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基督教与义和团]
熊飞骏的博客
·普京,别以为俄罗斯没你不行!
·中华文明体系中的垃圾桶基因
·从日本明治维新看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从晋王朝的奢华看今天的高消费
·寂寞的秋瑾与炙手可热的武则天
·民族危机意识
·为何是长江大学质疑《挟尸要价》新闻照获奖???
·关于朝鲜战机深入中国领空事件的反思
·金钱扭曲下的民族精神
·乔姆斯基与中国的裸官
·近代史上力量悬殊的“体制战争”
·大汉民族近千年的对外战争
·我们要提防“民主幼稚病”
·历史悲剧中的末路英雄
·从洋务运动看航空母舰的梦想
·我们的心灵不能被先人为主的“概念”绑架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中国人认识上的四大误区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从韩寒事件看左愤的“文革脸谱”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的“特色怪状”总让人匪夷所思?
·小聪明和健忘症
·精明与实在
·我们对西方文明的悲剧性误读
·中国人民只有“真正站起来”国家才能“强大”
· 一位下岗工人的红色人生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立法院打架与“人民代表”掺瞌睡
·“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真正有益于国家的声音
·女人心灵偶像与民族价值取向
·人性与体制
·“裸官”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大绊脚石
·迷信与宗教
·感恩与忏悔
·胜利与正义
·俄罗斯民主化是西方的胜利还是俄罗斯人民的胜利?
·俄罗斯民主的倒退不是对专制的肯定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爱国主义的误区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文革悲剧会一去不返吗?
·“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等待观望只会等来独裁文革不会等来民主宪政
·慷慨激昂骂美国;义愤填膺咒贪官
·普通国民能为民主做些什么?
·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民生问题与民主问题孰先?
·中国学生家长的“痛”
·“我爸是李刚”一再栲问我的“非暴力”主张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中小学校该对什么较真?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埃及母亲”让我热泪盈眶
·到底谁在“给国家添乱”?
·从雷锋事迹看典型人物的分裂人格
·当辉煌目标遇上落后体制?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地震天谴说”的中日反差
·非洲独裁强人的黑色幽默
·由卡扎菲的“美女敢死队”想到的
·“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卡扎菲才是利比亚“主权”的最大侵害者!
·“霸权主义者”为何能冻结反霸旗手卡扎菲的“资产”?
·如果卡扎菲拥有核武器?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香港人与台湾人的素质沉浮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和思想者探讨启蒙的艺术
·毛泽东把斯大林专政推向极致
·王子大婚于圣女受难之日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骂美国政府没事;玩美国人民找死!
·“人民公诉团”又强行“代表人民”了?
·不可以盗用“人民”的名义祸国殃民!
·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毛中国的“移河造田”往事
·文化大革命不是人民群众的盛宴
·利比亚危机考验国际理性
·索马里-卢旺达-利比亚见证人类良心的回归
·“中国式招标”魂断波兰
·苏联的分裂是失败民族政策惹的祸
·苏共在俄罗斯的华丽转身
·欺善媚恶的中国精英?
·“光棍”和“不公”才是平民大革命的火药桶
·他信妹妹当选泰国总理的启示
·既得利益阶层的“智慧”与“脑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基督教与义和团

基督教与义和团
   ——熊飞骏
   
   (一)
   在统治世界的三大宗教中,基督教无疑是最有生命力的。

   基督教对现代文明的贡献也是无与伦比的。
   除了日本等极少数亚洲国家外,世界上的文明国家基本上都信奉基督教。
   中国是一个不信教的国家,基督教在华人中的传播是失败的,只有比例很少的华人信奉上帝;但华人基督徒大多是有相当教养的人。
   与基督教在欧美大陆、非洲和南亚的胜利进军不同,基督教在中国的传播是一部辛酸和失败的历史。原因有四:
   1、中华民族是一个功利主义的民族,国民的宗教意识很淡薄。任何宗教传入 中国,必须满足国民追求功利的心理。而真正的宗教是理想主义的,旨在提升人的道德境界,与追名逐利格格不入。因此宗教在中国的传播可谓举步维艰,侥幸在中国扎根的宗教都发生了“变种”,不可避免地带有“中国特色”。如讲求“四大皆空”“普渡众生”的佛教传入中国后,教旨不再仅仅是“修身养性”和“戒淫、戒杀、戒欲”,而与烧纸烧香等传统的“迷信”相结合,佛院成了信徒“求财、求官、求子”等带有浓厚功利主义色彩的场所。
   2、中国是一个崇拜祖先的国家,任何宗教偶像都无法替代祖先在国民心中的位置,因为他们深信祖先会保佑他们趋吉避凶,升官发财;而宗教偶像不能给他们带来任何现实利益。
   3、基督教传入中国时,作为中国钦定的正统思想——儒教已统治了中国意识形态领域近两千年之久,其教义在国人心中已根深蒂固;儒教能给人带来巨大的现实利益,使信奉者升官发财(中国平民做官的唯一途径是参加科举考试,考试内容则是儒家经典),符合华人的功利主义思想,为中国的官吏臣民广泛地信奉。
   4、中国是一个高度集权专制的国家,君王的意志是至高无上的。基督教的教义是挑战君权的,传教士只听命于凡蒂岗的教皇,而不受世俗君王的约束。中国的皇帝自然不能容忍,也就自然会压制基督教。
   (二)
   基督教早在十七世纪的明万历年间就传入中国。从意大利来的传教士利用他们掌握的天文、数学和药物学知识,诱使中国皇帝和达官贵人对他们的“奇技淫巧”产生浓厚兴趣,进而从统治者手中争得一线“方便之门”,达到在少数人群中传教而不受迫害的目的。当他们试图在中国内地自由传教合法化时,他们失败了。传教士就这样扭扭捏捏地在中国试探了一百多年,几乎没有赢得什么信徒。到了清帝国的乾隆时期,“十全老人”(乾隆皇帝)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了基督教义里的“无父无君”思想,龙颜大为震怒,一道圣旨把传教士全体驱逐出境!
