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富士康消息和评论(5月30日编)]
徐水良文集
·再谈当代世界的历史任务
·部分川粉图穷匕首见,公开反民主
·评民阵过渡工作委员会《重申和平理性非暴力》
·再谈盛雪问题
·反自由反民主的代表作
· 关于228事件等历史问题
·几个短点评
·闲聊儿童教育问题
·“反对政治正确”荒唐口号的本质
·惊世骇俗的荒唐口号——打倒政治正确
·两系特线的大致轮廓
·对吴向宏文章的批评
·中共两系特线内斗、中央系大规模反扑
· 也谈“伪善”问题
·语言、文字、文化:用信息科学常识批驳陈腐教条
·具像化是信息时代的大趋势
·国际通用文字只能是表意文字,不可能是拼音文字
·纠正拼音迷沿用的西方哲学心理学语言学某些基本错误
·继续讨论教育问题
·互联网时代革命的策略
·继续批评国际意识科学社会科学及中国拼音迷的错误
·继续讨论语言文字问题
·颠倒的国际意识科学和社会科学
·关于数学和哲学
·与某网友的一次小辩论
·在微信再谈马列教一神教问题
·重视形象思维和右脑作用
·避开狭义民运圈沦陷区踏踏实实做工作
·再谈儒家问题
·思想、信仰、文化、制度、素质
·美国应该尽快对北朝鲜动武
·再谈文化、信仰和素质
·再驳汉奸谬论
·笑谈朝鲜问题
·再辩汉奸和普适价值等问题
·今日评论:混乱颠倒的左右概念
·说说揭露特线问题的一些怪现象怪逻辑及其原因
·关于自由主义和左右问题的讨论
·为什么必须阻止北朝鲜发展核武器?
·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怀念江泽民?
·美国多州免费上大学,中国怎么办?
·谈反对派对中共内斗的策略
·《人民的名义》仍然是洗脑作品
·批评刘军宁“极权都是极左”的说法
·再谈革命、自由主义、特线等问题
·传统文化需要承担马列文化及制度的罪责吗?
·法国大选简评:川普现象将成为世界历史上的昙花一现
·驳传统文化土壤说
·再次重申“反帝反封建”是反动荒唐口号
·再批“反帝反封建”
·谈封建概念兼批中共反帝反封建
·小议宗教、中共、民众、文化、帝国主义等等
·说说川普总统
·讽刺小文:外星人逻辑和刺刀尖奴性
·通俄门和泄密门
·马列教一神教已经是强弩之末
·短评或闲聊几则
·漫谈传统文化马列教一神教全面专政和文革
·关于郭文贵问题的一点意见
·阶级、五四左倾潮流和自由主义简谈
·自由世界必须高度警惕中共第五纵队
·再说第五纵队
·付振川:观礼台上俯瞰“六四”夜……
·也谈文化和文明
·现代中文词典文化定义中的错误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从郭文贵爆料和64事件看特线问题
·澄清几个问题
·杨舒平演讲事件再评论
·仲大军事件评论
· 政治正确还是政治错误?
·胡安宁问题猜测
·澄清79民运的某些历史
·我在微信耍毛左
·嘲笑陈大骗子骗术太差;傅申奇文章揭穿陈大骗子
·微信聊天兼笑汉奸二毛子
·徐文立:聰明乎?愚笨乎?痛答陳尔晉
·林彪的四野有多少日本关东军?
·苏联解密档案:解放战争中苏联对中共的支援
·继续笑毛左:大暴君大汉奸毛将遗臭万年
·继续告诉毛左汉奸儿皇帝毛及其它常识
·毛魔大汉奸,毛左小汉奸
·顺口溜
·中国需要一次清除毛邓汉奸贪腐集团的大扫除
·笑笑陈大骗子没本事造谣却硬要漫天造谣的超级愚蠢
·驳中共网评员cwing(百无聊赖)
·战毛左,谈民运
·必须批评法轮功的媚共投共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继续辩论
·关于于光远先生的部分材料
·继续回击伪轮媚共投共反科学反民主的污蔑攻击
·天方夜谭的奇谈
· 再谈郭文贵爆料问题
·一批长不大的小毛孩
·华盛顿自由塔报专访郭文贵:中国在美国情报网拥有25000间谍
·给中共“内斗”双方支个招
· 他用自己的生命论证了自己理论的错误
·再驳‘没有敌人’的谬论
·粪土当代诺贝尔和平奖文学奖
· 只有批臭无敌论和反暴力论,民主革命才会到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富士康消息和评论(5月30日编)


