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富士康的连跳悲剧不仅仅属于富士康]
刘逸明文集
·离别的谷歌明日还会更好地重逢
·降半旗致哀掩盖不了玉树地震的人祸本质
·名酒专卖店卖假烟,传说中的挂羊头卖狗肉?
·体操运动员董芳霄年龄造假只是冰山一角
·中国又进入了乱伦时代?
·上海世博会无法撑起崛起的大国形象
·急功近利让新版《三国演义》无法成为经典
·宋山木就是传说中的衣冠禽兽?
·宋山木夫妇的名字暗藏玄机
·赵作海蒙冤再现中国法制之耻
·富士康“十连跳”折射台企非人化管理
·“宋山木楼”到底要不要改名?
·余秋雨大师已经成了娱乐明星
·富士康的连跳悲剧不仅仅属于富士康
·宋山木楼被除名,山木培训岂能无动于衷?
·诸葛亮隐居地之争可以休矣
·《鲁提辖拳打镇关西》让谁不痛快?
·青少年热爱暴力与鲁提辖无关
·风水为何在中国被妖魔化?
·从杀儿童到杀法官,中国社会怎么了?
·是记者无文化还是孙东东不正常?
·要学生行跪拜礼,教师也想娱乐至死?
·轮奸是怎样变为“通奸”的?
·阎崇年悬赏挑错与商鞅立木为信
·罢工是解决劳资纠纷的最有效途径
·严打,请不要挂羊头卖狗肉
·逼少女卖淫案频发,河南能否打出几个“天上人间”?
·方玄昌遇袭,都是文章惹的祸?
·“天体浴场”里的裸泳者更像是在聚众淫乱
·“鸟人”变“罪人”令“法治社会”蒙羞
·妙龄少女身陷“艳照门”,自己该不该反省?
·美女作家为何让新浪网编辑动了邪念?
·山寨机骗人,银监会真的没有责任?
·成功人士非得搞三妻四妾?
·谁给了这个农民“敲诈政府”的胆子?
·文强在临死前为什么不喊冤?
·文强在临死前和王立军说了什么?
·因救母失踪,与见义勇为何干?
·“小姐大阅兵”是一道什么样的风景?
·两陷“带走门”,柴静何以如此平静?
·女人在夏天该穿裙子还是该穿牛仔裤?
·为什么这么多中国人想移民?
·张国立何不向陈宝国推荐六味地黄丸?
·中国缘何成为“野鸡文凭”的最大市场?
·韩寒去香港为何最想见张柏芝?
·群杀知名人士博客传递重要信号
·汪精卫到底是不是“卖国贼”?
·小沈阳被称“最低俗的中国人”当之无愧
·局长想与“小三”结婚何必“向党保证”?
·殴打记者,霸王集团要称王称霸?
·记者成通缉犯,文章惹祸何时休?
·吴三桂冲冠一怒真是为红颜?
·郭德纲离臧天朔还有多远?
·农民工“愿当裸模”,谁能读出他们的无奈?
·封杀郭德纲,北京电视台怎能孤军奋战?
·“打耳光发欠薪”羞辱的何止是民工?
·“小姐”该不该受《劳动法》保护?
·王侯将相真有种乎?
·局长死于异性家中是个天大的笑话
·卫生部的新闻发布会为何前后矛盾?
·李一道长真的犯了色戒?
·问题奶粉再现,中国离文明崛起还有多远?
·谁敢说李萌萌事件不是罗彩霞事件的翻版?
·《侵权责任法》会不会沦为贪官的保护伞?
·毛泽东与中国的神秘文化
·李银河为什么没有处女情结?
·市委副书记失踪,是跑了还是死了?
·女子举报官员强暴有多高的可信度?
·方舟子遇袭,幕后黑手难道是唐骏?
·政治改革才是根治中国社会乱象的良药
·从见死不救看中国社会的道德溃败
·夫妻协议不该如此雷人
·深陷诈捐门,成龙会不会因此而臭名昭著?
·甩掉二奶用得着去公证吗?
·警察进京抓记者再现公权力的嚣张
·陈光诚从小监狱走进了大监狱
·美女证、房奴证,“90后”为何喜欢这些玩意?
·何不公开审理宋山木涉嫌强奸案?
·“直通中南海”留言板注定是一场政治秀
·教师强奸女学生,真是为了激发学习兴趣?
·维护城市形象要以牺牲司法形象为代价?
·朝鲜应该更名为“朝鲜王国”
·毛泽东最爱看什么书?
·广西官员想催生新的太平天国?
·灭一灭官二代的嚣张气焰
·父亲逼女儿卖淫,又是金钱惹的祸?
·“骗子”受审,女贪官岂能逍遥法外?
·天底下有这样按摩的吗?
·李刚父子是一对难得的好演员
·剧协主席“以泪洗面”,是真情流露还是溜须拍马?
·警察该不该让卖淫女为自己行大礼?
·贪官李人志的《忏悔录》文不对题
·电视违法广告为何屡禁不止?
·女大学生为何沦为低智商动物?
·360已经逼得腾讯QQ走投无路了?
·关停小区内色情夜总会何须如此兴师动众?
·被人包养的女大学生能被人骂醒吗?
·《潇湘晨报》招谁惹谁了?
·打破“唯高考分数论”让人欢喜让人忧
·富二代飙车相撞纯属咎由自取
·芮成钢是怎样炼成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富士康的连跳悲剧不仅仅属于富士康

