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我们为何要旗帜鲜明“否定”民主?]
熊飞骏的博客
·关于朝鲜战机深入中国领空事件的反思
·金钱扭曲下的民族精神
·乔姆斯基与中国的裸官
·近代史上力量悬殊的“体制战争”
·大汉民族近千年的对外战争
·我们要提防“民主幼稚病”
·历史悲剧中的末路英雄
·从洋务运动看航空母舰的梦想
·我们的心灵不能被先人为主的“概念”绑架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中国人认识上的四大误区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从韩寒事件看左愤的“文革脸谱”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的“特色怪状”总让人匪夷所思?
·小聪明和健忘症
·精明与实在
·我们对西方文明的悲剧性误读
·中国人民只有“真正站起来”国家才能“强大”
· 一位下岗工人的红色人生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立法院打架与“人民代表”掺瞌睡
·“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真正有益于国家的声音
·女人心灵偶像与民族价值取向
·人性与体制
·“裸官”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大绊脚石
·迷信与宗教
·感恩与忏悔
·胜利与正义
·俄罗斯民主化是西方的胜利还是俄罗斯人民的胜利?
·俄罗斯民主的倒退不是对专制的肯定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爱国主义的误区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文革悲剧会一去不返吗?
·“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等待观望只会等来独裁文革不会等来民主宪政
·慷慨激昂骂美国;义愤填膺咒贪官
·普通国民能为民主做些什么?
·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民生问题与民主问题孰先?
·中国学生家长的“痛”
·“我爸是李刚”一再栲问我的“非暴力”主张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中小学校该对什么较真?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埃及母亲”让我热泪盈眶
·到底谁在“给国家添乱”?
·从雷锋事迹看典型人物的分裂人格
·当辉煌目标遇上落后体制?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地震天谴说”的中日反差
·非洲独裁强人的黑色幽默
·由卡扎菲的“美女敢死队”想到的
·“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卡扎菲才是利比亚“主权”的最大侵害者!
·“霸权主义者”为何能冻结反霸旗手卡扎菲的“资产”?
·如果卡扎菲拥有核武器?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香港人与台湾人的素质沉浮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和思想者探讨启蒙的艺术
·毛泽东把斯大林专政推向极致
·王子大婚于圣女受难之日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骂美国政府没事;玩美国人民找死!
·“人民公诉团”又强行“代表人民”了?
·不可以盗用“人民”的名义祸国殃民!
·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毛中国的“移河造田”往事
·文化大革命不是人民群众的盛宴
·利比亚危机考验国际理性
·索马里-卢旺达-利比亚见证人类良心的回归
·“中国式招标”魂断波兰
·苏联的分裂是失败民族政策惹的祸
·苏共在俄罗斯的华丽转身
·欺善媚恶的中国精英?
·“光棍”和“不公”才是平民大革命的火药桶
·他信妹妹当选泰国总理的启示
·既得利益阶层的“智慧”与“脑残”
·一个大规模“指鹿为马”的时代
·砸墓碑者有胆量去和贪官较真试试?
·请别把“爱国”当成“生意”来做?
·层出不穷的“天价捞尸”见证了公权力的麻木
·用良心呐喊来塑造自身形象有错吗?
·伦敦骚乱是英国文明跃进的契机
·当今中国哪些人在呼唤文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为何要旗帜鲜明“否定”民主?

我们为何要旗帜鲜明“否定”民主?
   ——熊飞骏
   今天的中国有很多现象令人匪夷所思,最令人郁闷的现象莫过于权势阶层公然“否定”民主?
   在近百年的世界历史中,“民主”几乎是这个星球上所有国家都“一致认同”的政治述语。无论是民主法治国家还是特权专制国家,都无一例外高举“民主”大旗。二者的区别在于一个是表里如一的实质性民主;一个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口号式民主”。越是反民主的特权专制国家,“民主”的口号就喊得越是响亮。冷战时期的东西方阵营,反民主的极权专制国家多在自己的国名里煞有介事地加上“民主”二字;真正的民主国家的国名里反而找不到“民主”一词。最典型的例子当属东西德国和南北朝鲜。
   东德国名是“德意志民主共和国”;西德国名则是“德意志联邦共和国”。

   北朝鲜国名为“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南韩鲜国名则为“大韩民国”。
   尽管民选政府是“人民的政府”,奉行货真价实的“民主政治”;专制政府是“权贵政府”,打着民主旗帜反民主;可现代专制国家都喜欢在自己的国名里加上“民主”和“人民”二字。
   专制政府着力宣传的东西恰恰最缺乏可信性。
   上述现象表明“民主”是现代世界被全人类公认的“政治真理”,反民主就等同于反文明和反科学。
   就算是反民主的专制国家和政府也只能“暗里反”而不能“明里反”,就象古代中国女人“婚前性行为”只能暗渡陈仓不能明目张胆一样。那些暗里失身的女人骂起“不正经女人”来往往最为慷慨激昂。
   我党在夺取全国政权的过程中,一直旗帜鲜明高举“民主”大旗。正因为如此全国人民才选择了我党,把“军政、训政”硬说成“民主初级阶段”的国民政府赶到了台湾。
   就算在我党坐稳江山的头三十年后二十年,一样把“民主口号”喊得震天响。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反文明灾难文化大革命,也是在铺天盖地的“民主”旗号下进行的。
   历史倒退的速度有时令人难以置信,步入新世纪的十年中国,权势阶层居然旗帜鲜明地“否定”民主,这真是人类世界亘古未有的咄咄怪事?在这个星球上除了新世纪中国外,恐怕再无其它分店。
   谁说中国人缺乏创造性?在不到半个世纪的时间里就创造了两大人类世界独一无二的“政治奇迹”。三十年前的文化大革命是人类历史绝顶空间的反文明灾难;新世纪十年则旗帜鲜明公然“否定”民主政治。
   中国怎么了?
