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美伊问题
·任正非真是一个奇人
·关于儒化和西化
·关于唯物主义
·王道三条
·关于七十大限
·最歧视中国人的政权
·竞争、斗争和战争
·中美三赢亦可能
·没有洋奴,只有权奴
·爱民才是最好的爱国
·无根之爱
·君子和刀子
·西方有蠢人(二)
·自由必胜
·开路探险我争先
·东海律:批判圣人,必非君子
·人本文明和两极势力
·关于小金和伊朗
·物本主义的俘虏
·关于两极一恐
·物奴微论
·向美国致敬
·谁的核心利益?
·关于2025
·大放光明正其时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三---六十六
·关于利益追求
·所谓君子(一)
·海外爱国贼
·内功幸有成,苦难亦可乐
·盈礼和过礼
·正学危言士之常
·辟邪弘儒,孝之大者
·马邦最多双重奴
·勇德和义争
·极权主义和经济发展
·三观认同最重要
·判断儒之真伪的一个标准
·不宜过誉梁漱溟
·正邪难分必须分
·无可无不可
·这两种人你得罪不起
·旧文重发:呼吁美国
·建立正确的荣耻观
·答客一则
·借拥马之名行反马之实
·仁性仁学不可超越
·提交给新中华三法司的一个建议
·关于幸福
·正邪敌友要分明
·马毛分子皆非正人
·三句话
·邪恶势力的一大共性
·针锋相对
·亲美正常,反美可耻
·关于八条目
·先醒者的责任
·关于杂家和佛道
·微言小集(鼓吹爱国主义就是耍流氓)
·期待一个没有它的中国
·恶的四大果实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
·儒家的标准
·伟大事业从兹始
·中国未来预测和儒家政治态度
·毁人不倦的马帮教育
·儒家群即君子党
·抓住根本看文化,立足仁本看天下
·时间将重新开始,历史在这里转弯---新绝句一束
·何谓好人
·正中华之本,清历史之源---《中国故事》先秦卷自序
·辟马是责任,原则戒行权
·今日微言(防吾之口即吾仇,防民如贼即民贼)
·共鸣异议皆欢迎
·没有马家帮,才有新中国
·今日微言(信奉马学、支持马路的文化人不配为人)
·敬告特殊职业群体
·反美攻台高级黑
·儒家才是大救星
·给中美政府的两个建议
·国之重器是什么
·自救救人,唯此为重-----从标准说起
·沉默是可耻的
·恶最怕积
·关于言论自由
·三千万人头
·关于民意和香港
·关于量变质变
·反马辟邪,匹夫有责
·今日微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尊我者生,挡我者死)
·一点提醒
·关于文化决定论
·关于说真话(微集)
·现中国最大的邪恶
·两极主义让人蜕化
·从美国的强大和文明说起
·毛氏十大罪
·武力攻台高级杀
·关于疾恶从善和如何对待邪恶
·辟邪英雄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一蒋庆关于王道政治三重合法性的阐发,对于中国的政治文明建设具有重大意义。只是其具体设想,缺乏现代性、可行性及操作性。首先,天道与传统的合法性就不能也无法通过设立“通儒院”和“国体院”来代表。何以见得?

   对于“性与天道”,贤人解悟,圣人证悟,总之,只有圣贤才能正确领悟,因此,也只有圣贤才有资格代表天道。那么,代表天道合法性的“通儒院”理所当然必须由圣贤组成。而在太平世到来之前,圣贤只能是极少数,在大多数时代,只怕很难凑够一“院”。而且,圣贤在活着的时候不易被世人认可,在邦无道时,成为“丧家犬”的可能性倒大得多。

   天道不象民意可以票决,可以量化、“客观标准”化。儒家经典可以用来衡量圣贤,但对经典的理解因人而异,误解更多,经典的标准也难以量化、具体化。经典的解释权很容易被某些学阀以及特权人物和势力所掌握。如果“通儒院”的伟大构想万一“操作”成功,只怕真的通儒圣贤,既不能进,也不屑进。

