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东德和平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五]
郭国汀律师专栏
***(1)政治良心案
·力虹(张建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的咄咄怪事
·郭国汀力虹被中共无罪重判的真实原因
·评论严正责令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朱宇飙律师!
·简析严正学所谓颠覆国家政权案
·严正学所谓[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案]必须公开审判
·强烈谴责胡锦涛公然践踏法律任意拘禁人律师的恶劣行径
·东洲惨案发生的根源——呼吁由联合国组织调查团进行公正调查/郭国汀
·评吴爱中张惠刘兰(法轮功讲真相)案的两审判决
·郑恩宠律师“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辩护词
·律师关于郑恩宠案的二审辩护词
·郑恩宠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刑事申诉状
·郭国汀:我为什么为清水君辩护
·作家张林又被刑事拘留!
·声援支持杨天水和张林
·杨天水是令人敬佩的民主战士
·辩护律师郭国汀获准会见杨天水
·坚决支持李国涛先生的义举,反对极权专制独裁政治!
·师涛是当代中国英雄——
·六四与师涛
·师涛为中国记者受难为自由民主坐牢
·郭国汀指雅虎遵守当地法律说无法律根据
·辩护律师郭国汀获准会见师涛
·长沙国安局无理拒绝辩护律师会见师涛
·答mironet质疑何谓真正的中国人权律师?
·向刘晓波,余杰先生学习,致敬!
·当一名律师无辜失去自由时——无题
***(2)民告官---行政诉讼案强制拆迁案
·国家赔偿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政府欺诈何时休?!评一起政府参与非法强制拆迁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烟台「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社会公共利益与强制拆迁
·身残志坚受苦遭难的马亚莲二次劳教案:行政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马亚莲案代理词
·马亚莲因强迁上访两次劳教争议案行政上诉状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郭国汀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案上诉状
·苏州 “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敬请关注一起严重违法强制拆迁苏州相城区民营企业案
·非法强制拆迁民营企业争议案一审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非法强制拆迁争议案的法律意见书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张锐诉上海市普陀区房屋土地管理局之行政诉讼案有关问题的初步法律意见
***(3)行政诉讼案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代理词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上诉状
·谢安诉湖南省醴陵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不当行政处罚案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对一起复杂行政诉讼案的法律思考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案代理词
·关于浦东公安分局扣押公司帐册及业务档案的法律意见书
·龙岩市恭发城市信用合作社诉龙岩市土地管理局国家行政赔偿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状
·养老保险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赌博行政处罚争议案代理词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答辩状
·行政处罚(没收赌资)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
***(4)重大涉外经贸争议案
·Ocean Glory 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一起重大涉外提单侵权争议再审申请书
·评一起重大“委托贷款”纠纷案的两审判决
·一起重大信托存款合同争议再审申请书
·中外合资企业退股争议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股权转让债务纠纷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外方未出资争议案代理词
·无效中外合资企业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台湾朝仁企业有限公司诉厦门龙立工业有限公司合资企业承包经营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海关行政处罚、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四百万美元外汇贷款担保合同争议上诉案
·中日合资企业解除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5)国际贸易名案要案
·重大国际货物买卖品质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纠纷案代理词
·最高法院无理拖宕九年拒不下判再审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争议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进出口外贸代理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6)典型刑事及重大刑事案
·为赖昌星遗返案我的宣誓证词
·公、检、党政联合办案与党的领导
·“反革命恶霸”案刑事申诉状
·马翔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刑事上诉状
·全国首例法官告律师名誉侵权争议案
·公安刑警刑讯逼供致死人命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兹事”案刑事上诉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德和平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五

东德和平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五
   
   Peter Cipkowski著[1] 郭国汀编译[2]
   