   
          
   
   目录:

   台湾工运团体赴鸿海总部抗议和追悼富士康工人
   前海归高管:在富士康骂到狗血淋头都习以为常
   前执行顾问揭秘:郭台铭如何铁腕管理富士康
   富士康台干在连跳后一肚子苦水也来谈压力
   台湾首富郭台铭霸气与纪律打造“紫禁城”
   郭台铭是中共帮凶?不能倒啊?
   “维权网”就富士康接连发生员工“坠楼”事件的声明
   郭台铭、深圳官员和清华心理专家合谋的表演,让我感到恐惧
   赵静芝:还有比死亡更可怕的东西/富士康
   富士康老板郭台铭和台湾立法院长王金平失言了
   
   
   
       台湾工运团体赴鸿海总部抗议和追悼富士康工人
   
            苦劳网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52366
   
   今日(5/28)上午,十余个台湾劳工团体,共约六十余人前往鸿海精密(股)公司总部,吊祭连续以跳楼方式结束生命的富士康工人,劳团象征性地手持富士康工人的牌位,在鸿海总部前高举「为品牌利润、付出青春年岁竟成幻梦」、「为富豪财势、耗尽身心健康竟成泡影」的挽联,为富士康的罹难工人致哀。
   
   劳团呼吁富士康的工人,停止以自杀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并强烈地要求鸿海董事长郭台铭改变非人性的军事化管理方式,避免有更多的工人被迫走上绝路。
   
   行动发言人林子文表示,台商企业过去在台湾长期军事化的管理模式,对工人的身体、心理造成很大的伤害,而在台商外移到中国后,更是将这种非人性化的管理方式推展到极至,富士康的年轻工人之所以选择自杀这么强烈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就是要控诉企业这种只追求最大利润,不顾企业社会责任的生产模式。「这是一套非常可怕的杀人制度」林子文说。
   
   世新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副教授陈信行以1915年的福特汽车公司为例表示,当年福特公司把工作节奏加快到42秒一个循环时,造成大量的工人自杀、过劳死,而今天富士康员工的工作强度是7秒一个循环,是当年福特公司的七倍,这种高度重复、长时间、单调的劳动过程,就是造成富士康工人大量自杀的主因。
   
   洋华光电工人曹子羚呼吁在富士康工作的劳工们,不要再用伤害自己的方式抗议,因为这些黑心资本家不值得大家这样做,工人应该要勇敢的站出来,揭露这些恶质的厂商剥削、压榨劳工的手段。
   
   工作伤害受害人协会刘念云表示,在富士康这样的生产线中,如果继续做下去,不是以自杀解决,就是过劳,事实上这些都是工作伤害,今天这十二个工人,是以死谏的方式,告诉全世界,这样的工厂将会制造出越来越多的工伤者。
   
   台湾劳工阵线孙友联则引述「中国劳动观察」的报告指出,台资企业在中国的自杀率,在各国中是最高的,富士康工人的自杀,绝对是管理制度的问题。
   
   5月26日,香港「大学师生监察无良企业行动(Students & Scholars Against Cooperate Misbehavior,SACOM)」在香港富士康总部发起了哀悼自杀工人及抗议鸿海的行动、而5月28日晚间,北京的新工人艺术团,也以民谣义演的方式表达哀悼,并诉说在生产在线被当作机器一般对待的工人处境。富士康事件已经引起了中、港、台工人团体的普遍关注,SACOM并宣布6月8日,Apple iPhone四代正式发布日为「全球悼念富士康自杀工人日」。
   
   去年年7月16日凌晨3:30左右,富士康员工孙丹勇正是因为弄丢了iPhone样机,遭到不明方法讯问之后坠楼身亡,这也是去年即已经开始一连串跳楼事件初期的重要个案;而6月8日,也刚好是鸿海股东会的日子,劳工团体表示,5月28日的行动只是一个开始,后续将持续扩大串联、对鸿海施压,终结鸿海生产在线杀人的军事化管理制度。
   
