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家的超脱
·与黑恶保持距离
·今日微言(八华八夷,民主民粹)
·萨德微论
·丛林法则和因果铁律
·今日微言(曾公大开杀戒,实乃大仁大义)
·革命微论
·中美差距微论
·《论语点睛》:义利之辨
·事君小议
·为恶必苦,明心自乐
·今日微言(答客,劣根,建议,铁律)
·启蒙小议
·z从江湖“老枭”到《春秋》解人
·汉惠帝娶外甥女和同姓不婚
·今日微言(两原则,王天下,王宝强)
·纠正“莫洛夫”
·今日微言(无耻是最大的国耻)
·哈耶克支持我,我支持哈耶克
·贾谊微论(君主也要妥协呀,鬼神之义大矣哉)
·毛粉王宝强微论
·逢民之恶微论
·历史的因果(微论)
·辟毛微论(请习王明察)
·强烈抗议
·强烈抗议
·意识形态安全微论
·今日微言(反儒实力还很猖獗)
·煌煌大义为君陈---《论语大义浅说》荐读
·z中霖:中国出版的黄金时代正在到来
·学历和学力微论
·百年误会至今深(马学微论)
·读经断想
·假如你有十个亿
·读经断想(二)
·人生断想
·让儒家言论先自由起来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微集)
·读经断想(三)兼驳《人民日报》
·《论语点睛》之:贤不贤都是我师
·女子毙子女和读经反读经(微论)
·辟毛微言小集
·儒道微论
·抹黑习近平和流行软抵抗(微集)
·三纲论
·呼吁:将反儒分子驱离教师队伍
·从杨改兰讲起(微论)
·不是孟子真迂远,而是诸侯近视眼
·孔府微论
·荀子性恶论批判
·不可逢民之恶,不可徇民之私
·Zt推荐课程:《儒家真精神》十五讲
·王道礼制与王权专制
·清风朗月夜窗虚
·Zf【罗辉】读史指南:《春秋大义——一个儒者的历史随笔》
·Z余东海作品推荐
·《论语点睛》:父母有错怎样劝
·深入心庄又一回---辛庄师范讲学感言
·Z儒家真精神
·写在东海丛书出版之际
·写在东海丛书出版之际
·为钱穆先生补漏
·超越物质主义
·责黄金以足色,指宝璐之微瑕—《论语新识》读后
·罢黜民国,重建中华(微集)
·所谓王道
·发言要谨慎,行动要敏捷
·小批许小年
·国民党的蠢与生俱来而愈演愈烈(微言)
·呼吁教育大革命(微言)
·因果和王寇(微论)
·全盘否定毛氏,全面树立孔子(微论)
·切割毛氏,重建中华人民共和国
·Z滴水凤儿:是时候读读孟子了(东海附言)
·文化和历史
·崇毛是下地狱的捷径(微论)
·《论语点睛》之:坚守正道两君子
·《论语点睛》之:坚守正道两君子
·学舌“保守主义格言”
·反鲁反毛反盗贼(微论)
·历史和人事---《中华历史精神》之二
·毛时代不可能,习时代未必不可能(微论)
·文化决定论---《中华历史精神》之三
·讪君卖直与犯颜直谏(微论)
·鲁迅批判
·关于仁本主义和儒家宪政
·敬步战前兄七绝一束
·声援邓相超教授(微集)
·人的身体和精神都要经常洗澡
·凡是毛左,皆非善类(微集)
·z《《大学》《儒行》精义》:再现儒家活泼泼的真精神
·z《《大学》《儒行》精义》:再现儒家活泼泼的真精神
·答战前诗兄六绝
·《论语点睛》:瑚琏之器
·庄严表态:将反毛进行到底(微集)
·捏罢周强软柿子,请君一试硬石头
·可以死,不可以改变反毛立场(微集)
·《论语点睛》:自立立人的知命之学
·余东海:老子的不足
·Zt《儒家法眼》:对老子、管子、墨子、韩非、商鞅、荀子及魏晋名士进行评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一蒋庆关于王道政治三重合法性的阐发,对于中国的政治文明建设具有重大意义。只是其具体设想,缺乏现代性、可行性及操作性。首先,天道与传统的合法性就不能也无法通过设立“通儒院”和“国体院”来代表。何以见得?

