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 列宁首创一党专制体制]
郭国汀律师专栏
·英国互联网自由评定
·全球最自由的爱莎尼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22)《仗剑走天涯》郭国汀著
·我的真实心声
·面对十八层地狱,我的真情告白 /南郭 网友评论
·《仗剑微言—我的四十自述>
·相信生命—郭国汀律师印象
·赵国君 做一名人权律师——访郭国汀律师
·申请任专兼职教授与评审一级律师的故事
·志当存高远-我的理想与追求/南郭
·我的知识结构与思想/南郭
·汝凭什么任教授?!/郭国汀
·我们决不再沉默! 郭国汀
·郭国汀:正义者永不孤单
·虽千万人,吾往矣!
·法律人的历史使命---郭国汀答《北大法律人》主编采访录
·法律人的历史使命 网友评论
·如何成为一名伟大的,优秀的法律人?
·如何成为一名伟大的律师?网友评论
·为当代中国人的幸福而努力奋斗
·我的告别书—再见中国律师网
·勇敢地参政议政吧 中国律师!
***(23)《郭国汀自传》郭国汀著
·《郭国汀自传》第一章:阴错际差(1)
·《郭国汀自传》第二章:灭顶之灾
·《郭国汀自传》第三章:奋力拚搏
·《郭国汀自传》第四章:东山再起
·《郭国汀自传》第五章:山重水复
·《郭国汀自传》第六章:永恒的中国心
·郭国汀致海内外全体中国网民的公开函
·极好之网站-天易综合网
·天易论坛宣言—天道至大,易道天成
·南郭不与匿名者论战的声明
·请广西网友立即转告陈西上诉
·就朱镕基与法轮功答疑似五毛党徒古镜质疑
·马克思最大的缺陷之一是其根本不了解人的本性
·南郭谈论习近平
·南郭谈论习近平秘信
·马克思恩格斯列宁之无产阶级专政辩析
·轮流强暴马恩之恶果——“无产阶级专政”
·郭律师就民运英友张林之女安妮被非法剥夺入学权事致习近平/李克强公开函
·郭国汀:批驳体制内文人俞可平严重误导国人的谬论
·父权政治公民政治及专制政治
·什么是我们为之奋斗牺牲的正义和自由?
·什么是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改革自由主义?
·《匪首毛泽东》20.野心恶性膨胀的邪恶致极的毛泽东
·中共政权的性质与现状
·Politics and truth
·Justice and pursuit of truth
·God and modern politics
·Why Federalism?Dose Federal system better to protect minority rights?
·Injustice as the root of terrorism: Social political and economic fact
·列宁之“无产阶级专政”批判
·ompare Analysisof Marx and Lenin’s Theory of the Dictatorship of the
·我的坎坷律师生涯(9):孤独的长跑者
·《我的坎坷律师生涯《我的坎坷律师生涯》(7):知青岁月》(7):知青岁月
·有关圣经翻译的若干问题
·郭国汀:论爱情
·錯帐俏曳傅模珨凳旰笥H自糾錯我還不偉大嗎?!
·文革教训原因考
·开放党禁与多党联合政治——回顾三大改造、三面红旗、反右、文革史有感
·论质、量互变关系
·学习与开放
·无产阶级领袖有感
·无产阶级领袖的重大作用
·勇敢地参政议政吧!中国律师们!
·郭国汀:从 “中国律师人”说开去
·中國律師朋友們幸福不會從天降
·律師的文學功底
·郭國汀:中國涉外案件沒有一起獲得執行
·南郭:堂堂正正做個真正的中國人!
·郭国汀:愿王洪民先生在天之灵安息.
·南郭:令郭國汀律師老淚縱橫的真情
·郭国汀:民族败类!你是否中国人?
·郭國汀:令我熱淚橫流的小詩
·郭国汀:专制流氓暴政本质的再暴露
·郭國汀:強烈譴責中共惡意迫害自由戰士楊天水 許萬平
·今天我絕食——英雄多多益善!
·一个中国人权律师的真实故事
·郭国汀:全球接力绝食抗暴运动的伟大意义
·郭国汀:闻律师英雄高智晟再遇车祸有感
·只有思想言论信仰结社出版新闻舆论的真正自由能够救中国!
· 南郭:自由万岁!新年好!
·志当存高远-我的理想与追求
·我的知识结构与思想
·人生 道德 灵魂/南郭
·男子汉的眼泪/郭国汀
·相信生命—郭國汀律師印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列宁首创一党专制体制