   南郭点评:东德是个仅次于苏联的工业与军事强国。1989年初,数万东德青年用脚投票纷纷逃离东德引发了东德和平革命。东德既没有类似波兰强大的团结工会组织,甚至没有统一的异议团体,东德共产党当权党魁昂纳克是个象邓小平一样为了权力不择手段的政治强人,野蛮残暴与老邓不相伯仲,他两度下令军警向示威游行的民众开枪“用北京方式” 解决危机。但东德军警拒绝执行该命令,而且东德共产党还将他赶下台开除和软禁了他。东德共产党跨台前东德反对派力量并不强大也没有统一的组织,仅是在东德革命爆发前一个月临时成立了一个松散型的“新论坛”对全局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与波兰一样,东德新教教会在东德和平革命中起了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共产党之所以跨台的根本原因在于共产党极权暴政体制内在的腐朽以致变得弱不禁风。

   
   2010年5月16日第220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东德编年大事纪
   
   1948年6月,苏联开始封锁柏林,盟国以飞机供运全市人民所需
   
   1953年6月17日在东德镇压柏林和其他城市工人自发的罢工起义
   
   1961年8月,柏林墙建立
   
   1971年5月昂纳克成为捷共总书记
   
   1989年10月7日哥尔巴乔夫警告昂纳克“生活惩罚那些拖延的人”
   
   1989年10月9日,昂纳克下令警察向示威者开枪,警察拒绝执行镇压令
   
   1989年10月18日,昂纳克下台,由克伦兹取代
   
   1989年11月5日,50万示威者聚集于东柏林
   
   1989年11月7日,政府辞职
   
   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开放,数万东德人首次访西德
   
   1989年12月3日,克伦兹总书记,政治局和中央委员会全体辞职
   
   1990年3月18日,东德首次自由选举,基督教民主党以48%选票胜选
   
   1990年10月3日,东西德在分离45年后,重新统一
   
   在1989年夏秋成千上万东德最好和最聪慧的人民纷纷逃离,数万人在国内举行要求自由的示威抗议,共产党政权关闭了边境。总书记昂纳克认为东德出现了1989年夏天中国的局势,并下令警察向示威者开枪。从那以后,人群每周剧增,人民以沉默鄙视共产党政府。“自由!”他们高喊着,很快东德共产党便寿终正寝。
   
   德国问题
   
   在所有的东欧国家中,德国面临东方和西方最大的挑战,是否如1945年以前一样组成一个单一的国家,或象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那样分离。分开后的国家称做“德国联邦共和国”(西德)和“德国民主共和国”(东德)。历史上德国一直在文化,艺术,科学和军事才能各方面挑战世界。自1871年德帝国兴起以来,周边欧洲国家一直被如何处理这个位于欧洲中心的强大帝国的问题所困扰。
   
   在20世纪,德国两次将全世界拖入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1914-1919),德国几乎成功地使法国和英国政府跨台。整代欧洲青年在大战中被大批毁灭。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1939-1945),纳粹政权创建了一个强大的警察和军事国家。其目标是控制整个欧洲,如果不是全球的话。此外,纳粹政权致力于大规模毁灭所有的犹太人,超过600万犹太人死于希特勒的种族大屠杀。其他大屠杀的目标包括波兰人,吉普赛人,同性恋者和被占领国家的抵抗团体。希特勒屠杀这些人民的野蛮残忍,迄今使整个世界受辱。
   
   1945年以后,在四个盟国占领区,战后恢复秩序创设了两个国家。英国、法国和美国想将他们的占领区重新联合,然而苏联拒绝放弃对其占领区的控制。苏联领导人通过用使人回忆起德国威胁的恐怖,来为分割德国提供合理性。因此,创建了两个初时互不承认的德国。这两个从二次世界大战废墟中形成的德国,从各方面均不相同。西德的领土两倍于东德,人口三倍于东德;它的自然资源远比东德丰富,工业实力也远比东德强大。东德变成西方稳固苏联帝国的中间地带,随后,在各方面东德均远远落后于西德。
   
