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熊飞骏的博客
·通向极权独裁之路?
·智利、玉树大地震的启示?
·执政集团实行民主改革是“革自己的命”吗?
·民主是刺向毛左谎言要害的杀手锏
·从企业管理误区想到官僚专制的危害
·大国国民小国胸怀
·接受普世价值就意味着动乱流血吗?
·毛时代中国没有腐败吗?
·加强学校治安能制止刺向儿童的尖刀吗?
·中国教育问题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国民劣根性是特权专制体质结出的恶之花
·“文革式大民主”的实质是红太阳为人民做主。
·我们为何要旗帜鲜明“否定”民主?
·别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无法收拾的烂摊子
·做大蛋糕靠经济建设,切好蛋糕靠民主法治
·贪官也是旧体制的受害者
·“中国难道没优点吗?哪个国家没问题?”
·必须把屈打成招的“司法凶手”绳之以法
·我们不能对概率很低的“民主贿选”杯弓蛇影
·封杀袁腾飞打响了“二次文革”第一枪
·我们要象纪念伟大成就一样纪念民族的悲剧
·“人民群众”是如何被文革毛痞“绑架代表”的?
·我们不能忘记文革
·文革毛痞恐吓袁腾飞家人已成为潜在杀童凶手
·设置文革禁区等于为文革招魂
·基督教与义和团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的最大恶果是毁灭社会良心
·毛太阳与水利工程
·揣着“绿卡”骂美国的分裂人格
·“公仆”犯错,纳税人买单?
·“有森林无植被”是我国极端气候的制度祸首
·知识青年正气的丢失
·文革时代我们曾经制度化屠杀孩童?
·骂杨恒均“变脸”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
·“稳定”与“公道”哪个更重要?
·中国基层政权的十大怪状
·“问心无愧”离“无耻”还有多远?
·“二次文革”离我们还有多远?
·胡耀邦的超人政治胸襟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我们凭啥在印度面前自豪?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裸体做官”等于趁火打劫
·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中国不能再次被金家王朝绑架?
·谁在真正崇洋媚外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中国官场的“红包文化”
·中国官场的“特色幽默”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中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
·国有企业内部的悲剧景观
·无孔不入的“官本位”病菌
·流氓丈夫是怎样绑架淑女妻子的?
·“把错误坚持到底”与权力变态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熊飞骏
   
   传统中国是一个儒家文明的国家。中国在武则天以后的一千四百多年一直在坚定地走下坡路(唐玄宗的开元之治是短暂的回光返照),由生龙活虎一样使山河动摇的世界雄狮堕落成失去基本“常识认知能力”的东亚病夫,儒家文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甲午中日战争出乎意料地惨败,中国人终于承认了自己的虚弱落后,并进而发现了儒家文化的可恶。