   “否定”民主的群体自然能说出一大堆貌似冠冕堂皇的理由,虽然漏洞百出自相矛盾,沿用偷换概念先人为主转移视线的诡辩把戏,但在愚民教育下不爱思考的民众群体仍能引起足够的思维混乱。
   否定“民主”的主要“新借口”如下:
   (一)、“民主”容易造成国家的“动乱”?
   (二)、“民主”是经济发达的产物?
   (三)、“民生问题”应该优先于“民主问题”?
   (四)、“民主”容易招致外国势力的“介入”?
   (五)、民主不是万能的?
   上述“反民主”借口纯粹是扰乱民众视线的无赖逻辑!
   (一)、否定民主的“特权文人”常常拿菲律宾、泰国、阿富汗等选择民主体制的小国出现的“乱象”,还有台湾走上民主之路初期“立法院打架”的“丑闻”来说事,“以点带面”把“民主”与“动乱不稳”连在一起。
   民主国家也许会出现“动乱不稳”,但在庞大的“民主阵营”里只占很小的比例,且多出现在“民主小国”。世界上那么多民主国家,不就是东南亚、非洲和“从专制硬着陆民主”的阿富汗、伊拉克出现过“动乱”迹象吗?
   “动乱不稳”不只限于几个有限的“民主小国”,专制国家一样会动乱不稳,并且占“专制阵营”的绝大多数,专制大国还容易出现“生命大灾难式”大动乱。
   拉丁美洲的那些实行军事专制的国家,无一例外陷在周期性大动乱之中,每隔几年就象发生一次改朝换代的“暴力革命”,每个“革命政府”都是短命的。
   期大林苏联在农业集体化过程中就发生过政府残酷镇压土地所有者反抗的“内战”,屠杀了500多万农民。毛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则是全面内战,按叶剑英元帅的说法:一共整了1亿多人、整死2000万、浪费8000亿人民币。
   “民主动乱”通常不会造成大面积死人现象,更不会出现大屠杀惨剧;“专制动乱”则会演变成“大屠杀”,造成巨大的生命灾难。
   阿根庭的军事独裁政府屠杀了首都近六分之一的人口。红色高棉柬埔塞在执政的三年时间屠杀了这个国家近四分之一的国民,知识分子则被屠杀一空,只留下十名医生。萨达姆伊拉克屠杀了三十多万无辜平民。毛中国大饥荒活活饿死几千万,文化大革命整死两千万。斯大林苏联屠杀五百万农民,饿死五百万,大清洗则消灭了苏联的整个精英阶层,党、政、军干部的损失比全军覆没还要多。
   民主国家的动乱不稳是暂时的,最终会走向安定团结。专制国家的动乱则是长久的,且时间越往后动乱的规模和强度越大。
   台湾议员在立法院打架不是“丑闻”,更不是什么“乱象”。美、英、法等成熟民主国家在民主早期也一样在议院打架,并且打得比台湾厉害得多。在立法院争论吵架就能避免在同胞在战场上刀枪相见自相残杀。“不出声”甚至于“高度一致”的议院才是真正的“丑闻”。
   (二)、今天世界上那些成功的民主国家如美、英、法、德、澳、加拿大、日本都是经济发达国家,但这些国家走上民主之路的那一天并不是经济发达的,相对于今天的中国经济来说,无一例外都是贫困落后的。
   英国是在1642年反皇帝内战之后走上民主之路的,那时的英国连公共厕所都是奢侈品,更不用说现代化的摩天大楼了。
   美国从建国的那一天就实行民主政治,那时美国的国民生产总值恐怕不及中国的一个沿海省,连南边的墨西哥都不如。
   1789年的法国用皇帝和权贵的鲜血开启了民主的大门。十八世纪的法国多数农民还吃不饱肚子。
   …………
   美、英、法等经济发达国家不是因为“富强”才启动“民主“;而是因为选择“民主政治”后才走向“繁荣富强”。
   今天的中国比美、英、法走上民主之路时经济水准发达富强几倍甚至几十倍,启动民主的经济条件早就成熟了。
   (三)、一个国家的“民生问题”应该优先于任何问题,甚至应该优先于“两弹一星”?但“民生问题”与“民主问题”并不矛盾,不存在哪先哪后,而是同步发展的。因为“民主”是改善“民生”的必要条件。在国民没有发言权和决策权的专制国家里,无论国家经济如何“持续稳步”增长,权势阶层都不会优先考虑民生问题。经济增长的成果绝大多数都被权势阶层非法掠夺鲸吞或瞎折腾浪费掉了。今天中国的GDP高居世界第二,比十年前翻了几番,可民生问题反而更严峻。一方面是权贵的豪华盛宴,亿万富翁人数世界第一,奢侈品消费世界第一,行政成本世界第一,三公腐败世界第一,宾利旗舰版等超级豪车消费世界第一;另一方面则是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平民大众日益走向实质性的贫困,多数城市平民“住不起、病不起、死不起”。
