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我轰然道;"对!不然,甚么叫‘天谴’呢?逆天行事,多行不义,必遭天谴,天谴可以以任何形式发生,绝不是人力所能抗拒的!"]
李芳敏144000
·不信耶穌基督的必在罪中死亡.
·31 但把這些事記下來,是要你們信耶穌是基督,是 神的兒子,並且使你們信了,可以因他的名得生命。
· 苏明评论:中共与日俱增的末日预感 ZT
·“不要怕人的恐嚇,也不要畏懼。”
·人所說的閒話,在審判的日子,句句都要供出來
·Ex-Muslim Terrorist Speaks Out For The Jewish People!
·My message not for my enemies to read :
·如果我是神人,願火從天降下,把你和你的五十名手下吞滅。
· 向以色列人致敬!ZT
·吴代苛:温家宝像扔废纸一样扔掉代课老师 ZT
·message to hugo:充滿邪惡、巫毒與吃人意識的漢文字體系
· 徐水良,this is under 网络自由 or 网络民主 reason?
·hugo:利 未 記 19: 19 “你們要謹守我的律例。不可使你的牲畜與不同類的交合;在你的田裡不可撒兩種不同類的種子;兩樣料子作成的衣服,你不可穿在身上。
·17 因為審判從 神的家開始,就在這時候了。如果先從我們起頭,那不信從 神福音的人,結局將要怎樣呢?
· 20 最要緊的,你們應當知道:聖經所有的預言,都不是先知自己的見解, 21 因為預言不是出於人意的,而是人受聖靈的感動,說出從 神而來的話。
·10 但主的日子必要像賊一樣來到。在那日,天必轟然一聲地消失,所有元素都因烈火而融化;地和地上所有的,都要被燒毀。
·那不學無術和不穩定的人加以曲解,好像曲解別的經書一樣,就自取滅亡。
·圣经《启示录》ZT
·Malaysia RUBBISH Clazy news .. waste my time!
·拿出你的心,让它大大打开,在神面前屈膝祈求说Bring your heart. Open it big and wide. Kneel before God and say
·每日為全球未得之民 代禱靈修資料
·22 那麼,誰是說謊的呢?不就是那否認耶穌是基督的嗎?否認父和子的,他就是敵基督的。
·3 凡是不承認耶穌基督是成了肉身來的,那靈就不是出於神,而是敵基督者的靈;
·5勝過世界的是誰呢?不就是那信耶穌是神的兒子的嗎?
·這世代終結的預兆: ....太陽就變黑了.....the sun will be darkened ...^^
·The Roman Catholics NEVER use the word Allah?
·PR VS BN? or PR copy BN? Can we know first?
·7 有許多欺騙人的已經在世上出現,他們否認耶穌基督是成了肉身來的;這就是那騙人的和敵基督的。
·l like to eat durian!
·15 我向那些安逸的列國大大惱怒,因為我只是稍微惱怒我的子民,他們卻加深他們的禍害。
·15神把他們所求的賜給他們,卻使災病臨到他們身上。
·31 主必不會永遠丟棄人。40 悔改歸向耶和華. 我們要檢討和省察自己的行為,然後歸向耶和華。
·2親愛的,我祝你凡事亨通,身體健壯,正如你的靈魂安泰一樣。
·36 警醒準備. “至於那日子和時間,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和子也不知道,只有父知道。
·8 如果你的一隻手或一隻腳使你犯罪,就把它砍下來丟掉;你一隻手或一隻腳進永生,總比有兩隻手或兩隻腳被投進永火裡好。
·21 他們也不為自己的兇殺、邪術、淫亂和偷盜悔改。21Nor did they repent of their murders, their magic arts, their sexual immorality or their thefts.21 dan mereka tidak bertobat dari pada pembunuhan, sihir, percabulan dan pencurian.
·xxxxxx-xx....-xxxxxx
·How Great Is Our God
·狐狸精go to hell盜賊
·狐狸精go to hell盜賊
·go to hell狐狸精盜賊
·狐狸精盜賊被拋在硫磺的火湖裡
·盜賊狐狸精的分是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這就是第二次的死。
·11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有耳的就應當聽。得勝的,決不會受第二次死的害。11He who has an ear, let him hear what the Spirit says to the churches. He who overcomes will not be hurt at all by the second death. 11 Siapa bertelinga, hendaklah ia mendengarkan apa yang dikatakan Roh kepada jemaat-jemaat: Barangsiapa menang, ia tidak akan menderita apa-apa oleh kematian yang kedua.
·3 讀這書上預言的人,和那些聽見這預言並且遵守書中記載的人,都是有福的!因為時候近了。3Blessed is the one who reads the words of this prophecy, and blessed are those who hear it and take to heart what is written in it, because the time is near.
·一齐慢慢变老
·門徒稱為基督徒,是從安提阿開始的。The disciples were called Christians first at Antioch.
·Reply to ‘豬屎’颜敏如
·9 普世的王.耶和華必作全地的王;到那日,人人都承認耶和華是獨一無二的,他的名也是獨一無二的。9The Lord will be king over the whole earth. On that day there will be one Lord, and his name the only name.
·那個我要找的人會是你嗎?
·Chiong Hock Tiong (B4973378) 张昌福:
·20 因為 神的國不在乎言語,而在乎權能。20For the kingdom of God is not a matter of talk but of power.
·Pray For Christians In Malaysia ZT
