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朱槿說得很是隱晦,但是我們自然知道她口中的“他們”是些什么人.這些人自我膨脹到“要對歷史負責”——任何人的心態,到達了這一地帶,那就很難說是正常的了.對 心態不正常的人講理,自然是陡勞無功的事.這些人,能為了滿足一下自己的感覺,而動用几百億美元,這也就是獨裁政權的“可愛”之處了。]
李芳敏144000
·25我從前年幼,現在年老,從未見過義人被棄,也從未見過他的後裔討飯。26
·: 27應當離惡行善,你就可以永遠安居。 28因為耶和華喜愛公正,也不撇棄他
·30義人的口說出智慧,他的舌頭講論正義。31 神的律法在他心裡,他的腳步必
·32惡人窺伺義人,想要殺死他。33 耶和華必不把他撇棄在惡人的手中,在審判
·35我曾看見強暴的惡人興旺,像樹木在本土茂盛。 36但他很快就消逝,不再存
·38犯罪的人必一同滅絕,惡人的後代必被剪除。 39義人的拯救是由耶和華而來
·14「在至高之處,榮耀歸與神! 在地上,平安歸與他所喜悅的人!
·15眾天使離開他們升天去了,那些牧人彼此說:「我們往伯利恆去,看看主所指
· 23正如主的律法所記:「所有頭生的男孩,都當稱為聖歸給主。」24又照著主
· 1那時,有諭旨從凱撒奧古士督頒發下來,叫普天下的人登記戶口。 2這是第一
· 6他們在那裡的時候,馬利亞的產期到了, 7生了頭胎兒子,用布包著,放在馬
·10天使說:「不要怕!看哪!我報給你們大喜的信息,是關於萬民的: 11今天
·15眾天使離開他們升天去了,那些牧人彼此說:「我們往伯利恆去,看看主所指
·12你們要找到一個嬰孩,包著布,臥在馬槽裡,那就是記號了。」 13忽然有一
·16他們急忙去了,找到馬利亞、約瑟和那臥在馬槽裡的嬰孩。 17他們見過以後
·19馬利亞把這一切放在心裡,反覆思想。 20牧人因為聽見的和看見的,正像天
·21滿了八天,替孩子行割禮的時候,就給他起名叫耶穌,就是他成胎之前,天使
·22滿了潔淨的日子,他們就按著摩西的律法,帶孩子上耶路撒冷去,奉獻給主。
·25在耶路撒冷有一個人,名叫西面,這人公義虔誠,一向期待以色列的安慰者來
·26聖靈啟示他,在死前必得見主所應許的基督, 27他又受聖靈感動進了聖殿。
· 28西面就把他接到手上,稱頌 神說:29「主啊,現在照你的話,
·30因我的眼睛已經看見你的救恩, 31就是你在萬民面前所預備的, 32為要
·33他父母因論到他的這些話而希奇。
·34西面給他們祝福,對他母親馬利亞說:「看哪!這孩子被立,要叫以色列中許
·34西面給他們祝福,對他母親馬利亞說:「看哪!這孩子被立,要叫以色列中許
·38就在那時候,她前來稱謝神,並且向期待耶路撒冷蒙救贖的眾人,講論孩子的
·39他們按著主的律法辦完一切,就回加利利,到自己的城拿撒勒去了。 40孩子
·41每年逾越節,他父母都上耶路撒冷去。 42當他十二歲時,他們按著節期的慣
·43過完了節,他們回去的時候,孩童耶穌仍留在耶路撒冷,他父母卻不知道,44
·46過了三天,才發現他在聖殿裡,坐在教師中間,一面聽,一面問。 47所有聽
·49他說:「為甚麼找我呢?你們不知道我必須在我父的家裡嗎?(「在我父的家
·48他父母見了,非常驚奇,他母親說:「孩子,為甚麼這樣對待我們呢?你看,
· 50但他們不明白他所說的話。 51他就同他們下去,回到拿撒勒,並且順從他們
·52耶穌的智慧和身量,以及 神和人對他的喜愛,都不斷增長。
·8應當結出果子來,與悔改的心相稱
·2說:「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
·我對酷刑一點興趣也沒有,我認為那是人性丑惡面之 最,是人類
·3以賽亞先知所說:「在曠野有呼喊者的聲音:『預備主的道,修直他的路!』
· 6承認自己的罪,在約旦河裡受了他的洗
·11我用水給你們施洗,表示你們悔改;但在我以後要來的那一位,能力比我更大
· 10現在斧頭已經放在樹根上,所有不結好果子的樹,就砍下來,丟在火裡。M
· 8應當結出果子來,與悔改的心相稱。
