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熊飞骏的博客
·金钱扭曲下的民族精神
·乔姆斯基与中国的裸官
·近代史上力量悬殊的“体制战争”
·大汉民族近千年的对外战争
·我们要提防“民主幼稚病”
·历史悲剧中的末路英雄
·从洋务运动看航空母舰的梦想
·我们的心灵不能被先人为主的“概念”绑架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中国人认识上的四大误区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从韩寒事件看左愤的“文革脸谱”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的“特色怪状”总让人匪夷所思?
·小聪明和健忘症
·精明与实在
·我们对西方文明的悲剧性误读
·中国人民只有“真正站起来”国家才能“强大”
· 一位下岗工人的红色人生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立法院打架与“人民代表”掺瞌睡
·“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真正有益于国家的声音
·女人心灵偶像与民族价值取向
·人性与体制
·“裸官”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大绊脚石
·迷信与宗教
·感恩与忏悔
·胜利与正义
·俄罗斯民主化是西方的胜利还是俄罗斯人民的胜利?
·俄罗斯民主的倒退不是对专制的肯定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爱国主义的误区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文革悲剧会一去不返吗?
·“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等待观望只会等来独裁文革不会等来民主宪政
·慷慨激昂骂美国;义愤填膺咒贪官
·普通国民能为民主做些什么?
·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民生问题与民主问题孰先?
·中国学生家长的“痛”
·“我爸是李刚”一再栲问我的“非暴力”主张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中小学校该对什么较真?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埃及母亲”让我热泪盈眶
·到底谁在“给国家添乱”?
·从雷锋事迹看典型人物的分裂人格
·当辉煌目标遇上落后体制?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地震天谴说”的中日反差
·非洲独裁强人的黑色幽默
·由卡扎菲的“美女敢死队”想到的
·“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卡扎菲才是利比亚“主权”的最大侵害者!
·“霸权主义者”为何能冻结反霸旗手卡扎菲的“资产”?
·如果卡扎菲拥有核武器?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香港人与台湾人的素质沉浮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和思想者探讨启蒙的艺术
·毛泽东把斯大林专政推向极致
·王子大婚于圣女受难之日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骂美国政府没事;玩美国人民找死!
·“人民公诉团”又强行“代表人民”了?
·不可以盗用“人民”的名义祸国殃民!
·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毛中国的“移河造田”往事
·文化大革命不是人民群众的盛宴
·利比亚危机考验国际理性
·索马里-卢旺达-利比亚见证人类良心的回归
·“中国式招标”魂断波兰
·苏联的分裂是失败民族政策惹的祸
·苏共在俄罗斯的华丽转身
·欺善媚恶的中国精英?
·“光棍”和“不公”才是平民大革命的火药桶
·他信妹妹当选泰国总理的启示
·既得利益阶层的“智慧”与“脑残”
·一个大规模“指鹿为马”的时代
·砸墓碑者有胆量去和贪官较真试试?
·请别把“爱国”当成“生意”来做?
·层出不穷的“天价捞尸”见证了公权力的麻木
·用良心呐喊来塑造自身形象有错吗?
·伦敦骚乱是英国文明跃进的契机
·当今中国哪些人在呼唤文革?
·走火入魔的谎言教育还能倒退到哪里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熊飞骏
   2009年11月26日早上,上海海事大学2009级法学系研究生杨元元被发现在宿舍卫生间内用毛巾上吊自杀。
   原因背景:
   杨元元是湖北宜昌人,6岁丧父,一直和母亲相依为命,生活虽然艰难清贫,但非常自尊自强,以优异成绩考上武汉大学,本科毕业仍刻苦自修,靠打工偿还债务和贷款后,她考取了上海海事大学公费研究生,因老母年近花甲需要照顾,就带着老母一同来校。这种照顾老母的方式被校方和有的人“解读”为是来“陪读”。因家境的贫寒开始没租房,而是和母亲挤在宿舍的小床上将就同宿。她也知道这是学校所不允许的,故而多次向学校申请,希望能够体谅“特殊困难”让母亲暂住。但校方的态度很冷漠,甚至说“没钱就不应该来读书”。同宿舍的舍友(二人舍)也以受到“骚扰”的理由负气搬出。杨元元无奈之下只能四处找房。在那个号称“天价房”的大都市找贫困生能够承受的廉租房谈何容易?在觅租还无着落时,学校突然强行撵人,明言“禁止其母亲再进宿舍楼”,连普通正常的探访都要受到“乡下人”(这是上海人最常用又最瞧不起人的骂人话)的辱骂和“不发毕业证”的威胁。在找房没有着落时,校方相关人员还不断给杨元元施压,致其5天5夜没有合眼。知识分子最看重的自尊自爱受到如此“摧残作践”,女硕士生的精神彻底崩溃了……

     下面是杨元元的申请书:
   尊敬的院领导:
   您好!
