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小乔受到冷遇和中国外交官挨打]
姜维平文集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索贿2000万,李承先徇私枉法
·霸道贪腐的“永州蛇”
·黄奇帆暗中操控,李俊企业遭围攻
·重庆公安帮倒忙,李俊小舅子跳窗逃生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李方平说,王健民案增加新的罪名
·起诉《环球邮报》,陈国治角色错乱
·中国股市“超规则”游戏探秘
·华人房东聚会,搭建互助平台
·“踩高跷”炒股票,没有不跌倒的
·黄奇帆救股市,别搞笑了
·江派设局,习近平切莫进入陷阱
·周本顺被抓,习王再下一城
·菲律宾朋友的狂欢之夜
·不必判处林森浩死刑
·程慕阳案发回重审,因为鸟鱼相遇
·抓捕维权律师的原因和恶果
·河北官场继续地震,张越自杀未遂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二)
·薄熙来余党反攻倒算,李俊企业发生血案
·天津大爆炸,李克强成了缩头乌龟
·薄熙来的幽灵与黄奇帆的骗术
·习近平阅兵,胡锦涛为何要发抖?
·习近平阅兵,李长春玩起“高射炮”?
·福州村霸,挑战习近平“依法治国”
·李克强当司仪,韩正干瞪眼
·习近平访美,中美人民的期待
·习近平访美,力促中美互利共赢
·习近平访美,日本安倍急了
·中美友谊屋,民间赠送给习近平的大礼
·跑到西雅图,黄奇帆给习近平丢脸
·重大突破,习奥就网络间谍问题达成共识
·习近平接受访民的申诉材料
·从王健民到信力健,胡春华一再胡来
·河北“政法王”名声臭到联合国
·习近平谈及非营利组织,意指郭玉闪?
·王建民的悲哀
·王林是骗子吗?
·吴弘达不是一个诚实的人
·辽宁贪官张家成给我的印象
·应当对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展开调查
·难以包装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胡耀邦不朽,七常委求救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上篇)
·韩正狡猾,丢了西瓜捡芝麻
·高铭暄等法律专家说,钟安平不是贪污犯
·屠呦呦:机会垂青有准备的人
·加籍港商钟安平,狱中发出两封公开信
·蔡英文当选,未必是台湾之福
·一起被埋没的外企老板遭“黑打”的冤案
·车震不犯法,警察不该抓
·艾宝俊和郭广昌被调查,上海要地震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中)
·美国纽约一个难忘的夜晚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阔别16载,访港点滴
·习近平力促平反冤案,重庆地方不执行
·法院违法,王健民案“难产”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法院判官违法,不应成一纸空文
·追责不到位,冤案继续有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下篇)
·桂明海案件的另一面
·迟到的判决,归咎于官员不作为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两会在即,抓捕黄奇帆正当时
·薄熙来大秘的人生轨迹
·王阳被抓,韩玉臣乐了
·张鑫跳车身亡,薄熙来该当何罪?