   儒家文化自此噩运当头。
   从“五四运动”一直到文化大革命的六十年间,我们一直在毫不留情的讨伐儒家文化。文革“破四旧”则是对儒家文化的大清算,把绝大多数儒家文化的遗迹扫荡净尽。被历朝历代的达官显贵奉为圣地的孔庙,中国最大的儒家文化博物馆,也在1966年底被决心“彻底捣毁孔家店”的红卫兵砸了个底朝天。儒家遗产遭逢了最大的劫难,孔府、孔庙、孔林,共计有一千多块石碑被砸断或推倒,烧毁、毁坏文物六千多件,十万多册书籍被烧毁或被当做废纸处理,五千多株古松柏被伐,二千多座坟墓被盗掘……
   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口诛笔伐,儒家文化在“形式”上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令中国人始料未及的是:抛弃了儒家文化的中国,并没有取得多少实质性的进步。除了经济上令人眼花缭乱的“拔苗助长”外,在文明层面上我们依旧在大踏步倒退。
   中国近十年的经济高速增长和我的家乡某个家庭很相似。这个家是远近闻名的书香世家,虽然一直没有上升为富豪大族,可一直赢得远近乡民的普遍尊敬,在故乡拥有远超富商大贾的影响力。二十年前,这个家庭突然一朝发昏,决定跑步发财致富。为了“短、频、快”捞大钱,竟然放弃家训底线,鼓动男人开赌馆卖假烟假酒;女人下海做皮肉生意……在多快好省的大跃进致富模式下,这个家很快上升为当地的首富,在村头建起了一幢富丽堂皇的五层洋楼。
   书香世家的致富效应是:乡民们常对着那幢洋楼直摇头,感叹这个家完了!没戏了!
   我们的经济增长何尝不是那样呢?在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我们都快失去了所有的精神财富:文化沙漠化、政权山寨化、人性动物化、事业无耻化、人情冷漠化……
   在抛弃了儒家文化的招牌后,我们的文明因何不进反退呢?
   使中国人错失历史机会的主要原因有两个。
   第一:我们在拆掉“儒家文化”的旧房子后没有及时构建一幢适合“现代文明”的新房子。
   一百五十年前的日本主流文化也是儒家文明。当日本人意识到儒家文化是日本闭塞落后被动挨打的罪魁祸首时,就毫不犹豫地投入西方“法治文明”的怀抱,用英美的平等、民主、人权、法治等现代文明的价值理念来重整日本民族的社会价值取向和精神体系,同时保存传统文化的合理成份。结果日本成功地完成了历史大转向,创造了世界文明奇迹,用短短三十年时间就走完了西方四个世纪才走完的路程,跃升为亚洲首屈一指的文明进步强国。
   中国的对外开放比日本早十六年,可我们在现代化进程中一直首鼠两端半心半意,在“拿来”西洋物质成果的同时,却抛弃了真正能够使国家文明进步的精华内核(民本思想、法治理念、平等意识、人权观念、契约理论),同时“夸张性地吸收”了西洋文明的糟粕(详情请参阅拙作《中华文明体系中的垃圾桶基因》)。
   结果我们在长达一个半世纪的时间内,一直没有成功地构建中华现代文明的大厦。在拆除儒家文化的老房子后,我们的心灵反而找不到归宿,我们的灵魂一直在荒野里流浪,除了不择手段满足物欲外,我们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也不知道自己向何处去,象一只迷失的羔羊在十字路口东张西望。
   第二:我们在对儒家文化的处理过程中采取了完全错误的方式,不是去粗取精去伪存真,而是在吸取了糟粕的同时去除了精华。
   儒家文化的精华部分是人的自身修养,是社会人的道德约束力,是自然人的精神需求,概括起来是“礼、义、仁、智、信、廉、耻”。虽然儒家文化的很多道德约束条款违反了最基本的人性,真正能做到的人只是凤毛麟角;但却为多数人提供了一个自我修为的标准和社会价值尺度,有效地防范了社会整体道德的沦丧和奸滑无耻成为社会时尚。
   就算是“忠、孝”两项明显反文明的儒教道德尺度,如果理解得好一样有益于现代文明,简单式否定一样无益于中华文明的进步。儒教的“忠”指“忠君”,是基于“食君之禄、忠君之事”的人性常识。今天的中国人都明白官僚公务员是纳税人花钱养活的“公仆”,一样应该饮水思源,应该“食民之禄、忠民之事”。“为官食民当思报、事民临危合尽忠”一样是现代文明“民本思想”的精髓。
   至于孝敬父母长辈,只要去掉“子不言父过”的愚蠢条款,一样是现代文明对人性的基本要求。一个不知道孝敬父母长辈的人,是不可能履行好自己的社会责任的。
   中国人在清算儒家文化时,打击的火力恰恰集中在儒家文化的精华部分,对儒教的道德标准概而言之“扼杀人性”,因而予以全盘否定,好象生活在现代文明大厦里的中国人从此不要“忠、孝、节、义、礼、义、廉、耻”似的。
   我的家乡是红四方面军的诞生地,因面成为全国著名的红色旅游区。在县烈士陵园里有一个“鄂豫皖苏区革命烈士纪念馆”,里面供奉着一个著名的革命烈士王秀松,他的最大英雄事迹就是带领游击队用残酷手段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父亲?他父亲的最大罪行不过是“反动地主富农”?没有任何诸如欺行霸市渔肉乡里烧杀抢劫坑蒙拐骗的伤天害理劣迹。如此反文明的材料做为榜样来宣讲,参观者能得到什么样的教育意义?
   …………
   儒家文化的主要糟粕是“虚伪、厚黑、权术、官本位、特权思想、成功至上……”令人痛性的是,这些明显反文明的文化糟粕我们却毫无甄别地继承下来并发扬光大。今天中国的特权思想和官僚主义恶性膨胀,超过两千二百年皇权中国的任何一个时期。
   有一位学者这样形容法国大革命:
   “我们在倒洗澡水的同时,不小心把澡盆里的婴儿也泼出去了。”
   我们对待传统儒家文化的态度则更进一步:
   “我们毫不留情泼掉了澡盆里的婴儿,同时如饥似渴地喝下了洗澡水。”
   韩国人在处理儒家遗产时比我们高明得多,把儒家文化的个人修养和西洋现代文明有机结合起来,构建了一个适合韩国特色的文明价值体系。中国有数以万计的韩剧迷。韩剧中再现的那种温情、宁静、简单、纯净、至情至性就是儒家文化的精华遗产。
   
   中国向何处去?
   天佑中华!
   
   
   二00九年十二月六日
(2010/05/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