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中共为什么不行
·做一个纯粹的好人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特区毕竟有特权,大陆人民最可悲
·正发展
·正发展
·道德与幸福
·暴君和革命
·灾星
·教育焉能民主化?
·统一从无神圣性
·东海客厅公告
·台湾最佳道路选择
·极权统治的社会基础
·关于国有企业
·极权主义“三必无”
·邪说是恶化命运的灵药
·做一个仁本主义导师
·两种外交原则
·中华文明何以优秀
·六最时代
·为马帮精英一叹
·东海客厅关闭启事
·为自由而奋斗
·今日微言(对治恶性和奴性最有效的大药)
·最正善的伟业,欢迎你的支持
·最大不幸及六大不幸
·真知必有行,真行必有知
·香港事件和辩证法
·三从三不从
·黎明前的黑暗
·未来属于人民但不属于人民币
·未来属于人民但不属于人民币
·这张牛皮有点大
·中国即将劫后重生
·凶人凶党必有天谴
·如何儒化中国
·文化品质检验法
·美国的强大是人类之福
·以德服人和以理服人
·以德服人和以理服人
·关于“等贵贱,均贫富”(外四篇)
·东海态度(一)
·关于香港(微言五则)
·关于民国和台湾
·救命三招(外二篇)
·把马邦变回中国
·关于郷岡警察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三)
·历史自有记忆,恶言自有恶业
·李嘉诚的广告
·谁给你们牺牲几代普通人的权力?
·今日微言(历史终将主持公道)
·正邪善恶论本质
·统一简答反儒派和疑儒派
·东海态度(四)
·东海态度(五)
·三座大山和马帮妙计
·马奶
·你的毒药,我的营养
·关于自由民主平等
·儒家等级制度
·简驳《孔子思想的十大糟粕》
·红儒
·东海态度(六)
·藏富于民论
·当今世界的主要矛盾
·仁心和初心—兼批党化教育
·今日微言(海外亲共的人物和势力,品格都不好)
·邪教魔头的真诚
·东海态度(七)
·关于《中英联合声明》
·关于深圳示范区(外四则)
·东海态度(九)
·极权主义四民
·防民如贼即民贼
·正见的来源
·关于不谈政治(二)
·东海态度(十一)
·东海态度(十)
·马邦流行病(外二篇)
·郷岡人民的恐惧感
·噩梦醒来是黎明
·一切才刚刚开始
·东海态度(十二)
·没有自由就没有一切
·今日微言(以儒治国,吉无不利;以儒自治,吉人天相)
·骗子与傻子---兼论唯物论的危害
·路邪知马劣,日久见仁心
·路邪知马劣,日久见仁心
·危机和机会
·经字六义
·经字六义
·中共亟需接受儒家再教育
·中共亟需接受儒家再教育
·政治最大义
·像七岁小孩一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一有友人论断:“民主是正确的马克思主义”、“正确的成熟的马克思主义就是民主”,理由和证据是:“恩格斯对欧洲各国革命策略问题的最后意见”中,曾经“期待通过工人阶级的合法斗争取得政权,保留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等等。

   东海以为,恩格斯对欧洲各国社会主义运动的最后遗言,包括马克思著作中关于自由和民主的阐述等等,都不足以改变马克思主义整体上的片面性,不足以改变《共产党宣言》、阶级斗争、暴力革命学说在其体系中的主体性和权威性,更不能改变马克思主义对人的本质、世界本质认识的错误。

   任何“主义”(思想、理论、学说、宗教、体系等等),哪怕是最低劣错误荒谬邪恶的主义,都不乏一定程度的合理性。哪怕是邪教教义,也有它局部、个别的合理之处。否则就不可能产生社会影响、成为什么“主义”了。所以,辨别和判断一种“主义”行不行、好不好、高不高级、优不优秀,要从根本上去考察,从它的宇宙论、人性论、生命观、世界观等方面去考察。

   马克思主义从理论到实践都不对。但从局部看,它有不少“对”的地方。比如马克思主义对人的主体性、能动性、创造性、主观能动性和对哲学实践性的强调,它的实事求是思想,就很正确,且与儒家思想不谋而合。

