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熊飞骏的博客
·标准答案扼杀学生独立思维(中国教育问题之一)
·“洗脑”与“启蒙”的主要区别在哪里?
· 教科书充斥太多的谎言和次品(中国教育问题之二)
· “官僚主义”败坏校园风气(中国教育问题之三)
·民主战败者的智慧与胸怀(美国独立战争启示之三)
·中国教育问题之四(公民教育缺失)
· 中国教育问题之五(轻视“社会科学”)
·一个人的黑暗走向一群人的黑暗
· 我们的教育如何腐蚀“共和国的朝阳”
· 教育改革提案
·买路钱+跑关系体制
·“通钢事件”令不想说的话如梗在喉
·“国家成为冤大头”式的“腐败改革”
·现代化中国的切肤之痛——制度性说谎与造假
·机关综合症
·更改历史教科书就一定爱国吗?
·真正的民族主义者刘亚洲——当代中国的郭嵩涛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普京,别以为俄罗斯没你不行!
·中华文明体系中的垃圾桶基因
·从日本明治维新看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从晋王朝的奢华看今天的高消费
·寂寞的秋瑾与炙手可热的武则天
·民族危机意识
·为何是长江大学质疑《挟尸要价》新闻照获奖???
·关于朝鲜战机深入中国领空事件的反思
·金钱扭曲下的民族精神
·乔姆斯基与中国的裸官
·近代史上力量悬殊的“体制战争”
·大汉民族近千年的对外战争
·我们要提防“民主幼稚病”
·历史悲剧中的末路英雄
·从洋务运动看航空母舰的梦想
·我们的心灵不能被先人为主的“概念”绑架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中国人认识上的四大误区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从韩寒事件看左愤的“文革脸谱”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的“特色怪状”总让人匪夷所思?
·小聪明和健忘症
·精明与实在
·我们对西方文明的悲剧性误读
·中国人民只有“真正站起来”国家才能“强大”
· 一位下岗工人的红色人生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立法院打架与“人民代表”掺瞌睡
·“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真正有益于国家的声音
·女人心灵偶像与民族价值取向
·人性与体制
·“裸官”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大绊脚石
·迷信与宗教
·感恩与忏悔
·胜利与正义
·俄罗斯民主化是西方的胜利还是俄罗斯人民的胜利?
·俄罗斯民主的倒退不是对专制的肯定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爱国主义的误区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文革悲剧会一去不返吗?
·“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等待观望只会等来独裁文革不会等来民主宪政
·慷慨激昂骂美国;义愤填膺咒贪官
·普通国民能为民主做些什么?
·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民生问题与民主问题孰先?
·中国学生家长的“痛”
·“我爸是李刚”一再栲问我的“非暴力”主张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中小学校该对什么较真?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埃及母亲”让我热泪盈眶
·到底谁在“给国家添乱”?
·从雷锋事迹看典型人物的分裂人格
·当辉煌目标遇上落后体制?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地震天谴说”的中日反差
·非洲独裁强人的黑色幽默
·由卡扎菲的“美女敢死队”想到的
·“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卡扎菲才是利比亚“主权”的最大侵害者!
·“霸权主义者”为何能冻结反霸旗手卡扎菲的“资产”?
·如果卡扎菲拥有核武器?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香港人与台湾人的素质沉浮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和思想者探讨启蒙的艺术
·毛泽东把斯大林专政推向极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熊飞骏
   人类文明的进步多数情况下是靠“君子动口不动手”的方式取得的。
   人类历史上完全靠赤裸裸武力完成的“征服”和“改变”多数导致文明大倒退。胜利的“反征服”战争才能保住已有的文明成果。
   以日耳曼为首的游牧民族对西罗马帝国的征服;蒙古和满清对中华帝国的征服都曾导致东西方文明大踏步后退。

   近代西方现代化国家对全球落后地区的征服之所以推进了人类文明的进程,根本原因就是西方不是单纯依靠赤裸裸的武力,更多是依靠建立在“动口”基础上的“文化”。
   “民主”和“宪政”是人类文明迄今为止取得的最伟大成果;但“民主宪政”的实现途径主要是依靠“谈判”而不是“武力”。
   英国宪政革命和美国独立战争打开了人类通向“民主自由”的大门,但“民主宪政”的实现并不是“革命”和“战争”的成果,而是“革命”和“战争”之后各派政治力量坐下来“谈判”收获的硕果。英国反王党内战并没有给这个国家带来民主自由,相反带来比“君主专制”还反动的“军事独裁”。英国宪政是“光荣革命”的产物,而“光荣革命”的实质就是代表民众利益的议会和君王进行成功的“谈判”。 美国独立战争的成功一样不是单纯靠“战争”,更多是依靠双方坐下来“谈判”。如果当初美国人坚持把战争当成唯一手段,是不可能在武力上根本打败英国的,也就不可能达到自己的目的。美国宪法的制定,并在宪法的基础上把松散的邦联缔结成一个拥有统一军事外交权的实实在在国家,则完全是13个州的代表坐下来进行艰苦“谈判”的结果。
   人类文明在进步过程中,“革命”和“谈判”相辅相成。“革命”破坏落后过时的旧制;“谈判”缔结文明进步的新制。只“动手不动口”的革命很容易堕落成“武人专制”。
   中国是一个迷信“武力”的民族;也是一个最不善“谈判”的民族。
   中华文明的运转模式多是“动手不动口”。
   所以中华文明总是在废墟上重组,统治者迷信“武力控制”拒不与民众进行平等“谈判”,结果“官逼民反”引发新一轮暴力革命变成新的废墟,陷入周而复始的悲剧性暴力轮回。结果中华文明在两千二百年皇权专制长河中没有取得多少实质性进步。
   迷信“武力”轻视“谈判”,“进步”从何而来?