   一个国家如果没有“民主”,“民生问题”永远也不可能得到实质性的解决,就算国家富得流油,广大民众也依旧贫困落后。
   世界上真正的“福利国家”无一例外都是“民主国家”,一个特权专制国家也没有。
   前苏联GDP一样号称“世界第二”,可首都平民依旧为每天排长队买250克面包发愁。
   民众福利不只是吃饱肚子,还要“活得有尊严”。在南街村的“世纪谎言”揭穿前,那里的村民确然吃饱穿暖了,可多数村民活得有尊严吗?没有人格尊严的“温饱”能算“好福利”吗?不是,那只能算“奴隶式福利”。
   奴隶制度下的“人民福利”:
   1、奴隶出生,奴隶主负责把奴隶们养育成人。
   2、提供免费教育和技能培训。
   3、分配住房供奴隶居住,包括家具都是免费分的,而且大家都免费吃食堂。
   4、提供免费医疗服务。
   5、更关键的是在完成教育和技能培训之后还包分配工作,根本没有失业问题,奴隶的失业率为零,一劳永逸的解决世界性失业难题。
   “南街村福利”是不是和“奴隶式福利”很相似?
   (四)、民主会招致外国势力“介入”的话题纯粹是意图转移国民视线的不厚道谎言。世界上的“傀儡政府”多半发生在专制国家,如前苏联卫星国政府是苏联赤裸裸的“傀儡政府”,二战时的“轴心国小伙伴”则是纳粹德国的“傀儡政府”。大国军事干预同盟小国的内政也多发生在专制国家之间。如前苏联对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和阿富汗的军事干涉;中国、越南、柬埔寨的军事纠纷。民主国家则不可能存在外国扶持与本国人民为敌的“傀儡政府”,因为民主国家的政府是全民普选产生的。外国扶持的政治集团如果得不到民众的支持就不可能上台,就算大力扶持也是白搭;如果能赢得民众的支持,说明那个外国尊重这个国家多数人民的意志,不是这个国家的敌人而是真诚的朋友。
   美国是地球上最为强大的民主国家,在对方没打第一枪的情况下,他军事打击过哪个国家的民选政府没有?军事干涉过哪个同盟国家的内政没有?美、法两国同为民主国家,法国综合国力与美国没有可比性,可法国在戴高乐当政时期经常和美国强势叫板,并且退出美国领导的“北约”,甚至于向美国的“冷战”对手中苏伸出橄榄枝。这等于是公开与美国为敌,就差没有公开“宣战”了。可美国象苏联干涉匈牙利、捷克一样军事干涉过法国没有?没有!当时法国周边都是美国的“北约成员国”,德国还是法国的世仇,想军事干涉法国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别说民主盟国,就连那些美国一手扶持起来的民主国家如西德和日本,有充分的条件产生无视本国民意而完全听命于美国的“傀儡政府”,也一样在内政外交上有完全自主权。日本就在六十年代与中国外交解冻,根本不把美国孤立中国的呼吁当回事,美国也没因此怎么的。
   外国势力的“介入”有善意、恶意之分。如果“介入”是善意的,有利于推进“被介入国”的文明进步,有利于维护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那有什么不可以?上世纪四十年代中国不是热烈渴望美国“介入”中日战争吗?渴望美国站到中国这一边抗击日本的野蛮侵略吗?
   (五)、没有人说“民主是万能的”,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万能”的东西。如果因为不是“万能”的东西我们就排斥,那么连电灯电话、火车轮船、飞机大炮这些外来的“非万能”现代化成果我们都得拒之门外了?
   人类世界的一切文明成果,只要有利于国家的繁荣富强;有利于推进民族的文明进步;有利于维护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就算不是“万能”的,我们一样要敞开胸怀学习接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