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熊飞骏的博客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中小学校该对什么较真?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埃及母亲”让我热泪盈眶
·到底谁在“给国家添乱”?
·从雷锋事迹看典型人物的分裂人格
·当辉煌目标遇上落后体制?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地震天谴说”的中日反差
·非洲独裁强人的黑色幽默
·由卡扎菲的“美女敢死队”想到的
·“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卡扎菲才是利比亚“主权”的最大侵害者!
·“霸权主义者”为何能冻结反霸旗手卡扎菲的“资产”?
·如果卡扎菲拥有核武器?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香港人与台湾人的素质沉浮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和思想者探讨启蒙的艺术
·毛泽东把斯大林专政推向极致
·王子大婚于圣女受难之日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骂美国政府没事;玩美国人民找死!
·“人民公诉团”又强行“代表人民”了?
·不可以盗用“人民”的名义祸国殃民!
·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毛中国的“移河造田”往事
·文化大革命不是人民群众的盛宴
·利比亚危机考验国际理性
·索马里-卢旺达-利比亚见证人类良心的回归
·“中国式招标”魂断波兰
·苏联的分裂是失败民族政策惹的祸
·苏共在俄罗斯的华丽转身
·欺善媚恶的中国精英?
·“光棍”和“不公”才是平民大革命的火药桶
·他信妹妹当选泰国总理的启示
·既得利益阶层的“智慧”与“脑残”
·一个大规模“指鹿为马”的时代
·砸墓碑者有胆量去和贪官较真试试?
·请别把“爱国”当成“生意”来做?
·层出不穷的“天价捞尸”见证了公权力的麻木
·用良心呐喊来塑造自身形象有错吗?
·伦敦骚乱是英国文明跃进的契机
·当今中国哪些人在呼唤文革?
·走火入魔的谎言教育还能倒退到哪里去?
·真相不能拘泥于“亲眼所见”
·“外国也有贪官”的公仆逻辑
·“红色肃反”谁是主凶?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民主国家的中国移民为何素质也低?
·现代极权专制政权没有真正的“忠臣”
·毛泽东没给后代留下财产吗?
·毛中国的“低价医疗”真相
·中国裸官的N大特征
·“孔庆东现象”是特色中国结出的“无耻怪胎”。
·  孔庆东才是最大的汉奸卖国贼!
·美国政府只能把美国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义和团式“自残爱国”是中国挥之不去的政治噩梦
·大汉中国也曾象美国政府一样拯救大兵瑞恩
·真实的文革“造反派”和“五七右派”命运很相似?
·百年前后的中国悲剧史惊人相似?
·中国教育的“南辕北辙”
·风险中国需要勇气和大智慧
·中国的小知识分子多是资深吸毒犯
·民众一“游行”,西方就“阴谋”?
·职业道德与公民自由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和尚尼姑也成郭美美了?
·专制国家的经济成就普遍好景不长
·三十年间那些不如我们的邻居为何都后来居上了?
·“韩寒远光灯”与民主是啥关系?
·官僚政客“掩盖真相”已达走火入魔地步
·马英九连任给大中国带来希望之光
·《点亮午夜的烛光》(《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五卷)目录
·熊飞骏思想启蒙论著《中国在这里反思》前 言
·中国人的“动机论”是反文明糟粕!
·  韩寒无辜!方舟子哗众取宠!
·  “反美唱红”英雄王立军去美国领事馆干吗?
·社会的进步是从“一个人的坚守”开始的
·叙利亚独裁者又要“全民公决”了?
·这是什么特色逻辑?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1)
·中国民主改革的突破口在哪里?
·中俄联手能制止战争吗?
·还原毛泽东真相(一)(整理版)
·打黑、民生、反贪的另类解读
·还原毛泽东真相(二)(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三)(整理版)
·关于“毛主席两弹一星”的辩论
·还愿毛泽东真相(四)(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五)(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六)(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七)(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一)(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二)(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三)(整理版)
·由临沂的灭狗运动想起的?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四)(整理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熊飞骏
   女硕士生杨元元被迫自杀事件引起舆论哗然。
   2009年12月13日,我满怀悲愤的心情写下了《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自那以后,我天真地以为杨元元事件会很快有个对得起民意的了结。

   可轰动一时的杨元元事件并没有就此完结。
   2010年第一天的下午,我看了凤凰卫视对杨元元母亲的专访,无论怎样努力也压抑不住心底的愤慨。没想到新年的第一天竟然在难以名状的愤概中度过。
   上海海事大学令人愤概的地方有很多,最大的愤概则是校领导对“显而易见事实”的矢口否认,不但不反省自己的错误,还对自己的责任错误百般抵赖!
   杨元元母亲对海事大学的主要控诉如下:
   一、当大学管理人员驱赶杨母,杨元元向校领导申请为其母亲解决住宿困难时,某书记曾斥责杨元元“没钱就不应该来读书!”,还威胁说不给她发毕业证……
   可某书记对自己的所作所为矢口否认。
   某书记说此话时还有另一名工作人员在场。当杨母向该工做人员求证时,此人因害怕得罪领导,没与校方“统一口径”,从而影响到自己的前程居然一言不发,即不否认也不肯作证……
   按“中国特色”的常识推理,某书记是绝对说过那些混帐话的。
   可某书记居然矢口否认?更令人愤概的是校方也站在某书记一边矢口否认?
   校领导是权力人物,权力人物如果对“真相”矢口否认,在中国通常就会赢得权力阶层的支持!
   那么弱势的一方就只有打掉门牙和血吞!
   每个人都会犯错误。犯了错误就要有勇气承认,吸取教训有益于警惕自己不再犯类似的错误,对人对已都有好处。尤其是那些掌握他人命运的权力人物更应该有承认“错误事实”的勇气,因为权力人物错误造成的负面影响是“社会性”的,否认“错误事实”就会对社会造成更大的危害。一个普通公民否认错误事实,公众只会否定这个人;可一个权力人物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事实,公众就会对整个权力阶层怀疑失望。
   某书记不过是说错了两句话,承认自己说话不当应该不会承担什么法律责任。因为自己的冷漠造成一个才女的死亡,不思内疚反省还百般抵赖?这是一个灵魂多么卑劣的人物?灵魂如此卑劣的人物凭什么当上了大学的“书记”?
   某书记怎么可以如此无耻?
   
