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熊飞骏的博客
·我们为何要旗帜鲜明“否定”民主?
·别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无法收拾的烂摊子
·做大蛋糕靠经济建设,切好蛋糕靠民主法治
·贪官也是旧体制的受害者
·“中国难道没优点吗?哪个国家没问题?”
·必须把屈打成招的“司法凶手”绳之以法
·我们不能对概率很低的“民主贿选”杯弓蛇影
·封杀袁腾飞打响了“二次文革”第一枪
·我们要象纪念伟大成就一样纪念民族的悲剧
·“人民群众”是如何被文革毛痞“绑架代表”的?
·我们不能忘记文革
·文革毛痞恐吓袁腾飞家人已成为潜在杀童凶手
·设置文革禁区等于为文革招魂
·基督教与义和团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的最大恶果是毁灭社会良心
·毛太阳与水利工程
·揣着“绿卡”骂美国的分裂人格
·“公仆”犯错,纳税人买单?
·“有森林无植被”是我国极端气候的制度祸首
·知识青年正气的丢失
·文革时代我们曾经制度化屠杀孩童?
·骂杨恒均“变脸”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
·“稳定”与“公道”哪个更重要?
·中国基层政权的十大怪状
·“问心无愧”离“无耻”还有多远?
·“二次文革”离我们还有多远?
·胡耀邦的超人政治胸襟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我们凭啥在印度面前自豪?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裸体做官”等于趁火打劫
·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中国不能再次被金家王朝绑架?
·谁在真正崇洋媚外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中国官场的“红包文化”
·中国官场的“特色幽默”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中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
·国有企业内部的悲剧景观
·无孔不入的“官本位”病菌
·流氓丈夫是怎样绑架淑女妻子的?
·“把错误坚持到底”与权力变态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威胁中国社会的三大瘟疫
·中国的深层悲剧
·百年中国的民族脊梁为何多是女子?
·新世纪中国的十大怪状
·“官本位”文化的十大怪状
·经济的扩张与体制的封闭
·盛世背后的忧思
·中国的形式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熊飞骏
   女硕士生杨元元被迫自杀事件引起舆论哗然。
   2009年12月13日,我满怀悲愤的心情写下了《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自那以后,我天真地以为杨元元事件会很快有个对得起民意的了结。

   可轰动一时的杨元元事件并没有就此完结。
   2010年第一天的下午,我看了凤凰卫视对杨元元母亲的专访,无论怎样努力也压抑不住心底的愤慨。没想到新年的第一天竟然在难以名状的愤概中度过。
   上海海事大学令人愤概的地方有很多,最大的愤概则是校领导对“显而易见事实”的矢口否认,不但不反省自己的错误,还对自己的责任错误百般抵赖!
   杨元元母亲对海事大学的主要控诉如下:
   一、当大学管理人员驱赶杨母,杨元元向校领导申请为其母亲解决住宿困难时,某书记曾斥责杨元元“没钱就不应该来读书!”,还威胁说不给她发毕业证……
   可某书记对自己的所作所为矢口否认。
   某书记说此话时还有另一名工作人员在场。当杨母向该工做人员求证时,此人因害怕得罪领导,没与校方“统一口径”,从而影响到自己的前程居然一言不发,即不否认也不肯作证……
   按“中国特色”的常识推理,某书记是绝对说过那些混帐话的。
   可某书记居然矢口否认?更令人愤概的是校方也站在某书记一边矢口否认?
   校领导是权力人物,权力人物如果对“真相”矢口否认,在中国通常就会赢得权力阶层的支持!
   那么弱势的一方就只有打掉门牙和血吞!
   每个人都会犯错误。犯了错误就要有勇气承认,吸取教训有益于警惕自己不再犯类似的错误,对人对已都有好处。尤其是那些掌握他人命运的权力人物更应该有承认“错误事实”的勇气,因为权力人物错误造成的负面影响是“社会性”的,否认“错误事实”就会对社会造成更大的危害。一个普通公民否认错误事实,公众只会否定这个人;可一个权力人物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事实,公众就会对整个权力阶层怀疑失望。
   某书记不过是说错了两句话,承认自己说话不当应该不会承担什么法律责任。因为自己的冷漠造成一个才女的死亡,不思内疚反省还百般抵赖?这是一个灵魂多么卑劣的人物?灵魂如此卑劣的人物凭什么当上了大学的“书记”?
   某书记怎么可以如此无耻?
   
