,又侮辱了对方,所谓宝剑赠与烈士、脂粉赠与佳人、鸦片赠与烟鬼、阿堵物赠与贪财鬼也。另外,在支持他人时,商贾们首先想到的也往往是金钱施舍和物质援助。其实这种支持层次不高。别说一般没有必要,即使有必要,正人君子也不会轻易接受。

   顺便说明一下:东海一生,早有规划,十余年来没有工作,没有正常稳定的收入,固不宽裕,却也够用,没有过不去的坎、克服不了的困难----偶尔有点小困难,也会遇难成祥。除了曾经接受正常的(与别的投稿者同等数额的)稿酬,除了偶尔外出朋友抢着买票、偶尔请客对方抢着买单之类零星小钱,从未接受过他人金钱方面的“援助”,更无任何债务亏欠。相反,十余年来即使在自己捉襟见肘的情况下仍陆续悄悄小助过一些人。

   物质上清清贫贫,生活上清清淡淡,金钱上清清楚楚,经济上清清白白,品德上清清正正,这是东海一向引以为自豪的。大半辈子直来直往,十多年来枭鸣狮吼,狂狷有余温良不足,不买任何人物和势力的帐,不假小人痞子以辞色,难免到处树敌,招致众多仇恨攻击。但即使恨我最深、攻我最狠、骂得最猛者,也无法从经济问题上找到我的一点暇疵或破绽。

   三另外,我还想告诉那位企业家,自古以来,朋友之间送书是一种风雅,一种尊重,一种高尚的友善。古人云:流通善书,福泽无穷;又云:一时劝人以口,百世劝人以书。随缘赠送善书,协助流通儒书,是大善事,大功德,何忌之有,何讳之有?

   杨雄说得好:“女有色,书亦有色。”(《法言》)女色的美,对眼晴的要求不高,有眼者大多懂得欣赏,好书的美、经典的美则有赖于慧眼和法眼。同时在慧眼或法眼里,平时阅读什么书,架上存摆什么书,是可以在相当程度上判断一个人的素质、品位和精神品质的。

   君子书、大人书是最好的礼品。送书送上的不仅是思想学问智慧福德和真正的关心尊重,也是素质、品位呢。那些以儒书为“输”、以良知为迂或愚的人,是没有方向、没有质量、没有根的人,无论贫富贵贱沉浮起伏,其人生都是输的。

   上述这些道理,对于大多数国民特别是商企界人士来说,只怕不易理解,私下多言无益,反更要被笑迂腐、愚蠢或矫情了。

   自古以来,商人重利轻道义,当今之世,全民皆商,举国皆商,无官不商,各行各业人士包括文坛学府官场,本质上都已商场化了。而且很多人变本加厉,不仅唯利是图,而且唯一时之利、不义之利是图。古联云:有关家国书常读,无益身心事莫为。今人正好相反:无益身心事常为,有关家国书不读。滔滔天下几人听得进东海的心声啊?

   然而,士不能不弘毅,任重而道远,越是黄钟毁弃瓦釜雷鸣的时代,东海越是应该敲钟不停弹琴不休,这是孔孟的命令,这是自心的律令。只要有少数耳朵听得进,就算功不唐捐、琴不白弹、钟不白敲了。

   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期待更多的人与我共弹儒琴。古人云:“为相者为国求人,吾辈为道求人。苟为道求人,则焉得自重而不汲汲于天下之士?为道求人与为道自重,并行不悖。” (这里的求人,是寻求人才之意。)2010-6-11东海老人余樟法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2010/06/1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