   蒋庆设想的“国体院”,也同样容易“异化”。把“通儒院”和“国体院”放在“庶民院”(庶民二字放在这里甚不宜)之上,都有权对民意进行审核和驳回,一来二去,只怕民意也就所剩无几乃至有名无实了。

   二东海以为,天道与传统的合法性,特别是天道的合法性,只能由儒家经典和儒家宪法来代表。不能把这种代表权“下放”到任何具体的“院”子里去。

   儒家是中华文化的主要代表,比较而言又对“性与天道”有着最为正确的领会和阐述(对此,《易经》、《中庸》、程朱阳明熊十力的著作以及东海的大良知学,都有直接的阐说。)所以,在中国,儒家的经典和道统,就是历史文化和“性与天道”的最高代表。

   让儒家取得宪法地位,以仁本主义作为政治和社会的最高指导思想,就能够在“外部”对政治、对社会、对民意产生积极有效的导良作用和制约能力;通过儒家经典的深入学习和全面普及,在以儒家经典作为培养和选拔官员的重要“课本”的同时,以之教育学生教化民众,儒家思想仁义原则就会在内部对民意产生导良和制约作用,成为民意的主要背景。民意与“天意”的结合就会不断密切起来。

   也就是说,仁本主义作为意识形态,自有其导良功能,而儒学作为学校的一级学科、选拔考察官吏的重要标准,其教化作用将会得到充分的发挥,民众的认识能力、德智水平和选举眼光也会得到大幅度上升。

   顺及:儒家天人不二,天道既有超越性又有内在性,在超越的层面为天道乾元,从内在的层面说,即是仁性良知。天道的合法性,也就是仁本主义和仁性良知的合法性。与其称为神圣超越的合法性,不如借用子贡之言,称为“性与天道”的合法性更合适。

   另外,天道与民意,天理与人情,有异有同,知其异但不能忽其同,在一定程度上,民意也代表天意,所谓“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把两者分置两“院”去代表,容易把天道与民意割裂开来。

   三民主时代,民意为主。对于儒家政治来说,民意的合法性也应该是最根本、最重要、最基础的合法性(吃紧)。而在目前乃至今后相当一段历史时期中,民主应是民意最不坏的制度保障。现代儒家对民主原则即使不完全认同,至少应有一定的认可。

   但是,民意也不能一重独大。天道的合法性与民意合法性有重叠,在一定程度上民意可以代表“天意”,但两者又不尽一致,有时候,民意也可能严重偏离乃至完全违背“天意”。

   特别是在民众学识智慧道德等等各方面水平比较低劣的时期,民意偏离和违背天意的可能性就会特别大。民主产生的领导层、民主的决策和政策都有可能出问题。为了防止民意和民主产生各种流弊乃至出现重大错误,就需要更高一层的制约。因此,儒家强调政权的三重合法性,有其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其实西方现代民主与自由、平等、人权等等价值观血肉相连,是宪政、法治框架下的民主,具有一定的自我纠错功能和制约民意的力量,民意并非一重独大的。只是儒家认为,一般性的宪政法治仍不足以消除民主的各种流弊和民意的出偏危险,还有必要再加上代表历史文化和“性与天道”的道统,作为最高制约和“保险”。

   民主宪政法治和自由平等人权等价值观具有相当的普世性,但仁义道德、仁本主义具有更高的普适性,可以包容、涵盖并且发展前者。法治虽好,在儒家的指导下还有很大发展的空间,建立在法治基础上的德治更好。一般性的宪政虽好,但不能体现历史文化与“性与天道”的合法性。这,只有儒家宪政才能达到。2010-5-11东海老人余樟法首发《民主论坛》东海草堂新浪分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附:蒋庆《王道政治的特质、历史与展望——蒋庆先生谈王道政治三重合法性问题》:“按照“王道政治三重合法性并存制衡”的义理理据,各设一个议院来分别代表上述两重合法性,即设“通儒院”代表超越神圣的合法性(相当于上院中的大主教主教席位),设“国体院”代表历史文化的合法性(相当于上院中的王室贵族、世袭贵族、司法贵族席位)。另外,再设一“庶民院”代表人心民意的合法性(相当于下院民选议员席位)。”

(2010/05/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