   富士康,一个原本就已经非常知名的台资企业,最近,因为一连串的员工跳楼事件而成为了海内外媒体关注的焦点。自今年1月23日开始,在半年不到的时间内,富士康就连续出现了12起跳楼事件。如此频繁的员工自杀现象,让外界觉得不可思议。
   
   早在几年前,就曾有人指斥富士康为血汗工厂,但因为富士康在中国企业界的特殊地位,试图揭露富士康真实面目的媒体记者最后竟被富士康反咬一口,从而不得不离开所在媒体。因为有官方公开为富士康撑腰,所以,自那时起,很少能看到有关富士康的负面消息。
   
   富士康究竟是不是血汗工厂?在不了解富士康的人看来,也许还存在争议,但在富士康的大陆基地深圳,富士康是血汗工厂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大凡在深圳有过多年工作经验的人,都不会不知道富士康普通工人的艰难处境。

   
   富士康于1974年在台湾肇基,1988年在深圳地区建厂,如今的富士康已经拥有80余万员工及全球顶尖IT客户群,为全球最大的电子产业专业制造商。连续多年雄居大陆出口200强榜首,并在2009年跃居《财富》全球企业500强第109位。在电子行业日益兴盛的今天,富士康在中国乃至全球都具有很高的知名度。富士康在大陆的发展已经不仅限于深圳,迄今为止,在北京、上海、武汉等14个城市都相继建立了富士康工业园。
   
   正是这样一个在电子行业影响力巨大的企业,却接连发生员工跳楼自杀的惨剧,这看似偶然,实际上却是多种因素发力导致的必然结果。十二连跳已经彻底摧毁了富士康的企业形象,但是,这十二连跳背后却有太多值得我们深思的东西。
   
   当地政府监管不力
   
   在这个以追求经济发展为单一价值导向的国家,各级政府一直对招商引资给予高度重视。沿海地区因为海运便利,所以,很多沿海城市成为了外资企业投资的首选。深圳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在吸引外资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在深圳,外资企业比本土企业还多,外资企业之所以蜂拥而至,不仅因为地理优势,而且还因为政策上可以为其提供很多优惠。
   
   海峡两岸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老死不相往来,但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这种局面被打破,在台湾的人不仅可以回大陆老家探亲,而且还可以到大陆投资做生意。在当时,电子行业在中国大陆方兴未艾,富士康算是比较早进入中国大陆的电子企业和台资企业。
   