·王健民案成了烫手的山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乔受到冷遇和中国外交官挨打

   来源:RFA
    似乎这是两个不搭界的国际新闻:流亡海外的上海作家小乔,在中国驻瑞典使馆受到冷遇,而中国驻休斯敦的外交官郁伯仁,却被美国警察一顿痛打,我看了网上众说纷纭的观点,深思再三,不胜感慨。我认为二者之间应有内在的必然的联系,即,当一个国家的统治者,不遵守自已颁布的法律法规的时候,他们本身的合法权益也很难得到保护,换句话说,当他们趾高气昂地粗暴对待别人,践踏人权的时候,自已倒霉的悲剧就已经拉开了序幕!只不过他们愚蠢,缺乏良知和悟性,被权力迷住了眼睛,看不见而已。
   据海外媒体报道,中国公民、现在流亡瑞典的上海作家小乔,从去年被中国政府剥夺回国权以来,已经多次到中国驻瑞典大使馆交涉护照更新事宜,都没有解决。5月3日,当地时间上午9点40分,小乔又一次去使馆,向柜台办公人员表明要求,得到的答复仍然是:“我们已经转达给国内,暂时没有新的答复。”小乔不服,就在签证等候区,打出了事先准备好的标语,其中一条用中文写着:“我是上海市民,我要回国看世博会。”另两条是用英文抄写的,是中国政府已签署的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条款:“人人有权离开任何国家,并有权返回他的国家,”和“任何人进入其本国权利,不得任意加以剥夺。”
   其实,作为中国使馆的工作人员,我相信他们每个人,都知道小乔用抗议行动给予他们的提示是正确的,即中国政府根本不应当违反自已的承诺,拒发护照给任何一个公民。
   但事情并不如此简单,据报道,10分钟后使馆人员告诉小乔:“你不能在这里抗议,你可以到使馆门外去。”小乔说:“我一没有大声喧哗,二没有散发传单,三没有找记者到使馆内拍摄,丝毫没有影响使馆的秩序,只是抄了两幅中国政府承认的联合国公约和写了我个人的要求,没有任何违反中国的法律,我为什么不能待在使馆内?”使馆人员费某竟然说:“你不能到人家的家里抗议吧。”小乔立刻反驳说:我是中国公民,这里也是我的家,就算中国政府是个“家长”吧,我在自己家里,提出合情合理的要求,等待“家长”答复,没有任何过分之举!

   这段对话非常精彩,小乔承认是自家人,费某则不然,但我认为,在小乔取得瑞典国籍之前,他们都是一家人,而且政府是中国的“家长”,公民是它的孩子,现在出了怪事:家长不让孩子回家,而且家长的火气很大。费某说,我们叫保安来带你出去。小乔说,我要在这里等候答复。随后使馆的门卫(瑞典人),用英语对小乔说:“使馆的人要求你出去。”小乔向他讲明了道理,但他还是奉“家长”之命,强行将小乔拖出使馆领事部接待室,小乔被迫与他发生肢体冲突,一路挣扎反抗,最后终因“力不能敌”,被拖出使馆院门外,而后门卫锁住院门,再不准小乔进去了。
   请看!我们伟大的“家长”很有钱,光上海世博会就花了590亿,当然雇得起洋人保镖了,他们在别人的国土上,把自已的公民强行拖出了领事馆,这种动粗丢人的行为,中国历史上有吗?家长推孩子,推到了瑞典,这真是咄咄怪事!
   此后,报道又说,有人再来办理护照或签证时,门卫就用密码给来访者开门,无奈小乔一直在使馆门外举牌抗议到中午12时,才不得不离开了使馆。看来,这个孩子比不上冯正虎有韧劲,小冯一直斗得老胡亲自发话,让他回到了上海,而小乔又一次的维权运动竟失败了!
   不过,真正的失败者不是小乔,更不是冯正虎,是中国的当权者,当他们把公民的合法权益作为儿戏玩的时候,自已被耍的悲剧也就必然开场了!所谓的“郁伯仁事件”就是在这样的国际大背景下产生的,只不过,被庸俗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迷住了眼睛的人们,颠倒了是非观,他们荒唐地认为,“家长”动粗是应该的,“家长”挨打却是万万不行的!
   据海外媒体报道,4月24号晚上,中国驻美国休斯顿总领馆副总领事郁伯仁,在总领馆附近,遭到了休斯顿警察的围捕,警察手法粗暴,郁伯仁受伤送进了医院,在网上引起广泛的讨论,特别是在国内的官方网站上,一时间充满了谴责美国警察的声音。中国政府已经发出了抗议,要求美国政府严守《维也纳公约》条款和中美的建交条约,保护中国驻美人员的安全。美国国务院4月 28号也表示,正在密切调查这个事件以及相关的执法权限。而休斯顿的市长表示,三位涉案的警察已经重新安排了办公室的其它工作。
   我想,这件事的真相细节,还有待于进一步调查,但是,北京高层为何对小乔受到粗暴对待的事件,装聋作哑,而对郁伯仁的挨打,则兴师动众呢?我们的国民为何在这个问题上,厚此薄彼,表现不同呢?