·5 可是,那不作工而只信那稱不敬虔的人為義的 神的,他的信就算為義了。5However, to the man who does not work but trusts God who justifies the wicked, his faith is credited as righteousness.
·16 因為你好像溫水,不熱也不冷,所以我要把你從我口中吐出去。16So, because you are lukewarm—neither hot nor cold—I am about to spit you out of my mouth.
·hugo:新聞記者愚人《美國獨立宣言》(United States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9 於是那大龍被摔了下來。牠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人的。牠被摔在地上,牠的天使也跟牠一同被摔了下來。
·“Can you please tell your children not to call you ‘Ayah’ ?”
·陈泱潮(陈尔晋): l do not know you asking who to answer you question ?
·我也看見那些因為替耶穌作見證,並且因為 神的道而被斬首的人的靈魂。他們沒有拜過獸或獸像,也沒有在額上或手上受過獸的記號。And I saw the souls of those who had been beheaded because of their testimony for Jesus and because of the word of God.
·what do you want? milk & honey or endtime?
·启 示 录 5 :9 他們唱著新歌,說:“你配取書卷,配拆開封印,因為你曾被殺,曾用你的血,從各支派、各方言、各民族、各邦國,把人買了來歸給 神, 10 使他們成為我們 神的國度和祭司,他們要在地上執掌王權。”
·29耶穌回答:“信神所差來的,就是作神的工了。”70 耶穌說:“我不是揀選了你們十二個人嗎?但你們中間有一個是魔鬼。”
·19 看哪!耶和華的旋風,在震怒中發出,是旋轉的狂風,必捲到惡人的頭上。20 耶和華的怒氣必不轉消,直到他作成和實現他心中的計劃。在末後的日子,你們就會完全明白這事。
·32 萬軍之耶和華這樣說:“看哪!必有災禍發出,從這國直到那國;必有大風暴從地極颳起。”
·29 耶穌回答他們:“你們錯了,因為你們不明白聖經,也不曉得 神的能力。
·17 他們如果有不聽從的,我就把那國拔出來,把她拔除消滅。”這是耶和華的宣告。17But if any nation does not listen, I will completely uproot and destroy it,” declares the Lord.
·19 “所以我認為不可難為這些歸服 神的外族人, 20 只要寫信叫他們禁戒偶像的污穢、淫亂,勒死的牲畜和血。19“It is my judgment, therefore, that we should not make it difficult for the Gentiles who are turning to God.
·大地震就發生了。太陽變黑,像粗糙的黑毛布;整個月亮變紅,像血一樣; There was a great earthquake. The sun turned black like sackcloth made of goat hair, the whole moon turned blood red,
·因為他們行了污穢、姦淫、邪蕩的事,卻不肯悔改。
·18 馬口中噴出來的火、煙和硫磺這三種災害,殺死了人類的三分之一。21 他們也不為自己的兇殺、邪術、淫亂和偷盜悔改。
·26 他說:‘你去告訴這人民:你們聽是聽見了,總是不明白;看是看見了,總是不領悟。
·神的震怒 God's Wrath Against Mankind
·20 其餘沒有在這些災難中被殺的人,仍然不為他們手所作的悔改,還是去拜鬼魔和那些金、銀、銅、石頭、木頭做的,不能看、不能聽、也不能走路的偶像。
·17 至於從天上來的智慧,首先是純潔的,其次是和平的,溫柔的,謙遜的,滿有恩慈和善果,沒有偏袒,沒有虛偽。
·23 他不歸榮耀給神,所以主的使者立刻擊打他,他被蟲咬,就斷了氣。
· 一個混亂的馬來西亞 ZT One Malaysia ^^
·基督徒的革命与革命的基督徒 ZT
· 围上“爱心颈巾”,我将招摇过市 李元龙 ZT
·中国民间寻子活动 横幅刊出3000失踪孩子照片 ZT 中国权记者报道
·薄熙来动了谁的奶酪 ZT
·隨即有閃電、響聲、雷轟、地震、大冰雹。 And there came flashes of lightning, rumblings,peals of thunder, an earthquake and a great hailstorm.
·DON’T BE EVIL ZT
·饒恕 forgive
·20 提摩太啊,你要保守所交託你的,避免世俗的空談和冒稱是知識的那種反調; 21 有些人自稱有這知識,就偏離了真道。願恩惠與你們同在。
·中国青年民主党 ^^
·“煽动颠覆中共政权罪” ^^
·零八宪章 written by 刘晓波
·11 弟兄勝過牠,是因著羊羔的血,也因著自己所見證的道,他們雖然至死,也不愛惜自己的性命。
·27 至於我那些仇敵,就是不願意我作王統治他們的,把他們拉到這裡來,在我面前殺掉!39 群眾中有幾個法利賽人對他說:“先生,責備你的門徒吧!” 40 耶穌說:“我告訴你們,他們若不出聲,石頭都要呼叫了。”
·民主進步黨,中國國民黨
·How to迫使中国共产党放弃一党专政?
·6 以肉體為念就是死,以聖靈為念就是生命、平安; 7 因為以肉體為念就是與 神為仇,既不服從 神的律法,也的確不能夠服從;
· How to迫使中国共产党放弃中国政权?
·它的數字是六百六十六。His number is 666.
·Cartoon Sex Movie : 瘋狂的 二奶情妇,, ,三奶、五百奶、和一亿奶、N亿奶 sex stories .瘋狂的 大奶,二奶和N個奶,瘋狂的小蜜:同樣為沒人格的狐貍精也!
·對怎麼樣的人,我就作怎麼樣的人;無論如何,總要救一些人。
·8 我本來比聖徒中最小的還小, 神還是賜給我這恩典,要我把基督那測不透的豐富傳給外族人, 9 並且使眾人明白那奧祕的救世計劃是甚麼(這奧祕是歷代以來隱藏在創造萬有的 神裡面的), 10 為了要使天上執政的和掌權的,現在藉著教會都可以知道 神各樣的智慧。
·耶穌基督的啟示 : 26 得勝的,又遵守我的旨意到底的,我必把統治列國的權柄賜給他
·瘋狂的中共胡锦涛 &瘋狂的 贱狗们 must read!
·三個天使的信息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轰然道;"对!不然,甚么叫‘天谴’呢?逆天行事,多行不义,必遭天谴,天谴可以以任何形式发生,绝不是人力所能抗拒的!"

