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温家宝为何对惩治腐败束手无策?]
余杰文集
·后记:让我们在香草山上相聚
*
*
9、《压伤的芦苇》(长江文艺出版社)
·走不完的“五四”路——在北京广播学院的演讲
·皇帝的心思
·《压伤的芦苇》目录
·沉重的石头——读史景迁《天安门》
·赤子其人——读林语堂《苏东坡传》
·鼓浪屿访舒婷
·夹缝里的童心
·君•吏•士——解读《史记•酷吏列传》
·李鸿章:被丑化的先驱
·刘亮程:乡村里丰盛的平安
·流动在网络上的文字
·人类群星闪耀时
·沈葆桢:不情愿的失败之旅
·王安忆:白头宫女的闲话
·王朔:“流氓”也是一种伪装
·我生命中的三个女性
·尹珊珊:城市森林中的精灵
·月亮上的蝴蝶
·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人——读郑勇《蔡元培影集》
·暗夜中的萤火虫
·白发的芬芳
·大厦是怎样倒塌的?
·领袖与艺术家
·梦想里的“庄园”
·那些被毁灭的美丽
·谁是《静静的顿河》的作者?
·特务的最后自白
·读《午夜日记——叶利钦自传》
·北大的“准官僚社群”
·北大校庆:一个斑斓的肥皂泡
·北大与周星驰
·风暴中的燕园
*
*
10、《铁磨铁》(上海三联出版社)
·《铁磨铁》目录
·《铁磨铁》序:读友
·网络上下的“杀人”
·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首相府里的“楚河汉界”
·铁蝴蝶飞不动了
·海瑞的清官神话
·金庸的伪善和妥协
·“皇帝套房”的诞生
·池莉:名字的霸权
·巩俐上北大
·斯大林与老教堂
·巨人的孤独
·评韩少功《暗示》
·沈从文的嚎啕大哭
·幸运杜内
·最出色的回击
·小号手的忧伤
·诗歌天堂
·圣诞树
·生活在“非人间”的“非人”
·“差生”歧视可休矣
·“大综合”与“填鸭式”
·阿富汗的电视机
·北大与清华
·病中的曼德拉
·地铁速写
·风中芦苇
·楼兰律法
·永恒的美丽,永恒的生命
·大学中的黑洞
·孩子的名片,父母的官职
·海婴:你不仅仅是“鲁迅的儿子”
·韩东:请不要侮辱“诗歌”
·施罗德:我“穷”故我“在”
·史铁生:敬重病痛
·大地的孩子
·致李尚平——你是一颗星
·谁把教师当“蜡烛”?
·让我们学会宽容
·谁在造墓?
·他们为何呆若木鸡?
·曾国藩的“温情”
·晏阳初与李昌平
·哪里有柔软的石头?——为柔石诞辰一百周年而作
·史玉柱:点石成金的狂想曲
·首相府里的“楚河汉界”
·日本人的“自尊心”
·张健——一个人的横渡,还是一个民族的横渡?
·无耻者无畏
·“民工跳楼秀”——一个多么冷酷的新词汇!
·谁在伤害我们的自由?
·龙永图的悲与喜
·优孟中国
·从太空中看,地球没有边界……──写给为人类宇航事业献身的英雄们
·怎样做一个演员
·那跟天上的星空一样灿烂的……
·田震价值百万的“名誉”
·记忆与呼喊──向索尔仁尼琴致敬
·卢跃刚的恐惧
·《铁磨铁》代跋:求索爱的光芒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温家宝为何对惩治腐败束手无策?

来源:观察
    温家宝想当良相,想表现得很有文化品位,虽然是理科生,亦苦读了不少名人名言和诗词集萃之类的书籍。每当举办大型记者会的时候,也是他晒书的时候。二零一零年“两会”闭幕的记者会上,温家宝的演技再次得到淋漓尽致地发挥。他说:“我深深爱着我的国家,没有一片土地让我这样深情和激动,没有一条河流让我这样沉思和起伏。”而我要说的,是的,没有一片土地未曾遭到你们的污染,没有一条河流未曾遭到你们的毒害。温家宝还引用屈原《离骚》中的“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来明志。可惜的是,当年朱镕基已经发过扛着棺材当总理的豪言壮语,温家宝再用诈死之计已经骗不了人了。面对包括自己的家族在内中共大小官员的贪腐成风,他的苦口婆心与贪官们的置若罔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当总理仅有“万人迷”的演技是不够的,还得有果断启动政治体制改革的决心和勇气。可惜的是,在温家宝的身上,只有前者,而没有后者。
   监察官员该补习数学课
   
   全国政协委员、四川省监察厅副厅长赵振铣透露,中纪委全会对何时推出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态度为“目前时机还不成熟”。他认为,在反腐倡廉、社会监督等制度还没有建成的情况下,盲目推出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不仅难以达到初衷,而且将会对其结果难以处理,造成混乱。今天的中国,官员乃至每一个人的收入构成情况都非常复杂,“各种收入错综复杂的纠缠,这几十年财产性收入怎么甄别?我看把纪律监察的力量再增加十倍都没有办法理清。”

