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宗教信仰与新闻
[主页]->[宗教信仰]->[宗教信仰与新闻]->[地方政府对牧函的非正式解读:教皇牧函与中国天主教的发展]
宗教信仰与新闻
·自由的存在与感恩──马克思人观与基督宗教人观之比较
·宗教信仰中的集体主义取向与个個人主义取向
·中国天主教徒表示爱国会是中梵关系的真正障碍
·对非官方教会兄弟姐妹们的进言
·信仰到底是什么
·为维护信仰
·周恩来赢得世人尊敬的六大惊人之处
·大陆信仰得不到自-由成为福传一大砠碍——濮阳教会不流血的教难
·妇女的尊严与圣召
·信仰人生
·维护信仰自由
·官方与非官方教会的不同处境
·看得真些,爱得深些》读後感想
·宗教良心自由与服役正义
·《转》反思并警惕华苏拉《主内真生命》等私人启示
·是谁制造了中国大陆教会的混乱——重读梵台听众来信
·信仰的目的不是为了行善,但信主耶稣基督一定得行善,这个善也不是外教人的所谓的善!
·信仰与理性相辅相成
·梵蒂岡 聖職部獲特權處理神父還俗免職程序
·宗教信仰与廉洁风尚
·追求信仰是理性思考的过程
·中国宗教更新与社会现代化
·保障宗教人权,重在政府
·宗教或信仰自由的合法限制
·信仰自由的原则
·有关范主教十三条现在是否有效问题
·评《梵蒂冈的乱世抉择(1922-1945)》一书
·有关圣保禄宗徒及保禄年的简单介绍(图)
·司铎要做反潮流的记号,以语言和生活来为人们指示天国的道路
·不爱惜性命的人
·关于印发《龙岩市民族与宗教事务局2008年度民主评议政风行风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
·天文年紀念伽利略 論者稱有助信仰科學對話
·教宗本笃十六世会见法国修道院的师生,谈到教会严格要求司铎爱基督和天主的子民
·我的中国教会经验
·有关圣保禄宗徒及保禄年的简单介绍(组图)
· 怎样看待中国宗教问题 ——在大同市委统战部的讲座
·宗教需要理性
·中国天主教会的一首黄昏曲
·中国教会的“钱”途
·菲律賓 「面對面最能聆聽到」司鐸聖召
·让信心为你解困
·保禄是我们学习的楷模
·谈信德与爱德之重要性
·按耶稣基督的话去生活,度得救与贞洁的人生
·美国:旧金山汪中璋主教退休首牧称许致力服务少数族裔
·嘉禄·福高给福音使者的一封信
·中国教会的分裂并非今日才有,请看严谟的困惑
·
·从黑暗到光明
·基督徒的信仰实践
·认识教会与政府的关系
·教宗本笃十六世强调-----合乎真理的良心的重要性
·超越证据(图)
·信仰三部曲
·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是与生俱来的
·一生受尽屈辱,终蒙天父接纳
·为什么许多大科学家都信神?
·阳光的信仰、阳光的理念、阳光的目标
·发现信仰中国
·宗教与邪教的区别
·我们的信仰缺少什么?
·信仰的自白
·信仰到底是什么
· 什么是信仰
·中国需要宗教改革吗?
·“中国共产党可以允许党员信宗教自由。
·重视宗教和道德重建已迫在眉睫
·信仰的总归就是爱
·科学与信仰从针锋相对到携手合作
·信仰的本质
·遭解聘基督徒教师的心声(4):基督徒是世界的祝福
·中国需要宗教改革吗?--《宗教改革运动思潮》书评
·如何在有形教会中实践纯正的真理
·遭解聘基督徒教师的心声(3):我失败了吗?——谈基督徒的得胜观
·信仰的标志
·给信仰一个理由
·祈祷的教会
·
·遭解聘基督徒教师的心声(2):如何看待基督徒受苦问题
·如何認識和相信主耶穌?
·不要做一个挂名的基督徒——在团契迎新会上对大一弟
·针对学校单方面解聘我所写的第二份申诉书
·针对学校单方面解聘我所写的第一份申诉书
·遭解聘基督徒教师的心声(1):我甘愿为信仰受苦(包含一篇福音布道信息)
·遭解聘基督徒教师为信仰自由权利所做的辩护
·基督救赎范围的探讨:有限得救论还是有效得救论?
·因基督信仰缘故离职后写给我的可爱的学生们的一封信
·为当前中国发展形势代祷
·就我个人而言,我有权为自己做出辩护
·从“信仰危机”到“宗教危机”
·人为什幺应当寻求宗教信仰?
·河北宗教概况及宗教与精神文明建设的几个政策界限
·关于河北省天主教地下势力问题的调查与思考 
·为了信仰的尊严——写给我所亲爱的弟兄姊妹和仰恩大学全体老师们一封公开信
·从基督徒教师被解聘的遭遇对中国某些社会问题和教育问题的思考
·不传福音定有祸
·《信仰是人生不可缺少的财富》
·写给慕道友的一封信(1):我们怎样认识上帝?
·宗教比较--儒、佛、回、基督教
·忠贞的谭天德神父
·香港特首曾荫权见证信仰(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地方政府对牧函的非正式解读:教皇牧函与中国天主教的发展