   柏林墙
   
   1961年8月13日下午1点,苏联和东德军队开始封闭连接东西柏林的所有通道。在每个通道交接处均派驻大量驻军,装备机枪装甲车和坦克。大量工人用事倒钩的铁丝,铁柱和水泥板将穿越柏林市中心长达28公里的界线全面封锁。随后数日内,绝望的东德人试图逃跑,跨越铁丝网,或从边境的窗户翻越,用自制坦克冲跨水泥板墙。成功逃脱的机会很少,并很快即被消灭。每个出口均突然被关闭,每个面对西德方向的窗户全部被封死。然而,更重要的是,虽然是围绕着西柏林而建的隔离墙,真正的监狱却是东德。“西柏林人是自由的,他们可以自由旅行,投票,购买任何想要的东西。我们则被墙与世隔绝。”一位东德人说。
   
   铁丝网缠绕的柏林墙成为冷战的象征。作为间谍故事的背景。柏林变成东西方秘密间谍交换信息情报的场所。它亦变成勇敢的男女大量逃亡之地,有些人躲藏在卡车分隔间或轿车的后箱中,有些人乘坐热气球,还有些人趁着黑夜从城市的下水道纷纷逃亡,许多人在逃难过程中被共产党军人射杀。延着漫长的柏林墙,安放着那些牺牲逃亡者的名字和照片及小骨灰合。
   
   柏林墙实际上建成了两道隔离墙,由一个恐怖的禁区,或无人地带,一系列岗楼,电网铁丝网和地雷组成。东柏林一边,巡逻的警犬监视着任何胆敢靠近墙的人。西柏林人痛恨柏林墙,但他们学会与之共存,他们沿着柏林墙慢跑,并在墙上画满涂鸦。但是除了那些明显可见的少数几处地方,以及少数几个偶尔会有政要在该处发表演说的几处地点之外,他们试图忘记柏林墙的存在。东德人却永远也无法忘记柏林墙,至少有80人因试图跨越柏林墙被枪杀。
   
   昂纳克极权统治的东德
   
   当昂纳克在1971年登上权力宝座时,他时常宣称东德是比西德更真实的德国。出生于一个贫困的矿工家庭,他从小即仇恨资本主义的不平等。当他还是个少年时,即成为共产党员。1935年昂纳克23岁,希特勒的盖世太保逮捕了他并判处十年徒刑,直到1945年战后才获释。1946年当选中央委员,1950年升为政治局委员,并于1971年成为东德共产党总书记。他信奉为达共产主义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他为1961年建柏林墙辩护,将柏林墙形容为针对西德的反法西斯障碍。一位作家写道:“根据他在纳粹下的经验,昂纳克相信欺骗。” 终其一生,他一直认为纳粹时代是“邪恶的资本主义”直接和自然的结果,而共产主义尽管有其瑕疵,代表了历史的重大进步。
   
   昂纳克当权后,开始实行多少有点特性的经济计划。它不象匈牙利的“腊椒炖肉共产主义”那样激进,但是他使某些工业部门减少对政府各部的依赖,他亦放松了针对新教教会的限制,让更多的东德公民访问在西德的亲属。这些措施使东德成为在华沙条约国中仅次于苏联的工业和军事强国。最后,表面上看似乎东德与西德一样,已创造它自已的经济奇迹,扩展了战后两上竞争体制的最大能力。
   
   抵制开放
   
   1985年哥尔巴乔夫当选苏共总书记并开始引入改革措施后,昂纳克无法接受。他继续认为共产主义与资本主义“水火不相容”。哥尔巴乔夫认识到共产主义经济体制是个失败的制度,但是昂纳克拒绝放弃中央计划经济及对基本消费商品的昂贵的副产品。“当我去见昂纳克时”一位前经济顾问说道“他非常清楚85%的西德人有比我们高的生活水准。但是他也知道西德其余15%的人生活在极贫困状态。昂纳克相信,我们有责任,无论付出什么代价,照顾那另外的15%的人。”
   
