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我轰然道;"对!不然,甚么叫‘天谴’呢?逆天行事,多行不义,必遭天谴,天谴可以以任何形式发生,绝不是人力所能抗拒的!"]
李芳敏144000
·因此,众民无论大小,以及众将领都起来逃往埃及去,因为他们惧怕迦勒底人。
·诗篇72:7他在世的日子,义人必兴旺,四境太平,直到月亮不再重现。
·惡人雖好像草一樣繁茂,所有作孽的人雖然興旺,他們都要永遠滅亡。
·我親眼看見那些窺伺我的人遭報,我親耳聽見那些起來攻擊我的惡人受罰。
·诗篇92:12義人必像棕樹一樣繁茂,像黎巴嫩的香柏樹一樣高聳。13他們栽在耶
·他們必攻擊你,卻不能勝過你,因為我與你同在,要拯救你。”這是耶和華的宣
·耶和華對我說:“必有災禍從北方發出,臨到這地所有的居民。15看哪!我要呼
·這些人都是希幔的兒子;希幔是王的先見,照著神的話高舉他。神賜給希幔十四
·耶和華啊!誰能在你的帳幕裡寄居?誰能在你的聖山上居住呢?2就是行為完全
·他不拿自己的銀子放債取利,也不收受賄賂陷害無辜;行這些事的人,必永不動
·我的公義臨近,我的拯救已經發出了,我的膀臂審判萬民,眾海島的人都要等候
·無論誰因門徒的名,只把一杯涼水給這些微不足道的人中的一個喝,我實在告訴
·我必堅立他,像釘子釘在穩固的地方;他必作父家榮耀的寶座。
·這是萬軍之耶和華所定的旨意,要凌辱那些因榮美而有狂傲,使地上所有的尊貴
·大地悲哀衰殘,世界零落衰殘,地上居高位的人也衰敗了。5大地被其上的居民
·大地全然破壞,盡都崩裂,大大震動20大地
·耶和華啊!你是我的神,我要尊崇你,稱謝你的名,因為你以信實真誠作成了奇
·我所有的仇敵都必蒙羞,大大驚惶;眨眼之間,他們必蒙羞後退。
·耶和華啊!我要全心稱謝你,我要述說你一切奇妙的作為。
·磨利,是為要大行殺戮,擦亮,是為要閃爍發光!我們怎能快樂呢?我的兒子藐
·這刀已經交給人擦亮,可以握在手中使用;這刀已經磨利擦亮了,可以交在行殺
·人子來了,又吃又喝,人卻說:‘你看,這人貪食好酒,與稅吏和罪人為友。’
·看哪!他們必像碎秸,火必要焚燒他們;他們不能救自己脫離火燄的威力;這不
·瘦弱的,你們沒有養壯;患病的,你們沒有醫治;受傷的,你們沒有包紮;被趕
·在一個月之內我除滅了三個牧人。我的心厭煩他們,他們的心也討厭我。9我就
·雅各書5:6你們把義人定罪殺害,但他並沒有反抗。
·到這個時候,你們應該已經作老師了;可是你們還需要有人再把神道理的初步教
·所以,我們應當離開基督初步的道理,努力進到成熟的地步,不必在懊悔死行,
·如果偏離了正道,就不可能再使他們重新悔改了。因為他們親自把神的兒子再釘
·只有長大成人的,才能吃乾糧,他們的官能因為操練純熟,就能分辨是非了。
·但如果這塊地長出荊棘和蒺藜來,就被廢棄,近於咒詛,結局就是焚燒。
·“人子啊!你是住在叛逆的民族之中;他們有眼睛可以看,卻看不見;他們有耳
·‘因此,主耶和華對牠們這樣說:看哪!我必親自在肥羊與瘦羊之間施行審判。
·你們為甚麼自己不能判斷甚麼是對的呢?
·使律法所要求的義,可以在我們這些不隨從肉體而隨從聖靈去行的人身上實現出
·即使我想誇口,也不算愚妄,因為我要說的是真話。
·每一个人都有他的自由选择,何必争论?
·我又看到了数以万吨的粮食被抛弃,和看到了数以千计骨瘦如柴的饥饿者,在死
·耶路撒冷啊,醒來!醒來!站起來吧!你從耶和華的手中喝了他烈怒的杯,喝盡
·他口中的話語都是罪惡和詭詐,他不再是明慧的,也不再行善。
·詩篇37:1不要因作惡的人心懷不平,不要因犯罪的人產生嫉妒。
·一个人蓄意自杀是一件事,被人谋杀又是一件事
·7你要在耶和華面前靜默無聲,耐心地等候他;不要因那凡事順利的,和那惡謀
·地球数千年的文明,可以说是智慧和愚蠢、正义和邪恶斗争的纪录,这种交战,
·義人的拯救是由耶和華而來;在患難的時候,他作他們的避難所。
·創世記1:創造天地萬物 1起初,神創造天地。2地是空虛混沌;深淵上一片黑暗
·創世記1:3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4神看光是好的,他就把光暗分開了。
·詩篇65:11你以恩典為年歲的冠冕,你的路徑都滴下脂油,12滴在曠野的草場上
·耶和華啊!求你施恩給我們;我們等候你。每天早晨,願你作我們的膀臂,在遭
·耶利米哀歌3:1我是在耶和華忿怒的杖下受過苦的人。2他領我,使我行在黑暗中
·他築壘圍困我,使毒害和艱難環繞我。6他使我住在黑暗之處,好像死了許久的