   传教士重返中国是在“鸦片战争”以后,早期只在五个通商口岸(广州、厦门、福州、宁波、上海)附近传教。少数具有献身精神的勇敢传教士则历尽千难万险深入中国内地,但他们的付出 和回报是不成正比的,他们的努力几乎没有结果。中国人对传教士有很强的抵触心里,尤其是他们的“尊容”(高鼻子、红胡子、蓝眼睛)让中国人看不惯。所以传教人很难走近中国人,久而久之则发现自己成了中国人“看稀奇”的对象。少数传教士还被野蛮的内地农民当作“妖孽”捉起来杀掉。
   传教士在中国内地传教合法化是在“英法联军之役”以后。“天津条约”和“北京条约”规定:传教士不仅有进入中国内地传教的自由,还有购置地产和建造房屋的自由。地方官员不得干涉传教士的传教活动。尽管有法律的保护,传教士在内地的传教活动依旧没有什么进展,因为普通中国人不愿接近他们,就更不用说成为他们的信徒了。传教士最后在“弃儿”身上找到了机会。
   封建的中国是一夫多妻制,那时没有避孕措施,贫苦人家生育的儿女往往超过这个家庭的实际抚养能力。贫穷的父母亲没有办法,只好把多生育的儿女活活溺死或抛弃到荒郊野外。弃婴只有极少的幸运者被人捡去收养,绝大多数则饿死冻死或被野兽叼去果腹。早期的传教士就把这些弃婴收养。弃婴在成长过程中自然就成了基督教的信徒了。等到这一代信徒长大成人后,传教士便利用他们作媒介去接近普通中国人,终于使部分成年人皈依了基督教。到了十九世纪末期,中国境内拥有近百万基督教徒。
   传教士对封建中国的贫穷落后有很深的印象。他们不止一次地看到无数的婴儿被抛弃到荒郊野外任其自生自灭;妇女生产时由没有任何医疗卫生常识的“巫婆”生拉硬掣地把婴儿从母体里强拉出来;在西方社会很容易治愈的普通疾病却造成中国人成批成批地死亡……基于芸芸众生都是上帝子民的观念,传教士在传播福音的同时,也着手提升中国的科技、教育、医学、妇女权益、社会福利和公益事业。他们在教堂附近建起了“育婴堂”,“孤儿院”,“教会学校”和“教会医院”,对提高妇女儿童的权益做出了一定的贡献。
   传教士对中华民族的文明和进步做出了有益的贡献,这是一个不容否认的事实。但传教士的作用并不都是积极的,就象一田稻谷里面少不了会有几棵稗子一样,传教士庞大队列中也不可避免地会出现少数瘪三无赖式的败类。他们利用手中掌握的治外法权和普通中国人所没有的其他特权,在中国作威作福,对他们认为落后的地区骄傲侮慢,不可一世,有时候还做他们本国政府的暗探。这些人尽管数量很少,但造成的恶劣影响却很大,最终使大多数善良的传教士所作的辛苦努力付诸东流。除此之外,部分中国教徒不再祭拜祖先,任凭祖先的坟墓荒芜,仅仅此举就足以令他们的亲族和邻居怒气冲天;那些披着宗教外衣的投机分子则有仗势欺人的倾向,进一步增长了中国人对传教士的对抗情绪。
   中国人和传教士的摩擦冲突由来已久,早期冲突尽管是局部性的,但影响却是世界性的。广西地方官杀了法藉天主教神父就成为法国向中国开战的借口;“天津教案”发生后,如果不是眼界较为高远的曾国藩出面主持危局,把监狱里的十多个死囚冒称肇事的凶徒押往刑场正法以平息西人的愤怒,也极有可能酿成大的国际争端。随着传教活动在中国的深入,中国人和传教士的冲突也愈演愈烈,由习惯性的摩擦进化成根深蒂固的仇恨,并最终酿成全面的流血对抗。
   中国人和传教士的冲突基于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1、基督教义中的“无父无君”和“众生平等”思想与中国传统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三纲五常思想是根本对立的。今天的中国人一眼就能明了基督教的平等思想比中国传统的君父思想要进步得多。可当时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中国人都认为“无父无君”是大逆不道,信奉此说者“万死也不能辞其咎”。
   2、基督教提升妇女地位的努力极大地触怒了根本不把妇女当人看的中国男人。封建中国的妇女是没有任何地位和尊严的,她们“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生命和财产没有任何保障。基督教接纳妇女信教等“伤风败俗”的行为,更令大男人们气得倒仰。1875年元月的“荆州教案”,满族妇女诵读《圣经》,他丈夫的反应是把她真个送到“上帝”那里去了。