   富士康深得天时地利,另外,当时的社会道德水平远比今天要高得多,很多人到深圳去打工都是怀揣着梦想去的,不需要太多的条条框框约束都可以做到尽职尽责。而且当时是一个人才匮乏的时代,不像今天,企业可以对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而没有多大的后顾之忧。
   
   随着时代的发展,高等教育的普及率越来越高,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就已经出现了人才拥挤现象。很多人大学毕业后都无法找到满意的工作,更不用说是高中或中专毕业的人了,人才市场也逐渐由求职者的市场转变为用人单位的市场。深圳原本只是一个边陲小镇,因为大量外地人口的涌入,使得这里成为了中国最大的移民城市,并且具有其它城市所无法比拟的活力。
   
   不过,因为人满为患,在深圳的企业门槛也就越来越高,文化水平不高的人在那里很难一开始就找到满意的工作。很多企业在对人才高要求的同时,并不愿意给予入职者应有的工资待遇。拥有高中、中专学历的人在90年代后期基本上都只能找些工厂流水线上的辛苦工作。
   
   为了达到经济目标,只要企业按照规定纳税,很多地方政府全然不在乎企业是否遵守其它方面的法律法规。不计其数的台资五金、塑胶企业在台湾本土无法维系,于是转战大陆,这些企业高污染、高能耗。《劳动法》虽然在1995年得以实施,但在深圳,随着劳动力的日益过剩,普通劳工的生存状况却越来越差。对于很多台资企业来说,有关法律法规都形同虚设,即使深圳的劳工权利意识比较强,但在权利受到侵害的时候,往往投诉无门。
   
   诸如富士康这样的血汗工厂在深圳关外比比皆是,但是,即使运行了很多年,也不会受到政府的重视。富士康的员工自杀事件并非今年才有,在2009年9月,员工孙丹勇就曾纵身一跃,从12楼跳下后一命呜呼。此前的各种方式的自杀事件不一而足,只是没有进入公众的视野而已。因为富士康这样的企业对于发展当地的经济有好处,所以,只要不是舆论压力太大,当地政府也只会若无其事。
   
   台资企业管理混乱
   
   富士康在企业规模上可谓是势压群雄,但是,内部的管理却十分混乱,管理模式难以和现代化的企业接轨。台湾曾经是日本的殖民地,台湾企业的管理模式多少有点和先前的日本企业有些类似,不过,遗憾的是,日本企业早就已经脱胎换骨,而很多台资企业却还在因循守旧、墨守陈规。
   
   一个现代化的企业,应该以人性化的管理为主,因为只要员工的素质够高,就不会出现自由泛滥的情况。但是,我所了解到的情况是,台资企业的制度最为行政化,行政化到了几近苛刻的程度。在台资企业上班,你最好一秒钟也不能迟到,否则的话,原本杯水车薪的工资就会被扣得所剩无几,因为不仅迟到会扣钱,而且还会取消当月的全勤奖。
   
   笔者2001年进入了一家台资企业工作,里面的月薪竟然是450元,只有双休日继续上班,并每天加班3个小时,一个月才能拿到一千元左右的工资。相反的是,在那里的台干每天都轻轻松松,一个月都能拿到七八千甚至上万元。在大陆的台资企业里工作的台湾人非常歧视大陆人,即使你在里面还算得上是级别不低的管理人员,但在和台干打交道的时候,他们总能表现得对你居高临下和不屑一顾,有时候甚至还骂骂咧咧。
   
   台资企业有个通病就是喜欢作秀,不仅口号一大堆,而且每天员工上班后还要列队做操。实际上,之所以要这样并不是为员工的身体着想,而是希望在做操前后,有机会让台干在台上对你耀武扬威。在台资企业,虽然不允许你迟到一秒钟,但在上班的时候,台干废话连篇地耽误你的工作时间他们却毫不可惜。即使你是一个很有激情的人,但要是在台资企业里呆久了,也会变得个性全无,完全成了一个工作机器,每天重复着类似的活动。
   