   
   
   南郭点评:作者认为法西斯实质上源于列宁的极权主义。希特勒纳粹党的名称叫做:National Socialist party即国家社会主义党简称纳粹。墨索里尼早先是个社会主义者,后来创立法西斯理论,其理论主要源于列宁的极权主义。
   

   2010年5月23日第221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列宁首创一党专制体制
   
   Richard Pipes著[1] 郭国汀编译[2]
   
   列宁创建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由共产党私人集团行使的极端专制政体,躲在由苏维埃代表大众自治的面具后面,直到法西斯和纳粹为其自已的目的借用共产主义政治方法,极权概念才被用于定义最初源于俄国的体制。亦即,法西斯实质上源于列宁的极权主义。151
   
   马克思几乎未考虑无产阶级夺权后如何管理国家,因为他不知道如何处理无产阶级专政与无产阶级民主之间的关系,也不了解社会主义经济如何在没有钱的情况下运作。他将此问题留待未来解决。布尔什维克党同样忽略此问题,因为他们相信并寄希望于立即点燃全球革命烈火,建立民族国家来解放他们。
   
   作为私人组织,共产党不受外部监督,同时其控制一切,党本身却不受任何控制:直到1991年8月,共产党成为一个只对自已负责的自足和自我永存的实体。152
   
   1917年2月苏联共产党仅有23600人,1919年剧增至250000人,1921年3月21日跃升至730000人,但大多数新入党者多为投机分子。列宁将所有重要和关健职位均保留给1917年以前入党的老布尔什维克。(南郭注:中共同样分为红军时期、38干部、解放战争时期,南下干部等不同待遇)。
   
   1919年3月,苏共中央委员会创设了两个新机构:书记处之外设立政治局和组织部。列宁成为无可争议的首脑,1918年底卡门内夫对孟什维克党的尼古拉苏哈诺夫说:“我变得更加信服列宁,他从来不犯错误,最终他总是正确的,有多少次,他的政治路线似乎业已犯错,而结果总是他的路线变成正确。”153
   
   列宁既撑控共产党--国家实际的立法者,也控制国家最高行政机关;所有重要的决定,首先由中央委员会或政治局作出,然后提交国务委员会(Sovharkom)讨论,该国务委员会通常有非共产党的专家参与,此种讨论时常局限于贯彻党的决定的最佳手段。这种党的双重职能的特征,就成为所有极权体制的特点。
   
   1917-1918秋冬,所有的俄国人均参与各种掠夺。农民抢占农用土地、工人抢占工业工厂、前线士兵回家前则抢兵工厂军火库及仓库;因此,全神贯注于抢劫财物的农民,工人和士兵失去了原先对政治仅有的一点兴趣。这种分别掠夺瓜分不局限于物质财富,而及于政治权力。到1918年春,世界上最大的国家分解成大大小小无数政治实体,它们皆主张主权和领土,象中世纪一样,俄国变成无数自治实体。首先是边境地区非俄罗斯人居民区,各少数民族依布党所称之民族自治权,于1917年12月纷纷宣布独立。各省、地区甚至城市纷纷主张独立于中央。共产党接受苏维埃统治的无政府原则鼓励此种进程。1918年6月,在原俄帝国领域内至少存在33个主权政府。
   
   1918年3月政府批准由左派社会主义革命党起草,有强烈的无政府主义倾向的俄国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宪法。列宁主导的第二届苏维埃代表大会,创设了人民委员会,予中央执委会控制全权。但列宁真实的目的在于赋予他担任主席的人民委员会,承担对党的中央委员会排它的责任。
   