   我们身边有太多类似的事件。当某权力人物因为不作为或滥用公权酿成悲剧事件,肇事者通常都对显而易见的事实矢口否认,甚至于对众目睽睽的真相也要矢口否认。
   今天的中国有太多的“反文明特色”:一个普通人在别人不知情时犯了错误也许会矢口否认,但在有目击者时说错话办错事通常不会公然抵赖;可权力人物就算在有目击者时犯了错误酿成悲剧,也会公然往目击者眼里掺砂子矢口否认,并且周围的权力阶层也倾向于站在“伸手放火缩手不认”那一边。
   这就好比一个普通人偷东西,当没人看见时会否认自己是偷窃者;可一旦当场给人逮住了就会乖乖认罪。某些权力人物偷窃时就算当场给人逮住了也会矢口否认,流露出一脸无辜无赖状。
   所以权力人物经常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社会常识告诉我们权力人物应该是素质高于普通民众的精英,应该拥有远高于普通民众的觉悟和社会责任心。一个觉悟远低于普通民众的权力人物只会危害社会,危害国家民族!
   否认他人不知情的错误事实也许是策略或怯懦;但否认有目击者的错误事实则是厚颜无耻!
   某些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如此无耻?
   
   二、当杨母意识到女儿有危险前往杨元元宿舍寻找女儿时,被宿舍管理人员坚决阻止在外面,从而延误了抢救时机。医生说如果早抢救五分钟,杨元元就不会死……
   上述两个因素直接导致了杨元元的死亡,校方不可能没有责任。可海事大学一直坚定地否认自己“有责任”,说什么给死难者亲属16万元是出于“人道主义”而不是“责任赔偿”?
   
   三、海事大学某领导宣称就算某书记说了那些混帐话也是个人所为,学校不应该为此承担责任?
   一所现代化大学领导居然会找出如此没水准的借口,你要想对类似的大学不愤怒失望还真的很难!
   我们国家行政法规定,公务人员在执行公务时犯了错误造成当事人的伤害事件,公务人员所在的机关单位要承担责任和赔偿。某书记在处理杨元元的申请时无疑是在执行校方公务,他的错误怎么能说与学校无关呢?
   校方的责任是显而易见的:一是大学怎么能任用素质如此差的人充任管理人员,并且还让其当上了“书记”?二是大学对管理人员监督缺失。
   按海事大学某领导的逻辑,某城管队员在执行公务时滥用公权打死了人,他所有的城管单位就没有任何责任了?
   这样的人怎配当大学领导!大学为何会出这样的领导?
   在显而易见的事实面前,海事大学的所作所为显然是在“胡搅蛮缠”?一个无赖混混胡搅蛮缠人们也许见怪不怪;可一所“大学”胡搅蛮缠就不是正常人的心理能够承受的!
   
   本人在撰写《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一文时,上海海事大学网站居然杜撰出如此假消息:说什么杨母透露“杨元元在来海事大学前就有自杀念头”?言外之意是杨元元的自杀纯属精神问题。当时我对此消息虽然满腹狐疑但又无从求证,直到今天才发现杨母根本没有说过那些话?堂堂一所大学怎么可以如此诬陷一位无家可归又刚刚失去爱女的母亲?怎么可以为了自己撇清干系对一位不幸的弱者无中生有造谣中伤?
   大学作风怎么可以如此无耻!
   
   如果大学作风和“无耻”结为亲家,人们花光所有的积蓄和心血把儿女送进大学又有什么意义?难道仅仅是为了让子女接受“无耻教育”吗?
   
   那位不敢出面质证自己领导上司的工作人员,也许人们能够理解你的无可奈何和难言之隐,但你别忘了波士顿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上的铭文: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
   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我不说话;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
   我不是犹太人,我不说话;
   此后他们追杀工会成员,
   我不是工会成员,我继续不说话;
   再后来他们追杀天主教徒,
   我不是天主教徒,我还是不说话;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马丁.尼莫拉牧师。波士顿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铭文。1945年
   
   如果哪天你也遇上了杨元元那样的困境,当他人也象你今天这样无视你的不幸当言不言明哲保身时,你会怎么想?在一个无耻成为时常的社会里,你能保证自己不会成为第二个杨元元吗?
   别忘了你还是一位大学工作者,不是贪官污吏和流氓无赖。
   
   二0一0年元月一日
(2010/05/3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