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波兰自我限制的革命:共产党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六]
郭国汀律师专栏
***(9)《郭国汀海事海商论文自选》郭国汀著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10)《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译郭国汀审校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郭国汀审校 第一章:当事人的目标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六章:保险问题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四章:信用(融资)协议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十章:未来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八章:其他法律问题
***(11)《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一章:导论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二章:船舶油污及国际公共卫生法的调整
***(12)《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六章:国际技术转让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七章:外国投资
***(13)《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一章:海事海商法的简明历史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五章:拖航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章:管辖及程序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一章:海洋污染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二章:特别法定权利、海上留置权、抵押权及其他请求权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三章:旅客运输
***(14)《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郭国汀/赖民译
·《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译者的话/郭国汀译
***(15)《审判的艺术》郭国汀译
·《审判的艺术》译者的话/郭国汀
***(16)《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郭国汀/高子才合著
·《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作者的话/郭国汀
***(17)《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郭国汀主编
·《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主编的话/郭国汀
***(18)《国际海商法律实务》郭国汀主编
·《国际海商法律实务》主编前言/郭国汀
***(19)《南郭独立评论》郭国汀著
·【郭國汀評論】第一集我為什麼要為法輪功辯護
·【郭国汀评论】第二集从自焚伪案看中共的邪教本质
·《郭国汀评论》第三集国际专家学者如何看待法轮功?
·【郭國汀評論】第四集:中共為何懼怕曾節明
·【郭國汀評論】第五集:憶通律師事務所遭遇停業的真正原因
·《郭国汀评论》第七集:江泽民是货真价实的汉奸卖国贼
·《郭国汀评论》第八集:从陈世忠的“第二种忠诚”看中共司法黑暗
·【郭國汀評論】第九集-苏家屯事件(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
·《郭国汀评论》第十集:蘇家屯事件(活体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下集)
·《郭国汀评论》:第十二集:爱中华必须反共!
·《郭国汀评论》第十三集:为六四“反革命暴徒”抗辩
·《郭国汀评论》第十四集:什么是我们为之奋斗的民主?
·《郭国汀评论》第十五集:为邓玉娇抗辩(上)
·《郭国汀评论》第十六集 我为邓玉娇抗辩(下)
·《郭国汀评论》第十七集:强烈谴责中共暴政迫害中国人权律师
·《郭國汀評論》第十八集:中共专制暴政正在毁灭中国生态环境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二集:论法轮功精神运动的伟大意义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的非法性《郭国汀评论》第23集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专制暴政下的酷刑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八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下不可能有任何新闻自由
·中共暴政在重演萨斯疫骗局?!
·让人权恶棍无处可逃----评西班牙国家法院受理江泽民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和酷刑罪案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下)
·颠覆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抗辩要点?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判决
·论冯正虎精神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辩护词
·郭泉博士其人其事以及颠覆国家政权案抗辩要点
·论刘晓波与郭泉案的辩护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七集胡锦涛向朝鲜学习什么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八集 胡锦锦向古巴学习什么样的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九集共产党政权全部是流氓暴政:越南及老挝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集共产党没有一个好东西 秘鲁共产党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一集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二集:共产党政权纯属流氓政权: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三集埃塞俄比亞共產黨政權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四集阿富漢共產黨暴政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五集虐殺成性的柬埔寨共產黨極權暴政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六集波蘭共產黨極權暴政的罪惡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七集:东欧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八集:人民為敵的蘇聯共產黨暴政的罪孽(一)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二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三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四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五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大罪
***(20)《陈泱潮文集选读》陈泱潮著/郭国汀编校
·大器晚成——《陈泱潮文集选读》序
·《造化故事》陈泱潮文选第一集
·铁幕惊雷《特权论》陈泱潮文选第二集
·《偃武修文重新建国纲领》陈泱潮文选第三集
·《时政评论》陈泱潮文选第四集
·《天命前定》陈泱潮文选第五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波兰自我限制的革命:共产党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六