   欲获得完全自由决定权,列宁和托洛斯基必须尽快摆脱中央执委会。而布尔什维克党指名的中央执委会中的社会主义们在10月底认为其是某种社会主义杜马(相当于西方国家的议会),授权其监督新临时政府的行为,提名其成员,并行使立法权。列宁对此建议蚩之以鼻,故从中央执委会成立第一天起便蔑视之。
   
   1917年10月27日,列宁签发关闭媒体的法令,关闭所有反革命报纸,即所有不承认十月革命政变的报纸。实际上除了布尔什维克党和左派社会主义革命党的报纸之外,所有的报纸全部被关闭。155
   
   中央执委会对列宁布党之举非常震惊,布党违反规定将中央执委会置于象皮图章的地位。列宁和托洛斯基自我授权全权立法权,使得中央执委会和苏维埃大会由原来的立法机关变成了咨询机构。从此,俄国系由法令统治,而法令签署者是列宁而非立法机关,正如沙皇时代由沙皇签署一样。标志着布党实质上倒退回到1905年10月17日以前的沙皇专制。
   
   苏联宣称其是工农兵政权,但第二届苏维埃大会,农民组织却罢会。主要由社会主义革命党组成的国会农民代表,拒绝承认十月革命。为了粉碎农民的反抗,布党与左派社会主义革命党合作,分裂社会主义革命党;左派社会主义革命党领导人是马丽娅斯比里多诺娃。虽然左派社会主义革命党支持布党的十月革命,但反对其随后的许多做法。
   
   1917年11月底举行的农民代表大会谴责十月政变。布党因此与左派社会主义革命党秘约,承诺在人民委员会中预留给左派社会主义革命党位置和其他让步,换取左派社会主义革命党协助分裂农民大会。
   
   第一个反对十月政变的是公共知识分子。作家、艺术家、研究员、记者、律师、政府官员、私企白领们宣称,只要布尔什维克党撑权,他们就拒绝履行他们的责任。知识分子们设立拯救祖国与革命委员会,组织彼得格勒大罢工。当苏共新的委员们到各部委执行职务时却发现,要么只有懒散的员工,要么干脆仅有看守大门和贤言的妇女。
   
   托洛斯基就任外交部长到任第一天发表演说:“我是托洛斯基,新外交部长”。却受到嘲讽的欢迎,他不介意并让他们回去工作。结果外交部全体职员全部回家,且宣称只要托洛斯基在任上便拒绝上班。
   
   邮局和电话电报局员工则上街游行示威并宣誓:直到布党放弃权力给联合政府将不复工。其他机关雇员包括私营银行亦随之。国家银行和财政部拒绝兑现布党任何金钱。最后布党派兵强行从银行提走500万卢布。
   
   11月下旬,列宁下令反击罢工,武装的布党一个一个占领各机关,强迫员工上班并威胁将严厉惩罚:凡拒绝上班者将全部开除,由新手取代。但对白领的罢工,直到1918年1月在强行解散制宪政议会以后才有效破坏。
   
   制宪会议Constituent Assembly
   
   民意测验表明,布党主要在城市工人,军队中有较大支持者,卡得特斯(Kadets)是布党的强力竞争对手,社会主义革命党支持者主要是农民,故列宁宣布卡得特斯(Kadets)为非法组织是“人民之敌”并逮捕其领导人。因此,自由党是苏共政府第一个镇压的政党。
   
   最后,布党允许制宪会议召开,但很快便强行解散之。1917年12月1日列宁还称制宪会议是人民意志完美的体现,12月12日,他却称: “一切权力归制宪会议的口号是反革命”!
   