   
   
       前海归高管:在富士康骂到狗血淋头都习以为常
   
   星岛日报报道
   
   据Snow介绍,她是2003年受美国公司的派遣,回到深圳富士康公司工作,尽管其时待遇很好,富士康深圳公司也提供了相当不错的生活服务,包括住房和保姆服务,上班有车接送,但因无法接受深圳公司的管理文化,一年后毅然辞职,离开深圳回到美国。
   
     晚上9点下班惊呼「这么早」
   
     Snow认为,在深圳公司工作最大的考验是工作压力相当大。她说:「我们每天最少工作12小时,电话必须24小时开机,虽然没有人威逼你这么做,但你桉头上有永远做不完的事情,工作12小时做不完就做14个小时,或者16个小时,作为中层官员是这种状态,你可想而知基层的员工面临多大的压力。有天晚上我们完成工作后,忽然发现四周的写字楼人都走了,当时是晚上9点多钟,我们竟然惊呼「怎么今晚这么早可以走」,你看看人到了甚么样的状态?」
   
     「我有一次到基层去用厕所,发现女厕所的门面上写满了员工受到管理层侮辱、谩骂的事情,一段一段像小说。这是富士康特有的现象,女厕所门板上写满的不是黄色的语句,而是员工的申诉。这些申诉文字据说很快就被管理者涂掉,然后不久又有新的内容写上去,员工在高强度的工作压力下,没有一个释放的方式,只有透过这样的方式来减压,他们内心的压力可想而知。」
   
     「罚站区」确有其事
   
     当主持人问到网上传说的「罚站区」时,Snow承认确有其事。「有天我带美国的客人参观厂区,看见有一个地方被圈出来,美国客人问我这区间是作甚么用的,我都不好意思跟他们介绍,而事实上我知道那是罚站区,我也看到过有人站在罚站区内,他们是甚么人,是属于哪个部门的,我无法知道。」
   
     作为一个中层管理者,Snow称最难以面对的是上级对下级的辱骂。「这与美国的文化完全不同,在美国,虽然有上下级的区别,但这仅仅是分工的不同,彼此的地位是平等的。但在深圳富士康,上级对下级,外来官员对本土员工的歧视相当严重,那种责骂可用狗血淋头、竭尽谩骂来形容。当然,大家都好像习以为常,因为所谓高层、中层,也常常被他们的上司当众辱骂。」
   
     Snow在节目中表示,因为确实无法适应富士康深圳公司的这种管理文化,尤其是精神上的压力,所以,她在深圳只工作了一年,就结束了海归的念头,逃回美国。
   
   
   
       前执行顾问揭秘:郭台铭如何铁腕管理富士康
   
    ──星岛日报独家专访鸿海集团前执行顾问前鸿海集团执行顾问
   
   
   [按:信怀南的话自相矛盾,他讲的实质内容全部证明富士康是血汗工厂,但却抽象地说富士康不是血汗工厂,这中间显然有他前顾问和台湾人的特殊因素在起作用。因此读者阅读时需要稍稍动点脑子。——网路文摘编者2010-5-30]
   
   信怀南形容他与郭台铭的关系,就如离了婚的夫妇一样,因为误解而结合,因为了解而分开,「离婚」后本不宜发表意见,这也是十年来他很少说起鸿海的缘故。不过最近富士康员工自杀问题闹得那么大,加上他与《星岛日报》有很好合作关系,因此很乐意接受本报独家专访,谈谈他对富士康事件以至郭台铭的看法。信怀南特别强调,这只是代表了他个人的意见。如果他讲了一些郭台铭或鸿海的好话,不是因为要拍马屁;如果说了一些不中听的话,也不是出于恶意,因为彼此之间已经没有利害关系了。
   
