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胡锦涛真是毛泽东主义者吗?]
曾节明文集
·透视十九届四中全会:习近平元气未损,今后倒退将变本加厉
·四中全会的倒退风向标:“逃顶大师”清仓撤逃
·曾节明:四中全会拐向何方/美英对港问题/未来领袖在田间
·曾节明:四中全会拐向何方/美英对港问题/未来领袖在田间
·“秦”始“清”终的玄学思考
·中共国物价全面暴涨的背后/习近平在学朝鲜,打造有中国特色的“主体思想”
·中医具有西医不具有的优势,拜科学教的态度不可取
·中国大陆接连发生的银行挤兑事件,反映出来的重大信息
·为什么海外一再出现小粉红欺压港人的邪压正现象?
·中共即将攻台,台湾宜早做准备
· “小粉红”是无所谓真相的,兼论对付小粉红的诀窍
· 国民党引进了共产党专政的话语体系,国共两党将同归于尽
·特朗普绥靖形势下香港人如何自救?
·拿香港人权做交易,特朗普与中共下一步的勾兑暨港、台的凶危
·暴力抗争的价值,暨胡平绝对推崇和理非的荒谬
·习近平搞砸大陆,毁掉香港,台海战争的浩劫临近
·香港问题中共图穷匕见,台海战争已近在咫尺!
·港民再不上街声援“勇武派”,香港自由将被赶下海
·这个对比证伪了华人低劣论,也是大陆人三十年来只能维权、没有民运的根本原
·为什么太监和女人当权,往往比暴君更残暴?
·为什么当了权的太监和女人,往往比暴君更残暴?
·香港高院和美国参院沉重地打击了习近平的权威,加剧了中南海的分歧
·香港法案的影响,及川痞将会如何选择
·秦朝的技术之迷
·以周易预测香港人争普选的前景
·以周易预测香港人争普选的前景
·刘备为什么成不了刘邦第二?兼论习近平
·为什么老革命不如新革命,新革命不如反革命?
· 习近平红卫兵治港、制台双惨败,武统台湾浮出水面
·香港区议会选举证伪了胡平,下一步中共会对香港下什么毒?
·普选是硬道理——港人的五项诉求可凝缩为一项诉求
·普选是纲,其他都是目——港人一项诉求胜过五项诉求
·港人要靠台湾更靠自己,不要奢望英、美帮忙
·维权访民现象:一件不知是可笑还是可悲的真事
·拼车经历——切身感受白川粉
·所谓民运还不如共产党的问题,是中共五毛炮制的伪问题
·粉碎薄熙来的成果:比薄熙来还不如的人在继续薄路线
·李元洪事件戳破了中共伪民族主义的画皮
·儒家不等于中华,华夏文明包含诸子百家
·中共对弹劾指控的反应,照出了川痞通共的鬼脸
·大陆川粉的文化基因缺陷:漠视程序正义
·川普的逍遥法外暴露出美国的体制缺陷
·也谈中共武统台湾时间节点、及兵力使用分析 ——兼与姚诚先生商榷
·川普的经济成就与中共一样是短期行为:在我走后哪管洪水滔天!
·中文语境不是中国人不正常的原因,汉语之先进远超世人想象
·川痞以经保政短期行为与中共酷似,对世界前景的另类预测
·特朗普的反社会主义,与马克思的反资本主义一样偏缪
·中国没有左祸、右祸,只有专制独裁之祸
·什么是左派、右派?中国存在未来极右派专政的高危
·伪民族主义和反“白左”:中共保专制、防清算的两剂毒药
·经济极右派同样反人权
·高唱“四大自由”的富兰克林. 罗斯福其实是一个法西斯分子
·儿子大事不糊涂
· 特朗普袭杀苏莱曼尼的用意及后果
·川普刺杀伊朗高官,令美国重返亚太流产,中共成最大得利者
·中共特务的特征之一:始终为中共战略利益而欢呼
·台军坠机事件为中共制造,意在打击蔡英文选情
·川普袭杀苏莱曼尼的性质及重大影响
·立此存照:周一台湾大选,蔡英文必胜韩国瑜
·共产党政权灭亡前有哪些征兆?
·美国是正义化身吗?——双重标准背后的利益考量及其他
·特朗普愚蠢卑鄙的中东政策,让中共获得了战略优势
·骗子治国结硕果,特疯子对华贸易战以失败告终,中美关系前瞻
·中共真能够“东方不败”吗?驳芦笛
·台湾政局前瞻,国民党边缘化,第三党或崛起
·中共转移视线手法精致,大陆废拉败坏扭曲
·极权防疫:武汉封城恰如长春围城
·武昌起疫,湖北被封:今明两年是中共的大劫
·曾节明接受赵岩采访:一错再错,封城把中国推向社会危机
·丧失修错能力的末路专制狂奔:封城正把中国推向全面的社会危机
·习共当局掀起对湖北人的空前歧视,湖北同胞当如何自救?
·中共败坏社会道德的具体手法:不断地制造对特定社会群体的歧视
·中共煽动仇恨武汉人以转移视线,武汉人当如何自救?
·习近平顽固坚持极权倒退,不断加重疫情,必激发倒逼浪潮
·封城防疫为何大错?欲对武汉断网,习近平顽固坚持极权必引发倒逼革命
·七律. 江夏感怀
·满清亡于武昌起义,后清亡于武昌起疫
· 中共最怕冠状病毒,号召所有的感染者上街要民主、要生存!
·应对瘟疫,为什么封城会造成更大的灾难?
·武昌起疫后红朝数尽标志:救招解招反自捅肺管子
·中共急建火神山、雷神山两医院的玄学预兆
·预言2020年新冠状疫病危机下的中国前景
·几乎所有人都没想到:共产党极权的克星是瘟疫
·极权大系统为何防治不了瘟疫?中共政权必因瘟疫步满清后尘
·中共垮台之异象,武汉龙门竟被大风吹倒
·从玄学解读:广州SARS=1911年广州起义;武昌起疫=武昌起义
·面对疫情恶化,习近平的甩锅、卸责、抓权、强专制伎俩注定救不了局
·中共的极权大系统为何在瘟疫面前一败涂地?
·钟南山其实是中共特级舆论引导员
·四月疫情消失是弥天大谎
·习近平在利用瘟疫复辟文革式的极权,必很快失败
·陈秋实被被当作新冠状病毒感染者隔离,警惕中共以瘟疫大规模谋杀异议人士
·中共高层或逃离北京:新冠状瘟疫已危及中共政权
·七常委作逃跑准备:新冠状病毒已危及中共政权
·美国电影《中途岛之战》:美国的实用和日本的凄美
·新冠状病毒冲击下,中共政权危机全面加深的信号
·新冠状惊人规律:越挺共越染病,新冠状病毒是上天派来结束中共的
·排华,就象瘟疫一样滋长:我的亲身经历
·旅途艳遇
·新冠状病毒是大规模灭绝中国老年人口的生化武器
·中国的新冠状疫情今夏不会消失,秋冬会更猛烈反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真是毛泽东主义者吗?