·13那時,耶穌從加利利來到約旦河約翰那裡,要受他的洗。 14約翰想要阻止他
·15耶穌回答:「暫且這樣作吧。我們理當這樣履行全部的義。」於是約翰答
·16耶穌受了洗,立刻從水中上來;忽然,天為他開了,他看見 神的靈,
·8如果你的一隻手或一隻腳使你犯罪,就把它砍下來丟掉;你一隻手或一隻腳進
·1那時,門徒前來問耶穌:「天國裡誰是最大的呢?」
· 2耶穌叫了一個小孩子站在他們當中,說: 3「我實在告訴你們,如果你們不回
·4所以,凡謙卑像這小孩子的,他在天國裡是最大的。
·7「這世界有禍了,因為充滿使人犯罪的事。這些事是免不了的,但那
·8如果你的一隻手或一隻腳使你犯罪,就把它砍下來丟掉;你一隻手或一隻腳進
· 5凡因我的名接待一個這樣的小孩子的,就是接待我; 6但無論誰使一個信我的
·9如果你的一隻眼睛使你犯罪,就把它挖出來丟掉;你一隻眼睛進永生,總比有
·10「你們要小心,不要輕視這些小弟兄中的一個。我告訴你們,他們的使者在天
· 12你們認為怎樣?有一個人,他有一百隻羊,如果失了一隻,他會不把九十九
·13我實在告訴你們,他若找到了,就為這一隻羊歡喜,勝過為那九十九隻沒有迷
·15「如果你的弟兄犯了罪(「犯了罪」有些抄本作「得罪你」),你趁著和他單
·17如果他再不聽,就告訴教會;如果連教會他也不聽,就把他看作教外人和稅吏
·19我又告訴你們,你們當中若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為甚麼事祈求,我在天上的
·21那時,彼得前來問耶穌:「主啊,如果我的弟兄得罪我,我要饒恕他多少次?
·23因此,天國好像一個王,要和他的僕人算帳, 24剛算的時候,有人帶了一個
·25他沒有錢償還,主人就下令叫人把他和他的妻子兒女,以及一切所有的都賣掉
·『請寬容我,我會把一切還給你的。』 27主人動了慈心,把那僕人放了,並且
·29那和他一同作僕人的就跪下求他,說:『請寬容我,我會還給你的。』30他卻
·31其他的僕人看見這事,非常難過,就去向主人報告這一切事情。
·32於是主人叫他來,對他說:『你這個惡僕,你求我,我就免了你欠我的一切。
·34於是主人大怒,把他送去服刑,等他把所欠的一切還清。 35如果你們各人不
·1「你們小心,不要在眾人面前行你們的義,讓他們看見;如果這樣,就得不到
·2因此你施捨的時候,不可到處張揚,好像偽君子在會堂和街上所作的一樣,以
· 3你施捨的時候,不要讓左手知道右手所作的, 4好使你的施捨是在隱密中行的
·5「你們祈禱的時候,不可像偽君子;他們喜歡在會堂和路口站著祈禱,好讓人
·7你們祈禱的時候,不可重複無意義的話,像教外人一樣,他們以為話多了就蒙
·9所以你們要這樣祈禱:『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你的名被尊為聖,10願你的國降
·11我們每天所需的食物,求你今天賜給我們;Matthew 6:11Give us today our
·12赦免我們的罪債,好像我們饒恕了得罪我們的人;Matthew 6: 12And forgive
·13不要讓我們陷入試探,救我們脫離那惡者。』(有些後期抄本在此有「因為國
·14如果你們饒恕別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饒恕你們。
·15如果你們不饒恕別人,你們的父也必不饒恕你們的過犯。
·16「你們禁食的時候,不可像偽君子那樣愁眉苦臉,他們裝成難看的樣子,叫人
· 17可是你禁食的時候,要梳頭洗臉, 18不要叫人看出你在禁食,只讓在隱密中
·19「不可為自己在地上積聚財寶,因為地上有蟲蛀,有鏽侵蝕,也有賊挖洞來偷
·21你的財寶在哪裡,你的心也在哪裡。
·22「眼睛就是身體的燈。如果你的眼睛健全,全身就都明亮;
·25所以我告訴你們,不要為生命憂慮吃甚麼喝甚麼,也不要為身體憂慮穿甚麼。
·26你們看天空的飛鳥:牠們不撒種,不收割,也不收進倉裡,你們的天父尚且養
·26你們看天空的飛鳥:牠們不撒種,不收割,也不收進倉裡,你們的天父尚且養
·27你們中間誰能用憂慮使自己的壽命延長一刻呢?