   马克思的一些话也说的很好,如:“君主政体的原则总的来说是轻视人,蔑视人,使人不成其为人。”“专制制度必然具有兽性,并且和人性是不相容的,兽的关系只能靠兽性来维持。”(《马恩全集》第1卷,第411、414页)诸如此类。

   马克思的设想更是美好。在马克思看来,比起资本主义来,社会主义不仅能够生产出更多的物质财富,而且能够以更加公平的方式分配这些财富。可惜的是,这只能是空想----不仅空想,而且南辕北辙。

   因为,不仅手段、方式、路径错了,马克思主义在哲学在根源处就错了。

   二

   首先,马克思主义对人的本质、人性认识有误。

   他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说:“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把“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视为人的本质,这是只知人的习性,不知人的本性,只知人性现实的一面,不知人性还有超越的一面。

   马克思特别强调阶级斗争,认为人是阶级斗争的产物,把阶级斗争提到人的生存的必然的高度,把斗争性视为人性的根本表现。这是只知人的阶级性,不知人的良知性。

   我在《一切人类,悉有善性!》之六“马克思谬论”曾尖锐指出:马克思反对抽象的人性论,不讲人的原初本性,当然是反对性善论的。殊不知这样一来,其“共产主义道德”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根之木,必伪无疑。

   其次,马克思主义对世界本质认识有误。

   马克思主义只知道“意识是物质存在在人脑中的反映”(这是对的),却不知道肉体与意识、存在与思维、物理与心理、物质与精神都是现象,都是形而下的“器”,都是第二性的。

   “道”才是第一性的。“道”,于宇宙为本体(乾元),于生命为本性,于人身为本心(良知),兼具精神性与物质性,即兼具精神与物质的“种子”(性质、信息)。它当然不是精神意识更不是物质、肉体,但一切肉体与意识、物质与精神无非“道”生生不已的显化和开发。因此,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都是错误的,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各“得道体之一端”而已。

   马克思主义理论有一定程度的合理性,在一定的历史时期也有一定程度的适应性,但作为一个国家的指导思想,就大不宜。道理很简单:对人的本质、世界本质认识不对,这是哲学根源处的错误。遗憾的是,尽管否定、反对和批判者众,绝大多数都没有说到点子上。

   三理论与实践,密切相关,就像言与行,一个见识低下浅陋、说话颠三倒四的人,要他行为焉能正确无误,不可能也。同样,理论指导实践,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之误,必然导致实践之错。

   实际上也是教训深刻之至。苏联的农业集体化,工业社会主义化,大饥荒,饿死六千万,大清洗,又弄死几千万;“新中国”建立到文化大革命,中国人饿死、被杀害的非自然死亡人数七千万。(新的国外研究是八千三百万,见《周有光:大同是理想,小康才是现实》)这种种人间奇祸,寻根溯源,马克思主义难辞其咎。

   由于历史的局限性,或者历时过久,一些具有高度真理性的哲学理论和意识形态,也有可能在实践中出偏差、出问题。但短短数十年便弊病丛生、造祸天下者,似乎只有马克思主义“做得到”;原则正确的理论,在“用”的层面,也需要根据原则不断进行与世偕行、与时消息的纠正。但马克思主义的问题是原则性的,就没有纠正的可能了----要纠正,就要推翻其基本原则和中心思想,就要背叛它。

   对于马克思主义,仅仅“架空”它是不够的,即使名义上保留实质上背叛,值得鼓励,但也不够。把一种不良的“主义”放在至高无上的宪法位置上,无论怎样虚化它、悬置它,让它成为“虚名”和“虚言”,它仍然会暗中起坏作用。

   这么做,也无异于架空了宪法,违反了基本的政治道德。言行一致名实一致是儒家道德也是人类良知的追求,正如孔子所说: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取消马克思主义的宪法地位才是执政党的最好选择。

   当然,只要是在相对先进的制度框架里,特别在具有宪法地位的儒家仁本主义的指导下,任何党派都可以平等地竞争为民众服务、为国家服务的权力,包括马克思主义政党,也完全可以通过民主形式上台执政,象西方13个国家的社会民主党或工党所做的那样。2010-6-17东海老人余樟法欢迎光临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2010/06/1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