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没有愿景的胡温可能“不折腾”吗?]
余杰文集
·六:松冈环•两个老兵的回忆•中日文化交流的困局
·七:一个人的图书馆•天皇诏书•《无言的幽谷》
·八:在路上的王选•天皇的宫殿•对日索赔之难
·九:靖国神社•万爱花的下跪•日本人的募捐
·十:日本的外交目标•社民党的衰落•班忠义
·十一:生鱼片•曾经在地图上消失的“恶魔之岛”•广岛的红灯区
·十二:广岛原爆资料馆•千只鹤•吴港
·十三:本岛市长•电视中的石原慎太郎•侦探故事
·十四:两个原爆资料馆•出岛的荷兰商馆•长崎的秋祭
·十五:春帆楼•“李鸿章道”•长州炮
·十六:光武金印•古地图•日本文化的长处与短处
*
*
13、《光与影》(东方出版社)
·《光和光的背面:我的美国之旅》目录
·一:“我们是吹口哨的人”
·二“我们是真正的爱国者!”
·三“一分钟人”与来克星顿的枪声
·四:不要遗忘历史那黑暗的一页
·五:布什:一半是火,一半是冰
·六:公民有焚烧国旗的自由吗?
·七:看哪,那些办报纸的人
·八:劳拉:从图书馆馆员到第一夫人
·九:马车上的阿米西人
·十:美国人是公民,也是志愿者
·十一:墓碑之美
·十二:那栋朴素的小房子
·十三:记一位在“九•一一”中罹难的弟兄
·十四:瓦尔登湖:大地的眸子
·十五:威尔逊:理想主义的总统
·十六:美国作家和站在作家背后的人
·十七:希拉里:美国的第一位女总统?
·十八:耶鲁与中国
·十九:在“左”与“右”之间的美国知识分子
·二十:最好的教育是爱的教育
·《光与光的背面》后记:“八仙”还是“九仙”?
*
*
14、《拒绝谎言》(香港开放杂志社)
·《拒绝谎言》目录
·包遵信序《拒绝谎言》:一个知识分子的道德良心和勇气
·刘晓波序《拒绝谎言》:在日常生活中拒绝说谎
·致中国作家协会的公开信
·就本人与中国作家协会的劳动合同纠纷致读者的公开信
·末路的狂人与末路的主义——论米洛舍维奇的垮掉
·一代新人的觉醒和受难
·丧钟为谁而鸣
·朱熔基总理,请您尊重台湾的民主
·面对中国的“国难”
·中国大地上的毛幽灵
·薄熙来的“神光圈”
·论邓家菜馆的倒调
·同胞之间的杀戮
·愚蠢的“远攻近交”
·谎言王国迫死说谎者
·"幸灾乐祸"的文化背景
·从杨子立等人的遭遇,我们如何学习“爱国”?
·流沙河笑谈“一毛”——百元人民币“变脸”
·从华国锋的退党谈起
·谭其骧与毛泽东
·为了在阳光下生活——读北明《告别阳光》
·台湾的选择
·姜恩柱的"个人意见"
·哈维尔的态度
·谁出卖了中国?
·一百步笑五十步
·中国知识界的堕落和文化精英的宠物化
·从身体囚禁到心灵控制——我所经历的军政训练
·从北大的堕落看中国知识分子的奴才化
·黎明前的黑暗
·俄罗斯悲剧与极权主义后遗症
·我们的尊严和血性在哪里?
·董建华的“自动当选”与香港的危机
·大陆眼中“暧昧”的香港
·李敖的堕落
·辞职的勇气与生命的价值
·从“小说反党”到“电影救党”
·毛毛笔下的毛泽东
·美国是魔鬼吗?
·义和团,还是维新派?
·真话与饭碗
·余华的奴性
·走出坚冰的金大中
·我们为什么要申奥?
·无法告别的饥饿
·“瀑布模式”的新闻
·“长江读书奖”与皮影戏
·丁石孙的风骨
·又一个“岳麓书院”?
·中国的人肉筵席
·不能沉默——就高行健获奖的声明
·被背叛的蔡元培
·守土有责与自我阉割
·中国足球:在愚昧中狂欢
·一句话里的良知
·思想札记:流星•蝴蝶•剑
·《拒绝谎言》跋:自由与阳光
*
*
15、《我的梦想在燃烧》(当代世界出版社)
·《我的梦想在燃烧》目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愿景的胡温可能“不折腾”吗?