·1 耶穌吩咐完了十二門徒,就離開那裡,在各城裡教導傳道。
· 3「你就是那位要來的,還是我們要等別人呢?」Ma
·2 約翰在監獄裡聽見基督所作的,就派門徒去問他: 3「你就是那位要來的,還
·5就是瞎的可以看見,瘸的可以走路,患痲風的得到潔淨,聾的可以聽見,死人
·6那不被我絆倒的,就有福了。
· 11:7他們走了之後,耶穌對群眾講起約翰來,說:「你們到曠野去,是要看甚
·8你們出去到底要看甚麼?身穿華麗衣裳的人嗎?那些穿著華麗衣裳的人,是在
·9那麼,你們出去要看甚麼?先知嗎?我告訴你們,是的。他比先知重要得多了
·10經上所記:『看哪,我差遣我的使者在你面前,他必在你前頭預備你的道路。
·11我實在告訴你們,婦人所生的,沒有一個比施洗的約翰更大;然而天國裡最
·馬太福音 11: 12從施洗的約翰的時候直到現在,天國不斷遭受猛烈的攻擊,強
·13所有的先知和律法,直到約翰為止,都說了預言。
·14如果你們肯接受,約翰就是那要來的以利亞。
·15有耳的,就應當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朱槿說得很是隱晦,但是我們自然知道她口中的“他們”是些什么人.這些人自我膨脹到“要對歷史負責”——任何人的心態,到達了這一地帶,那就很難說是正常的了.對 心態不正常的人講理,自然是陡勞無功的事.這些人,能為了滿足一下自己的感覺,而動用几百億美元,這也就是獨裁政權的“可愛”之處了。

聯系方法,一直是靠腦部活動所產生的能量,人和人之間,這樣的溝通方式,稱為‘他心通’,停了一停,我又道:“什么時候人和人之間,也能普遍地這樣溝通?”   白素很信心:“總有這一天的——現在想起來,很不可思議,但几百年前,又可曾想象如今的電訊溝通,万里如對面。”
   
   ------------------------------------------------------------------------------
   朱槿攤了攤手道:“我不能理解有些人的心理,他們認為這樣的大事,如果沒有他們參加,他們會成為歷史的罪人。”朱槿說得很是隱晦,但是我們自然知道她口中的“他們”是些什么人。這些人自我膨脹到“要對歷史負責”——任何人的心態,到達了這一地帶,那就很難說是正常的了。對 心態不正常的人講理,自然是陡勞無功的事。這些人,能為了滿足一下自己的感覺,而動用几百億美元,這也就是獨裁政權的“可愛”之處了。
   --------------------------------------------------------------------------------

   齊白向朱槿瞪了一眼:“若是為了盜墓罪通緝我,比我該抓起來的人,至少有一百万,而先要定罪的是一大批當官的,對古墓保護不力,法令不行,勾結盜賣,破坏文物,人人都該判個無期徒刑!”齊白一口气說來,神情激動無比。朱槿長歎一聲:“若是有什么代表之類,能提出你這番言論來就好了!”齊白竟至于口出惡言:“屁,什么代表,哪有一個是真能按已意開口的人!”
   ----------------------------------------------------------------------------------
   ------------------------------------------------------------------------------
   
   
   
   八、商談
   
     大亨道:“還有什么人?”
     我反間:“你還想有什么人?”
     大亨道:“你選有趣的,邀几個來。”
     我想了一想:“如果有可能的話,會有一個絕色美女,她的身分是陰間使者;還可能有一個人,是盜圣手,本來是人,現在半鬼半仙,也不知算什么。”
     大亨歎了一聲:“衛斯理,你花樣之多,無以复加。”
     我道:“沒有辦法,要邀請你這樣的大人物,只有出盡八寶。”
     大亨道:“一言為定,在哪里?”
