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
小龙女
·反袁支草的理由
·为何豆腐渣工程屡禁不止?
·谁能从不说错话?
·杂谈旧事
·七夕感言
·点评(非九评)
·五指争大
·哪里没有佛?
·熟视无睹、全民参与的腐败才更可怕
·来路 归路
·繁华过后是简单
·弯腰
·我们离民主有多远?
·谈谈知识分子
·由新成立的国家预防腐败局想到的
·清平乐.中秋
·眼儿媚.忆旧友
·七律.中秋
·七律.中秋
·有关中华合众国的几点疑问------请教陈泱潮先生
·决定台湾前途的究竟是谁?
·不可以原谅,更不可以忘却---纪念南京大屠杀70周年
·美国为什么怕伊朗拥有核技术?
·关于西藏问题和圣火传递的思考
·贺小羽文报论坛开张
·做人不应当丧尽天良
·汶川
·送给天堂的孩子
·《孩子快抓紧妈妈的手》——为地震死去的孩子们而作
·子弟兵、白衣天使、志愿者、救援队员、炎黄子孙万岁!!!
·需要赞扬,需要质疑,需要惩处,需要批评,更需要反思
·美国真正的可怕之处在哪儿?(摘自刘亚洲文)
·闲坐
·七律 端午有感
·一篇机会主义的檄文,有感于《中国过渡政府继续降半旗直至中共解体的公告》
·什么是民主?
·再谈民主
·三谈民主
·你是刁民吗?
·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
·戏说“君子不器”
·再论让百姓说话天不会塌下来
·十五望月
·十五感怀
·十五感怀
·学会欣赏
·中国人的矛盾历史观
·谈谈诗词
·中华文明与其他文明比较:谁更有凝聚力?
·论复兴汉文化
·文人误国八十年
·说英雄谁是英雄
·请问候劳鹤
·永远的白玫瑰
·中国性格
·中国性格
·马克思其实就在楼上
·怯懦在折磨着我们
·汉族以前我们是什么民族
·《明朝那些事》58句感悟
·我们不需要别人代言---纪念六四二十周年
·卢武铉--------有骨气的贪官
·读史杂感:李登辉、毛泽东、江青和蒋介石
·为什么华夏文化造极于两宋之世
·挽救中国人的根 —— 传统文化
·百年世事不胜悲
·中国古代6大风流客
·妓院就在考场对面--中国士子与青楼的不解之缘
·古代女性怎样遏止丈夫“包二奶”
·历史是个小姑娘,可以任人打扮?
·妓院就在考场对面--中国士子与青楼的不解之缘
·女人吸烟的五个理由
·古代女性怎样遏止丈夫“包二奶”
·当年伤检报告透露赵一曼如何被折磨致死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一部:铁血春秋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二部:大汉风云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三部:盛唐威龙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四部:日月残辉
·中华帝国扩张史结语
·遥远的民族和世界
·柳如是窗口
·中国古代6大风流客
·古代中国,最著名的“红灯区”
·才貌双全、侠艺出众的历代名妓(辑42位)
·卧虎---假如中国战败
·卧虎---丢了《孙子》的中国正面临美国这个《孙子》的考验
·太平天国被洪秀全点天灯的几个女性
·历史上为一个朝代开国的“狐狸精”
·陈寅恪:踽踽独行的国学大师
·2009文坛那些破事儿:大师遭质疑金庸当主席
·被历代文人追忆最多的败军之将
·不可不知的六个史记人物
·盛世不盛世 看看邻居们怎么说
·重读百年中国人的国家观
·你是人间四月天:才女林徽因珍藏老照片(图集)
·二战美丽的后勤支前女工的老照片,别有一番风韵
·美媒评史上十大狙击手
·朝鲜最漂亮女间谍靓照
·复活的军团:中国历史上的秦军
·旧连环画:孔子罪恶的一生(巴金配文)
·《宋代词人轶事》作者:晃晃忧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

   “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
   
   作者:闵良臣
   来源: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学术与争鸣 >> 百家争鸣 >> 百家星座
   日期:2010-5-22 21:46:16

   
   从天津《今晚报》副刋上读到经济学家、作家于光远先生的《碎思录》。整篇文章包括题目在内短得很,容我照录:
   
   “自由就是负责任的行为(题)不自由,不能按照自己的意志来行动,一个人就不能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盲目服从是奴隶的美德。奴隶是没有责任而言的,这样的见解先哲早已说过。题目上的这句话引自洛克的《政府论》。”
   
   于先生的“阐释”使我茅塞顿开,在一些时候一些社会里,人民是没有责任的。这是题外话。
   
   话说接到12月9日《大公报》样报,读了自己的短文《整理二十世纪》,就浏览起版面上的其他文章。其中读到曾以写“白条新闻”而闻名的湖北孝感的胡士华先生的一篇《〈八路军进行曲〉的由来——怀念公木》,开篇就是原《八路军进行曲》照录。我虽不曾做过军人,却不仅喜欢居然还会唱这首令人振奋、甚至是回肠荡气的歌子。
   
   当然,余生也晚,只能唱唱经过一次次“调整”歌词后的军歌。比如,《八路军进行曲》原歌词中有一句是:“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而后来竟改为“毛泽东的旗帜高高飘扬”。可以想,年轻的公木在创作这首歌词时思想还是很自由的,更没有那些后来不久就泛滥的“左”的东西,不然也创作不出这样的歌词来。要知这一词之改(整首歌词还不只改了这一处),就意味着丢掉了战士们思想精神上的自由。而一个有自由思想的战士,他虽然服从命令,却绝不肯某一人的“旗帜”在其大脑里“高高飘扬”——不管他是什么人。一旦让一个人的意志占据了自己的大脑,那么,这个人就不可能还是自由战士,或说这个战士的思想精神也不会还是自由的。
   
   实际上,从四十年代初起,战士们思想精神上的自由就开始逐渐萎缩。到了“解放全中国”,尤其是发展到后来,大家的思想只是一个人的思想,更贴切地说,一个人的思想成了大家的思想。如今想来,是何等地荒谬和悲哀。如谓我言偏激,别的姑且放下,只将解放后的歌子拿出来看一看,特别是那些沾了政治气息的歌子,有哪一首在思想精神的自由上能与原《八路军进行曲》比肩?又有那一位歌词作者敢去让“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正如这篇文章中原词作者公木老人在接受胡先生采访时回忆所说:“那时候我们两人(闵按:另一位指这首歌的曲作者郑律成同志)胆子也够大的,既没有请示也没有汇报,一写就是军歌、进行曲。这样环境,我想只有在那个年代才有,在任何时候可能都是不行的。”我以为公木老人话中的“那个年代”有些宽泛,再确切地说,只有那思想精神还没有被奴役、强暴的年代,才会创作、喷涌出那种洋溢着自由精神的歌词。
   
   如今公木先生已离我们而去。尽管他用历史的眼光,用亲身的体会告诉人们:在中国,思想精神的自由,除了在那特殊的年代和背景下,“在任何时候可能都是不行的”,然而笔者也还是希望,在人的精神思想上,不要再奴役再强暴了,还是让“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吧!
   
   正要搁笔之际,忽又想起被一位伟人称之为社会主义在欧洲的那盏“明灯”来。且不管人家今日如何,“文革”中在我国放映无数遍的那部影片《地下游击队》中的一句口号,始终不忘,这就是地下游击队员们见面或分手时的那句话:
   
   消灭法西斯!
   自由属于人民!
   
   1998年12月20日
   曾载1999年1月大公报,1999年2月北京《科学时报》
(2010/05/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