   ——透视胡锦涛的政治理念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5/28/2010
   
   今天,胡极权顽固派(“左”)的嘴脸已被越来越多的人看清,但他到底是哪种顽固派呢?看清胡锦涛面目的人,一般认为他是毛泽东主义者。
   
   这种判断似乎很符合事实,因为胡锦涛是毛时代鼎盛时期培养出来的样板大学生,曾被选拔为清华大学政治辅导员,其“又红又专”的品质是毋庸置疑的,这一点,在其1964年发表于人民日报的剧评《上了生动的一课毛泽东思想的颂歌》1中,集中地体现出来;整个毛时代,胡一帆风顺,基本没有受到迫害和冲击,因此他也缺乏对毛泽东暴政的祸害进行反思的外来刺激;他对西藏示威游行的残酷镇压,与毛泽东对藏铁血手段如出一辙;他上台之初朝拜西柏坡、重提“两个务必”2,高唱“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必须始终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3;上台后纵容和大力扶持毛左势力;由胡锦涛主导的中共国六十年大庆上,重又排出“毛泽东思想万岁”游行方阵,这是邓小平、江泽民重未做过的事,显然,胡锦涛已经将官方对毛泽东评价,由邓江时期的部分否定,不动声色地改换为基本肯定。高举毛泽东旗帜胡锦涛,在人生和政治舞台上都显出毛泽东主义者的舞姿。
   