   对于“性与天道”,贤人解悟,圣人证悟,总之,只有圣贤才能正确领悟,因此,也只有圣贤才有资格代表天道。那么,代表天道合法性的“通儒院”理所当然必须由圣贤组成。而在太平世到来之前,圣贤只能是极少数,在大多数时代,只怕很难凑够一“院”。而且,圣贤在活着的时候不易被世人认可,在邦无道时,成为“丧家犬”的可能性倒大得多。

   天道不象民意可以票决,可以量化、“客观标准”化。儒家经典可以用来衡量圣贤,但对经典的理解因人而异,误解更多,经典的标准也难以量化、具体化。经典的解释权很容易被某些学阀以及特权人物和势力所掌握。如果“通儒院”的伟大构想万一“操作”成功,只怕真的通儒圣贤,既不能进,也不屑进。

   蒋庆设想的“国体院”,也同样容易“异化”。把“通儒院”和“国体院”放在“庶民院”(庶民二字放在这里甚不宜)之上,都有权对民意进行审核和驳回,一来二去,只怕民意也就所剩无几乃至有名无实了。

   二东海以为,天道与传统的合法性,特别是天道的合法性,只能由儒家经典和儒家宪法来代表。不能把这种代表权“下放”到任何具体的“院”子里去。

   儒家是中华文化的主要代表,比较而言又对“性与天道”有着最为正确的领会和阐述(对此,《易经》、《中庸》、程朱阳明熊十力的著作以及东海的大良知学,都有直接的阐说。)所以,在中国,儒家的经典和道统,就是历史文化和“性与天道”的最高代表。

   让儒家取得宪法地位,以仁本主义作为政治和社会的最高指导思想,就能够在“外部”对政治、对社会、对民意产生积极有效的导良作用和制约能力;通过儒家经典的深入学习和全面普及,在以儒家经典作为培养和选拔官员的重要“课本”的同时,以之教育学生教化民众,儒家思想仁义原则就会在内部对民意产生导良和制约作用,成为民意的主要背景。民意与“天意”的结合就会不断密切起来。

   也就是说,仁本主义作为意识形态,自有其导良功能,而儒学作为学校的一级学科、选拔考察官吏的重要标准,其教化作用将会得到充分的发挥,民众的认识能力、德智水平和选举眼光也会得到大幅度上升。

   顺及:儒家天人不二,天道既有超越性又有内在性,在超越的层面为天道乾元,从内在的层面说,即是仁性良知。天道的合法性,也就是仁本主义和仁性良知的合法性。与其称为神圣超越的合法性,不如借用子贡之言,称为“性与天道”的合法性更合适。

   另外,天道与民意,天理与人情,有异有同,知其异但不能忽其同,在一定程度上,民意也代表天意,所谓“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把两者分置两“院”去代表,容易把天道与民意割裂开来。

   三民主时代,民意为主。对于儒家政治来说,民意的合法性也应该是最根本、最重要、最基础的合法性(吃紧)。而在目前乃至今后相当一段历史时期中,民主应是民意最不坏的制度保障。现代儒家对民主原则即使不完全认同,至少应有一定的认可。

   但是,民意也不能一重独大。天道的合法性与民意合法性有重叠,在一定程度上民意可以代表“天意”,但两者又不尽一致,有时候,民意也可能严重偏离乃至完全违背“天意”。

   特别是在民众学识智慧道德等等各方面水平比较低劣的时期,民意偏离和违背天意的可能性就会特别大。民主产生的领导层、民主的决策和政策都有可能出问题。为了防止民意和民主产生各种流弊乃至出现重大错误,就需要更高一层的制约。因此,儒家强调政权的三重合法性,有其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其实西方现代民主与自由、平等、人权等等价值观血肉相连,是宪政、法治框架下的民主,具有一定的自我纠错功能和制约民意的力量,民意并非一重独大的。只是儒家认为,一般性的宪政法治仍不足以消除民主的各种流弊和民意的出偏危险,还有必要再加上代表历史文化和“性与天道”的道统,作为最高制约和“保险”。

   民主宪政法治和自由平等人权等价值观具有相当的普世性,但仁义道德、仁本主义具有更高的普适性,可以包容、涵盖并且发展前者。法治虽好,在儒家的指导下还有很大发展的空间,建立在法治基础上的德治更好。一般性的宪政虽好,但不能体现历史文化与“性与天道”的合法性。这,只有儒家宪政才能达到。2010-5-11东海老人余樟法首发《民主论坛》东海草堂新浪分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附:蒋庆《王道政治的特质、历史与展望——蒋庆先生谈王道政治三重合法性问题》:“按照“王道政治三重合法性并存制衡”的义理理据,各设一个议院来分别代表上述两重合法性,即设“通儒院”代表超越神圣的合法性(相当于上院中的大主教主教席位),设“国体院”代表历史文化的合法性(相当于上院中的王室贵族、世袭贵族、司法贵族席位)。另外,再设一“庶民院”代表人心民意的合法性(相当于下院民选议员席位)。”

(2010/05/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