   与此同时,宁波教师陈勇,再度在网上曝家底:家庭存款为八万余元,且“无二奶、无情人、无姘头”。这名自称一辈子都买不起房的年轻教师声称:“任何人如对文中资料及数据表示怀疑,您仅需出示中国公民身份证,即有权查阅本人及家庭成员全年银行账户往来情况明细以及其他一切与财产相关的信息,本人提供任何必需的配合。”若有不实,则“愿在黄帝陵前自裁以谢国人”。
   一个中学老师为何要在网上公布自己的财产呢?陈勇说:“我想为那些以保护隐私为由,拒绝公示财产的官员作出表率。去年曾有官员质问老百姓为何不公布财产,现在,百姓公布了,官员呢?”
   看来,老百姓的财产状况并没有厅长大人想像的那么“错综复杂”。仅仅靠公民的良知和基本的数学知识,就可以将自家的财产清单整理并发布出来,根本不需要将纪律监察力量扩大十倍,也不会危害“压倒一切的稳定”。
   然而,官员的财产状况就没有那么简单了。赵大厅长口口声声说,官员作财产申报会造成“混乱”,言下之意就是威胁中央说:你们不要将我们逼到绝路上去,稳定还得靠我们来维持,如果我们全都完蛋了,你们还能独存吗?
   赵厅长来自四川,四川官员的数学能力向来不佳。四川地震至今,死难学生的人数仍然没有统计出来。致力于调查死难学生真相的民间人士谭作人反被判以重刑,艾未未亦遭到成都警察之毒打。这就是劣币驱逐良币。自己的数学不好,不好好去补习,反倒要将数学好的人污蔑为“国家的敌人”。
   面对越来越大的网络舆论的压力,赵大厅长吐出来的一句官话是“目前时机还不成熟”。中共官僚的数学不及格,太极拳却打得蛮好。那么,什么时候才是“成熟的时机”呢?也许,到了中共垮台的那一天,时机都不成熟。北大人说,香港人争取的双普选也是“目前时机还不成熟”。温家宝接受外国记者访问时说,中国不能搞民主,不是民主不好,而是民众的素质尚待提高。那么,香港民众的素质已经是亚洲之翘楚,为什么香港人不能双普选呢?
   在我看来,陈勇比赵振铣更适合当监察厅的厅长,乃至中纪委的书记,正所谓“当官不申报财产,不如回家种红薯”。
   
   “中国的贪腐成度属于中等”
   最近有一则新闻报道显示:在一份题为“您认为哪些行为最损害中国的国际形象”的民意调查中,官员的贪污腐败问题连续三年位居榜首,而且今年选择此项的民众高达近六成左右。由此可见,民众对官僚腐败的痛恨,已经到了痛心疾首的地步;而民众对中共自身遏制腐败的信心,也已经下降到了地平线之下。
   近年来,每当一个新闻事件发生之后,就会跟着有所谓的“专家解读”。尽管专家们早已是“被御用”,早已在民众心目中声名狼藉,但他们仍然在媒体上高谈阔论,自我感觉良好得很。这不,又有一名专家粉墨登场了:对于这份民众的投票结果,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说:“我们中国人自古就是‘不患寡,患不均’,其实和其他国家相比,中国的贪腐程度属于中等,我们自己把它夸大了。因此,官员的贪腐在调查中居于首位。”
   “这个专家不是人,天篷元帅下凡尘”,原来,根据学富五车的金灿荣教授的理解,不是共产党政权太腐败了,而是中国的老百姓太愚昧、太无知了,再加上中国“仇富”的文化传统,这才“夸大”了当前的腐败状况。我们的腐败只是“中等程度”,大可不必为此忧心忡忡。中国要成为世界上最腐败的国家,还要经过好多年的努力拼搏呢,心急吃不成大胖子的。而且,中国也不能样样都霸占世界第一的位置啊,在别的问题上可以不谦虚,在这个问题上不妨谦虚一点吧。
   今天,中国的国际形象堪称两百年来最佳的时候,就连洋鬼子们都从千山万水之外跑来俯首称臣了。江泽民的传记,难道不是花旗银行的董事撰写的吗?英国的外交部长,不是预测未来的世界是“中美共治”的吗?因此,我们要有充分的民族自信心和自尊心,不能因为一点点的腐败问题,就妄自菲薄、三省吾身。谁要是再说中国的坏话,中国一不高兴,世界都要为之颤抖;谁要是不相信中国站起来了,看看奥运会和大阅兵,你想不下跪都不行。
   说腐败损害了中国的国际形象,是那些从来没有出过国的愚民鼠目寸光的看法,或者是某些别有用心的卖国贼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言论。如果不是腐败,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官僚及其大奶二奶到欧美国家去住别墅、开跑车呢?如果不是腐败,怎么会有大大小小的官员到花花世界去学习考察、疯狂购物呢?巴黎的老佛爷百货公司专门配备了懂中文的导购小姐,而洛杉矶的富人区里一条又一条的街道都被太子党占据了。如果不是这些客人们让人叹为观止的消费能力,西方的经济还不陷入大萧条之中?西方人对中国的腐败只有千恩万谢的份儿,他们就连腹诽都不敢呢。所以,腐败只会大大提升中国的国际形象。
   我们当谨记金灿荣教授的教导:中国原来并不腐败,只是老百姓的心理素质太差。
   