   3、西方世界重视做人的尊严,那些在教堂里长大的“弃儿”,长大成人后过着比普通中国人优越得多的生活,让那些曾经抛弃过婴儿的大男人心里不是个滋味,没来由的嫉妒和恼恨也因此油然而生。
   4、中国人对国际知识的盲然无知也使“传教士”这个名字蒙上了一层“罪恶”的阴影。在普通中国人眼中,那些孤身深入中国内陆的传教士显然不是为了传教,而是替他们的国家充当侵略中国的“间谍”。因为他们传教不收钱,免费替人治病,收养弃婴……这些都是亏本营生,只有傻子才会去干。传教士显然不是傻子,所以他们传教背后一定有更为阴险的动机。
   5、平民百姓爱“传谣”的陋习也妨碍了国人客观正确地认识传教士。国人有很多关于传教士的流言:因为传教士的皮肤苍白,便流言他们必须喝婴儿的鲜血才能维持生命,因此传教士才热衷于收养弃婴。修道院的修女则专门趁接生时割取产妇子宫以补养身体;并挖取小儿的脑髓心肝作下酒菜;西洋人害眼病,必挖取中国人的眼珠子配药点眼,否则便无法治愈;“洋人”能施咒语巫术,摄取女人魂魄与之奸宿,谓之“神合”。又能取妇女的头发和指甲置于床席之下,使该女自投罗网;又把童男童女的生辰粘在树上,念动咒语,摄取小儿魂魄为“耳报神”……如此荒诞不稽的谣言,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中国人都信以为真。因为平民百姓都有不爱思考的毛病,绝大多数情况下人云亦云,很少去质疑消息的可信性,因此最荒诞的流言也有广阔的市场。
   6、中国人“以偏概全”的思维模式也极大地歪曲了传教士的形象。传教士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中华民族的文明进步,其作用和影响主要是正面的。可在对传教士怀有根深蒂固偏见的中国人心目中却不是这样。他们只看到少数传教士为非作歹和部分中国教徒仗势欺人;而对绝大多数传教士抛弃在外国舒适的生活,“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安于贫困,无怨无悔地在中国传道一生,为中国的教育和农村妇女地位的提高做出毕生努力的行为则视而不见。
   …………
   (三)
   当上述几方面的原因综合起作用时,中国人对传教士就会滋生出一股不可理喻的仇恨。当这种仇恨积累到一定的厚度时,就会寻找缺口爆发出来。
   那拉兰儿(慈禧太后)制造了这个“缺口”。
   “义和团”利用这个缺口对传教士发动了“复仇战争”。
   义和团最早的名称是“义和拳”,属于白莲教的一支。教民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目不识丁,这从拳民敬奉的神祗,全是封神榜、西游记、三国演义上的角色可见一斑。中国自鸦片战争以来,一次又一次的巨额赔款和贸易上的大量入超,加上官吏们疯狂的贪污索贿,使国家的财富枯竭,农村残破,失去土地的农民日趋增加,官逼民反的形势已经形成。但是门户开放的国际背景,使他们的目标很容易放到外国人和传教士身上,直觉地认为外国人和传教士是他们所受一切灾难的根源。结果这个跟洋人和传教士本没有关系的民间组织,把斗争的矛头对准了洋人和中国籍教徒。
   义和团早期和腐败无能的清政府一样,对手中握有先进武器的洋人敢怒不敢言,不敢明火执仗地和洋人叫板,只东一刀西一枪地搞些恐怖把戏。不久他们中间的聪明人物发明了“铁布衫”和“金钟罩”等秘密武器,一旦念动咒语,身上就象裹上了一层钢甲,刀枪不入。这个没有任何科学根据的民间把戏本来不足为信,可守旧党中最坚定的满洲权贵、山东省长毓贤却深信不疑。他发现义和团有很大的利用价值,就出面招抚拳民,下令把“义和拳”改称“义和团”,使他们在形式上成为一个正式的民间组织,又为他们提出“扶清灭洋”的口号,以加强他将来向政府推荐的可能性。义和团有了政治靠山,开始对外国传教士发动一连串的攻击,等到发现省长并不反对时,就进一步公开杀戮。各国对层出不穷的暴行提出抗议,清政府不得不把毓贤召回北京,调任山西省长;另擢升袁世凯为山东省长。袁世凯虽是一个灵魂卑污的政客,但他的头脑并不糊涂,对西洋文明和传教士的认识比普通人要高明一些。他到任之后,禁止义和团滥打滥杀。袁世凯拥有一支用火枪武装起来的现代化军队,义和团的反抗很快被镇压,首领朱红灯被俘处决。残余的义和团在山东不能立足,纷纷北上逃到河北省。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