     我提出了陳長青的大屋,大亨道:“好,我和朱槿一起來。”
     想起朱槿這個美女的特別身份,我道:“你的花樣,也真是不少。”
     大亨哈哈笑了起來,這個想象之中很困難的約會,進行起來并不困難,一下子就約定了。
     除了李宣宣和齊白說不准之外,別人都是現成的。溫寶裕自然大是興奮,紅綾在听了全部故事之后,閉上眼睛,想了好一會,我和白素知道她腦部儲存的資料十分丰富(知識丰富),所以也很在于她的判斷。
     過了好一會,她才道:“在地殼的變動之中,形成了這种特殊的地理現象,并非沒有可能,但是在水中進行大規模的建筑,除非當時已克服的黏接劑的防水問題,否則難以想象。”
     我听了之后,忍不住道:“請用比較通俗的語言來說。”
     紅綾道:“不論建造什么形式的建筑物,都是一個部份一個部份建造起來的,建筑材料是磚、石、木,都需要聯結,其中只木村料的聯結,可以利用榫頭,互相嵌鑲而成,磚和石都來拌和,水的多少,十分重要,如果是在水中,不知道如何可以控制,所以我才那么說。”
     她這樣說,我自然明白,的确,如何在水中拌和泥漿呢?泥漿一到了水中,不全完了嗚?
     白素道:“我想,那建筑是全石頭建筑、石頭建筑、也可以利用榫頭來嵌合——埃及的金字塔,就大量利用了這种建筑方法。”
     紅綾點頭道:“那么,在海中進行龐大的建筑工程,就完全有可能,還有,那個阿水所說的半球体,可以使人在海中活動,原理也很易明白。”
     紅絞几乎肯定了一切都有可能發生,這一點,后來對陶啟泉說了,他也狠是興奮。
     紅綾最后感歎:“成吉思汗一生馳騁草原,怎么也想不到死后會長埋海底。”
     溫寶裕的設想更惊人:“死了之后,身体埋在哪里都一樣,重要的是,他的靈魂,去了何處。”
     這個問題,自然重要之至,但看來不像是能夠有答案的,所以暫時也不必討論了。
     紅綾對于在陳長青巨宅之中,兩大豪富相會的事,顯然也很有興趣。可是她卻道:“我有事,不能參加了。”
     近月來,紅紋和她的神鷹,作伴出入,并沒有告訴我們去干什么,我們也沒有問,一來由于她已習慣了文明生活,不會闖禍;二來也沒有什么人欺負得了她,讓她自由行動也無妨。
     這時,一听得她那樣說,我先望白素,白素搖了搗頭,表示她也不知道紅綾說的“有事”是什么事。
     我再望向紅綾,她并不避開的目光,只是向我嘻嘻地笑,我好几次想問她在忙些什么,但總認為不應該干涉她的行動——崇高個人自由,是我一貫宗旨,反對父母對儿女的行動太限制,也是我一貫的宗旨,所以我終于忍住了口,只是道:“你一個人行事,要小心些。”
     白素也加了一句:“若是有需要,請記得來和我們商量。”
     她在對女儿說話之間,也用了一個“請”字,紅綾忙道:“當然。當然。”
     說著,她一抬手,那鷹飛過來,停在她的肩頭,她現出自信的笑容,向外走去,在那一剎間,我感到她是完全長大了。
     約會在明天,當天午夜,白素獨處一室,我在書房等她和李宣宣聯絡的結果。
     約莫到了凌晨二時許,白素進來,我一見她身后沒有人跟著,便訝道:“沒能聯絡上?”
     白素道:“聯絡上了,宣宣不能來,齊白明天准時到巨宅去。”
     我疑惑了一下:“你們的聯系方法,一直是靠腦部活動所產生的能量,這次,宣宣沒有現身,但是我和她之間,有了溝通。”
     我“啊”地一聲:“這算不算是‘他心通’呢?”
     自素道:“人和人之間,這樣的溝通方式,稱為‘他心通’,但人和宣宣這類像仙神一樣的生命形式,用腦能量溝通,不知算什么。”
     我大是感歎:“仙神和仙神之間,用這种方法溝通,只怕更平常了,所謂‘動念即知’,就是這個道理。”
     停了一停,我又道:“什么時候人和人之間,也能普遍地這樣溝通?”
