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老宣“疯话”不幸言中,继续反儒居心可疑]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仁本无敌,仁道救国(微论)
·最坏的阶段,最好的时代
·天下事皆吾家事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十九大报告之我见
·今日微言(习思想远远超过马主义毛思想)
·雷锋式的好人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永远铭感习近平
·善恶报应论
·政府的底线和儒者的天职
·敬天保民,保护人民三大权利
·吾家哲学冠中西
·马魂儒体和手表定律
·今日微言(佳人可爱休胡爱,真理难传不懈传)
·儒理就是真理,维明何其不明
·邪恶不胜正善,善恶自有报应
·《论语点睛》:冉雍可当大领导
·论批评
·今日微言(摧邪是最好的显正,惩恶是最好的扬善)
·儒家的宽容和严厉
·圣人有无常心
·辩异求同莫混同
·善良是否靠得住---兼论《狗镇》
·有一个观点惊世骇俗
·圣贤盗贼莫混淆,实事求是最重要---为茅于轼纠误
·今日微言(成仁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仁德是幸福最大的保障)
·海边小通告
·关于中华文明分期和第四期经典
·革命和造反
·在民意之上还有更高的道统合法性
·淑女、君子和家庭(微集)
· 品德和学问
·信仰与自由
·吴元士《述志文》,东海附言
· 师道父道官道友道
·今日微言(宅兹中国,扬我仁旗)
·今日微言(宅兹中国,扬我仁旗)
·女德和男德(微集)
·本性微论
·五福和《洪范》(微集)
·国家本质一二三
·我的一点态度(微集)
·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
·今日微言(大千世界一元化,无尽儒心万代明)
·未能诲人不倦,不敢好为人师
·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论之一
·警惕民主扩大化----儒宪论之四
·关于民本及人本---儒宪论之二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老子的糊涂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人贵三得
·建议习近平先生
·反儒是最大的反常、反动和反华
·儒家文化与极权主义
·知言与知命
·今日微言(书法、艺术、台湾、电视剧等等)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谤来可乐是真言
·艺术微论
·【有感写怀】
·再论孟荀不可调和
·可责备贤者,勿责备小人
·儒词训解之一:元仁首义
·巫马子的错误
·儒词训解之二:仁外无天
·儒词训解之三:仁本无敌
·儒词训解之五:唯仁为宝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儒词训解之四:良知大定
·儒词训解之七:唯仁独尊
·《论语点睛》:颜回的两大道德特色
· 中华第一字
·儒词训解之八:天下归仁
·阴阳微论
·阴阳微论
·儒词训解之九:止于中道
·儒词训解之十:君子三明
·儒词训解之十一:仁道设教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三:仁者强
·儒词训解之十五:三道唯仁
·论语点睛:君子周急不继富
·儒词训解之十六:自作自受
·最大的国耻
·历史螺旋式上升论
·最大的国耻
·历史由德性决定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善到大处鬼神钦---善良小论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统一不是最高道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宣“疯话”不幸言中,继续反儒居心可疑

   老宣“疯话”不幸言中,继续反儒居心可疑五四以来,反中华文化尤其是反儒家、反道德成了知识界思想界最大的时髦。广大国人也都以为仁义道德礼义廉耻是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的东西,不反掉它们,政治、社会就文明不起来,国家、民族就振兴不起来。

   这真是一大误会。这一误会所造成的百年恶果,所招致的空前浩劫,中国人民应该领教得够了,遗憾的是,至今很多人依然执迷不悟,或者好了伤疤忘了痛,仍把五四以来那些文化打手、道德杀手的奉为“文雄”,把他们的著作奉为经典。

   当然,由于历史悠久的君主专制的深度影响和劣性熏陶,某些传统道德规范确实已经过时、落后,已经不适合于民主时代,比如“三纲五常”的“三纲”,有必要予以抛弃或者更新、升级,加以现代化的阐析。但是,道德本身,却是“放之四海而皆准、历时万代而不变”的文明的核心,永远不会过时。仁义礼智信五常,乃人生、社会、政治之常道,本质上适用于任何文明形态任何时代,即适用于农业时代,也适用于工业时代和信息时代。

   在七十多年前,《疯话》作者老宣曾深刻指出:“社会是一团散沙。道德如同黏胶。社会间,无道德决必不能团结牢固。今人日日研究改良社会问题而竟蔑弃道德,甚至欲推翻道德。他们将来所造成的新社会,焉能有好的希望。”

   老宣不幸而言中。五十多年来中国社会,不就是“他们将来所造成的新社会”么?只不过,“新社会”的黑暗和悲惨程度,岂轻飘飘的一句“焉能有好的希望”可以了得?

   老宣又说:“不打倒古圣人,显不出新圣人。不排斥古文学,抬不高新文学。现今的许多学者并非对古圣先贤,有何深仇大恨,也非对古人的文学,深恶痛绝。不过,他们因为求名图利起见,不得不昧着天良,立异标奇。这个锦囊妙计施用之否,果然,新文圣,新作家,新文坛巨子,就如大雨后的雷蘑,一个一个地全钻出来了。他们或彼些标榜,或互相攻攻击,闹得乌烟瘴气、鬼哭神号。于是盲从之辈辈,心目中只知有他们,不知前有古人,后有来者。因此他们的新愚民政策就达到成功了。”

   五四以来、鲁迅之类“新文圣,新作家,新文坛巨子”们,之所以反儒家、反道德,其动机倒未必是“求名图利”,也未必是“昧着天良立异标奇”,更未必是要做“新愚民政策”的帮凶。不少人是思想颠倒认识糊涂,有些人确实是认“对古圣先贤古人的文学”为国家衰弱社会落后的罪魁祸首而深恶痛绝,也可以说有“历史的局限性”吧。

   但是,经过百年沧桑、千古浩劫之后,饱阅蔑弃儒家、推翻道德的后果的严重性之后,某些知识界、思想界人士仍然把矛头对着儒家文化和仁义道德“苦攻”不休,继续毛泽东们的未了之业,其居心就很可疑了,至少有故意装傻、扯蛋、搅浑水、愚弄民众的嫌疑。如果说鲁迅们反儒主要是“智弱”的原因,现在的反儒派则主要是“德残”所致了。2010-6-19东海余樟法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2010/06/1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