波兰自我限制的革命:共产党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六
   
   Peter Cipkowski著[1] 郭国汀编译[2]
   
   南郭点评:波兰是共产党世界首个革命成功的国家,其特征在于工人与知识分子结盟,形成强大的政治力量,进行了艰苦卓绝的长期奋斗,最终通过自我限制,使波兰革命主要是和平革命。由于波兰共产党政权主要是由苏军武力强制扶持起来的而非波兰人民自主的选择,而且自1956年赫鲁晓夫披露斯大林严重的罪错后,波共党内进行了非斯大林化运动,并逐渐减轻镇压程度,相对自由宽松,对反对派的镇压几近仁慈;加之波兰人95%以上是天主教徒,有深深厚的宗教信仰传统,波兰神父于1978年当选罗马教皇保罗二世,对波兰革命至关重要;按瓦勒萨的说法“波兰革命的功劳保罗二世占50%,波兰人民占30%,哥尔巴乔夫,里根总统和萨切尔首相占20%”。虽然瓦勒萨的说法未免言过其实,但天主教及教皇对波兰革命的影响与贡献巨大则是不容置疑。我认为波兰革命成功原因有如下六点:首先,在于波兰人民不愿意做奴隶长期不屈不挠英勇奋斗;其次,因波兰工人阶级与知识分子的紧密结盟形成了巨大实质性政治力量;再次,天主教与教皇的巨大影响力,波兰人民有较深厚的宗教数神信仰和道德基础;第四,波共领导人相对较开明,党内开明派力量大于顽固派;第五,哥尔巴乔夫政府的对外不干涉政策;第六,波兰经济由于共产主义原理内在固有缺陷,与所有的共产党国家一样皆陷入长期衰退,导致人民强烈不满。

   
   2010年5月23日第221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波兰编年大事纪
   
   1945年2月波兰战后命运在雅尔塔会议上确定
   
   1947年1月共产党控制波兰
   
   1956年6月在波兹那爆发大罢工,57名工人被杀害
   
   1968年3月在华沙发生学生抗议事件
   
   1970年12月在波兰沿海城市爆发骚乱和罢工,超过300人被杀害
   
   1976年波兰再度爆发工人罢工事件
   
   1978年10月16日约翰保罗二世当选罗马教皇
   
   1980年8月8万工人占领位于古丹斯克的列宁造船厂,罢工波及全国
   
   1980年8月31日波兰共产党政府与罢工委员会签署协议;团结工会时代开始
   
   1981年12月13日,强制实行军管,团结工会被禁止,数千名工人被捕
   
   1988年5月至8月,大规模罢工在全国爆发;罢工者要求恢复团结工会
   
   1989年2月6日,在政府与团结工会之间举行了第一次园桌会议谈判
   
   1989年4月7日,政府同意恢复团结工会的合法地位,并同意举行部分自由选举
   
   1989年6月4日,团结工会侯选人在自共产党统治以来东欧最自由的部分选举中大获全胜
   
   1989年8月28日,马佐维科基当选总理,组建了自1948年以来第一个非共产党政府
   
   1990年1月1日,引入基础经济改革,确保市场经济
   
   1990年5月27日,地方选举全国基层共产党官员几乎全部败选
   
   1990年12月9日,波兰举行自1947年以来第一次自由选举,瓦勒萨以75%高票当任总统。
   
   1989年第一季度,一道新的陌生的光芒刺破波兰上空。它以举世震惊的方式闪耀了世界。邱吉尔在1914年写下的一句可怕的句子有了新意:“一道陌生的光芒开始晃动,但以可看见的层次,欧洲版图随之增减。”邱吉尔提及的陌生之光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出现的微弱征兆;而1989年显示的陌生光芒则是东欧共产主义的彻底崩溃。
   
