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与无理之人不妨争辩,对无礼之言不必计较]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疾恶从善和如何对待邪恶
·辟邪英雄榜
·鬼蜮三伎
·誉毁不苟古之道
·马帮的反常
·天还没亮,我们先亮
·爱党爱民不相容
·古今中西我最优
·今日微言(批判马主义,弘扬儒文化,建设好制度)
·今日微言(写自己的字,让别人去说吧)
·什么决定历史发展的方向?
·两大高端腐败揭秘
·邪恶势力的最爱
·邪说之祸
·邪说之祸(二)
·自由从哪里来
·儒者的天职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达摩的半吊子安心法
·财产权和士君子
·好人吃亏在不够好
·魔纸
·做人就做大好人
·为底层一哭
·没有你党最重要
·高层内斗
·儒本位与汉本位
·今日微言(世界三大劣族:马红、伊绿、非洲黑)
·关于山大“学伴事件”
·光武的务实和隋炀的虚荣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学达性天方为贵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二)
·关于“言必信,行必果”
·关于“言必信,行必果”
·极权主义的自大和自卑
·民粹与极权
·关于张扣扣案
·防火墙(外一篇)
·恶政府不如无政府
·严禁杀无辜就是最大的大局
·做一个懂事的人
·竭中华之物力,结劣族之欢心
·一个全球性的误会
·马官是马帮最大的受害者
·为民为国为自己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关于香港,明确三点
·平民教育非孔子首创论
·圣言有没有漏
·中华特色的三权分立
· 还主权于民,还教权于儒
·依据马家刑法,控诉马帮四罪
·江湖空前险恶,好人多多保重
·当心黑社会和民族主义
·行政不唯民意,主权唯民意(外三篇)
·今日微言(最好的赎罪立功和改良命运的方式)
·中共的两条出路(外四篇)
·肋骨折来当火把,头颅昂去对狼牙
·铁笔树成思想帜,罡风唤醒自由钟---自誓二
·特权富不过三代,马邦将很快返贫
·亲美和反美
·关于服务型政府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把矛头指向上层
·东海三判
·关于元朝
·天相吉国以色列
·无敌之术自由行
·火上浇油欲何为---香港问题之我见
·正确对待民意
·香港事件的深层内因
·中共为什么不行
·做一个纯粹的好人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特区毕竟有特权,大陆人民最可悲
·正发展
·正发展
·道德与幸福
·暴君和革命
·灾星
·教育焉能民主化?
·统一从无神圣性
·东海客厅公告
·台湾最佳道路选择
·极权统治的社会基础
·关于国有企业
·极权主义“三必无”
·邪说是恶化命运的灵药
·做一个仁本主义导师
·两种外交原则
·中华文明何以优秀
·六最时代
·为马帮精英一叹
·东海客厅关闭启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无理之人不妨争辩,对无礼之言不必计较

   与无理之人不妨争辩,对无礼之言不必计较宣传仁义之道,批驳歪理邪说,在“道理”层面摧邪显正,这是儒者不可推卸的文化、社会责任。孟子就曾自许“闲先圣之道,距杨墨,放淫辞,邪说者不得作。”(《孟子•滕文公下》)、对杨墨、淫辞、邪说都不放过。因此,对于无理的言论及人物,儒者有时候不能不加以批判与进行争辩。

   与“无理”之人争辩,要注意两点。首先,所争所辩的是理,而且是值得一争的理,同时要根据自己的时间精力选择最值得一争的。当今时代比孔孟之时更加学绝道丧,淫辞邪说铺天盖地,要一一驳斥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其次,争论应该在公开的场合和媒体上进行。那样,对方听不进去,旁观者中有人听得进去,天下后世有人听得进去。

   无理、不讲理者大多刚强难诲,私下的争论毫无意义,避之为上。古人云:“大丈夫不怕人,只是怕理,不依靠他人,只依靠道理。”而今世人往往相反,不怕理,不讲理,更不尊重道理。这是整个时代的文化、道德、价值观、人生观出了大问题,要扬清激浊有个过程,急不来的。

   另复须知,“无理”之人往往无礼。所以,公开的争论也应该适可而止,道理辩明即止,不涉及其它,不与之纠缠。所谓佛陀不度无缘之人,圣贤不近无礼之辈。

   对于对方的各种无礼之言,对于各种人身的侮辱攻击诽谤咒骂,只要没有造成严重的现实伤害,完全没必要回应和理睬。岂有英才不遭人忌、岂有大德不遭人骂的?孔孟释老和儒佛道历代祖师大德生前死后尚且遭到大量的侮辱攻击诽谤咒骂呢。

   特此自我提醒并与儒家同仁共勉:无理之人不妨争辩,无礼之言不必计较。

   争道理,是一种责任;不争其它,则是一种自重和涵养。《呻吟语》中有句格言说得好:“觉人之诈,不形于言;受人之侮,不动于色;此中有无穷意味,亦有无限受用。”又说:“自家有好处,要掩藏几分,这是涵育以养深;别人不好处,要掩藏几分,这是浑厚以养天。”

   这才叫真涵养、这才是真自尊呀。想当年,也曾欣赏那种尖酸刻薄攻击他人的鲁迅型文字,也曾欣赏那种炫耀卖弄显摆自己的李敖式作品,甚至曾与某些无礼之徒、无德之辈针锋相对絮絮不休。思之自惭不已。2010-6-1东海老人余樟法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2010/06/0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