   为什么贪官都爱养“小三”?
   温家宝亲自签字,由国务院颁布了《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该条例规定,行政机关公务员有包养情人的行为,将依情节轻重被给予撤职或者开除处分。这是近年来我看到的最有趣的一个法规,国务院教导公务员不要包养情妇,如同幼稚园的老师教导孩子不可随地大小便。
   中共官员利用公款包养“小三”(这个称呼大约比“二奶”更“文明”一点)已形成风气。中纪委公布的数据承认,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落马贪官都存在包养情人、二奶、嫖娼等生活糜烂问题。贪官有贪官的活法,民间有民间的智慧,当聪明的知识分子对当权者的败坏保持沉默的时候,老百姓便用独特的方式来描述病入膏肓的吏治。近日,网络上盛传一个“二零零七年全国小三大奖赛”的热贴,全文如下:
   全国小三大奖赛二零零七年春季赛段已经决出胜负,九项冠军得主分别是:
   一、数量奖:江苏建设厅长徐其耀,共有情妇一百四十六位。
   二、素质奖:重庆市委宣传部长张宗海,常年在五星级酒店包养女大学生十七人。
   三、学术奖:海南纺织局长李庆善,性爱日记九十五本,头发、阴毛标本二百三十六份。
   四、青春奖:四川乐山市长李玉书,二十个情人年龄都是十六到十八岁。
   五、管理奖:安徽省宣城市书记杨枫,用MBA知识管理,有效使用七十七名情人。
   六、挥金奖:深圳市沙井银行行长邓宝驹,仅“五奶小青”,八百天花了一千八百四十万元,平均每天二十三万元,每小时一千元。
   七、团结奖:福建周宁县委书记林龙飞,为其二十二名情人共办群芳宴,并设三十万元的佳丽奖。
   八、和谐奖:海南临高市城管大队长邓善红,有六个情人、六个孩子,对此原配夫人根本不信。
   九、干劲奖:湖南通信局局长曾国华,面对五名情人立誓:保证到六十岁时,每人每周性生活不少于三次。
   这就是掌权者们的真实嘴脸。贪官们养情妇就像养宠物,包二奶就像包身工。这种具有中国特色的性奴隶制度,将维持到几时呢?
   好像故意要与国务院的《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作对,《条例》墨迹未干,“贪官杀情妇”和“情妇大起义”这两场好戏便鸣锣上演。济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党组书记的段义和,以爆炸、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死刑。段义和为摆脱情妇柳海平的要挟,指使属下利用爆炸装置引爆柳所驾驶的汽车,将柳炸死,并致伤两名行人。现场血肉横飞,极其恐怖。此为“贪官杀情妇案”。
   六十三岁的陕西省政协副主席庞家钰则因情妇举报而落马。庞一直官运亨通,本来可以在政协副主席的位置上平安退休。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最信任的情妇们组成了一个十一人的“情妇告状团”,不仅揭露其生活腐化,而且拿出其贪污收贿的资料。庞遂锒铛入狱。此为“情妇大起义案”。
   “贪官杀情妇”和“情妇大起义”,可谓和谐社会的“拍案惊奇”,它们有力地嘲讽了温家宝制定的《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也显示在一党垄断权力的政治制度不改变的前提下,中共单靠一纸空文根本不能挽回官僚阶层道德江河日下的趋势。
   
   共产已死,菩萨当立
   今日之中国,乃是“共产已死,菩萨当立。”大小贪官们虽然都对党章党旗宣过誓,但共产主义的理想在他们心中早已是明日黄花,随雨打风吹而去。说他们是共产主义者,他们自己都觉得是一种羞辱。北京一名腰缠万贯的高干子弟就酒后吐真言说:“我现在最怕的就是真正的共产党,他们会跑来共我的产。”
   那么,中共官僚究竟信什么呢?他们很少信仰基督教,因为这种信仰需要他们舍弃权力与金钱,背起十字架来跟随耶稣走义路;所以,他们大都自称信佛,因为他们认为菩萨是可以花钱收买的,正如他们自己一样。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七日,内蒙古赤峰市原市长徐国元贪污受贿案在包头市中院开审。赤峰市十二个旗县区中有九个是国家级和自治区级贫困旗县,而“父母官”徐国元在六年时间里,疯狂敛财约三千二百万元。检方指控,徐国元在家中设立佛堂供奉佛像,夫妻俩每天烧香拜佛。即使进了监狱,也每日手捧佛经念诵。徐国元每收到一笔钱,都要先在“佛龛”下面放一段时间。在他隐匿赃物的箱包中,箱包四角也各摆放一捆钞票,中间放置“金佛”或“菩萨”,企求“平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