   中国人因为轻视“谈判”不善“谈判”,我们曾在历史上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第二次鸦片战争就是满清官员拒绝与英、法两国进行“修约谈判“招来的,中途又因“用武力代替谈判”使战争进一步扩大。
   《南京条约》和随后与法国签订的《黄埔条约》有十二年期满后修约的条款。清帝国的外交权不在中央,而在外交口岸所在地的各省督抚。英法两国在《南京条约》和》《黄埔条约》十二年届满后,自然要求和当时的两广总督叶名琛进行“谈判”修约以拓展新的利益。可叶名琛却因外国人见了官老爷不下跪,怕在国人面前丢面子而拒绝接见英法使者,像驼鸟一样把头埋进沙堆里不顾死活?英法使者找不到谈判对象,发现只有靠“打”才能让驼鸟把头从沙堆里抬起来,而他们又自信有“打赢”的实力,于是就对清帝国“开打”了。
   英法联军占领天津后,并没有吞并清帝国的意图。他们的目的仍然是“谈判修约”,于是和清帝国派来的求和官员签订《天津条约》。条约签订后,中法军队留在天津按兵不动,代表团则去北京继续谈判,没想到令世界震惊的事件发生了?中国文臣武将发现中法代表团只有区区二十几个人,就充分利用自己的“人数优势”把前来谈判的英法使者痛打一顿,并全部关进监狱,用只有中国才有的酷刑打死了五人?然后就天真地以为自己站在“胜利”一边了?
   英法联军在得到谈判代表团的凶讯后,当即向中国首都进军,一把火烧了圆明园……
   与文明国家尊重“谈判”不同,我们只把“谈判”当成欺骗忽悠对方的手段,所以在中国很难依靠“谈判”解决纠纷化解矛盾。
   二战胜利后,多数沦陷国的各派政治力量都坐到了谈判桌前,通过“谈判”来弥合彼此间的分歧误会,消除冲突争执,从而成功地避免了自相残杀的内战,在和平的基础上成立联合政府。我们的国共两党也“谈判”了,但谁也没有“真心实意”谈,而是当成削弱对手拖延时间的策略,结果是“边谈边打”,谈完后就全面开打。
   …………
   中国人为何成为世界上最不善“谈判”的民族呢?
   因为我们喜欢“为争论而辩论”;而不是“为目标而辩论”。
   我们根本不懂得“辩论的艺术”。
   “谈判”的目标就是通过“辩论”来寻求双方的“共识”,达成“合作”、“妥协”或“互谅”的底线。
   “谈判”能否成功?“辩论艺术”是至关重要的因素。
   善于倾听对方的谈话,准备把握对方谈话的要点,明白对方要表达的意思,对不同意见不叩帽子不打棍子;知道必要的“妥协”和“让步”是参与辩论者的基本修养。
   我国的很多辩论者把“争论”当成压倒一切的目标,只在乎自己站在“道德至高点”一吐为快,要求对方“全面”接受自己的观点,根本没有耐心去听对方说什么?不明白对方需要什么?甚至于在辩论中忘记了自己需要什么?好象“争论个输赢”才是自己的唯一目标。有时对方说话的意思明显是理解支持己方的观点,我们还要无的放矢否定攻击对方的言辞,甚至于粗暴打断对方的谈话……
   这样的辩论除了“无目的争论”外,根本不可能相互沟通,在理解、宽容、妥协的基础上达成共识。没有达成共识的谈判是没有实际意义的。
   年轻时喜欢看蓝球赛,特别反感有些球员一味好表现,只知道自己把球“一带到底”而不知道把球传给位置有利的同伴,好象自己打球的目的不是团队协作投蓝进球而是个人表演球艺似的?喜欢“争论”的辩论者和这样的球员有很多相似之处。
   大学时期我们宿舍有两位同学特喜欢争论,两位都只顾自己说而没有耐心听,争论的问题与双方又没有任何利害关系,结果常常争得面红耳赤也没争出个所以然来,有几次还动了手,双双打得头破血流……各位想想,这样的争论有什么意义?