     白素很信心:“總有這一天的——現在想起來,很不可思議,但几百年前,又可曾想象如今的電訊溝通,万里如對面。”
     我逸想這一天來臨時,只怕人際關系要起天翻地覆的變化,思緒不禁大是潦亂。
     第二天,我和白素,先和陶啟泉會合,再到那巨宅去。陶啟泉自然帶了阿水,也帶了阿花,看來,他一刻也不愿意和那“小妖精”离開,這美麗的小妖精,确然對男性充滿了性的誘惑。
     阿花見到了白索,陡然呆了一呆,本來她是膩在陶啟泉怀中的,也掙了一掙,站直了身子,很正經地叫了一聲:“衛夫人。”
     白素一伸手,把她拉到了身邊來,一面撫摸著她的頭發,一面道:“真是一個小美人。”
     我心中暗吃了一惊,唯恐阿花發怒,因為在某种程度而言,阿花十足是個“小野人”,哪知什么好歹禮儀,若是猝然之間起了沖突,倒叫陶啟泉為難了。
     可是阿花卻對白素的行動,不但不以為忤,而且狠是享受,神情十足是一頭正在享受撫摸的貓,只差沒有發出“咕咕”聲。
     她還道:”你才是個大美人。”
     剛才,陶啟泉也不免有點緊張,此際,他松了一口气:“好了,互相恭維完了。”
     阿花嫣然一笑,又重投入陶啟泉的怀中,陶啟泉的神情不好意思,囁囁道:“阿花她……帶給我极度的快樂,雖然形象上來說……有點那個……”
     白素笑道:“豪杰配美女,自古已然。”
     一句話,說得陶啟泉心花怒放,几乎沒有感激涕零,連連向白素稱謝。”
     我事后嘲笑白素:“你也真會善頌善禱:豪杰配美女,大過分了吧,說豪富配美女,那還差不多。”
     白素歎了一聲:“你太拘泥了,在現實社會中,人若不是有豪杰的條件,如何會成豪富?”
     我不服:“照你的邏輯,不如干脆說,豪富就是豪杰算了。”
     白素一揚眉:“本當如此,現代社會的豪富,就是古代社會的豪杰。”
     我大搖其頭:“不同不同,大大不同。”
     白素抿嘴一笑:“你什么時候成了‘包不同’包老三了?”
     我還想再說什么,可是知道再說下去,也沒有什么用,所以往口不言。
     紅綾雖說不到巨宅去,可是陶啟泉一行人等來會合的時候,她也在。阿水看到了她,怔了一怔,神情很是古怪。我心中一動,悄悄問他:“你奇遇中的那位壯婦,比她還粗壯?”
     阿水忙道:“沒有衛小姐高,可是……還要壯,像一頭牛一樣。”
     偏巧給紅綾听到了,她追問:“那我像什么?”
     阿水漲紅了臉,脫口道:”你像一頭馬。”
     紅綾哈哈一笑:“很好,役說我像一頭豬。”
     我們一起來到那巨宅,才下車,就看到大門外的石階上,站著三個人。一個是溫寶裕,那是再熟不過的熟人,另一個是長身玉立,窕窈頎長的麗人,一身鮮紅,耀目生花,艷光照人,正是朱槿。
     在朱槿身邊的自然是大亨。大亨雖然貌不惊人,但自有一股難以形容的威勢气度。
     我正尋思,該如何介紹大亨和陶啟泉,但立刻知道自己的多慮。
     他們兩人,一看到對方,立刻如同多年不見的老朋友一樣,各自高舉雙手,發出叫喊聲和笑聲,向對方走近,隨即熱烈相擁,互相拍打著對方的背部,然后才分開來,互報自己的姓名。
     這一情景,自然“惺惺相惜”之至,也不必細述了。
     我松了一口气,因為這兩個人,不管這在內心是否還在勾心斗角,但只要他們表面上和和气气,我這個介紹人,也就算完成了任務。
     朱槿、白素和阿花三個人站在一起,各有美處。妙的是,阿花這個小美女,在朱槿和白素這兩個了不起的女人之前,一點也沒有自卑之感,左顧右盼,忽發妙論:“你們兩位怎么不去參加什么小姐競選?不管是什么小姐,冠軍是拿穩的了。”
     她說了之后,又道:“不過,最好不要一起參加,不然,誰輸了都不好。”
     她說得极其認真,白素和朱槿,听了都笑,她們兩人,一點都沒有看不起她的意思,反倒順她的意思道:“你才該去參加什么小姐的選舉,穩得第一。”
     阿花歎了一聲,沒有說什么,朱槿和白素,也沒有再問下去。
     阿花的身世,自然有不足為外人道之處,再問下去,就沒有意思了。幸好阿花對她如今的現狀,滿意之至——一個人只要心中滿足,自然也就快樂,至于是什么樣的一個人,根本不秘深究。
     陶啟泉看到朱槿、白素和阿花居然有話可說,也十分高興,當下一行人,由溫寶裕帶領,走進巨宅去。
     我和白素是這巨宅的常客,來慣了,自然不足為奇。而對第一次來的人,這巨宅确然令人咋舌,陶啟泉和大亨所擁有的豪宅,何止百數,但卻也沒有可以和這所巨宅相比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