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让人绝望的“政治正确”——温家宝“五四”北大行]
小龙女
·希特勒报考维也纳艺术学院时的绘画作品(图)
·中国最牛的十个汉字:最色的汉字“姦”念什么
·中国醒来---我辈才是卑劣的罪人
·民国屐痕
·韩寒: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却是人民的地狱
·关于宽容:陈独秀与胡适、毛泽东的故事
·硫酸不能烤蛋糕——如何教孩子再相信
·大学,如果没有人文
·文化,是什么?
·中国历代职官词典
·惊曝:毛新宇根本不是毛泽东亲孙子
·最后一任克格勃主席给中国的忠告
·鲁迅路口
·我看那些令人唏嘘不已的历史片断
·卧虎:新千字文---少些内耗,多些宽容
·在中国信仰
·伊朗巴列维国王改革失败的教训
·毛主席与毛远新同志谈批孔
·两次阵痛:民族问题,抑或民主问题?
·耶鲁大学校长的批评发人深省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中国十大名画欣赏
·从老照片看汪精卫 令人唏嘘不已
·难得一见的一战时期火炮
·中国人的生死观
·由“臣”到奴仆:漫谈古代君臣礼节的变化
·“问天下谁是英雄?”第三只眼睛看《三国》
·有一种历史,仅在记忆中播种
·那一年你打马西去
·昨夜话凄凉,今晚说妓女
·历代开国公主们的最终结局
·历代开国驸马们的最终结局
·桃花江上美人窝---细说西藏历史一百年
·民主是理性包容的生活方式——纪念「五四运动」八十五周年
·还是村长的强奸比较好
·《作爱的经济分析》---为性爱算一笔经济账
·二战时日本掠夺亚洲的黄金能买下整个世界
·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新千字文 --- 一诺千金
·“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汪晖教授访谈
·中国正在崛起 美国尚未衰落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从来历史非钦定 自有实践验伪真
·研究文革就是研究今天
·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薄熙来缺乏变通 不该和胡锦涛对着干
·孔庆东:人民起义,先占何处?
·中国需要十三亿个尊重
·中国人为什么爱说谎?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母亲——本文献给政治运动中苦难的母亲们
·叶维丽:好故事未必是好历史——我看卞仲耘之死
·韩寒:散文一篇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
·一篇在国内被禁,在国外却火了的文章
·李吉明:袁腾飞“下课”,谁为教育示范?谁为教师楷模?
·麦田:警惕韩寒
·五岳散人:我们需要警惕韩寒吗?
·雪珥:被误读的晚清改革
·李普:还要走很长的路——一个老共产党人的真心话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刘青松:你爱国家,国家爱你吗
·雷颐:三十年前如此“批邓”
·告别“斯大林版”的十月革命史
·朱正:十月革命与中国
·方绍伟:独裁政府为何长命百岁?
·让人绝望的“政治正确”——温家宝“五四”北大行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关于堕落
·十月革命:反思是最好的纪念
·阵痛与震荡——“十月革命”必须弄清楚的几个问题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这一次,资本主义失败了
·可疑的80后政治意识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渴望堕落
·闾丘露薇:世博留下什么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假如朝鲜政权突然崩溃,中国怎么办?[原创]
·改变世界的十张地图
·“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
·韩寒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元末红巾之乱
·仗义每多屠狗辈
·阿斗的前半生
·向南、向南、再向南——定庵情事并“丁香花案”
·春秋时代之十大令人头痛分子
·中国历史上最深藏不露的8位绝世高手
·可怕的是为什么我们害怕民主
·民主能分东西方吗?
·浮士德与西方
·点燃国民精神之灯---六四之际谈民主[原创]
·宁死不降的文天祥为何对弟弟降敌体谅认可?
·胡德平:读《耀邦同志给毛泽东主席的建言信》
·民主才能真正创造奇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让人绝望的“政治正确”——温家宝“五四”北大行

   让人绝望的“政治正确”——温家宝“五四”北大行
   
   时间:2010-05-16 08:39 作者:何三畏 文章来源:共识网> 思想评论 > 评论
   
   现在反了过来,政治领袖向青年发招,向青年要求真实的表达,而青年却“承受不起”,避“心里话”而惟恐不及。

   
   5月4日,温家宝总理来到北京大学。从走进校园到在公共食堂和学生“共进午饭”后离开,长达4个小时。其间再度展现了已近风格化的温氏“政治晚节”,传达着特定的政治信息。可是,大学生们“并不理会”。新华社的报道着重描绘了北大图书馆里总理和大学生们长达一个半小时的令人难堪的“交流”。
   