   而事实上,胡锦涛根本却不是一个毛泽东主义(以下简称毛主义)者,尽管他高举毛泽东旗帜。
   
   要判断胡锦涛是否毛主义者,先得看毛主义是什么。毛主义是以马克思主义为主干的共产极权信仰大毒株上的一个分支,它主要由不择手段暴动卖国夺权理论(列宁主义)、极权专政理论、个人崇拜和神话理念、领袖独裁理念、以及“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组成。极权专政、个人崇拜和神化、领袖独裁,在这些方面,毛主义与其他极权信仰(如斯大林主义及其东方版本——朝鲜金家父子的“主体思想”)相同或相通,但毛主义中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却是独具特色之处。
   
   何谓“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按毛泽东当年公开表述的意思,就是无产阶级先锋队 ——共产党夺取政权后,一部分坐江山的当年革命者,会禁不住权力和“糖衣炮弹”的腐蚀,蜕变为新的剥削阶级,即“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或“修正主义叛徒集团”,因此,共产党上台后,仍然有继续发动革命必要,以清除党内走资派;这种“继续革命”,要 “每七八年来一次”,以保证红色江山永不变色。
   
   这样的“继续革命”固然有“大救星”手中的军队作为保障后盾,但基本上以大批判、大游行、群众冲击党政机关、揪斗党政官员的方式进行;而对付民众中的异议者,则主要采取发动群众“检举揭发(告密)”和批斗的方式镇压,总之,国家机器很少显现于前台,看起来酷似人民革命。这种“继续革命”看起来像是“大民主”,但因为人权的缺失,实际上它是暴民专政,是大专制。
   
   毛泽东“继续革命”的典范,就是“文化大革命”。因此,“文革”,才是毛泽东的灵魂。而缺了“文革”,毛 主义就不再有自成一体的独创性,毛泽东也不成其为毛泽东,而变成斯大林的简单仿效者——乌布利希、霍查、朝鲜金家父子、卡斯特罗一类 的独裁者了。
   
   胡锦涛不是毛主义者,最根本地体现于其反对“文革”的立场中。胡锦涛高度肯定毛泽东的叛乱卖国罪行和一切暴政,却独独否 定“文革”,他公开宣称文革是“十年内乱”4。一个抛弃毛泽东灵魂的人,自然算不上毛泽东的传人。
   
   那么,胡锦涛是谁的传人呢?通过其八年来的表演可以看出:胡锦涛的专制统治,完全通过“公检法”机关、城管、军队等国家机器来进行,而决不敢象毛泽东那样自下而上地发动群众——胡锦涛对群众“防微杜渐”到了连“花鸟”协会、“钓鱼”协会都要审查、连小规模的“愤青”反日、反法聚集都严禁的地步,尽管广大“愤青”昏热地拥护共产党。这种通过国家机器施行的精细严酷专制,与希特勒、斯大林所行的专制类似。
   
   但是,胡锦涛所主导的专制对待民族主义虚情假意,且不具有纳粹专制的外向性,因此两者不具备太多的可比性。胡式专制与同样具有内向性 的斯大林专制更为相似。
   在诸种专制机器中,胡锦涛特别偏爱秘密警察:胡锦涛上台以来,大力扩编秘密警察(即政治警察、“国保”)队伍,以中小城市桂林为例,政治警察组织由江泽民末期的总共几台车,十多号人,至2008年发展到几十台车,上百号人的规模,各城区和市辖十二县都设有大队,市设支队,政治警察机构,已经从邓江时期的公安局的一个科室,扩权至副局长级机关…八年间,中国“国保”队伍扩张十倍不止,在全国国安局秘密警察系统之外,形成了一张更大的、覆盖至县(区)的公安系统秘密警察巨网。
   
   与大力强化政治警察机器同步的是,胡锦涛当局越来越频繁地动用这些穿便衣的“执法者”,愈来愈肆意地监控、跟踪、“陪同”、骚扰、殴打、绑架、折磨、监禁异议人士甚至维权人士和他们的家人,无须任何法律程序,高智晟、胡佳、刘晓波及其家人的遭遇就是典型。罔顾法律地镇压,就是所谓的“专政”了,而胡锦涛所热衷的此种专政,这是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都未采取过的形式。
   
   这种主要依赖秘密警 察营建和维系极权统治的做法,与斯大林神似。斯大林主义由共产经济理论(马克思主义)+领袖独裁(列宁主义)+特务专政三大部分组 成,其中,特务专政是斯大林主义的灵魂。
   