   制宪会议定于1918年1月5日举行,保卫制宪会议联盟派员至工厂、驻军签名支持,孟什维克与社会主义革命党期望以此制止布党武力压制制宪会议。少数社会主义者主张武装游行示威,支持制宪会议。结果被社会主义革命党高层一致否决。他们认为布党仅是有病,需要时间纠正,结果士兵们皆未带武器。
   
   1918年1月4日列宁指定布党军委主席波得伏斯基(Podvoiskii),任处理制宪会议的特别军委负责人,对彼得格勒实行军管,禁止公共集会。苏共党报星火报公告:任何在制宪会议附近集会游行者将被武力镇压。
   
   1月5日,彼得格勒特别会议区,到处是全副武装的布党,他们封锁了所有街道。没有武装的支持制宪会议的游行队伍于10点前往制宪会议会址陶里达(Taurida)宫,遇布党枪击被打散。整个会场全部控制在布党军人手中,有些军人用枪口指着发言者,许多军人喝得烂醉,当布党提出动议要求议会放弃立法权,限于批准布党的法令时,遭议会代表拒绝;于是布党代表立即宣布议会为反革命,并离开会场。依列宁指令,议会被允许续存一段时间。下午4点,一个受命于列宁的付手负责陶里达宫安全的无政府主义士兵,要求大会主席休会,因为卫兵们累了。随即更多的士兵拥入会场,他们看上去皆疯狂。主席契尔诺夫继续开了两小时会,然后宣布休会。但再也没有第二次会议,因为次日晨,列宁的助手斯威尔德洛夫,正式解散了议会。
   
   苏共党报星火报首版刊载社论称:“银行家、资本家和地主的代理人,美元的奴隶右派社会主义革命党,要求全部权力归制宪会议和他们的主子----人民的敌人。但是工人、农民和士兵不接受社会主义最邪恶的敌人的谎言欺骗。以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苏维埃共和国的名义,他们全部应清除。”
   
   1月8日,布党召开第三次苏维埃大会,结果布党与左派社会主义革命党占据94%席位,自然没有任何人可以否决他们的决议。在布党把持下的大会批准了所有布党法令,宣布成立苏俄布尔什维克党永久政府。
   
   公众对苏共强制解散制宪会议的反应出奇冷漠,因为俄国人已经厌倦了,他们渴望和平与秩序,甚至不问以何代价。直接后果便是,抗议政府的罢工崩溃,罢工者皆复工,有些因个人原因,有些人认为可以从内部改善。
   
   俄国人对这段历史性事件的反应,表明人口中大多数和知识分子,缺乏一种能够为公共利益,激励人民放弃眼前和个人利益的民族认同感。表明群众仅理解私利和地方利益,只懂得埋头享受分别掠夺抢劫之乐。他们让那些最大胆和最冷酷无情的人当权。
   
   社会主义知识分子的表现也好不到那里去。他们带着蜡烛与三明治,却不带武器,也不准其他人携带任何武器。当布党强行解散制宪会议后,一群士兵来到社会主义知识分子面前,主动向他们提供武器,被吓坏的知识分子代表们,却要求士兵们不要轻举妄动,宁可让制宪会议平静死去,以免引发内战。这种人当然无人愿意冒险追随。这些自杀行为不仅是由于他们害怕肉体暴力,相信依赖人类的行为不可避免的民主,而且害怕曾经存在的反革命。社会主义者认为其与布党在创建新秩序方面有共同目标,他们虽然谴责布党的方法,却赞同布党的目标,他们视布党的非社会主义的敌人为已之敌人。孟什维克报纸在布党强行解散议会后却称:“我们革命的命运与布党的命运密切相关。”显然他们依布党的口号而非依其实质作出判断。
   
   枪杆子变成布党解决政治争议的主要工具。到1918年春,布党不得不日益诉诸暴力,因为他们如今甚至失去了去年秋天追随他们的农民和士兵的支持。在所有的城市投票布党均输给孟什维克和社会主义革命党。布党政权以两种方式解决此窘境:使孟什维克和社会主义革命党竞选苏维埃无效,强迫反复选举直到布党获多数票为止。支持孟什维克党的工人,试图组建工人委员会,结果全被布尔什维克党镇压,领导人皆被逮捕。自此,工人结社权亦被终止,工人选举自已的代表的权利亦不复存在。1918年6-7月布党终于完成了一党专政基础架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