    教皇牧函与中国天主教的发展
   
   6月30日,教皇本笃十六世不顾中国政府的反对,单方面发表了致中国天主教徒的牧函。为了使我省广大神长教友认清牧函的本质和目的,认清中国天主教发展的真实历史面貌,认清牧函在广大神长教友中的负面影响,特就教皇牧函与中国天主教的发展问题,做如下分析和说明。
   

   一、对牧函的基本分析和看法
   
   (一)借用伪善的语言对我国天主教事业进行了全面否定和攻击
    牧函总共20条16000余字。尽管通篇使用神学语言进行了巧妙包装,也表示梵蒂冈愿意与我国进行协商和建设性对话,但毫不隐讳梵蒂冈在原则问题上的立场和态度,影射中国政府侵犯宗教信仰自由,指责中国政府干涉教会事务、否认中国天主教根据宪法原则确立的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原则,妄言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和民主办教原则与教会道理无法调和、无视中国天主教事业取得的巨大成就,攻击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否认中国天主教自选自圣主教,否认这些主教为教会牧灵福传事业做出的历史性贡献,不承认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威逼未经教宗批准任命的主教“悔改”,向教皇表“忠心”,肯定地下主教的所谓“忠贞”,要求政府认可地下主教;强调天主教的宗徒传统,强调教皇在天主教会中绝对的权威和地位,企图在中国恢复教会圣统制,强调中国天主教主教要与普世教会保持共融,要求中国天主教“官方教会”和“地下教会”合一。
   
   (二)罗马教廷心知肚明,故意恶化中梵关系,推卸责任
   这些年来,中梵曾就双边关系进行过多次接触。此次牧函中也声称愿意改善双边关系,但另一方面未经中方正式接触,无视中国政府之态度,单方独行;另一方面,又无视中国国情,刻意回避历史上罗马教廷给中国人民造成的伤害和台湾问题,不提梵蒂冈长期坚持的错误对华政策,将中梵关系没有实现正常化,中国天主教会出现分裂的责任,完全归咎于中国政府和中国天主教爱国会。
   
   (三)牧函的实质
   牧函以宗教信仰自由和所谓的“圣统制”之名,行干涉中国内政之实,其根本目的是实现罗马教廷对中国天主教的全面控制权,分割国家主权,挑唆信徒群众对中国政府、对中国天主教爱国会的不满情绪。这就严重伤害了中国天主教神长教友的感情,为改革中梵关系设置了新的障碍。
   