   据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报道,最初,休斯顿的警察发现了一辆无牌照的汽车,就拉响了警报,要求他停车,但这辆车没有停,而是一直开到了总领馆的车库,警车就追到了那里,车库的门打开以后,车子进去了,警方也追进去,把这个驾车的人铐上。这位就是中国驻休斯顿总领馆的副总领事郁伯仁。另外一名女乘客,后来中方证实是他的夫人。据说,警察后来知道了他是领事,有外交特权,就打开了他的手铐,并把他送到了附近的医院去检查,发现手部和颈部受伤。我想,可能他的颈部是在铐他的时候,警察把他按在地上的时候擦伤的,而手部是戴手铐时太紧,他挣扎所致,并无大碍,故他很快就出院了。
   这就出现了类似上述的发生在瑞典的问题:每个人,不论身在何处,不论什么地位,都应公正地对待别人,也希望得到它人的尊重!中国驻瑞典的外交官做到了吗?郁伯仁做到了吗?他为什么看见警灯闪耀,却不停车?中国外交官要不要遵守所在国的法律法规?使馆人员在瑞典唆使它人拖拉小乔,是否违法?是否不当?
   有人说,郁伯仁挨打很可能是个阴谋。《看世界》网站的一篇很有说服力的文章,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即美国没有一个全国性阴谋策划的中心,和操控警察行动的可能性,所以它不太可能是在高层策划的一个阴谋,然后落实到休士顿的地方警察去执行,因为它和中国的专治制度不一样。我同意这一观点。
   对于郁伯仁来讲,他受到粗暴对待既是偶然的,也是必然的,前者是因为美国警察的误会,造成了外交风波,后者是中国的体制滋生了他的特权思想,使他得意时似乎忘记了身在何处!
   无疑地,中国是一个中央集权的专制国家,在中共中央政法委领导下,全国各级的公安、法院、检察院、国安等都拥有很大的权力,但对外交官一定是客气的,给面子的,因为他们也是属于国内特权的精英阶层的,故久而久之,中国的外交官把不守法的坏习惯带到了海外,更有甚者竟在国外对自已的同胞动粗或恶语相待。小乔是新近的例子,先不说她。拿胡耀邦来讲吧,在满妹写的《回忆父亲胡耀邦》一书中就有这样一个细节:1989年4月14日,满妹在美国出差期间忽然得到父亲病危的消息,她拟立即乘机回国,便向旧金山领事馆人员联系求助,但接电话的人不知道她是胡耀邦的女儿,对她说,现在已是星期五晚上10点多钟了,你知道吗?都下班了!满妹解释说,我是中华医学会的副秘书长,是受组织的委派赴美学习的,我家里出了事,希望得到帮助,尽快回国…那人说,自已想办法吧!如果每个回国的人,都找我们帮忙,那领事馆就别干事了!{见该书第13页}由此可见中国外交官的霸气和作风如此恶劣,由来已久。假如满妹赶去大使馆较真,大概只有告知真实身份,才能免于小乔之苦吧?所以,我很想请教郁伯仁一个严肃的问题,在他挨打之前,是否听说了类似小乔这样的中国公民被拒之国门之外的消息,是否感到于心不忍?是否认为中国驻瑞典使馆的工作人员和保安做得对?如果他说,小乔是自找苦吃,中国政府做得对,他们是否也可以讲:美国警察打你活该!
   请不要责怪这一观点势单力薄,过于偏激,在中国读者当中,类似的反应也不少,在《凤凰网》有一篇文章题为《美国警察跟踪闯馆,抓走中国外交官,中方提出交涉》。它发表后一度显示评论有将近300条,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这些评论当中,有70%赞成美国警察的做法,其中有一名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网友评论说:在美国开无牌照汽车,丢尽了中国人的脸面, 这样的人居然能当外交官?据报道,这个评论的推荐总数,竟然达到3,394人次。这充分说明了“英雄所见略同”:世间万物都存在着必然的联系,你依仗手中有权,狐假虎威,恶对它人,殊不知灾难已经悄悄地向你走来!
   2010年5月6日于多伦多
(2010/05/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