来源:观察

中共有过“不折腾”的时候吗?


   胡锦涛在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的大会上,以“不折腾”一说赢得了与会者不少的掌声和笑声。在此类“严肃庄重”的大会上,听众难得开心一笑。一向言语乏味、照本宣科的胡锦涛,缺乏让听众发笑的本事。据我所知,这大概是胡总书记登基六年之后,第一次让大家发笑的时刻吧。
   在中共的历届党魁当中,胡锦涛无疑是才华最平庸、性情最拘谨、心思最隐秘的一位。毛太祖熟读史书,说话随心所欲,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老毛喜欢引用经史子集中的典故,常常让党内的大老粗和外国人摸不着头脑。如与尼克松谈话时,一句“和尚打伞,无发(法)无天”,让翻译目瞪口呆,灵机一动,创造性地将这句话译为“我是一个打伞的孤独的僧人”。美帝头子尼克松不禁为毛太祖东方哲学的深不可测而叹为观止。
   邓高宗虽然读书不多,却颇有四川人天生的幽默感。老邓的“摸着石头过河”、“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等说法,都是来自民间的口语和智慧。而一旦成为“邓小平理论”,便神圣不可侵犯了。学者余世存将“邓小平理论”概括为“摸猫论”,结果就这一句并无不敬的概括,被中宣部的审读组发现,下令将发表此文的《方法》杂志停刊。

   从江泽民到温家宝,更是喜欢引用古典诗词及西方文学名著,以此向公众显示其饱读诗书的一面。江泽民在一九八九年的时候,面对游行的大学生,用英文背诵美国的独立宣言,倒也字正腔圆、铿锵有力;而温家宝在雪灾、地震及经济危机的重重压力之中,仍然不忘“仰望星空”,也颇有点古罗马沉思者的风度。
   与他们相比,胡锦涛的胸中没有半点墨水,要想讲点有文化的典故确实也为难他了。在访问俄罗斯时,被问及喜欢什么俄国文学名著,胡锦涛老老实实地说,他最喜欢《卓娅和舒拉的故事》——那是斯大林时代流行的一本儿童读物,就像毛泽东时代的《雷锋日记》一样,与文学无关,更非名著。结果,这个幼稚园水平的答案在国际媒体上沦为一个笑柄。
   然而,在中共的权力体系之内,一个人再没有文化、再没有理论水平,一旦当上党魁,就得炮制出一套属于自己的学说来。胡锦涛执政以来,他命令智囊们搜肠刮肚、苦心经营,总结出一系列的口号来。但是,无论是“科学发展观”,还是“和谐社会”、“以人为本”,都被老百姓嗤之以鼻,根本无法成为流行语。当了六年的“今上”,却未能留下一句“胡说八道”的“胡式语录”,胡锦涛当然心有不甘。于是,“不折腾”三个字脱口而出,果然一炮走红,连外国记者也在国务院新闻办的新闻发布会上,就此说法好奇地提出询问。
   “折腾”是老毛的本性,亦是中共的本质。三反五反、土改、反右、大跃进、文革,老毛一辈子没有一天停止过折腾。他一折腾,百姓便遭殃,数千万中国人被其折腾至死。今天,胡郑重承诺说,中共今后“不折腾”了,是否表明中共要停止暴政、停止虐民、改旗易帜、还政于民呢?
   对此,国新办主任王晨的解释是,“不折腾”是指中共要“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用老百姓的话来说,就是打着“不折腾”的旗号继续“折腾”。于是,中共当局拘押了讨要赔偿的毒奶粉受害婴孩的父母,拘押了要求惩办贪官奸商的四川地震中死于豆腐渣校舍的学子的父母,拘押了《零八宪章》发起人之一刘晓波先生。看来,中共非得折腾至死了。
   胡锦涛先生,落实“不折腾”的豪言,请从鞠躬下台。
   