   二、中国天主教发展的历史见证
    中国天主教真实情况如何?梵蒂冈对中国天主教究竟采取了什么态度?让我们看一看历史的见证。
   
   (一)梵蒂冈对中国教会的严重伤害
    中国天主教的诞生不同于欧洲各国情况,她是伴随着帝国主义的入侵而强行大规模传入的。19世纪40年代鸦片战争后,罗马教廷站在帝国主义一边,支持一些修会和传教士以各自帝国主义国家为后盾,在我国各地分疆划界建教区,争夺势力范围,俨然成为“国中之国”。有些外国传教士以传福音为名,充当侵略者的间谍向导,参与不平等条约的制定,任意勒索赔款、霸占田产、包揽诉讼、欺压民众、奸淫妇女、抢掠财物,在中国人民心中留下了很坏的印象。
   1931年,日寇侵占我国东北,扶植建立了“伪满洲国”,梵蒂冈第一个承认并与其建交,给在“伪满洲国”担任重要职务的日本人授勋章。
   抗日战争时期,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危机时刻,梵蒂冈通过宗座代表发出命令,要求中国教徒对日寇的入侵“不偏左,不偏右,保持中立”。不仅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也伤害了中国广大神长教友的感情。
   新中国成立后,罗马教廷不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对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专门下达通谕,禁止天主教与中国共产党合作,禁止教徒参加各种爱国活动。1952年10月,梵蒂冈与台湾国民党当局正式建立外交关系。
   20世纪80年代,罗马教廷秘密任命地下主教,并授予地下主教任意祝圣主教、神父的特权,致使地下主教、地下神父泛滥,使很多对抗政府、文化素质极低,灵修很差的人当了主教、神父,造成了中国天主教会的严重分裂,影响了正常的宗教活动和教会的发展,也严重影响了天主教在全国人民心目中的形象。
   2000年国庆节期间,梵蒂冈在台湾教会的鼓动下,册封了120位“中华圣人”,在这些所谓的“圣人”中,有相当一部分人劣迹斑斑,曾经对中国人民犯下了累累罪行。这一行径又一次严重伤害了包括中国天主教广大神长教友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的感情。
   2005年新老教皇更替,为改善中梵关系提供了机遇。中国政府和中国天主教主教团都明确表示愿意组团参加老教皇葬礼和新教皇加冕仪式。在我方代表即将启程之际,梵蒂冈出尔反尔,却邀请了台独分子陈水扁。此举再次表明,梵蒂冈根本没有改善中梵关系的诚意。
   2006年3月,罗马教廷在未和中国政府做出任何沟通的情况下,提升香港教区主教陈日君为枢机主教,而对国内诸多德高望重的主教不予理睬。陈日君反对香港二十三条立法、鼓动民众上街游行,对抗中国政府和特区政府,被人们称为“政治主教”。
   大量事实充分证明,罗马教廷对中国极端不友好,而对中国的侵略者却极力支持,对教会分裂、扰乱教会的地下势力和反中乱港的陈日君倍加信任,其政治用心十分明显。
   
   (二)我国天主教事业取得的巨大成就
   天主教传入以来,中国天主教会一直被外国传教士操纵,中国神职人员处于受歧视、受侮辱的状态。解放前,全国天主教信教群众有270万人,现在已发展到500多万人,有97个教区、70多位主教、2000多名神父、3000多名修女。全国天主教大修院8所。我省现有信教群众近百万人,有8个教区、9位主教、300多位神父、500多位修女。我省有天主教神哲学院1所、小修院4所。
   我省有800多座天主教堂,还有300多处简易固定活动场所,基本满足和方便了信教群众的宗教生活需要,宗教活动正常开展。信教群众与不信教群众政治法律地位平等,和睦相处,共同投身于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共享改革发展成果。
   我省天主教会积极参与社会公益事业,创办了医院、诊所、老人院、孤儿院和残婴院等社会公益机构。救助失学儿童,扶贫济困救灾,在社会上产生了良好影响。省天主教两会出版《信德报》,印发教会书籍、开办信德网站,满足了信教群众的需求。
   近年来,我省天主教会加强与兄弟教会的友好交往,每年不仅接待国际宗教友好人士来访,也多次组团出访并派出一定数量的教职人员到国外进修深造。通过多种形式的交往,既宣传了我国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又交流了工作,开拓了思路,拓宽了视野,同时也树立了我天主教会良好的国际形象。
   