梦远书城 > 倪匡 > 爆炸 >
   十二、天谴
   
   
     所长在听了我们的要求之后,吁了一口气:“好——我们专有一个研究室,研究这三册资料,已研究了三十年之久,作了详尽的考证,很有些成绩。事后,可以把仿制的三大册,和所有研究结果,一起送卫先生一份。”

   
     我不禁震动:“这份礼太重了。”
   
     所长道:“卫君惠然肯来,我们总得有点意思。”
   
     正说话间,门打开,蓝丝走了进来,温宝裕立时迎了上去,蓝丝摇头:“我虽然不懂,可是相信他们对我,并无隐瞒。”
   
     温宝裕道:“你来得正好,还没有到戏肉。”
   
     蓝丝吸了一口气:“想不到苗疆宝藏,已有那么悠久的历史。”
   
     所长道:“资料说,苗人藏宝,上受天命,是天命所托,历史久远至不可考。”
   
     他说着,向我望来:“卫君,想来你对‘天命所托’这类词句,也另有解释。”
   
     我道:“不是另有解释,而是唯一的解释——天命所托,就是来自天上的命令所托付,那是天神的托付,或是天仙的托付,也就是外星人的托付。”
   
     各人对我的说法,并无异议——事实上,这也是我多年来的一贯说法。
   
     我又道:“竹简是在周代所刻,也很可以接受。自三代之后,一直到秦、汉,正史野史中,都特别多‘神仙’的记载,我相信在那个时期,一定有大量外星人到访地球,并展开各种活动。有以为黄帝蚩尤大战、共工撞崩不周山等等,全是外星人在地球上的战争。”
   
     所长现出很是叹服的神情:“卫君的假设,很大程度上启发了我们的研究。我们认为,最早的结果是,有外星人将一批物件留在苗疆,并且建立了一定的制度,要苗人世世代代保管它们。这一批物件,就是如今天头派秘藏之中,编号自一至二十的极宝贵的宝物。”
   
     所长向蓝丝看去,蓝丝抿着唇,不出声。显然是所长的话虽然大具说服力,但是蓝丝一时之间,还难以接受。
   
     在那一刹间,我和温宝裕极快地互望了一眼——我们同时都忽发奇想:由此伸引开去,大有可能,苗人的蛊术,以及由此衍化而来的降头衔,如此奇妙而不可思议,是不是也由于是外星人的传授?
   