·耶利米哀歌3:1我是在耶和華忿怒的杖下受過苦的人。2他領我,使我行在黑暗中
·雕刻的像有甚麼用處呢?不過是匠人雕刻出來的;鑄造的像、虛假的教師,有甚
·“用不義的手段建造自己房屋、用不公正的方法建築自己樓房的,有禍了!他使
·他為困苦和貧窮人伸冤,那時他得享福樂。這不是認識我的真義嗎?”這是耶和
·耶利米哀歌3:7他築牆圍住我,使我不能逃出去;他又加重我的鋼鍊。
·耶利米哀歌3:10他像熊埋伏著,又像獅子在藏匿的地方,等候攻擊我。
·我成了眾民譏笑的對象,他們終日以我為歌嘲諷我。15他使我飽嘗苦菜,飽享苦
·耶利米哀歌3:16他用沙石使我的牙齒破碎,把我踐踏在灰塵中。17你使我失去了
·耶利米哀歌3:19回憶起我的困苦飄流,就像是苦堇和毒草。20每逢我的心想起往
·我心裡說:“耶和華是我的業分,所以,我必仰望他。”
·耶利米哀歌3:28他要無言獨坐,因為這是耶和華加在他身上的。29他要把自己的
·耶利米哀歌3:25耶和華善待等候他的和心裡尋求他的人。26安靜等候耶和華的救
·詩篇5:1耶和華啊!求你留心聽我的話,顧念我的歎息。2我的王,我的神啊!求
·歷代志上13:1大衛與千夫長、百夫長和所有的領袖商議。2然後大衛對以色列全
·zt《Earthlings》地球上的生靈:談及動物權利與福利 » S'envoler dans
·耶利米哀歌3: 31 主必不會永遠丟棄人。32他雖然使人憂愁,卻必照著他豐盛的
·谁都知道,中国虽然号称“五千年文明古国”。 但是对于处死一个人(执行者
·人把地上所有被囚的,都踐踏在腳下,35或在至高者面前,屈枉正直,36或在訴
·除非主命定,誰能說成,就成了呢?38或禍或福,不都是出於至高者的口嗎?39
·我們要檢討和省察自己的行為,然後歸向耶和華。41我們要向天上的神,誠心舉
·你被怒氣籠罩著,你追趕我們,殺戮我們,毫不顧惜。44你用密雲把自己遮蔽起
·耶利米哀歌3:46我們所有的仇敵,都張開口攻擊我們。47我們遭遇的,只是恐懼
·耶利米哀歌3:49我的眼淚湧流不停,總不止息,50直到耶和華垂顧,從天上關注
·耶利米哀歌3:52那些無故與我為敵的人追捕我,像追捕雀鳥一樣。53他們把我投
·耶利米哀歌3:55耶和華啊,我從坑的最深處呼求你的名,56你曾經垂聽我的聲音
·耶利米哀歌3:58主啊!你為我的案件申辯,贖回了我的性命。59耶和華啊,你看
·耶利米哀歌3:61耶和華啊!你已聽見了他們的辱罵,以及所有害我的計謀;62你
·耶利米哀歌3:64耶和華啊!求你按著他們手所作的,報應他們!65求你使他們的
·歷代志上13:5於是大衛把以色列眾人,從埃及的西曷河直到哈馬口,都招聚來,
·替他拿武器的僕人對他說:“照你的心意作吧!去吧,我必與你同心。”
·如果能找到一個行正義、求誠實的人,我就赦免這城。
·‘我們應當敬畏耶和華我們的神,他按時賜雨,就是秋雨春霖,又為我們保存定
·在我的子民中發現了惡人,他們好像捕鳥的人蹲伏窺探,裝置網羅捕捉人。
·他們肥胖光潤,作盡各種壞事;他們不為人辯護,不替孤兒辨屈,使他們獲益,
·我的子民竟喜愛這樣,到了結局你們怎麼辦呢?
·看哪!他們常常對我說:“耶和華的話在哪裡?使它應驗吧!”
·求你使災禍的日子臨到他們,加倍毀滅他們。
·甚麼工都不可作,卻要守安息日為聖日,正如我吩咐你們列祖的
·耶和華宣告說:“但如果你們真心聽從我,不在安息日挑擔子進入這城的城門,
·這樣,我就必在耶路撒冷的各城門點起火來,燒毀耶路撒冷的堡壘,沒有人能夠
·耶和華這樣說:“倚靠世人,恃憑肉體為自己的力量,心裡偏離耶和華的,這人
·但倚靠耶和華,以耶和華為他所信賴的,這人是有福的。
·耶利米書17:9人心比萬物都詭詐,無法醫治;誰能識透呢?
·耶和華啊!求你醫治我,我就得醫治;求你拯救我,我就得拯救;因為你是我所
·举例来说,什么时候,地球人才会全然不知道锁和钥匙是什么东西呢?
·無知的加拉太人哪!耶穌基督釘十字架,已經活現在你們眼前,誰又迷惑了你們
·無知的加拉太人哪!耶穌基督釘十字架,已經活現在你們眼前,誰又迷惑了你們
·你們接受了聖靈,是靠著行律法,還是因為信所聽見的福音呢?
·你們是這樣的無知嗎?你們既然靠著聖靈開始,現在還要靠著肉體成全嗎?
·正如亞伯拉罕信神,這就算為他的義。7所以你們要知道,有信心的人,就是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轰然道;"对!不然,甚么叫‘天谴’呢?逆天行事,多行不义,必遭天谴,天谴可以以任何形式发生,绝不是人力所能抗拒的!"