   波兰的变型
   
   1989年是至关重要的一年。一年前还是令人不可思议的变化正以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演变。在波兰,共产主义的崩溃奇妙无比令人不可思议,因为几乎没有人可想象在政府和人民之间的巨大鸿沟,能够如此迅速地沟通。这种沟通的许多细节,迄今含混不清。但是有两点是非常明确的。第一,没有苏联共产党领导人哥尔巴乔夫的明确许可,完全不可能;第二,基础革命震动是由1988年5月和8月两波罢工浪潮推动的。第二波罢工潮比第一波来势更猛烈,其结果是恢复了被禁止的团结工会的合法地位。
   
   1989年4月,共产党政府与团结工会签署的协议,引导至里程碑式的党政改革。他们包括要求举行自二战结束后,东欧最自由的议会选举。抓住这一难得的投票机会,占压倒多数的波兰人投了反对共产党的选票。在苏联默许下,团结工会组建了东欧第一个非共产党政府。尽管如此,波兰反对派突然发现他们自已陷入一种并不令人妒忌的地位。他们如今必须发起高度不受大众欢迎的经济改革,或承受经济失败的谴责。与此同时,共产党悄然退居阴影下,并逐渐消声匿迹。
   
   波兰反对运动经常比其他东欧国家略胜一筹,更加持续和稳定。在波兰,共产主义的松动持续了几十年。波兰战后的命运是由盟国在违悖波兰人民意志的雅尔塔会议上决定的。从政治和军事上,波兰皆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第一个抵抗纳粹德国的国家。波兰绝大多数人始终与盟国站在一道。基此,波兰领导人相信,盟国承诺重建一个独立的波兰国家。然而,波兰是苏联欧洲政策的中心,唯有将波兰完全置于苏联从属的地位,斯大林才能实现他创建一个苏维埃阵营的计划。斯大林破坏了他在雅尔塔会议上对波兰将举行“自由和不受约束的选举”的承诺。1947年1月,共产党采用恐怖和欺诈手段操纵选举。通过腐败的选举,苏联给波兰强加了共产党统治。
   
   许多世纪以来,波俄两国关系一直充满敌意。俄国自17世纪始一直向西部扩张,使波兰社会付出了巨大代价;沙皇俄国发动毁灭独立波兰国家的战争,1795年将其从欧洲版图上抹掉。波兰人民代代相传,从内心明确他们的民族认同感,拥有从俄国侵略者下独立的强烈渴望。由于波兰人历史上的敌对,加上二战时的经验,使波兰人苏联控制波兰特别反感。希特勒与斯大林1939年秘约瓜分波兰,1939年9月1日德军入侵波兰,16天后苏军大举入侵波兰,将波兰领土上的波兰人大规模强制迁徙;苏军于1940年在卡延森林群体屠杀了24560名波兰军官、律师、教师。
   
   波兰人对苏军帮助建立的新政治秩序的反应可想而知是痛苦不堪的。他们被遗弃给共产党统治,使他们有一种听天由命的情感,从波兰是已被她的西方盟友抛弃的事实,盟国与苏联在雅尔塔条约的极度不义,卡延大屠杀的记忆,战争的创伤,完全孤军奋战,永远无法从波兰人的意识中抹去。
   
   奋起反抗
   
   暴力冲突迅速在波兰人民与共产党当局之间爆发。在许多波兰城市的墙上随处可见刻划的起义年份:1956,1968,1970,1976。在这些年份,均爆发过英勇反抗共产党政权的起义。这种简单的列举却传达着强烈的信息:奋起反抗,前仆后继!
   
   在共产党波兰发生的一系列政治危机有某种韵律。1956年波兹那工人抗议政府不愿意非斯大林化的起义被镇压。1968年爆发了华沙学生们新的流血抗议事件。1970年在波罗的海沿岸城市古丹斯克(Gdansk),盖都伊亚(Gyduia)和索波特(Sopot)爆发工人罢工起义,在所有这些罢工中,包括随后1976年发生在华沙和拉冬(Radom)的罢工,均缺乏组织。它们均以政府残酷暴力镇压终结。尽管政府每次镇压时均承诺改革,党的领导人回到他们的中央委员会大楼后却又策划另一次非道德化的策略,继续强化党的垄断权力。
   