     也唯有这一个假设,才能解释何以地球上的实用科学,完全无法触及这一领域。
   
     我和温宝裕,在日后始详细讨论这个问题,当时想过就算。
   
     所长又道:“秘藏之中,属于人间的珍宝,是许多年以来——陆续发展起来的,所以不在这竹简记录之中——这竹简上的,是最原始的记录。”
   
     蓝丝听了,向我望来,她在征询我的意见,问我所长的话,是否可信。这一点很是重要,因为若是如此,那就可以肯定,天头派之中,并没有内奸。
   
     我看了那些古籀文的竹简,文字古涩之至(比《尚书》的文字更艰深),但也可以理解一二,所长说的,并无歪曲。
   
     但问题是何以他能把如今秘藏的一切情形,也知道得如此清楚,连几道禁制如何破解都知道。
   
     我立时把这一点,提了出来。
   
     所长吸了一口气,指着竹简:“也在这上头。”
   
     一时之间,各人皆现出不信之色,所长道:“各位可是觉得不可能?但确是如此。当年,‘天命所托’之际,‘天命’之中,也包括了如何保藏这些 ‘奇珍’的方法,这方法,一直延用了下来,到如今,未曾有丝毫改变。当年‘天命’选择了习惯守旧,一丝不变的苗人来守宝,实在大有道理!”
   
     所长指的竹简上,刻的文字文句,更是深奥。我皱着眉,看了半晌,也至多约莫可以看出,确然有禁制防守之意在,我只好向蓝丝道:“暂且信了,以后再详加研究。”
   
     蓝丝点头,表示同意。
   
     我们的目光,一起集中在所长身上,因为他应该说到,宝先生自秘藏中偷出来的,究竟是甚么宝物了。
   
     所长吸了一口气,他的手指指在一根竹简之上,我立时仔细看去,可是仍然不明白:“究竟是甚么?”
   
     所长道:“这里的记载说,那是生命之源,你看这两个字:‘元胎’,这个称谓,我看这是最早出现的文字记录了!”
   
     我也看到了这两个字,温宝裕急急道:“‘元胎’?就是这家所谓的,‘元胎’?”
   
     我皱着眉,一时之间,难以回答,所长已道:“正是这个意思。”
   
     我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元胎”,这家学说之中,有一说是人在经过“修炼”之后,就可以练成“元胎”或称“元婴”,是一种肉体化了的精神,人就凭元胎而成仙,把原来的身体放弃不要了。
   
     这种说法,玄之又玄,一直蒙上了极度的神秘色彩。但它其实是地球人生命形式的转变,放弃了原来的生命形式,进入另一生命形式的过程。
   
     在我的经历之中,已经见过不少次这样的转变,过程方式不一,但目的一样。
   
     这种生命形式的转变过程,在中国古籍的记载上。称之为“成仙”——我和白素,在提及她的母亲时,也常使用这个名词。
   
     这时,我并不完全同意所长的话,因为那仙府奇珍,若然是一个“元胎”的话,未免太不可思议了,因为在一切传说之中,都未曾听说过“元胎”这东西,可以长久封存的。
   
     我自然而然地摇了摇头:“‘元胎’?那是一个具体而微小的人?”
   
     所长也摇头:“不是,这里记载着,‘元胎’是生命之源,从‘元胎’之中,能孕育出坚强无比的生命之体,也就是‘金刚不坏之身’,所以,一开始,我也认为那是一个——类似胎儿的物体,但结果却不是。”
   
     我们一起望向他,他又取出了一只小盒子来,那盒子极小,如同一盒火柴,但却极精致,有着金属的色泽。
   
     他打开盒子,里面是一粒只有一公分见方的水晶般的物体。
   
     他道:“这是仿制品,当日,宝先生盗来的宝物,就是这样!”
   
     他说看,拾起了那粒“水晶”来,皱着眉,神情很是严肃。
   
     我大感疑惑:“那是甚么?”
   
     他又吸了一口气:“我当时一看,也大惑不解,不知道那是甚么,可是他们却一看之下,就大喜若狂!”
   
     我更生疑:“他们?他们是谁?”
   