   有些头脑里存在“先人为主”教条理念的网民常常找上门来要求和我辩论某个问题,可他根本没有耐心听你说什么,只顾自己连珠炮似地往处倾吐没有经过思考加工的“教条”,一会指责你“形而上学”;一会又大骂“美国亡我之心不死”;一会痛斥贪污腐败官员霸道,转眼又炮轰马英九亲民廉政是虚伪作秀,内心掩藏着不可告人的狼子野心……
   下面是昨晚和一位网民的对话:
   网民:袁腾飞鼓吹说如果日本侵华成功了,日本将成为中国的第57个民族,实现中日大一统,成为一个国家;但袁和你都把毛比喻成希特勒,请问是不是希特勒如果成功了,将统一欧洲成为一个国家,把德英法意等国合并成一个国家,按照这样的逻辑,希特勒是一个英雄了,那请问你们一面骂希特勒,一面又按照你们的逻辑事实上在鼓吹希特勒,这不是自相矛盾么?
   熊飞骏:首先我声明自己没有把毛比喻成希特勒。袁腾飞这个比喻可能是针对我们教科书的“历史谄媚症”吧?喜欢把“胜利的侵略者”当成自己人,而不管对方当初给中国人带来了多大的生命灾难。蒙古人和满清当初就曾侵华成功,中国人整体沦为亡国奴,在异族野蛮统治下受尽苦难,可我们的历史教科书却倒果为因把元朝和清朝当成中国人的朝代?为蒙古和满清奴隶主歌功颂德。直到今天我们的影视剧还在狂拍成吉思汗、努尔哈赤、康熙、雍正、乾隆和慈禧太后等几个大奴隶主的马屁。蒙元、满清奴隶王朝覆灭后,蒙古和满族被人数众多的汉族同化,成为中国56个民族之一。我们中国人总以自己的“同化”能力自豪,有能力把人数居劣势的侵略者同化,而无视当初被力量远不如自己的野蛮民族击败的不光彩史实。如果日本侵华成功, 像当年满族入关一样把两国合并为一个国家,时间一长说不准有些人就忘了亡国奴的悲惨现实,转眼就把侵略者当成“自己人”,把大和民族当成中国第57个民族,把“抗日救国”的伟大使命抛到九宵云外去了?中国人比日本人多出十倍,如果像满清王朝一样不能抗击侵略者赢得独立,说不准百年以后又把“胜利”的侵略者同化了,那时会更有信心把侵略者列入我们的民族大家庭了。
   网民:蒙古和满清侵华有本质的不同,那是落后文明对先进文明的侵略,即使武力征服以后,游牧民族就会主动接受先进文明,而逐步汉化;但日本侵华,则是现代文明对落后文明的侵略,日本占领了中国会逐步接受汉化么?请问日本在侵华战争时候在伪满洲国和占领区推行的殖民教育,你们忘了么?这个袁腾飞还是一个合格的历史教师么?既然不合格,这种人是不是该清除出老师队伍?
   熊飞骏:我猜想你可能极度蔑视日本人,可你的文字却显示你比袁腾飞更高看日本人?你是不是把袁腾飞的意思理解反了?
   网民:我理解的完全正确,绝对没有曲解袁腾飞的意思,就是日本成为中国的第57个民族才是永远不可能的!
   …………
   各位看看,这样的“辩论”或“交流”还能继续进行下去吗?
   
   当今中国正处于社会大变革的前夜,告别自相残杀的革命内战,走出“以暴易暴”的悲剧轮回是绝大多数有良心中国人的共同愿望。真正能推动中国走上文明进步之路的社会变革只能靠“谈判”而不是靠“枪杆子”,只有理性的“谈判”才能促成中国各阶层的和解和各民族的和解,才能增加国家的向心力和内聚力。要通过“谈判”达到推动进步改革的目标,我们就必须战胜自身“好争论”劣根性,否则就算哪天我们能够坐到一张谈判桌上,也达不成各方可以接受的目标,于是再度走上自相残杀的战场……
   
   
   二0一0年五月二十九日
(2010/05/2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