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八回]
艾鸽文集
·现代诗心房
·油画飘逸
·现代诗悠远
·现代诗失声的连衣裙
·别了,我的阳光
·现代诗秋天的脉搏
·花的最后陈述
·附艾鸽的照片一张.
· 年青的岑寂
·帝台春------为“贞观王朝”的李世民而题
·秋雨朦胧
·女学生黄绢之死
·路过你的黄昏
·走近幽兰
·诗:会走路的植物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三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四
·诗歌艺术的殿堂
·合氏壁
·艾鸽在巴黎凯旋门
·诗歌我的心我爱你
·大海 我的柔怀
·照片艾鸽拥抱大海
·你与我
·漂浮的冰块
·诗歌《春痕》
·300名中学生之死
·我的心 你要去哪里流浪
·诗:等待金栗兰
·诗:风衣
·觅你
·巴黎画展
·巴黎画展照片之二
·巴黎画展照片之三
·挑战者1号
·以人的名义活着
·地球村公民
·诗歌:深秋浅黄
·习惯生存
·走向未来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八回

   
   
    艾鸽64历史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68回
    (全球第一部心灵感应长篇文学屏幕) (博讯 boxun.com)
   

    我之所以来到这个世上,是受到自由的诱惑。
    -----艾鸽
   
    第68回:无娱乐全城同寂寞 办舞会农展馆惊鸣
   
    自由苑 心驰骋
   
    草木芊眠,世人痴呆。
    唯命自怜阶台。
    怎禁我放情不羁心驰骋,
    看天何奈?
    望地何哉?
   
    活灵:光
    迁途的北鸟每年都飞向彩云之南,滑翔的雯云更衬得林中空寂。偌大的春城,竟无一处青少年活动阵地。城若沃土。文革前的青少年宫被占用,新的地点又长觅告无。晨晨暮暮,无数青年甚为无聊,荒唐横出。大学生毁尸案,大学生自杀案连连发生。校园尚如此,其它地方可想而知。到中国青年报任记者后,我长驻云南,记者站接到很多青年投诉:苦闷,无聊之极。我想到报社领导曾说:“记者站可以自酬资金,开展一些活动,扩大报社的影响。”就调查了一番,发现省农展馆占地数千平方,一年办不了几次展览,大部分时间闲置。就去与之商量,每月租金两千,供记者站开展活动用。而且只占用晚上时间。农展馆的晚上,闲着也是闲着。农展馆不知中国青年报记者站有多大,但双方爽快签字盖章。第一笔活动经费是我自己垫出来的,因为记者站没有这笔开支。记者站其实就一块牌子,连办公室都是借用团省委的。交通工具及记者宿舍一慨没有。
   
    合同签好后,我策划了一番,安置了舞会灯光,组织了几个通信员跑腿,每晚印发一千张舞会票,一部分为赠卷,一部分售出,一元钱一张,每人提供一杯饮料。消息传出,立刻轰动春城,夜夜爆满。省农展馆后来得知记者站仅我一人而已,惊得目瞪口呆。千人旋舞,万众欢欣。每当夜幕降临,春城青年当时最时髦的就是购得或获得一张中国青年报记者站的晚会票。顿时,省农展馆成为中国青年报在当地的业余活动阵地,中国青年报记者站无人不知,中国青年报记者无人不晓。一天,我到省歌舞团联系演出事宜,见到一女子,娇容娟娟,体态轻盈。她见到我,以为是省农展馆的人,眼睛一亮:“送我一张舞会票好吗?”我开玩笑地道:“为什么,我又不认识你?”她脸色红润:“中国青年报的那个记者,是我的好朋友。”我听了暗暗吃惊:“你认识他?”那女孩子又乏乏眼:“岂止是认识……”我简直不敢再问下去,接下来她可能要说我还追求过她呢。我又道:“你既然认识他,何不去找他要赠卷呢!”女孩子有点不好意思了,她恐怕连中国青年报记者站的门朝那边开都不知道。可她又编出几句:“他告诉我最近很忙,连给我写诗的时间都没有。”她居然还知道我是诗人,就送了她一张赠卷,并微笑道:“我就是那个中国青年报记者站记者,不过你是一个好演员。”当时,旁边还过来了其他人,她得知原来面对的就是中国青年报记者,羞得脸色飞红一径跑了。
   
    我因为忙,舞会基本上交由通信员在管理。我偶尔出现,不过至几句欢迎词。一天,我问他们:“晚会办了一段时间了,有什么问题吗?”一工作人员欲语又止,我好生奇怪,便追问何事。她眼睛望着地下:“别的到没什么。就是……,就是……,女厕所里总是马桶堵塞。经常需要花钱请人来修。”我一听就明白了,想了想便道:“你们把我这几句话,贴到马桶旁边,问题可能就解决了。”通信员们找来纸墨,我便题到:惜香怜玉物不知,空将桶身变花痴。寄语款款携春者,勿将芳痕枉留此。又到:千万别说是我写的。过了一久,我问工作人员:“女厕所里马桶还堵塞吗?”他们道:“从此畅通无阻,好过花钱请人装修。”
   
    记者站自筹资金开展一些活动后,既活跃了青年,又扩大了影响,也有一些收益,除上缴报社2000元管理费外,记者站还购得本田摩托车一辆。我还联系了一套三房一厅商品房,报社仅出了一万多元就购得。记者站有了住房也有了交通工具,就是太惹人眼红。善言者,说记者站与青年人打成一片,记者也有了交通工具和住房,这才象中国青年报记者;恶言者,说闲置的省农展馆成为了中国青年报记者站的殖民地。一天,省农展馆的领导找我谈话,说他现在压力很大,担心省农展馆以后变成青少年宫。我心想:我的原意也只是短期开展活动,现在,既然中国青年报记者站已经无人不知了,就安慰他说:“赚钱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的目的是扩大中国青年报记者站影响, 现在目的已经达到,我们可以双方自愿结束合同,也不让你再为难。”他见我如此言便道:“你就象我当初答应你一样爽快。”回首农展馆,那曾是春城最早的大型舞会,余音至今绕梁不散。有诗为证:
    翠湖之滨舞翩翩,
    春城青袊欲成仙。
    天下万事敢先为,
    摩肩接踵尽识缘。
   
    (共120回,未完待续)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2010/06/1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