梦远书城 > 倪匡 > 爆炸 >
   十二、天谴
   
   
     所长在听了我们的要求之后,吁了一口气:“好——我们专有一个研究室,研究这三册资料,已研究了三十年之久,作了详尽的考证,很有些成绩。事后,可以把仿制的三大册,和所有研究结果,一起送卫先生一份。”

   
     我不禁震动:“这份礼太重了。”
   
     所长道:“卫君惠然肯来,我们总得有点意思。”
   
     正说话间,门打开,蓝丝走了进来,温宝裕立时迎了上去,蓝丝摇头:“我虽然不懂,可是相信他们对我,并无隐瞒。”
   
     温宝裕道:“你来得正好,还没有到戏肉。”
   
     蓝丝吸了一口气:“想不到苗疆宝藏,已有那么悠久的历史。”
   
     所长道:“资料说,苗人藏宝,上受天命,是天命所托,历史久远至不可考。”
   
     他说着,向我望来:“卫君,想来你对‘天命所托’这类词句,也另有解释。”
   
     我道:“不是另有解释,而是唯一的解释——天命所托,就是来自天上的命令所托付,那是天神的托付,或是天仙的托付,也就是外星人的托付。”
   
     各人对我的说法,并无异议——事实上,这也是我多年来的一贯说法。
   
     我又道:“竹简是在周代所刻,也很可以接受。自三代之后,一直到秦、汉,正史野史中,都特别多‘神仙’的记载,我相信在那个时期,一定有大量外星人到访地球,并展开各种活动。有以为黄帝蚩尤大战、共工撞崩不周山等等,全是外星人在地球上的战争。”
   
     所长现出很是叹服的神情:“卫君的假设,很大程度上启发了我们的研究。我们认为,最早的结果是,有外星人将一批物件留在苗疆,并且建立了一定的制度,要苗人世世代代保管它们。这一批物件,就是如今天头派秘藏之中,编号自一至二十的极宝贵的宝物。”
   
     所长向蓝丝看去,蓝丝抿着唇,不出声。显然是所长的话虽然大具说服力,但是蓝丝一时之间,还难以接受。
   
     在那一刹间,我和温宝裕极快地互望了一眼——我们同时都忽发奇想:由此伸引开去,大有可能,苗人的蛊术,以及由此衍化而来的降头衔,如此奇妙而不可思议,是不是也由于是外星人的传授?
   
