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习近平访纽动粗 总理屈膝 民众愤怒 华人遭殃 ]
陈维健文集
·慈悲为怀 ——写于达赖喇嘛七十大寿
·心智昏乱的一代“看客”——写在伦敦连环大爆炸之后
·和平崛起还是武力崛起
·民主自由社会的死角
·逼人杀人的“和谐社会”
·绝望的等死者
·无知者面对抗战历史纪念日
·旷世之丑的中国高校
·天下无耻者莫如台湾李敖
·十月里的一首歌
·祭孔的闹剧
·病急乱投医的胡锦涛
·恐吓不倒的滴血啼鹃
·造飞船不如造飞机
·中国现代文人植物化
·美国黑人罗莎.帕克斯和中国的民工孙志刚
·呼唤文化复兴 呼唤民主革命
·刘宾雁--良心的流亡者
·胡锦涛不访国矿访外矿
·胡温政权图穷匕首见
·西方民主社会对中国的人道冷漠
·推倒中共政权是成本最小的社会变革
·马英九对中共民主如是说
2006年文章
·新年的阳光下致中国报人
·新年从爆炸开始
·没有民主和公正哪来的和谐社会
·恐怖的中国铁路春运看执政为民
·面对面向中共说“不”的时代来临
·胡锦涛春节扭秧歌
·宗教的最高原则慈悲和宽容
·陈水扁的急独和马英九的缓统
·缺失人文的天堂
·台海无危机
·苦难者的急迫和小康者的缓进
·当屠夫还在行凶时 毋庸奢谈宽恕
·杀富慰贫还是杀富济富
·小马哥是那个戮穿皇帝新衣勇敢的小孩
·八荣八耻和不荣不耻
·没有了脾气的中国对日关系
·人民的好总理
·胡锦涛到美国上朝
·一帽不如一帽的访美
·光明的总理和黑夜的盲人
·阿扁有种向美国说不
·文革中国人心中永远的噩梦
·“六四”沉淀后的反省
·中共改革已死 左转路线失败
·腐败是中共维持政权的最后招数
·坚持改革就是坚持腐败
·一个政党和一个盲人的较量
·向北京奥运说“不”!
·为自由而失去自由的战士朱虞夫
·教育产业化导致教育的欺诈
·人头税和暂住证
·青藏铁路划剖了西藏的胸膛
·中共的后台金家的导弹
·千古永恒的佛天慈地---西藏的现状和未来
·中国的改革不妨看一下左邻右舍
·从阿扁喊退党扁嫂喊离婚看台湾的民主
·布什面对中国劳工的冷血谎言
·民族主义是绑架民众的元凶
·党决不能指挥枪
·文明的抗争和暴力的镇压
·共产党的宗教战争
·从陈、高两位维权人士被抓看中共政权的黑社会化
·国在山河破,天府成龟田
·疯狂的高尔夫球场
·(温家宝)拒绝民主的宣言
·去世三十年老毛阴魂不散
·莫将人民当敌人
·江文选腐败的交易
·倒扁-民主社会的民主运动
·生命之河成死亡之水
·中共反腐斗争与腐败无关
·人文奥运美丽的谎言
·在政治正确下的金家核弹
·冰山封不住的谎言(评藏人被射杀)
·冰山上的雪莲 德协麦朵──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一
·雪山雄鹰才旦加-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二
·山穷水尽洞庭湖
·刘建超是哪家的发言人?
·大陆人士投奔台湾的悲剧
·从南水北调看中共朝令夕改
·不爱人权爱狗权
·丑陋的中国公费旅游遭遇廉洁的外国政府
·肩扛道义 笔讲道理--评胡平新书《数人头好过砍人头》
·天下无道遂使清官遭灭门
·北京人权展无人权
·胡锦涛为何下令禁止杀狗
·中国圣诞节里的无耻无聊无畏
2007年文章
·民主是个好东西之叶公好龙
·教育产业化和就地正法
·党国无道 天下已乱蜀更乱
·中国政府对官员荒唐的警告
·大国崛起和新殖民思想
·情系曼久嘎追拉
·中共对台的底线就是没有底线
·马英九民主时代的悲剧英雄
·胡锦涛听克林顿老婆的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访纽动粗 总理屈膝 民众愤怒 华人遭殃

   
   
   习近平访纽,其保镖对抗议的绿党领袖动粗事件,在纽西兰社会持续发酵,千千万万的纽西兰人通过电视和照片看到了习近平的保镖,对绿党领袖诺曼动粗的全过程,不但用雨伞袭击,一位平头保镖还从后面将诺曼拦腰抱住,其力之大,几乎将大个子诺曼凌空领起。习的保镖对所访国的议员动粗,让纽国民众膛目结舌。纷纷在他们的言论渠道表示愤怒,在纽西兰民众眼里,华人社会动辄以暴力,而不是以法律和调解的方式来处理家庭和社会关系,与中国政府暴力一脉相承,所谓上有好者,下必甚焉。
   
