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国民劣根性是特权专制体质结出的恶之花]
熊飞骏的博客
·封杀袁腾飞打响了“二次文革”第一枪
·我们要象纪念伟大成就一样纪念民族的悲剧
·“人民群众”是如何被文革毛痞“绑架代表”的?
·我们不能忘记文革
·文革毛痞恐吓袁腾飞家人已成为潜在杀童凶手
·设置文革禁区等于为文革招魂
·基督教与义和团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的最大恶果是毁灭社会良心
·毛太阳与水利工程
·揣着“绿卡”骂美国的分裂人格
·“公仆”犯错,纳税人买单?
·“有森林无植被”是我国极端气候的制度祸首
·知识青年正气的丢失
·文革时代我们曾经制度化屠杀孩童?
·骂杨恒均“变脸”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
·“稳定”与“公道”哪个更重要?
·中国基层政权的十大怪状
·“问心无愧”离“无耻”还有多远?
·“二次文革”离我们还有多远?
·胡耀邦的超人政治胸襟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我们凭啥在印度面前自豪?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裸体做官”等于趁火打劫
·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中国不能再次被金家王朝绑架?
·谁在真正崇洋媚外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中国官场的“红包文化”
·中国官场的“特色幽默”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中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
·国有企业内部的悲剧景观
·无孔不入的“官本位”病菌
·流氓丈夫是怎样绑架淑女妻子的?
·“把错误坚持到底”与权力变态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威胁中国社会的三大瘟疫
·中国的深层悲剧
·百年中国的民族脊梁为何多是女子?
·新世纪中国的十大怪状
·“官本位”文化的十大怪状
·经济的扩张与体制的封闭
·盛世背后的忧思
·中国的形式主义
·中国式思维
·一个因“代表权”引发的“独立战争”
·韩剧的启示与文明参照系
·从政务官的职能看中美官员的差别
·妥协和共识是通向阳光未来的阶梯
·腐败容忍——一种可怕的时代瘟疫
·为腐败开脱之风不可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民劣根性是特权专制体质结出的恶之花

   国民劣根性是特权专制体质结出的恶之花
   ——熊飞骏
   面临社会大转型的中国,朝野的多数都认同一个奇怪的伪命题:中国人素质低不适合民主?
   杨恒均先生曾做过一次社会调查,就“中国人是否适合民主”一题询问过若干成年人,得到的答案竟然是惊人的相似。当问及除自己以外的其他中国人时,答案都是“素质低不适合民主”;但当问及他自己时,都很自信地回答自己适合民主?
   最后调查的群体都认为自己素质高适合民主。

   如果调查的群体扩张到整个中国人群体,相信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国民都认为自己适合民主。
   于是“中国人素质低不适合民主”的观念误区不攻自破。
   中国人真是一个奇怪的族群,在面对世界时妄自尊大颐指气使;面对同胞时妄自菲薄唉声叹气;面对自己时则唯我独尊自以为是。
   多数中国人对自己同胞的基本认识是:素质低,生得贱,劣根性根深蒂固不可救药……
   所以中国人只能高压统治?民主也许适合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类,但就是不适合自己的同胞?
   要想实现民主政治,首先必须大幅度提高国民素质,在国民劣根性未消除国民素质未得到切实提高之前搞民主只会出乱子闹分裂?
   问题是落后过时的特权专制体制能够大幅度提升国民素质吗?
   本人曾于2006年撰写过《民主问题》一文,致力于澄清国民关于民主的认识误区,就国民素质与民主的关系提出过如下见识:
   “西方民主国家的国民素质之所以高于中国,是因为这些国家采用了民主政治的缘故。中国公民素质之所以在近代落伍了,是因为中国没有从专制走向民主。
   民主国家不是先有国民高素质然后才有民主;而是先有民主然后才有国民高素质,也就是说民主是提高国民素质最有效的药方。
   中国人之所以总体素质不高,是因为长期专制统治的恶果。
   如果因为国民素质低的原因而摒弃民主,那么我们的国民素质永远也不会得到提升,因为专制是国民低素质的根源,民主则是提高国民素质最有效的途径。
   中国只有走向民主,国民素质才有提高的可能。虽然不能在一个晚上变成文明人,但却走上了文明之路,步入素质建设的良性循环。”
   