   我是杨元元,是一名刚考取我校2009级国际法(专业的)研究生。因为家庭情况特殊,希望能给我的母亲安排一个房间或一个床位,便于生活。
   我的家乡在湖北省宜昌市,在我6岁时父亲因疾去世,当时弟弟尚不满4岁,母亲一人含辛茹苦地抚养我们姐弟二人。母亲的工厂是宜昌市枝江国营四零四厂,一个偏僻的军工厂。母亲小时候受家庭和社会环境所限,读初中时上山下乡,成为知青。但却是一个刚毅、坚强、乐观的人。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她都支持我和弟弟的学业,一个人挑起生活的重担。
   ……
   我毕业后的几年里,在武汉工作一直不是很稳定,和母亲租房居住。最近两年我和弟弟的债务基本还清,也稍有积蓄。我想可以去实现自己继续读书的愿望了。本科时自己对法学非常感兴趣。武汉大学自由的学风也欢迎学生们旁听,得益于此,我经常可以听到很多优秀老师的法学课程。这些都是让人如沐春风,坚定了当一名法律人的理念。
   世间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亦易矣,不为则易者亦难矣。最困难的时候都已经过去了,都已经经历了,还有什么会令人畏惧,令人退缩呢。
   古人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欣闻上海即将兴建世界港口中心,东海大桥、洋山深水港都已建成,看着广阔无垠的东海,我更加坚定了对贵校海商法的选择。
   这么多年来,我的背后是母亲一贯的坚持,是她教会我乐观宽容,是她和我相依相守,四处漂泊。恳请院领导能够体谅我家的特殊情况,在多余的学生寝室为我的母亲安排一个位置,让一位辛苦一生的老人感到慰藉。
   …………国社区(http://bbs.people
   杨元元自杀的悲剧发生后,上海海事大学把本应由自己承担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对自己的冷漠无情之举一概否认。还说什么校方已积极帮助杨元元母亲?如果此言属实,杨元元何以要舍弃“积极进取的人生”;抛下无人照顾的母亲含愤自杀?在“否认推诿”和“说谎”难压众口时,某些人也许又要以惯用的“精神问题”来说事?但这一借口对一个刚考上研究生的女士来说更显苍白无力。校方居然因研究出对策:“明年对研究生新生增补心理测试”?言外之意杨元元的自杀纯属心理障碍?
   杨元元的亲属表示不会把责任任完全归咎学校 但决不同意学校“完全没有责任”之说,并提出了35万元赔偿费。这个要价并不高,足以显示死者母亲的“善良、坚强”。可校方却认为那是“天价”,只肯出16万,并说这笔钱是基于“同情”和“人道”的原因;说什么杨元元的自杀校方“完全没有责任”,于情于理都不用“赔偿”?
   上海海事大学管理层无疑患上了严重的“冷漠综合症”!
   在权钱毁灭一切美好的时代,患“冷漠综合症”的大学管理层绝不止上海海事大学一家。中国有相当一部分大学管理层患有不同程度的“冷漠综合症”。
   本人就曾亲身经历过中国大学管理层的“冷漠综合症”。
   去年春节期间,上大学的儿子留校勤工俭学。我春节期间多在外旅行,于是顺路去看望孤身在校的儿子。儿子的宿舍是四人间,整栋宿舍楼就只住着儿子一人。我是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大学校园走出来的,对大学学生宿舍有一种说不情道不明的“亲切感”。为了感受那份“亲切感”,那天晚上我就住在儿子的宿舍。夜半时分我被一阵粗暴的敲门声惊醒,开门后进来一位管理人员,象审贼似地对我进行身份查问,我都礼貌和气地一一作答,儿子也上来一一作证。然后管理员命令我“出去”,说学生宿舍不能留宿外人?我说现在是春节期间,多数旅店都不营业,少数营业的旅店这么晚也关门了,就住一晚明天再走行不行?儿子也上来好声央求。可对方象没听见我俩说话似的,命令“出去”的口气生冷僵硬,没有任何商量余地,说什么如果想住就找领导去……
   那是一所知名的重点大学。
   更让人痛心的是:我的儿子事后居然一点也不愤概,对“半夜赶人”行径见怪不怪?这样的大学生走向社会后,还能存有“坚守良知”和“见义勇为”的勇气吗?那位父亲眼中的血性男儿,怎么读了几年大学后就成了那幅熊样呢?