   议员抗议保镖动粗,在主流社会中,无论对诺曼有无成见者,和绿党的政坛对手,不管对其有多少指责,但都肯定诺曼议员的抗议权利。但是华人社会,除高度赞扬诺曼的民主自由人士外,很多移民完全脱离所在国的民主文化,以中国特有的思维来看待这件事,甚至不切实际地要求政府对诺曼给予严厉处理,在议论中语言之污秽、野蛮,已到了相当恐怖的程度,甚至有人表示诺曼的行为,中国保镖应该给予当场击毙。好在这些语言仅仅流行在汉语媒体和华人社区,如果反映到主流社会,又会印证对华人的看法。对于这样一些偏颇的人,没有什么好说的,但是对于一些虽然指责诺曼的行为,但以较理性的分析来看待这一事件者,则可以与之商榷。这些人认为,诺曼议员虽然有权利表达他的观点,但不能利用其议员可以接近习近平的这种权利。这话看起来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如果以民主政治来看,诺曼作为议员,他具有一定的民意,他站在这个位置上,不是他个人的特权,而是民意的特权。他离习近平可以到达的距离,也是民意可以到达习近平的距离。如果诺曼的民意到达了总理约翰KEY的高度,其不仅仅是站在国会的门口,而是可以和习近平面对面地坐下来,表达他的政治观点了。对于保镖动粗,他们认为,因诺曼离习近平的位置太近才动作的。但从事发前的画面来看,诺曼虽然与习的距离较近,但一直是和平地举着旗帜的。保镖的责职应该是保护老板的安全,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权力。很显然,诺曼的行为不构成对习近平安全的威胁。所以保镖的行为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权力。当时纽西兰的保安也在场,他们对诺曼博士的行为是认可的,如果诺曼博士的行为超出了规范,他们也会有所动作。事件后诺曼向警方提出了起诉。这样的行为可起诉,也可以免于起诉,当然就纽西兰目前和中国的利益来看,起诉不利于两国的关系。所以警方以证据不确含糊其辞地放过去了。这是以法律上的模糊掩盖对中国的软弱。习近平离开纽西兰后,总理约翰KEY打电话向习近平表示道歉。在此之前,总理约翰KEY已明确表示了诺曼议员有他这样的权利。如果在这一前提下,那有何需道歉呢?最多礼节性地表示一下为此带来不便的歉意。约翰KEY的转变是不是受到中方的压力尚不得而知,但是据媒体报导,总理在打电话给习近平时,习态度极端横蛮无理,不接总理电话,让他的一位副部长出面接受道歉。约翰KEY作为一国之民选总理受到如此的侮辱,竟然忍气吞声,实在有失一个总理应有的人格,他应该须知,习对他的侮辱,不仅仅是他对个人的侮辱,也是对纽西兰所有选民的侮辱。在总理KEY道歉后,多数西兰人表示失望,从博客统计,有百分之七、八十的人认为总理丧失了应有的人格,是纽西兰的耻辱,工党领袖非尔高夫表示:我们有和平示威的权利,总理道歉是完全没有必要的。纽西兰“周日星报”发表了“中共笑容背后的残酷事实”进行评述。但华人媒体和社区却为总理KEY的道歉感到扬眉吐气,欢欣鼓舞。

   
   总理约翰KEY在利益与尊严面前,作为西方右翼政客他选择了利益。但他毕竟是民主社会培养出来的政治人物,身为民主国家文明社会的总理,怎么会对中共的蛮横无理颐指使气感到欣然?他心里自然不爽,也不甘,但无奈于习近平带来的大笔订单,仅其中一项种牛项目就达一亿多美元,看在钱的面上,只好一忍了之。当然这种忍,带来的是经济利益,付出的却是一个民主国家的国格,和自由民主价值的流失。而且道歉必将滋长中共的暴戾和嚣张。诺曼议员在约翰KEY对习道歉后,指其行为对纽西兰的的价值观是一种耻辱,是非常正确的。如果从两国的外交礼仪来讲,约翰KEY总理对此事件作了道歉,那么,习近平是不是也应该为其保镖动粗的行为,对纽西兰尊严所造成的伤害进行道歉呢?中国作为一个崛起的大国,以怎样一种形象出现在国际舞台上,是以中国传统的谦恭、礼让、有容,显示给世人呢,还是以粗鲁、野蛮、财大气粗、耀武扬威,这些与中国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的面貌相慑呢?作为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即使你不认同西方国家的民主自由价值,但是入乡随俗,也得给予应有的尊重。对于诺曼议员的抗议,完全可以一笑了之,一走了之,因为这里毕竟不是“天安门广场”。诺曼议员擎起的“雪山狮子旗”虽是藏族旗但并不代表西藏独立,这是一个民族的历史象征,一如纽西兰认可毛利旗一样,并不表明毛利人的独立,而是对毛利民族的历史地位的认可和尊重。习近平如果在出访前做一些功课,应该知道纽西兰是世界上首个有两面国旗的国家。在这样一个宽容的国家访问,应该有所感悟启发,怎么能为一面雪山狮子旗而恼羞成怒呢。
   
   自由是没有国界的,人道主义永远是人类的灵魂,诺曼举起雪山狮子旗,是对中共镇压西藏的抗议,体现纽西兰的民主自由文化传统。在一个物欲横流的实利世界,当西方阵营放弃自由民主的价值,屈从中共淫威,拜倒在金钱物教之下,他为纽西兰在国际社会争得了文明的高度。
   
   近年来华人大量移居纽西兰,已经形成了很大的社区,华人移民虽然生活在西方民主社会,但每当中西方发生冲突,大都站在与西方文明相对的立场上,以专制文化的思维为中国辩护,而且语言污秽,行为粗陋,往往让西方文明社会感到不可理喻,不可思议,所以每次发生冲突后,很多西方人就会问,你们既然这么不认同我们的文化,这么热爱自己的国家,又为何千方百计飘洋过海来我们国家定居呢?当然中国人移民海外其中的奥妙和复杂不是一般西方人可以理解的。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随着中国移民一次次地站在西方民主价值的对立面,为专制政治张目,那么西方社会的反华情绪也必然会上升。尽管西方政府为了得到中国的经济利益,而不得不屈就中共,但民众不会买账,他们的怒火将会转变成对所在地华人的反感,从而影响华人在海外生活的政治社会环境。
(2010/06/2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