胡温的幸福指数与查天赐的幸福指数


   对于胡锦涛和温家宝而言,今天的中国大陆乃是和谐社会、太平盛世;对于查天赐而言,今天的中国大陆乃是人间地狱、生不如死。胡锦涛和温家宝是中国公民,查天赐也是中国公民,为什么他们对于中国现实的感受会有如此天壤之别呢?因为胡锦涛和温家宝是权倾天下的皇帝和丞相,查天赐则是不名一文的奴隶矿工。
   查天赐的悲惨遭遇催人泪下:当记者来到陕西蒲城县医院内三科病房时,发现由于几个月没有洗澡、刮胡子,加之伤口散发着恶臭,躺在病床上的查天赐宛如一个叫花子。他的双脚外面裹着两块破烂的塑料布,里面不断地向外溢出血水和脓水。据医生介绍,病人被人送来时病情非常严重,体内严重脱水,两只脚也因为腐烂完全脱落,伤口大面积感染。目前,查天赐双脚从脚腕部向上十五公分的肢体均已坏死,需要作截肢手术。
   查天赐为何沦落到如此惨绝人寰的境地?查天赐是一名矿工,在一次煤矿爆炸事故中被炸伤了双腿。当天,煤矿上找来当地的医生给他做了包扎,“就是把腿简单包一下,也没清理伤口,下半身还是没有感觉。”开始两天,他被安置在矿工的宿舍里,还有人给他送饭。到了第三天凌晨,他就被一辆人力三轮车拉到公路边扔掉。“当时迷迷糊糊地被几个不认识的人抬上车带走了,跟来的时候一样,但来的时候腿还能动弹,走的时候已经根本动不了了。”他一连好几天都在公路旁趴着,幸好有附近好心村民帮助,才不至于饿死。“他们对我很好,看我怪可怜的就送些水果、吃剩的饭菜来。”
   一月的渭南是最冷的时候,平均气温在零下三度左右,靠着一卷破棉被查天赐才未被冻死。在野外待了几天后,矿主派人来观看,发现他居然还活着,又让人将他弄到蒲城县高阳镇公路旁,“偷偷摸摸把我扔了两次,这次把我扔得更远”。据公安人员事后检测,查天赐指认的煤矿与他最后被遗弃的地点,约十公里之远。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远赴非洲为黑人治病的史怀哲博士曾经说过:“我们必须像敬畏自己的生命意志一样敬畏所有的生命意志。”中共的当权者们不会听从这样的劝诫。黑心矿主下令遗弃被炸断双腿的查天赐,他为何能毫无怜悯之心地做此伤天害理之事?原来在黑心矿主的背后,还有一个更加黑心的政府。中共当局肆无忌惮地封锁新闻、阻拦救助,让萨斯和艾滋病四处肆虐。与之相比,黑心矿主的遗弃行为岂不是小巫见大巫?我曾用三个词语来形容今天的中国:“太监中国”、“优孟中国”和“流氓中国”。查天赐事件让中国坐实了这三个“美名”。若用名声卓著的中国科学院何祚庥院士的话来说,那就是“谁让你生在中国呢?”
   日理万机的胡锦涛和温家宝当然不会知晓查天赐的悲惨命运。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幸福指数与查天赐的幸福指数相比,落差甚至超过了喜马拉雅山与马里亚纳海沟之间的落差。查天赐不过是千千万万奴隶民工中微不足道的一名,他毕竟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了,比他遭遇的一切更可怕的人还有很多很多:北京建筑工地上的一名农民工,被搅拌机扫入混凝土之中。数天之后,当他被发现时,尸体已经成为凝固的混凝土当中的一具“木乃伊”。没有人知道死难者的姓名和籍贯。
   这是一个杀人如草不闻声的时代,这是一个谁的心肠最黑谁就能爬得越高的时代。这是谁的幸福,这又是谁的苦难?这是谁的光荣,这又是谁的耻辱?
   