   除了对哥尔巴乔夫的重建(经济改革)听而不闻之外,昂纳克政府对其政治开放不感兴趣。异议人士和政治反对派均被投入监狱。一位前政治犯解释说“在监狱中的生活与在东德任何其他地方的生活并无两样,除了“监狱更有趣”之外。刑事犯被与政治犯隔离,刑事犯得到特殊和更好的待遇,他们有更多探监者,更多的食品,更轻松的监狱工作,诸如在洗衣房工作或清洗食物等。政治犯的衣裤皆有黄色条带,他们均因持有“无知的观念”而被关押。
   
   东德共产党不愿意采纳哥尔巴乔夫时代改革开放政策是由于保守主义和自我满足。按照东德共产党的主要发言人库特卡拉吉尔(Kurtklager )1987年4月的说法“你无需仅因邻居更换墙纸,而改变你自已卧室内的墙纸。”一家共产党杂志的编辑补充道“苏联在击败希特勒并打赢战争方面已赢得巨大的历史利益,但是就技术和进步而言,苏联不是我们的板样。”
   
   由于担忧苏联彻底的变革,波兰、匈牙利和东德当局甚至禁止苏联Spunik杂志和好些苏联电影在国内发行。昂纳克对齐奥赛斯库残酷政权大加称赞,进一步污辱了东德人民(南郭点评:胡锦涛对朝鲜和古巴极权暴政的推崇,更是严重污辱了中国人民!)虽然波兰和匈牙利皆已迈上民主之路,东德却保持原地踏步。昂纳克宣称若有必要,柏林墙应当再保持50年或100年,以保护“我们的共和国防止强盗”,东德人只是感到更加绝望。
   
   在一个日益增长令人沮丧的芬围中,许多东德人,特别是20出头的青年,纷纷提出移民申请。一个年青女子解释她的长途之旅“我自高中毕业即开始制定计划,我知道我的申请将在东柏林被担搁五、六年。我想合法离境,但是我的偿试得到的全部是秘密警察的威胁,不断变换工作。我知道我将不得不非法离境。” 除非逃亡,许多人似乎无路可走。当一名大学生因企图穿越禁区逃亡过程中,于1989年2月6日被射杀于柏林墙下时,无人意识到他成为死于柏林墙的最后一名牺牲者。
   
   大逃亡
   
   在1989年11月柏林墙倒塌以前,1989年见证了自柏林墙建成以来最大规模东德人民非法离境大逃亡。人民不是穿越柏林墙逃入西德,而是穿越隔离匈牙利和奥地利铁幕的铁丝网。东德人民大规模逃亡是共产党政权羞辱性的失败,也是导致共产党政权跨台的重大事件。
   
   当匈牙利成为第一个签署1951年《联合国关于难民的国际公约》的东欧阵营国家时,铁幕于1989年3月19日开始崩溃。匈牙利新的改革派党的领导人,赞同公约的基本原则,当人们的生命和自由将受到威胁时,不得违悖其意志,强行遗返难民。匈牙利有其自已的理由签署难民公约。他们不想遗返由于1988年罗马尼亚强制同化运动而逃亡的上万名匈牙利人。
   
   1989年5月匈牙利开始拆除位于匈牙利与奥地利边境的铁幕,铁丝网和岗楼。有可能徒步穿越匈牙利进入奥地利,从那儿很容易到达西德,东德人将自动取得西德公民身份的消息迅速传遍东德。
   
   这不是一项容易做出的决择。还有许多铁丝网未拆除,匈牙利边防军仍巡逻边境。幸运者穿越森林和沼泽地,以避开士兵。有时但不是经常,士兵们睁眼闭眼装作未看见,或仅是目视送行。8月间每天有超过200名东德人非法越境进入奥地利。那些被抓住的逃亡者,则以可以再试自我安慰,许多未能成功越境,又迅速花掉了盘缠的逃亡者,转而到在布达佩斯的西德使领馆寻求政治庇护。在5-8月间超过6000名东德人从匈牙利非法进入奥地利。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