     所长道:“他们,就是五十九号研究室的研究员甲和乙。”
   
     我陡地震动了一下,温宝裕也在此际,发出了一下如同呻吟般的声音。
   
     显然,我们两人都同时发现,我们一直以来,都忽略了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在五十九号研究室中的两个研究员是甚么人?
   
     温宝裕忽不住伸手,在自己的头上,重重打了一下,我则顿了顿脚。我们两人同声问:“他们是谁?”
   
     所长神情苦涩:“我不知道!”
   
     我吸了一口气,正想斥责,独裁者已道:“且听他说下去!”
   
     我忍住了气,所长又苦笑了一下:“当我们在资料中发现了有所谓‘元胎’,有‘金刚不坏之身’的存在时,我们一方面进一步研究,一方面广征贤能,希望能在这方面有所突破。”
   
     独裁者补充:“情形一如征能人去秘藏盗宝一样。”
   
     所长道:“很快,有两人前来应征,这两人……这两人……这两人……”
   
     他连说了三遍“这两人”,竟然难以再说下去,温宝裕诧异:“这两人怎么了?是外星人?”
   
     所长神情迷惘:“我不能肯定,他们使我录用的原因,并不是他们的学历,而是他们实际上对生命形式的知识,他们一来,就轻而易举,解决了研究所中好几个许久未能解决的疑难,令得全所上下,大是叹服。他们要求保持身分秘密,甚至连姓名也不说,所以,我也一直只称他们为甲先生和乙先生!”
   
     我听了之后,更是顿足,因为事情再明显不过,一切神秘的事情,都是由甲先生和乙先生所引起——他们本身就已经如此神秘,再在他们的身上,衍生出任何神秘事来,也就都不足为奇了。
   
     我把这一点提了出来,当然,含有责备所长,何以早不说明这一点的意味在内。
   
     所长道:“两人的身分虽然神秘,但是多年来,一直努力工作,并无异常之处,他们不愿暴露身分,我尊重他们,也很应该。”
   
     温宝裕已下了结论:“这两个人,极有可能,就是当日留下了‘元胎’的外星人!”
   
     我摇头:“小宝,你分析问题,太简单了。若照你所说,他们应在取了‘元胎’之后就走,何必研究那么久?”
   
     温宝裕辩解:“他们是外星人的可能性极大!”
   
     这一点,我倒同意:“是,有此可能,是A外星人知道了B外星人有这样的秘密留在地球上,所以通过地球人,对这个秘密进行研究。”
   
     温宝裕道:“他们真会利用地球人!”
   
     当我和温宝裕在作这样的讨论时,所长的脸色,很是难看,他有点讥讽地道:“甚么人一到了卫君的眼中,都是外星人!”
   
     我扬眉:“我没说他们一定是外星人,是这位小朋友有这样的见解。”
   
     所长忙道:“我也不是绝对排除这个可能,事实上这两人确有过人之长——”
   
     温宝裕打断了他的话头,充满自信地道:“就以我的假设为基础!”
   
     我立即表示同意:“不过,还是请所长继续说下去!”
   
     所长连吸了几口气:“当下,他们一见狂喜,我连问了几次,他们起先只是说:‘就是这个!就是这个!’我再问:‘这究竟是甚么?’他们说:‘生命,就是那金刚不坏之身的元胎!’”
   
     所长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望着我们。
   
     我明白了!
   
     我失声道:“所谓‘元胎’,并不是一个具体而微小的人,只是一个……一个……细胞,一个细胞被密封在水晶般的物体之中,肉眼是看不见的!”
   
     所长伸手在脸上抹了一下:“一个细胞,或者,是一个受精卵子——那是按照地球生命形式来臆测。”
   
     我纠正道:“即使是地球的生命形式,也可以只是一个细胞,无性繁殖,早在勒曼医院就成功了!”
   
     所长搓着手:“当时我再追问,他们也不说别的,只是道:‘给我们时间和设备,我们就会研究出结果来!’他们的这种兴奋,一直维持了好久,然后,就开始了与世隔绝的研究,一直到爆炸发生。”
   
     我叹了一声:“你竟然一直没有过问他们的研究?”
   
     所长道:“这正是本研究所的精神。”
   
     我的思绪,很是紊乱,来回踱了几步,才道:“我们把问题分开来解决。”
   
     我先望向蓝丝:“知道了并无内奸,令师是不是可以不必负责了?”
   
     蓝丝想了一会,才道:“希望可以,事情如此复杂,我必须回去,向派中长老说明经过,看大家如何决定。我想,若大家知道我们早在几千年之前,就已‘受命于天’,一定高兴莫名,所以事情也不难解决。”
   
     所长道:“那宝先生——”
   
     蓝丝淡然道:“他当然也不会有甚么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