   我们身边有太多类似的事件。当某权力人物因为不作为或滥用公权酿成悲剧事件,肇事者通常都对显而易见的事实矢口否认,甚至于对众目睽睽的真相也要矢口否认。
   今天的中国有太多的“反文明特色”:一个普通人在别人不知情时犯了错误也许会矢口否认,但在有目击者时说错话办错事通常不会公然抵赖;可权力人物就算在有目击者时犯了错误酿成悲剧,也会公然往目击者眼里掺砂子矢口否认,并且周围的权力阶层也倾向于站在“伸手放火缩手不认”那一边。
   这就好比一个普通人偷东西,当没人看见时会否认自己是偷窃者;可一旦当场给人逮住了就会乖乖认罪。某些权力人物偷窃时就算当场给人逮住了也会矢口否认,流露出一脸无辜无赖状。
   所以权力人物经常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社会常识告诉我们权力人物应该是素质高于普通民众的精英,应该拥有远高于普通民众的觉悟和社会责任心。一个觉悟远低于普通民众的权力人物只会危害社会,危害国家民族!
   否认他人不知情的错误事实也许是策略或怯懦;但否认有目击者的错误事实则是厚颜无耻!
   某些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如此无耻?
   
   二、当杨母意识到女儿有危险前往杨元元宿舍寻找女儿时,被宿舍管理人员坚决阻止在外面,从而延误了抢救时机。医生说如果早抢救五分钟,杨元元就不会死……
   上述两个因素直接导致了杨元元的死亡,校方不可能没有责任。可海事大学一直坚定地否认自己“有责任”,说什么给死难者亲属16万元是出于“人道主义”而不是“责任赔偿”?
   
   三、海事大学某领导宣称就算某书记说了那些混帐话也是个人所为,学校不应该为此承担责任?
   一所现代化大学领导居然会找出如此没水准的借口,你要想对类似的大学不愤怒失望还真的很难!
   我们国家行政法规定,公务人员在执行公务时犯了错误造成当事人的伤害事件,公务人员所在的机关单位要承担责任和赔偿。某书记在处理杨元元的申请时无疑是在执行校方公务,他的错误怎么能说与学校无关呢?
   校方的责任是显而易见的:一是大学怎么能任用素质如此差的人充任管理人员,并且还让其当上了“书记”?二是大学对管理人员监督缺失。
   按海事大学某领导的逻辑,某城管队员在执行公务时滥用公权打死了人,他所有的城管单位就没有任何责任了?
   这样的人怎配当大学领导!大学为何会出这样的领导?
   在显而易见的事实面前,海事大学的所作所为显然是在“胡搅蛮缠”?一个无赖混混胡搅蛮缠人们也许见怪不怪;可一所“大学”胡搅蛮缠就不是正常人的心理能够承受的!
   
   本人在撰写《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一文时,上海海事大学网站居然杜撰出如此假消息:说什么杨母透露“杨元元在来海事大学前就有自杀念头”?言外之意是杨元元的自杀纯属精神问题。当时我对此消息虽然满腹狐疑但又无从求证,直到今天才发现杨母根本没有说过那些话?堂堂一所大学怎么可以如此诬陷一位无家可归又刚刚失去爱女的母亲?怎么可以为了自己撇清干系对一位不幸的弱者无中生有造谣中伤?
   大学作风怎么可以如此无耻!
   
   如果大学作风和“无耻”结为亲家,人们花光所有的积蓄和心血把儿女送进大学又有什么意义?难道仅仅是为了让子女接受“无耻教育”吗?
   
   那位不敢出面质证自己领导上司的工作人员,也许人们能够理解你的无可奈何和难言之隐,但你别忘了波士顿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上的铭文: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
   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我不说话;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
   我不是犹太人,我不说话;
   此后他们追杀工会成员,
   我不是工会成员,我继续不说话;
   再后来他们追杀天主教徒,
   我不是天主教徒,我还是不说话;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马丁.尼莫拉牧师。波士顿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铭文。1945年
   
   如果哪天你也遇上了杨元元那样的困境,当他人也象你今天这样无视你的不幸当言不言明哲保身时,你会怎么想?在一个无耻成为时常的社会里,你能保证自己不会成为第二个杨元元吗?
   别忘了你还是一位大学工作者,不是贪官污吏和流氓无赖。
   
   二0一0年元月一日
(2010/05/3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