   在世风日下,大学生日益“低俗化”的权钱社会,大学加强进出人员管理,杜绝社会闲杂人员混入校园影响学生的正常学习生活无可厚非。但大学管理手段不能因此机械僵硬,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对待,不能用“一概而论”的简单管理方式对待千差万别的实际情况;更不能聘用“拿鸡毛当令箭”的“冷血保安”来管理校园。如果僵硬的管理手段损害了大学的人文精神,对学生的身心健康造成不良影响,效果就会和“因噎废食”一样适得其反。
   …………
   杨元元的自杀,根本原因恐怕不是经济困难,而是对这个社会彻底的绝望。连凝结着她粉红色梦想的大学都没表现出哪怕一丝一毫的人情味,在急需救助的弱者面前表现出不可救药的冷漠无情,在这样的社会生存下去还有什么意义?她是一个热爱生活拥有强烈进取心的热血青年,不是心底到了彻底的绝望绝不会走上自杀一途。她花了那么多的心血贷款上大学,毕业后又放弃了常人的娱乐享受继续刻苦自修考上研究生,按常识她会格外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如果不是深入骨髓的绝望,她会舍弃自已多年奋斗得来的一切吗?如果撵她母亲的是普通机关单位,她也许能够理解,权钱社会的阴暗无情毕竟是不争的事实。可那是凝聚着她全部理想和希望的大学啊?连大学都如此冷漠僵硬,这个国家还会有希望吗?
   杨元元是一个知道感恩且拥有过人爱心的青年。如果换上别人,绝不会带上母亲这个包袱走上她多年梦寐以求的神圣学术殿堂,无论母亲生活多么困难也一样,更何况母亲还远没走上生活不能自理那样的困境。花了那么大的心血和精力,她得无牵无挂地品味一下成功的人生了。可杨元元没有那样做,她的母亲为了她的成长含辛茹苦,是到了她关照母亲生活的时候了,她得承担起反哺的责任。象杨元元这样的青年现在已经是稀有动物,连本人也无法达到她那样的精神层面。联想到现在部分农村大学生把父母卖血得来的钱在大学买潇洒玩享受,我们更应该珍惜弘扬这种感恩反哺的稀有品质。本应该是精神文明殿堂的大学有义务和责任来推进这一文明品质,对杨元元的反常美德给予力所能及的理解、呵护与支持,怎么可以摆出一幅事不关己公事公办的冷血面孔呢?难道大学的主要职能就是为了不择手段捞钱吗?如果真是这样,要不要大学又有什么关系?人民花光所有的积蓄和心血把孩子送上大学,难道是为了获得如此冷漠+权钱教育吗?这样的大学,能够为中华崛起和民族文明进步培养出合格的人才吗?
   不能!这样的大学只能培养奴才、偏执狂和不择手段围着权钱打转的势利之徒!总之多是反文明的机器。只有少数叛逆者才是例外。
   杨元元的弟弟也是武汉大学的高才生,现为北京大学环境学院在读博士生。
   真是一对出类拔萃的儿女!能培养出如此优秀儿女的母亲应该不是不明事理的。
   …………
   2009年11月是一个中国人不该忘记的时段。11月24日荆州长江大学学生舍己救人长歌当哭,“天价捞尸船”挟尸诈财折射出“捞油水推责任”的冷漠“山寨体制”。两天后的26日上海海事大学无辜女硕士生被迫自杀身亡,折射出被公民视为“神圣殿堂”的大学校园“冷漠综合症”?
   我们的社会从“机关”到“学校”;从“现实”到“理想”都呈现整体溃败的趋势。
   中华民族警钟长鸣!
   
   二00九年十二月十三日
(2010/05/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