     也唯有这一个假设,才能解释何以地球上的实用科学,完全无法触及这一领域。
   
     我和温宝裕,在日后始详细讨论这个问题,当时想过就算。
   
     所长又道:“秘藏之中,属于人间的珍宝,是许多年以来——陆续发展起来的,所以不在这竹简记录之中——这竹简上的,是最原始的记录。”
   
     蓝丝听了,向我望来,她在征询我的意见,问我所长的话,是否可信。这一点很是重要,因为若是如此,那就可以肯定,天头派之中,并没有内奸。
   
     我看了那些古籀文的竹简,文字古涩之至(比《尚书》的文字更艰深),但也可以理解一二,所长说的,并无歪曲。
   
     但问题是何以他能把如今秘藏的一切情形,也知道得如此清楚,连几道禁制如何破解都知道。
   
     我立时把这一点,提了出来。
   
     所长吸了一口气,指着竹简:“也在这上头。”
   
     一时之间,各人皆现出不信之色,所长道:“各位可是觉得不可能?但确是如此。当年,‘天命所托’之际,‘天命’之中,也包括了如何保藏这些 ‘奇珍’的方法,这方法,一直延用了下来,到如今,未曾有丝毫改变。当年‘天命’选择了习惯守旧,一丝不变的苗人来守宝,实在大有道理!”
   
     所长指的竹简上,刻的文字文句,更是深奥。我皱着眉,看了半晌,也至多约莫可以看出,确然有禁制防守之意在,我只好向蓝丝道:“暂且信了,以后再详加研究。”
   
     蓝丝点头,表示同意。
   
     我们的目光,一起集中在所长身上,因为他应该说到,宝先生自秘藏中偷出来的,究竟是甚么宝物了。
   
     所长吸了一口气,他的手指指在一根竹简之上,我立时仔细看去,可是仍然不明白:“究竟是甚么?”
   
     所长道:“这里的记载说,那是生命之源,你看这两个字:‘元胎’,这个称谓,我看这是最早出现的文字记录了!”
   
     我也看到了这两个字,温宝裕急急道:“‘元胎’?就是这家所谓的,‘元胎’?”
   
     我皱着眉,一时之间,难以回答,所长已道:“正是这个意思。”
   
     我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元胎”,这家学说之中,有一说是人在经过“修炼”之后,就可以练成“元胎”或称“元婴”,是一种肉体化了的精神,人就凭元胎而成仙,把原来的身体放弃不要了。
   
     这种说法,玄之又玄,一直蒙上了极度的神秘色彩。但它其实是地球人生命形式的转变,放弃了原来的生命形式,进入另一生命形式的过程。
   
     在我的经历之中,已经见过不少次这样的转变,过程方式不一,但目的一样。
   
     这种生命形式的转变过程,在中国古籍的记载上。称之为“成仙”——我和白素,在提及她的母亲时,也常使用这个名词。
   
     这时,我并不完全同意所长的话,因为那仙府奇珍,若然是一个“元胎”的话,未免太不可思议了,因为在一切传说之中,都未曾听说过“元胎”这东西,可以长久封存的。
   
     我自然而然地摇了摇头:“‘元胎’?那是一个具体而微小的人?”
   
     所长也摇头:“不是,这里记载着,‘元胎’是生命之源,从‘元胎’之中,能孕育出坚强无比的生命之体,也就是‘金刚不坏之身’,所以,一开始,我也认为那是一个——类似胎儿的物体,但结果却不是。”
   
     我们一起望向他,他又取出了一只小盒子来,那盒子极小,如同一盒火柴,但却极精致,有着金属的色泽。
   
     他打开盒子,里面是一粒只有一公分见方的水晶般的物体。
   
     他道:“这是仿制品,当日,宝先生盗来的宝物,就是这样!”
   
     他说看,拾起了那粒“水晶”来,皱着眉,神情很是严肃。
   
     我大感疑惑:“那是甚么?”
   
     他又吸了一口气:“我当时一看,也大惑不解,不知道那是甚么,可是他们却一看之下,就大喜若狂!”
   
     我更生疑:“他们?他们是谁?”
   
     所长道:“他们,就是五十九号研究室的研究员甲和乙。”
   
     我陡地震动了一下,温宝裕也在此际,发出了一下如同呻吟般的声音。
   
     显然,我们两人都同时发现,我们一直以来,都忽略了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在五十九号研究室中的两个研究员是甚么人?
   
