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九回]
艾鸽文集
·诗歌《春痕》
·300名中学生之死
·我的心 你要去哪里流浪
·诗:等待金栗兰
·诗:风衣
·觅你
·巴黎画展
·巴黎画展照片之二
·巴黎画展照片之三
·挑战者1号
·以人的名义活着
·地球村公民
·诗歌:深秋浅黄
·习惯生存
·走向未来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九回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69回
   
    (全球第一部心灵感应长篇文学屏幕)
    我之所以来到这个世上,是受到自由的诱惑。
    -----艾鸽

   
    第69回:编辑部内矛盾初起 弓箭萧萧耀邦宽容
   
    自由苑 谏阻
   
    唯唯诺诺小人相,
    坦坦荡荡君子骨。
    任你剑拔弩张,
    我自真言吐露。
    在乎什么脸相,事违情理敢称不。
   
    嗒然若失的冬云,惊过颓山荒疏,象一条条蛮蛇急骤四散。迁途的雁鸟发出淡寡的啾啾声,怅然飞逝。长虫山一如往日那样暗淡,只是觉得越发昏冥。月弦似无人拨动,停在天湾。索然无味的冷风穿梭着,把生活变得更不堪入目,到处是寒瑟的阴影。
   
    报社召全体记者云集北京,除台湾省、海南省、西藏自治区和香港、澳门外,驻京、沪、津、浙皖、渝、赣、鲁、豫、鄂、新、湘、宁、粤、藏、桂、蜀、冀、黔、晋、滇、辽、秦、吉、陇、黑、青、苏的记者都到齐了。记者部主任说:“孔夫子有3000弟子,72贤人。我们也有3000弟子和72贤人。3000弟子就是各地的通信员,72贤人就是各地的记者”一领导清了清嗓子:“我们中国青年报是有光荣传统的报纸。我们有着辉煌的昨天。 文革后第一任总编辑钟沛璋,27岁时就被打成右派。胡耀邦把他找来办中青报。复刊后的中青报,在全国汇集了很有思想的一批精英人材,以天下为己任,立志改革开放,深受好评。发行量在80年代初很快达到200多万份,现直追300万份。有人说:青年报思想的力度,知识的新颖,人格的品味和才华的魅力,整整影响了一代青年,甚至改写了中国青年的发展史。胡耀邦也说过:中国青年报是可以做出贡献的。复刊后的中青报发表的第一篇重要社论:是指4.5天安门运动是爱国运动,呼吁为天安门事件平反。当时的一位中央领导说:中国青报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复刊后的中青报发表的第一篇重要的人物专访是报道4.5英雄。引起有些人的非议。复刊后的中青报发表的第一篇连载是手抄本《第二次握手》。遭上面有人指责:要把青年人带到哪里去?手抄本《第二次握手》后公开出版发行。我们要继续解放思想,大家可以畅所欲言,我们有一个自由的小环境。”
   
    眼下,记者们开始汇报所见所闻所思。青海记者马凝眸道:“报社领导有一句名言:跟中央紧些再紧些,离青年近些再近些。这‘离青年近些再近些’到没什么,可这‘跟中央紧些再紧些,’我怎么听得有点林彪的语气味道?”众人一惊,但见总编辑面不改色,洗耳恭听,乃平静下来。四川记者飙起来道:“耀邦同志提出要把中国青年报改成16开的多页对折报纸,我这里有一份全体记者的联名信,一致反对。请报社领导转告耀邦同志收回他的不恰当意见。”
   
    人气鼎沸。报社内部的民主作风素来教好,记得我在科教部实习时,有一天,科教部主任李明昌拿来一篇胡启立的稿子,要我编。我看了一遍后对李明昌说:“老李,胡启立的稿子主题不错,教导青年人如何爱国的,可文章写得太生硬,恐青年人看了会反感。”李明昌闻言后把稿子看了一遍,凝神片刻:“写上退稿意见,退回去。”我大为震惊:胡启立同志可是主管团中央的呀!我小心翼翼地把退稿信发了,心想:“我也干到头了。”结果,什么事也没发生。一老编辑说:“没什么,耀邦的意见不合适,照样顶回去。”我以为是戏言,而眼下还真是那么回事。
   
    轮到我发言了。我心口跳得慌,可话还是从嗓子眼里不小心钻了出来:“最近,全国上下正轰轰烈烈地开展‘清除精神污染’的运动。我调查了一番,各族青年人非常反感。我已经写了一篇内参《各族青年对‘清除精神污染’的运动表示不理解》,情况组今天已经发表了。昌宁县有一家工厂的厂子就站在工厂门口,见女青年烫了头的,一概剪掉。男青年穿了喇叭裤的,也一概剪掉。否则,不准进厂。不少单位里的领导已经印发了一张表:你看过什么书?你听过什么音乐?一青年填道:只看过《毛泽东选集》,只听过《东方红》。不少青年人议论:这‘清除精神污染’ 运动,不是文化小革命吗?更可笑的是:我报竟然有人搞了《清除精神污染’快讯》,随星期刊发出。看看那些内容:十分荒唐!写了爱情,叫色情文学;写了隐私,叫隐私文学;写了内幕,叫内幕文学。通通该批判。请问:《红楼梦》里,爱情、隐私、内幕都有,叫什么文学?若按我报《清除精神污染’快讯》的标准,我看古今中外的文学家们都可以打倒。”后来,我才知道:我报搞《清除精神污染’快讯》的名为敬署的人,现职为文化生活部主任,他是从一党政部门调来的, 并无民主素质。这《‘清除精神污染’快讯》是他的得意之作,却被我骂得狗血淋头,有人告诉我:他一定会记恨你。我说:“我是为青年人说话,顾不了那么多了。”
   
    没多久,报社传达了胡耀邦的内部讲话。胡耀邦说:“农村不搞‘清除精神污染’。我们现在是封建主义的东西多?还是资本主义的东西多?我看是封建主义的东西多?外国人穿衣服少,在我们看来都是奇装异服。到了下一个世纪,我看我们会有很多的奇装异服。”同时还传达了万里关于“自由化”的讲话。万里说:“化着,彻头彻尾彻里彻外之是也,我看还没有化嘛。”我又到科教部去探听消息,科教部主任老李一般会把更小范围的传达讲话给大家吹吹风。他打开笔记本念到:“邓小平原话:如果全部真像公布出来,那么大家都得下台!”并听说了邓小平是反右运动的负责人。我方明白:这就是邓小平一直要搞“清除精神污染”和“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原因所在!但后来报社还是正式传达了胡耀邦的内部讲话。胡耀邦说:“我代表中央宣布:停止使用‘清除精神污染’和‘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两个口号。”虽如此,但中国青年报仅仅是发表了一篇《邓丽君家乡访问记》,就遭到中宣部通报批评:中国青年报擅自宣传邓丽君。一年后,邓丽君的歌声传遍每个角落。我隐约地还是感觉到了高层的两种思路对垒。
   
    有诗为证:
    曾蹈此辙不知悔,
    赶尽杀绝犹在闻。
    长夜漫漫难耀邦,
    试问苍穹谁当跪?
   
    (共120回,未完待续)
(2010/06/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