   可见,胡锦涛是一个斯大林主义者。胡锦涛所流露的观点和人文素养也能反映出他是斯大林的追随者:他与普世价值格格不入、人文知识捉襟见肘,却熟读《卓娅与舒拉的故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并能熟练背诵及斯大林著作的某些段落,这反映出他对斯大林的崇拜;他亲自授意炮制并推出批判苏联政治改革的内部洗脑片《居安思危》,下令全党观摩学习,该片除咒骂戈尔巴乔夫外,强调苏联解体的根本原因,是苏共扔掉了斯大林“这把刀子”,完全是一副全盘肯定斯大林的论调,这反映出胡锦涛对斯大林的强烈推崇;最能反映胡锦涛本质的,莫过于他于2004年九月十九日在接掌军委主席会议上的讲话(即十六届四中全会)内部讲话,他说:
   
   “管理意识形态,我们要学习古巴和朝鲜。朝鲜经济虽然遇到暂时困 难,但政治上是一贯正确的。”
   
   胡锦涛并没有说说而已——如一些人想当然地认为这是“讨好左派”的表演,而是在不动声色地苦学:这些年来,经济上国进民退持续进行、专制控制越来越朝鲜化、对军警的优先保障越来越趋向朝鲜的“先军政策”、对“老师”朝鲜,则一反江泽民保持距离的做法,每年斥资二十亿美元大力扶持,一再腔调“鲜血凝成的友谊”、在此次“天安舰”事件中,胡锦涛高规格款待肇事者金正日,在六个邀请国中,中国大使拒不出席韩国总统主持的调查通报会,其袒护朝鲜的姿态十分赤裸且蛮横... ...
   
   朝鲜、古巴的极权独裁者金正日、卡斯特罗,都是十足的斯大林主义者;胡提出学朝鲜、古巴,却不提学习毛泽东思想,可见其真正推崇的是斯大林主义。在胡锦涛眼里,毛泽东的“文革”削弱了共产党,而斯大林同志却是纯洁的、没有任何错误的。胡锦涛之学朝鲜、古巴,当然是要把中国拖到斯大林的轨道上。
   
   既然不是毛 主义者,那么为什么胡锦涛会象华国锋那样高举毛泽东的旗帜呢?这完全是为了权力。毛泽东,而非斯大林,是中共权力“合法性”的 象征,因此,任何形式的倒退,都必须把毛泽东举得更高。
   
   
   
   胡锦涛不是毛泽东的传人,并不意味着他对专制统治的追求在毛泽东及其信奉者之下;胡锦涛严禁一切自主的结社、组党、集会、游行、示威,甚至禁止五人以上的上访;胡锦涛严密地钳制媒体、封锁过滤互联网、手机短信…胡记中共政权统治之专制,为三十年来空前,某些方面甚至比文革有过之而无不及——对于异议行为, “文革”期间的事后的镇压虽然更为残酷,但当时民众却可以自由成立组织、并拥有“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的自由…今天,如果没有互联网技术(当局无可奈何)撕开一些缝隙的话,胡锦涛所崇尚的这种专制,其严酷性直可以和上世纪五十年代相比。
   
   胡锦涛对斯 大林模式的追求,注定以悲剧收场,原因很简单:在累累罪行的重压下,对清算的巨大恐惧,必然会驱使一个平庸的独裁者竭尽全力地压制新 生力量的崛起;而一个并没有权威、且声望日趋狼藉的平庸独裁者,是注定压不住新野心家窜升的巨大能量的。
   
   胡锦涛虽然对老百 姓心狠手辣,但他一没有斯大林的能力和历史机遇,二没有金正日的封闭条件和清洗党内异己杀气,在这种情况下,他学习朝鲜、 古巴的结局,必然是自己被淘汰出局。
   
   曾节明 成稿于二〇一〇年五月二十七日星期四中午于曼谷寓所
   
   注1:该文为音乐舞蹈史 诗《东方红》的剧评,发表于1964年十月六日《人民日报》第六版,作者胡锦涛当时为清华大学学生;
   
   注2:即“务必 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原话为毛泽东于1949年三月在西柏坡 召开的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上的讲话;
   
   注3:为胡锦涛在纪念毛泽东诞辰一百一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注4:胡锦涛于 2007年十二月十七日在中共中央党校上的讲话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2010/05/2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