     温宝裕忽不住伸手,在自己的头上,重重打了一下,我则顿了顿脚。我们两人同声问:“他们是谁?”
   
     所长神情苦涩:“我不知道!”
   
     我吸了一口气,正想斥责,独裁者已道:“且听他说下去!”
   
     我忍住了气,所长又苦笑了一下:“当我们在资料中发现了有所谓‘元胎’,有‘金刚不坏之身’的存在时,我们一方面进一步研究,一方面广征贤能,希望能在这方面有所突破。”
   
     独裁者补充:“情形一如征能人去秘藏盗宝一样。”
   
     所长道:“很快,有两人前来应征,这两人……这两人……这两人……”
   
     他连说了三遍“这两人”,竟然难以再说下去,温宝裕诧异:“这两人怎么了?是外星人?”
   
     所长神情迷惘:“我不能肯定,他们使我录用的原因,并不是他们的学历,而是他们实际上对生命形式的知识,他们一来,就轻而易举,解决了研究所中好几个许久未能解决的疑难,令得全所上下,大是叹服。他们要求保持身分秘密,甚至连姓名也不说,所以,我也一直只称他们为甲先生和乙先生!”
   
     我听了之后,更是顿足,因为事情再明显不过,一切神秘的事情,都是由甲先生和乙先生所引起——他们本身就已经如此神秘,再在他们的身上,衍生出任何神秘事来,也就都不足为奇了。
   
     我把这一点提了出来,当然,含有责备所长,何以早不说明这一点的意味在内。
   
     所长道:“两人的身分虽然神秘,但是多年来,一直努力工作,并无异常之处,他们不愿暴露身分,我尊重他们,也很应该。”
   
     温宝裕已下了结论:“这两个人,极有可能,就是当日留下了‘元胎’的外星人!”
   
     我摇头:“小宝,你分析问题,太简单了。若照你所说,他们应在取了‘元胎’之后就走,何必研究那么久?”
   
     温宝裕辩解:“他们是外星人的可能性极大!”
   
     这一点,我倒同意:“是,有此可能,是A外星人知道了B外星人有这样的秘密留在地球上,所以通过地球人,对这个秘密进行研究。”
   
     温宝裕道:“他们真会利用地球人!”
   
     当我和温宝裕在作这样的讨论时,所长的脸色,很是难看,他有点讥讽地道:“甚么人一到了卫君的眼中,都是外星人!”
   
     我扬眉:“我没说他们一定是外星人,是这位小朋友有这样的见解。”
   
     所长忙道:“我也不是绝对排除这个可能,事实上这两人确有过人之长——”
   
     温宝裕打断了他的话头,充满自信地道:“就以我的假设为基础!”
   
     我立即表示同意:“不过,还是请所长继续说下去!”
   
     所长连吸了几口气:“当下,他们一见狂喜,我连问了几次,他们起先只是说:‘就是这个!就是这个!’我再问:‘这究竟是甚么?’他们说:‘生命,就是那金刚不坏之身的元胎!’”
   
     所长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望着我们。
   
     我明白了!
   
     我失声道:“所谓‘元胎’,并不是一个具体而微小的人,只是一个……一个……细胞,一个细胞被密封在水晶般的物体之中,肉眼是看不见的!”
   
     所长伸手在脸上抹了一下:“一个细胞,或者,是一个受精卵子——那是按照地球生命形式来臆测。”
   
     我纠正道:“即使是地球的生命形式,也可以只是一个细胞,无性繁殖,早在勒曼医院就成功了!”
   
     所长搓着手:“当时我再追问,他们也不说别的,只是道:‘给我们时间和设备,我们就会研究出结果来!’他们的这种兴奋,一直维持了好久,然后,就开始了与世隔绝的研究,一直到爆炸发生。”
   
     我叹了一声:“你竟然一直没有过问他们的研究?”
   
     所长道:“这正是本研究所的精神。”
   
     我的思绪,很是紊乱,来回踱了几步,才道:“我们把问题分开来解决。”
   
     我先望向蓝丝:“知道了并无内奸,令师是不是可以不必负责了?”
   
     蓝丝想了一会,才道:“希望可以,事情如此复杂,我必须回去,向派中长老说明经过,看大家如何决定。我想,若大家知道我们早在几千年之前,就已‘受命于天’,一定高兴莫名,所以事情也不难解决。”
   
     所长道:“那宝先生——”
   
     蓝丝淡然道:“他当然也不会有甚么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