   报道说,“交流”之前,总理有这么一段话:“我是来谈心的,希望同学们说心里话。”“我不怕讲错话,你们更应该不怕讲错话。在追求真理的过程中不断修正自己的错误也是科学民主的体现。”有过中国式的政治生活教训的人们,知道要求同学们在这种场合说“心里话”是不现实的!同时,也容易对一位70多岁的政治老人请求一群20岁左右的被当作绝对精英来培养的青年不要忽悠他的惊心动魄的情景麻木不仁。
   
   这完全搞颠倒了。毛泽东先生从前在纪念五四时曾说过,青年永远是最活跃的力量,他们代表社会运动的方向。他们永远在寻求表达,他们担心的是主流社会“承受”不起,政治家不能接招。现在却反了过来,是政治领袖向青年发招,向青年要求真实的表达,而青年却“承受不起”,避“心里话”而惟恐不及。如此颠倒的逻辑就在五四的发源地上演,岂不怪哉。
   
   不过,好歹“总理的一番话让现场的气氛轻松而热烈”了。同学们举手提问。他们都问了些什么呢?第一个“抢先得到提问机会”的一位男生“向总理提出了如何克服学习中急功近利的问题”!
   
   晕倒!这是一个问题吗?这是一个大学生的问题吗?就算这是一个问题,是你心里真实的困惑,你为什么平时不问你的同学不问你的辅导员不找学校党团组织解决,而要把它带到这万众瞩目的场合献给总理献给五四?再说你听不来话吗,总理不是一开场就送你们4句话,其中一句就是“要有远大理想”,这不是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了吗?
   
   接下来,一个大二女生的问题是问总理对大学生的实习和“做志愿者工作有什么建议和希望”。这跟第一个男生的问题一样,表达了青年学子需要“精神保姆”的可爱愿望。然后的问题“越来越大”,大到一上网就知道:一个女生的问题是“国家对民办大学有什么样的鼓励政策”,挨着是一个关于“西部大开发”的问题。还有一个“钱学森问题”(即“为什么当代中国培养不出大师、创新型人才”),这也是一个“老掉牙”的问题,总理已经讲过多次,报纸上已经说滥了。
   
   这就是新华社长篇报道里的所有问题。它们都“正确”无比,都精心回避了总理的请求和愿望,回避了一个青年对政治领袖应有的要求和追问。可怜一位爷爷般的政治老人以自己“不怕说错话”来激将,这些孙子们还心头紧锁,不知所云。如果说这就是北大学生的“心里话”,那岂不是说这些学生的心里空空如也?
   
   总理和这群年轻人“相邀”,是费了心思相邀的。他一到来就说,“我总觉得,还是五四这一天来北大最合适。”——“这一天”是什么意思,北大学生应该懂;“科学民主”4个字,总理前后说了好几遍。
   
   另据北大学生披露,说总理来到现场就表示:“我这次来就交代过学校,不要刻意安排,我一来就把学生关在楼里不让出来。”而且这是他通常所受到的“待遇”:“坐在我身边的学生,我一问,不是学生会主席就是其他的学生领导。不用说,肯定是安排的。”这符合大多数中国人的经验常识,因此不算什么新闻。
   
   但大学生们听了却不应该一笑了之。甚至连总理告诫他们,“真诚的东西才会永恒”,也无动于衷。即便是经过挑选,要把一群如此绝对的“没有问题”和“不说错话”的大学生整整齐齐地挑选出来,也应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吧?
   
   不过,总理毕竟是总理,他并不因为学子们提不出问题而报废了这一次北大之行。他想说的话,仍然会穿插进来。例如,他再次提到“公平正义比太阳更光辉”。只是大学生们仍然保持着无话可说,绝不“沾染”这一“人间的光辉”。
   
   不会提问,意味着不会思考。不会“说错话”,有可能永远错下去。但是,我仍然相信,思考一个时代最重要和紧迫的问题是大学生的天性。我不相信大学生会自愿放弃他们的追求。我不相信一个人在身体和思想最活跃的青春期,心里会没有冲突没有困惑,会真的无话可说。
(2010/05/1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