   1976年以后,波兰异议人士超越了先前异议的约束。他们建立起完全不受极权社会控制的研究机构,设立从一地转移至另一地的“飞行大学”,提供政府大学所不提供的大量各门课程。他们出版了不少出版物,其中有些定期发行,并有热心的读者群。他们设立了一个捍卫工人委员会,对抗政府的骚扰和不公正的监禁。当然,大多数这些活动,均是秘密地下进行。据一位波兰观察家称,波兰人通过直接象个自由的人那样行事,设立了一种自由的措施。同时,他们示范全世界,为自由而奋斗可以是:没有骚乱和起义,和平参与人们自已的商业社会生活的权利。
   
   1980年波兰的八月
   
   1980年夏,波兰政府宣布提高物价,肉类价格大受影响。为避免突然的群众不稳定,在不同地区不同的时间启动了进一步价格改革。至8月间,罢工遍布全国,工人们要求提高工资以补偿由于物价上涨造成的损失。
   
   1980年8月中旬,古丹斯克的罢工引起世界关注。其特点在于他们自我组织的能力。起主要作用的是一个普通的波兰电工瓦勒萨(译者注:通译瓦文萨,确切的音译应为瓦勒萨)。当罢工工人聚集在列宁造船厂时,瓦勒萨拿着一个麦克风爬上12英尺高的大门,很快即成为罢工领导人。此前,因为经常批评共产党政府的尖锐观点,他已为工人们所熟悉。造船厂的官僚体制多年来早已使他感到沮丧,使他鹤立鸡群的乃是他对他的沮丧的真实表达及创造性的应对措施。甚至瓦勒萨也对自已公开挑战共产党当局的能力感到吃惊。“当我爬上大门时,我愤怒得发抖”。瓦勒萨解释说“我对共产党领导人的欺骗和平庸感到恶心。当时没有时间考虑我正在冒随后即至的生命危险”。
   
   工人的要求直接了当。他们要求更多的公民权,更高的工资,至少每周一天休息,更多的托儿所,罢工的权利,批评管理层而无被开除风险的权利。瓦勒萨告诉记者“如果他们想继续统治,政府不得不满足我们的愿望,因为工人们将坚持罢工五年。”面对如此强硬的反对派,波兰政府被迫作出让步。1980年8月31日,政府与罢工者签署了一份协议,答应了罢工者的要求,并许可建立自由团结工会。
   
   团结工会的时代
   
   通过独立自治的工会,波兰工人控制了自已的未来。周边各共产党政权数千万人妒忌地目睹波兰工人的成就。随后15个月,团结工会发展成由工人、知识分子、学生和农民广泛参与的团体。拥有50个分会和超过1000万成员。它行使言论自由权并出版了数份报纸。
   
   团结工会时代是波兰人民长期系列充满希望事件的高峰。然而,与1956,1968,1970和1976年的动荡有所不同,1980年的起义取得了重大突破性进展。象1970年和1976年一样,真正的运动始于工人阶级。然而,1980年波兰工人表现出过去从未有过的政治智慧。通过勇敢与克制相结合的言说与行动,他们使极权政府失去了控制力。
   
   有些历史学家称团结工会时代是波兰自我限制的革命。称做自我限制是因为虽然其获得波兰公众压倒性多数的支持,它却克制住推翻政府的企图。该运动获得了工人阶级全方位关健性参与,并与对波兰社会一直有重大影响的天主教会结盟;同时,致力于追求自由和运动内部的民主。通过在反对极权统治运动中的自我约束,波兰自我限制的革命并未发展成反制或模仿对其压迫的对立面一样。其应对极权暴力和欺诈不是用暴力和欺骗,而是非暴力和公开化。
   
   军事管制
   
   团结工会成立后数月内,波兰共产党超过1/4党员退党。至1981年12月,共产党领导层业已受够了。12月13日清晨,共产党控制的军人执政团关闭了民主的大门,自二战以来波兰第一次民主经历被强行中止。随后20个月,波兰被军队管制。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