   台资企业里的管理人员素质十分低下,官僚化情绪十分严重,即使是不大的台资企业也是等级森严。他们所聘请看门的大陆保安,也拥有非同一般的地位。即使你是部门主管,保安也可以经常对你发威,比如说你的工衣没穿好或者工牌没戴好都能成为他们指责你的理由。对主管都可以这样,对一般员工就更不用说了,富士康里面出现保安打员工的现象可以说并不出人意料,因为这在台资企业里是常态,保安就是老板和高层管理人员豢养的狗,想咬谁就咬谁。
   
   在台资企业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非常冷漠,工作时都是各自为政,不会为别人考虑。真正有能力的人都不会在台资企业里呆太久,即使希望长久,也往往会遭人排挤。台资企业里都喜欢讲企业文化,实际上,在整个中国,没有哪一个企业有自己真正的文化。一个没有企业文化的企业讲企业文化的唯一目的就是给员工洗脑,越是素质或潜在素质高者越是觉得在这种企业里工作令人窒息。
   
   员工缺乏信仰和吃苦耐劳精神
   
   从媒体所报道的富士康十二跳死伤者的年龄来看,多为80年代末或90年代出生者。这些人大多是独生子女,小时候因为被父母亲人宠爱,几乎没有吃过多少苦和受过多少挫折。富士康是全球知名企业,涉世未深者大多不会怀疑这样的企业会是血汗工厂。所以,很多年轻人在进入富士康之前其实期望值是非常高的。
   
   另外,中国的教育主张无神论,现在的年轻人的父母以前也都是受的这种教育,不过,因为时代的惯性,很多人还是有信仰,至少是朴素的信仰。但是,到现在的年轻人一代,可以说是什么都不信,在他们的脑子里,生活过得好也许是最重要的,每个人在出学校前都会把这个社会想象得天花乱坠,直到进入社会后才恍然大悟。如果实在是难于接受残酷的现实,很可能就会想到一死了之。
   
   富士康高层在面对记者的质问时,一直否认富士康是血汗工厂,从该厂员工在网上所发布的工资单扫描件可以看出,该企业不仅工资待遇低,而且工作时间长。除了上完正常的八小时外,每天还得加班,连星期六和星期天都没有,只是在跳楼事件频发的今天,很多员工每个星期才有一天休息。
   
   富士康的规章制度不仅严苛,而且荒唐,该厂的厂规明文规定不许员工反驳上司,否则就会被罚款,次数多了还会被开除。富士康虽然有太多太多不尽人意的地方,但在工作难找的当下,很多年轻人还是在它那些耀眼光环的诱惑下趋之若鹜。进富士康不仅要在很多硬件上达到要求,有时候甚至还需要向人事部门行贿才能被录用。进去不容易,出来也是难于上青天,你要是想辞工,还得很多部门主管签字批准才行。经过繁琐的辞工环节,还不能马上拿到应得的工资。在这种情况下,想到自杀并不奇怪。我不知道,富士康这样的企业和奴隶社会的奴隶农场有多大区别。
   
   5月27日,新华社发表评论文章,指富士康员工跳楼的原因复杂。确实,不管是政府、是企业,还是企业跳楼员工自身条件,都是导致跳楼悲剧发生的重要因素。如果富士康的现状不能尽快改变,这种悲剧绝不会停止,在不久的将来出现第一百跳都不稀奇。
   
   台资企业在台湾本土没有血汗工厂,但在大陆就很容易变为血汗工厂,这是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很显然,中国大陆有适合血汗工厂生长的制度土壤。富士康里那些年轻生命瞬间即逝,他们的死不仅仅是富士康的悲剧,而且是整个中国社会的悲剧。富士康绝不是唯一的血汗工厂,在官商乐于勾结、缺乏新闻自由、司法不独立的大环境下,没有制度的革新,富士康永远无法摆脱员工跳楼的恶梦。
   
   2010年5月28日
   
   转自《民主中国》
(2010/05/3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