   (三)我国天主教发展坚持的正确的道理
   
   自选自圣主教:
   20世纪50年代,随着新中国的建立和反帝爱国运动的深入开展,大批外国传教士由于对新生政权采取敌视态度,按照罗马教廷撤退的部署,纷纷离开中国。一些中国籍主教、神父也离开大陆,当时全国100多个教区主教空缺,中国教会出现“群羊无牧”的危机时刻。为了挽救中国教会,一些热心的神长教友尊重普世教会的历史和传统,开始自选自圣主教工作。1952年,成都教区自选自圣主教成功。之后,苏州、昆明、济南、太原、南京等教区也先后选举出主教,1958年,湖北省汉口、武昌教区分别选举董光清和袁文华为本教区主教,并将选举结果报罗马教廷,教廷不但不予批准,反而以“绝罚”相威胁,激起了全国天主教广大神长教友的强烈愤慨,并向罗马教廷按出了抗议书。湖北省的神长教友不顾罗马教廷的威胁,在武汉举行了董光清和袁文华主教祝圣礼。全国23个省、市、自治区的主教、神父、教友代表出席了祝圣典礼。从此,中国天主教走上了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和自选自圣主教的道路,并先后自选自圣主教170多人,正是这些自选自圣的主教挽救了中国天主教会,才使中国天主教事业得以发展,也才真正使天主教在中国扎下了根。
   建立爱国宗教组织:
   20世纪50年代,在全国人民反帝爱国运动中,为了坚持爱国主义立场,也为了教会更好的发展,中国天主教广大爱国神长教友自发组织群众性团体,成立了天主教爱国会。50年了,爱国会尊重神长、团结教友、协助教会选圣主教、维护教会合法权益,为天主教事业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20世纪80年代,中国天主教成立了主教团和各级教务机构,专门负责牧灵福传事业。爱国会和主教团同心协力,各司其职。在教会重大问题上共同协商,集体决策,形成了一套适合中国国情和教情的有效地组织管理机制。
   美国、比利时的多位枢机主教拜访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和主教团,考察了中国推选主教发展情况,对中国教会所取得的巨大成就赞不绝口。很多国际友人到我省天主教会参观访问,对我省天主教会取得的成绩十分钦佩。这些成绩都是在天主教爱国会和主教团组织带领下,经过全国广大神长教友的共同努力取得的。牧函无视中国天主教事业巨大成就,不知其用心何在!试问梵蒂冈,中国天主教会是发展好呢,还是不发展好呢?如果完全听命于罗马教廷,可以断言,中国天主教就不可能有今天这样大好局面。
   教皇牧函把教会分裂的责任推给天主教爱国会组织根本不符合实际。因为梵蒂冈长期不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唯一合法政府,对广大神长教友不给予支持,反而秘密祝圣地下主教并授予地下主教祝圣特权,极力支持地下活动,反而造成教会的分裂局面。尽管政府和爱国宗教组织为教会的团结做了大量工作,但由于梵蒂冈多次给地下教会下达指令,教会分裂局面一直没有大的改变。由此可见,教会分裂的责任完全在梵蒂冈!教皇牧函不承认中国主教团,是对中国教会的极端不负责任,是对中国广大神长教友的极大伤害。中国主教团是由中国所有的主教组成的,也包括那些从地下转上来,取得合法教职身份的主教。主教团负责人是由主教们民主选举产生的,从程序上是合法合理的。教皇也说这些主教的神权是有效的。有一些地下主教不是主教团成员,那是因为他们的主教身份不符合中国的法律和教会的规定,他们不是神长教友选举的,也没有经过教务组织认定,政府宗教事务部门备案,他们的教职身份是非法的,怎么能作为主教参加主教团呢?教皇不承认中国主教团,是有意偏袒地下主教,这对中国广大神长是不公平的!
   
   (四)党和政府是中国天主教事业发展的最大支持者
   提供法律保护:
   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高度重视宗教工作,把宗教信仰上升到宪法层面予以保护,视信教群众为党的执政基础的一部分,是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积极力量。广大信教群众信仰自由,心情舒畅,宗教团体、信教群众的合法权益得到充分保障,宗教生活的宗教活动正常而健康。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