   人性是社会体制的产物,有什么样的社会体制就会有什么样的人性。
   社会体制是一个人的生存成长环境,一个群体的总体素质是由其生存成长环境决定的,绝大多数都是环境的复制品,只有极少数例外。
   一群花季少女如果不幸落到妓院里并且短期内无望逃离,那么她们都会堕落成妓女,也许有极个别例外。至于从小就在妓院里长大的女孩则根本没有例外。
   所以在妓院里责骂妓女无耻麻木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妓院无耻是体面的介绍信,麻木是生存的通行证。在妓院里企望提高妓女素质则无异纸上谈兵。要想提高妓女的整体素质,首要条件就是让她们离开妓院步入正常社会。
   同一个族群,因为所处的社会体制不同,整体素质也有天壤之别。
   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南北朝鲜。
   南北朝鲜的国民素质在60年前不相上下,近二十年才明显拉开距离。
   北朝鲜的多数国民不是疯子就是白痴;南朝鲜则是一个充斥绅士和淑女的国度。两国国民素质的差距就象南极和赤道。
   南朝鲜的国民素质也不是和北朝鲜分离后就大幅提升的,而是近二十年才和北朝鲜明显拉开距离,因为近二十年南朝鲜走上了民主法治之路而北朝鲜依旧逗留在独裁专制的黑夜。
   所以国民素质是社会体制的果实。民主法治体制能大幅提升国民素质,专制独裁体制只能使国民走上堕落退化之路。
   所以等到国民素质提高后再告别专制走向民主的想法就和先得诺贝尔文学奖然后给你言论出版自由一样荒谬。
   中国人之所以有那么多的民族劣根性,主要是落后过时的特权专制体制结出的恶之花。
   现代特权权专制体制是“奖恶惩善,劣胜优汰”的;“无耻是体面的介绍信,麻木是生存的通行证”; 一个专门和智慧良知作敌的体制;一个只造就暴发户不培养绅士贵族的体制;一个多数人才只能被埋没清除的体制;一个当官就只能说谎讲空话套话的体制;一个连学校和寺庙等精神殿堂也堕落成骗钱猎色陷阱的体制……
   特权专制体制只会使国民素质永无休止地下滑,直到象北朝鲜那样堕落成疯子和白痴。
   要想告别国民劣根性,首先得告别落后过时的特权专制体制。
   指责国民素质低,就和鸨母指责妓女淫荡一样本末倒置。
   中国官员的腐败在整个人类世界无与伦比,你能因此说中国的官员天性邪恶吗?非也,他们中的多数一样有正义和善良的一面,是“奖善惩恶,劣胜优汰”的落后专制体制限制了官员宏扬人性实现自我,使他们不遵从恶劣潜规则就难以在官场混下去。我相信中国的绝大多数贪官到了美国一样会成为清官;美国的绝大多数清官到了中国一样会成为贪官。
   你能说中国官员都没有才能吗?非也!中国上任总理朱镕基是孤胆英雄;现任总理温家宝是本人发自肺腑敬重的开明政治家。同样是落后过时的官僚体制限制了官员不受干扰地发挥自己的治国才能。
   所以诅咒贪官腐败渎职不如为告别“奖恶惩善,劣胜优汰”的特权专制体制作出力所能及的努力。
   
   在这个世界上:
   只有不称职的父母,没有不称职的孩子。
   只有不称职的政府,没有不称职的国民。
   只有邪恶的制度,没有天性邪恶的民族。
   所以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称职的政府和父母,只有相对称职的班子和家长,因为一个国家不会没有一个不称职的国民和孩子。
   所以指责一个先进发达的民主国家也有贪官也有腐败一点意义也没有,纯粹是为了转移国民视线。因为对于一个国家政府来说,贪污腐败不是有和无的问题,而是多与少的问题。文明进步的国家能努力把贪污腐败缩减到尽可能低的限度,腐败只是个别现象且无大贪长贪。专制落后国家腐败则大面积存在,大贪特贪长期作案者大有人在。
   中国腐败官僚津津乐道的美国新泽西州惊天腐败案,落网的最大贪官州长的腐败总金额只有2.5万美元,而美国外科医生的平均年薪是22万美元,也就是相当于一个外科医生一个多月的薪水。按中国的标准,相当于一个省一把手贪污总额不到一万元。
   所以只要一个国家腐败的比例和幅度比我们小一些,就是我们学习仿效的榜样。
   
   别再抱怨指责中国人素质低有太多劣根性了,因为他们都是特权专制体制的受害者,抱怨指责他们还不如为告别“奖恶惩善,劣胜优汰”的特权专制体质做出力所能及的努力。
   
   二0一0年三月一日
(2010/05/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