看胡温如何分裂别人的家庭


   在中共眼里,热比娅是仅次于达赖喇嘛的“麻烦制造者”。这样的人不让之身败名裂,他们是于心不甘的。于是,为了声讨热比娅的罪恶,新华社全文发表了热比娅的亲属的一封表达“不满和气愤”的信件。信中说:“您一出狱就去了美国,新疆的变化您不知道。现在群众的生活特别好,只要努力、勤奋,各族群众之间就没有任何差别。简单地说,现在乌鲁木齐的维吾尔族中出现了很多百万富翁,盖了数不完的高楼大厦,我们政府给了他们各种优惠的政策。这些不都是好政策的结果吗?”
   这样的文字怎么读都不像是普通老百姓的由衷之言,怎么看都带有党八股的那种“阴沟里的气味”。尤其是“我们政府”与“他们”之间人称的转换,显示出撰稿者必定另有其人。这封信在何种背景下应运而生,稍有判断力的读者都会猜出一二。新疆事件之后,新疆被切断网络、通讯和邮政,至今仍然不能畅通,每一个新疆人都成为“人质”,热比娅的家人更是如此。
   引起我更多的注意的,不是这封信的内容,而是最后签名者的名单。在这个签名者的名单当中,除了热比娅的姐姐、弟弟、儿子、女儿等成年人外,还有她的作为未成年人的孙子、孙女、外孙等人。将家人变成敌人,连孩子也要被迫表态,难道不是“文革”暴行的卷土重来吗?
   不,不是“文革”卷土重来,而是“文革”从来就没有真正地结束过。“文革”的制度模式和思维方式,已经内化到中共的统治模式之中,仍然在左右着现今的当政者。胡温都是在毛太祖统治的时代成长起来的“革命接班人”,他们堪称“文革之子”。所以,他们一旦遇到危机与挑战,他们本能的反应,不是疏导和反省,而是堵塞和高压。
   “文革”中最邪恶的做法便是“挑动群众都群众”,在一家当中人制造出不同的派别来,以便展开“阶级斗争”。用历史学者袁腾飞的说法就是:“毛这个人治国无方,扰民有术,狗屁不懂的东西。毛肯定是不懂马克思主义的,他又不懂英文,不懂德文,俄语也不懂,你看过马克思主义的著作吗?没有。他看得最多的是《资治通鉴》,怎么整人啊,怎么玩人啊,中国古代的帝王的阴谋之术,他这个玩得炉火纯青。”在毛泽东时代,为了向“党妈妈”表达忠心,未成年的孩子也会毫不犹豫地殴打自己的父母和祖父祖母。作家老舍之所以投湖自杀,不仅是因为在外边受到红卫兵的凌辱,更是因为回到家里也得不到丝毫的温暖——他的妻子和儿子对他的态度,并比红卫兵好不了多少。
   血缘纽带和家庭关系,是人类社会最后的一道防线,若此道防线被突破,就表明极权主义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每个人都碎片化、原子化,成为被权力随意驱使、肆意虐待的刀俎上的鱼肉。中国专制传统中最恶劣的部分,便是“大义灭亲”的观念;在共产党时代,“大义灭亲”不仅成为成人必须遵循的生存法则,也被当作学童“思想品德”教育之重点。因为只有敢于“大义灭亲”的青少年,才是真正的“共产主义接班人”。
   这样让人恶心的信件,必然经过胡锦涛和温家宝的过目。他们欣赏这种宣传攻势。胡锦涛喜欢看苏俄的“名著”《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实际上他更感兴趣的是“奴才是怎样制造出来的”。若是每个孩子对党国的爱都超过对父母的爱,每个孩子都可以为党国的利益背叛自己的家庭和家人,那样的话,治大国真如烹小鲜一样简单!
   然而,胡锦涛和温家宝却不知道,在民主人权观念日渐普及的今天,在《未成年人保护法》路人皆知的今天,动员孩子参与批判奶奶或姥姥的信件的署名,乃是弄巧成拙之举,显示出中共的本质乃是一个绑架孩童的政权。爱因斯坦说过:“国家主义是对军国主义和侵略的理想主义诠释,却起了一个有感染力的、但却被误用了的名字——爱国主义。……尽管这是一个已经陈腐的东西,但仍然压倒了共同幸福和正义的基本要求。”是的,多少罪恶,假爱国之名而行!一个监禁与羞辱母亲的政权,究竟是否值得去爱呢?而此种强迫或诱导孩子去羞辱母亲的爱国主义,乃是人的尊严与自由之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