   不是血汗工场是压力锅
   
   信怀南认为富士康绝对不是一家血汗工厂。「郭台铭的人,绝对不是一个经营血汗工厂的人。我们一般所谓的血汗工厂,很可能是以工人的工作条件为出发点,例如灯光、空调、薪水、工作时间等,偏向与物理环境上的一些缺陷。鸿海绝对不是这样的公司。在设备上,当然绝对不是所谓的血汗工厂。」
   
   「但这里有两个问题,一个问题是,你一个公司的设备再好,例如有游泳池,但没有时间去游,那有什么用。第二个,虽然不是血汗工厂,但绝对是一个压力锅,在鸿海或富士康做事,绝对不会感觉不到极大的压力,绝对不会很愉快,不会嘻嘻哈哈的。」
   
   「龙华厂原来是郭台铭的弟弟当厂长,就是后来去世的弟弟。那个时候龙华还没有这么大,不过龙华也好,昆山也好,绝对是军事化。在郭台铭的血液里,有军事管理的基因,例如他曾经跟我说过,他说management这个词,翻译成管理不好,应该翻译成管控。而且把他的客户,分为一军、二军、三军,所以绝对是军事管理的作风。这在台湾实施起来,和在大陆实施起来可能有很大的区别。」
   
   富士康公司文化是什么信怀南认为自杀事件纯粹从数字上看,从比例上来讲并不是那么大一个数目,因为这个可以与中国的自杀率相比等等。但是他始终觉得,一个工厂短期发生那么多自杀,绝对不是完全没有原因的事情,不过这个原因可能比较复杂,可能很难讲得很清楚,因此他不愿对此发表太多言论,不过可以分析鸿海的管理方式是否对此有影响。
   
   信怀南指出虽然是同样的管理方式,不过在台湾没有出现这样的问题,他不认为与「一胎化」或是「台湾人多数当过兵」有关系,而是因为家庭的关系。「主要是因为有家庭在后面撑着这个地方。举个例子,底特律三大汽车公司,多数是本地人,很少是加州的去做工人。不过这是一个无解的问题,因为你当地找不到那么多的人。」
   
   郭说了才算数「郭台铭的管理方式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在,老是他一个人忙得要命,他是一个凡事都要自己处理的人。在我看起来,龙华那个事件,为什么当地的副总裁不能出来挡在第一线,当然他出来挡在第一线是他的诚意,这个我不评批。不过郭台铭凡事要自己处理是他管理方式上的一个极大的弊病。」
   
   「我说一个亲身经历的事情,当时我要来回昆山,机票一直没有下来,当时我就问他的特助,他说要等董事长批准。我心想这么大一个部门的副总裁,买飞机票还要董事长签名批准。而那边上课的人,他们不知道是上礼拜六一天,还是礼拜六、日两天。要后来郭台铭告诉那个人,你礼拜天带信老师去哪里玩玩,他们才知道不用礼拜天上课。」
   
   「发生这样的事情,绝对与郭台铭的管理方式和富士康的公司文化有关。不过究竟什么是富士康的文化,答案我真的不知道,我觉得那么大的一个公司没有公司文化,可能就是台湾那句话『爱拼才会赢』,它是竞争力很强的一个公司。我坐飞机碰到不少鸿海的对手,以前的员工,老实说没有一个人说鸿海的好话。可以说,鸿海的文化就是如何在竞争力上高人一等,任何一个公司或产品,要的就是三个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产品要好、生产产品的时间要快、成本要便宜。鸿海算是三个都能达到的,郭台铭要求他的员工三个都要做到,这就是为什么在富士康做事是一个『压力锅』的原因。」
   
   攻心计树权威信怀南举了一个例子说明在鸿海或富士康工作的职员受到的压力。「我去开会,我坐在会议室最后面的沙发,郭台铭的员工是面对他的。有两个事情我是印象深刻的,一个是有人站了半个钟头,郭台铭问他『你站在那里干什么』,他说『董事长你没有叫我坐下来』。」「还有一次他用电话免提与大陆一个高级干部讲话,他叫对方你再说一遍,那个人就再说一遍,声音是越来越大,大概有十次,那个人传出来的声音已经沙哑了。我就一直摇手,叫他不要了,因为我们从美国回去的,觉得有点不人道的,而且是很侮辱性的。后来我出去跟他讲,他笑一笑,没说什么。」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